花玫眨眨美目道:“萍水相逢,便即前往府上打扰,恐怕有些不便吧!”

    陈飞虹微微一笑道:“姑娘多虑了,相逢何必曾相识,你我虽是萍水相逢,但彼此均非世俗儿女,姑娘也非庸俗脂粉,有何打扰不便的?”

    花玫香唇轻咬,微一沉吟道:“侠少既这么说,小女子遵命,明早晨以前,小女子定当赶来此地与侠少同行!”

    陈飞虹抱拳笑说道:“在下一定等候姑娘驾临一齐动身!”

    目送花玫身影掠空远去不见之后,吴博智突然说道:“贤侄,你太欠考虑了!”

    陈飞虹愕然一怔道:“吴老,您可是说小侄不该请花玫姑娘前往洛阳?”

    吴博智道:“我问你,你知道她出身来历么?”

    陈飞虹道:“刚才她不是已经说了么,吴老,您可是看出她什么不对来了?”

    吴博智摇头道:“我并未看出什么不对,只觉得她连师承都含糊其词,不肯实说,来历可能有问题!”

    陈飞虹说道:“也许她另有苦衷!”

    吴博智道:“万一她有问题呢?”

    陈飞虹星目一眨道:“吴老以为可能会有问题?”

    吴博智沉吟地道:“那就很难说了,江湖险恶,诡诈百出,目前我们连她的真正身份来历都不知道,焉能知道她有什么问题?”

    陈飞虹剑眉微微蹙了蹙,道:“看她的像貌谈吐,她似乎不像个坏人!”

    吴博智微微一笑道:“俗话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又说‘人不可貌相’,以貌取人,那会失之尔羽!”

    陈飞虹默然了刹那,点头说道:“这话虽然不错,不过,万一她真有问题,那也不要紧,她只不过是个姑娘家!”

    他的意思很明显,一个姑娘家纵然有问题,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翻不上天去!

    吴博智神色倏然一正,说道:“贤侄,你这话我可不敢苟同!”

    陈飞虹神色一怔,目注吴博智没有说话。

    吴博智接着又说道:“贤侄应该知道,西门玉霜与令妹虹虹,她们也都是个姑娘家!”

    这么一说,陈飞虹明白了,西门玉霜与她妹妹陈虹虹,都是当代武林高手中的翘楚,所学功力两皆高绝,比他陈飞虹并差逊不了多少,心智方面比起他陈飞虹来,更不见得稍差!

    花玫的所学功力心智,如与她二位中的一位不相上下,那可就够他陈飞虹应付的,可是个大麻烦,陈飞虹心神不由暗暗一震!

    剑眉双蹙地道:“那么怎么办?话我已经说出了口,您总不能让我出尔反尔,失信于人吧?”

    吴博智笑道:“那当然不能,人无信而不立,大丈夫生长于天地之间,岂可出尔反尔,失信于人!”

    陈飞虹眨眨星目道:“这么说,吴老是不反对我守信,仍请她同往洛阳了?”

    吴博智淡淡道:“你话已出了口,我好反对么?”

    语声一顿又起,接说道:“你的心意我看得出来,你对她的印象不坏,此女姿容娇媚,也确是人间绝色。不过,我却要提醒你一句,防人之心不可无,在未了解她的真正身份来历之前,你最好还是多小心防着她点儿为上!”

    陈飞虹俊脸不由微微一红,道:“多谢吴老提醒,小侄敬谨受教!”

    吴博智笑了笑,又说道:“另外我还要提醒你一句,就是防,只能放在心中,神色上可千万不能露出一点痕迹来!”

    陈飞虹点头道:“小侄明白,小侄绝不会形诸于色的!”

    “如此,我就放心了。”

    吴博智点点头,深深一眼,说道:“好了,时辰已过三更,睡不了两个时辰,天就亮了,睡吧!”

    说罢,他立即移步床沿,和衣仰身睡了下去。

    这房间里本就有两张床,陈飞虹一见吴博智已经睡下,他也就默默地走向另一张床前躺倒床上。

    这是座清静幽雅,花香阵阵沁人心脾的花园。

    这座花园好大好大,占地足有五十来丈,花园中有假山、有凉亭、有荷池,有小桥,还有那十分轻微勃勃流水声。

    夜,蓝天、弯月、稀疏的星辰。

    三更时分,冷月清辉下,花园的月亮门儿处,出现了一个身材婀娜的人影!

    那是个黛眉美目,瑶鼻檀口,风华盖代,清丽若仙,姿容绝世的青衣少女。

    她进入月亮门,沿着那青石板铺砌的小路,莲步轻盈袅娜地走到假山旁停了步,默默地静立着,不言也不动!

    突然,假山背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玫姑娘,我在这儿!”

    青衣少女轻“嗯”了一声,娇躯没动,美目闪动地向四下里扫视了一眼,确定花园中无人之后,这才以极低的声音,冷冷说道:“你来做什么?”

    假山背后那低沉的声音轻轻一笑道:“玫姑娘,你过来……”

    青衣少女倏然截口道:“不必了,快说你来做什么的吧!”

    假山背后那低沉的声音略微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奉命来看看你!”

    “哦!”

    青衣少女道:“是主人命你来的?”

    “玫姑娘应该明白,要没有主人的命谕,我怎么敢随便来找你!”

    “有什么事么?”

    “主人命我来看看你!”

    “总不会只是来看看我吧?”

    “那是当然!”

    “有什么事?那你就快说吧!”

    “主人要我来问问你进行的情形如何?”

    “情形还好。”

    “你有什么好消息让我带回去禀告主人没有?”

    “目前还没有!”

    “主人说已经一个月了!”

    “我不敢操之过急!”

    “以你看还需要多久时间?”

    “很难说,我没有把握!”

    “他很难对付么?”

    “他武功心智两高,要不然我就不会说‘不敢操之过急’了!”

    “面对你这么一位人间绝色,他难道竟无动于衷?”

    “若说他对我无动于衷,当初他就不会请我同来洛阳,让我进入这座宅第,一直住到现在了!”

    “如此你就该……”

    话未说完,青衣少女已飞快地接口说道:“我只能告诉你,他不比一般人!”

    假山背后那低沉的声音突然嘿嘿一笑说道:“他不比一般人便怎么样?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我不相信他能够过得了你这一关!”

    青衣少女淡淡道:“你错了!”

    那低沉的声音道:“我怎么错了?”

    青衣少女道:“俗话虽有‘英雄难过美人关’之说,但是‘英雄’有所不同,那得看是什么样的‘英雄’!”

    那低沉的声音道:“他是怎么样的一个‘英雄’?你倒说说看!”

    青衣少女道:“据我的观察,他该是个顶天立地的真英雄,他这种人只能动之以情,却无法动之以色!”

    “哼!”

    那低沉的声音一哼之后,倏然冷声一笑道:“情字感人,在一个‘情’字之下,百炼精钢也能化作烧指柔!”

    语声一顿又起,道:“这么说,你正在动之以‘情’了?”

    青衣少女道:“事情正是如此!”

    那低沉的声音道:“有效吗?”

    青衣少女道:“你应该记得我先前说过的那句‘情形还好’之语!”

    那低沉的声音道:“我还记得你说过‘很难说,没有把握’那两句话!”

    青衣少女黛眉微扬了扬,冷冷道:“你是来和我斗嘴的么?”

    那低沉的声音轻笑道:“你多心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主人希望越快越好!”

    青衣少女道:“这种事是急不得,你回去代我禀告主人,我会尽力而为!”

    那低沉的声音说道:“这话我可以代你禀告,另外,主人命谕我转告你句话!”

    “什么话?”

    “主人说,你可以成为他的人,但是心仍必须向着主人。”

    “我知道了,你还有别的话告诉我吗?”

    “没有了!”

    “那么你可以走了!”

    “你这么急着要我走?”

    “我希望你越快越好!”

    “为什么?”

    “这是为你好!”

    “你是怕被人发觉?”

    “难道你不怕?”

    “眼下这座花园中,除了你和我之外,并无第三者,我怕什么?”

    “万一突然有人撞进来呢?”

    “现在是什么时刻了,你想这时候会有谁撞进来!”

    “凡事不怕一万,却不能不防万一!”

    “怕什么,真要有那万一,那也不要紧,凭我的一身所学,敢说还没有人奈何得了我!”

    “你有绝对的把握自信?”

    “你应该知道,我在江湖上已经办了好几件事情,还未遇见一个敌手!”

    “那只能说是你的运气好,没有碰上真正的武林高手!”

    “你碰见过了么?”

    “嗯,我不但碰见过,而且碰见了好几个!”

    “什么地方?”

    “就在这座宅第里!”

    “有几个。”

    “四五个。”

    “都是什么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是此间主人的朋友!”

    “他们叫什么名字?”

    “我只知道他们姓陈、虞、项、纪,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他们现在都在么?”

    “都在!”

    “真的?”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你不会是故意用来吓我,让我赶快走的吧!”

    “我绝不是吓你,说的也都是实话!”

    “你以为我会相信?”

    青衣少女黛眉微扬又垂,淡淡地道:“话出于我之口,信不信那就由你了!”

    语声一顿又起,说道:“我老实告诉你吧,他们那几个,无一不是身怀绝学功力,一流中的一流,只要碰上一个,你就休想能够脱身!”

    那低沉的声音嘿嘿一笑道:“你这话我有点更难相信了!”

    青衣少女淡淡说道:“我劝你最好相信,也最好快走,要不然,你脱不了身事小,坏了主人的大事,你就别想活命了!”

    这话收了效,那低沉的声音竟然未再出声接话!

    青衣少女接着又说道:“你快走吧,一有消息我会立刻禀告主人的!”

    那低沉的声音这回没再多说什么,只说一声:“如此我走了!”

    话落,二道黑影倏自假山背后电射掠起,只一闪,便已翻过围墙不见!

    青衣少女轻吁了口气,缓缓转过娇躯,迈步走向那月亮门。

    蓦地,那凉亭后面响起一声轻“咳”,人影一闪,走出了一位剑眉星目,俊逸潇洒的美少年。

    青衣少女心神不禁猛一震,娇颜神色大变地停了步。

    原来美少年正是本宅的主人,号称“洛阳侠少”的“阎王笔”陈飞虹,青衣少女则是那前在长安追贼负伤的花玫姑娘。

    陈飞虹神情潇洒地走到花玫对面停步站立,含笑说道:“姑娘还没睡?”

    这话问得实在多余。

    花玟要是睡了,她怎么还能跑到花园中来?

    显然,他这是没话找话说!

    他真的没话找话说么?

    当然不是,他只是不愿意说而已。

    花玫心神略定了定,道:“我一时睡不着,到花园里来走走!”

    陈飞虹笑笑道:“这真巧,我和姑娘竟然一样!”

    花玫美目深望了陈飞虹一眼,道:“侠少来了很久了么?”

    陈飞虹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一双星目却灼灼地凝望着花玫的娇颜儿!

    花玫娇颜儿一红,芳心急跳,不敢接视陈飞虹的目光,不安地低垂了螓首!

    她心中有鬼,自然心跳不安,不敢接视他的目光!一阵沉默之后。

    花玫螓首倏然一抬,道:“侠少怎么不说话?”

    陈飞虹淡然-笑道:“姑娘又为什么不说话!”

    花玫道:“侠少为何不问我?”

    陈飞虹道:“姑娘要我问什么?”

    花玫道:“这得要看侠少想知道什么了?”

    陈飞虹道:“我什么都想知道,又什么都不想知道!”

    花玫美目一凝,道:“为什么?”

    陈飞虹淡淡道:“我不愿因此破坏我们月来相处的友谊感情,也不忍让姑娘为难!”

    花玫美目深深一瞥,问道:“我和那人的谈话,侠少听到了多少?”

    陈飞虹道:“全部。”

    花玫道:“这么说,侠少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了?”

    陈飞虹道:“我仍只知姑娘芳名花玫!”

    花玫眨眨美目道:“侠少要知道刚才暗中那人是谁么?”

    陈飞虹道:“我并不一定想知道,不过……姑娘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当然是求之不得!

    花玫美目一凝道:“如果我不愿意告诉陕少,侠少也就不问么?”

    陈飞虹点头道:“我说过,我不忍让姑娘为难!”

    花玫微一沉吟道:“侠少也不想知道我的出身来历和企图么?”

    陈飞虹淡淡道:“姑娘的出身来历和企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姑娘的心性为人!”

    花玫凝目道:“以侠少看我的心性为人如何?”

    陈飞虹道:“姑娘慧质兰心,是位明是非,辨善恶的红粉翘楚,心性善良的女中须眉!”

    花玫美目异采一闪道:“侠少看我确实是这么个人么?”

    陈飞虹点头说道:“姑娘若不是这么个人,适才对那暗中人所说的,就不会只是那么一点点了!”

    花玫美目一眨,道:“就凭这一点?”

    陈飞虹道:“这一点已经很够很够了!”

    花玫眸珠儿微转了转,道:“如今侠少已知我对侠少怀有某种的企图目的,侠少仍愿让我这个人在府上么?”

    陈飞虹点头道:“只要姑娘不嫌弃,永远是我陈玉俊的朋友客人!”

    花玫道:“如果我自己要走呢!”

    陈飞虹道:“姑娘如果一定要走,我自然不能勉强姑娘不走,不过,我竭诚的希望姑娘留住舍下!”

    花玫凝目道:“真的?”

    陈飞虹正容说道:“我句句由衷,发自肺腑!”

章节目录

一刀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曹若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曹若冰并收藏一刀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