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玉珊美目一凝道:“为什么?”

    姬神婆神色有点犹豫地道:“因为……因为……”

    她接连说了两声“因为”之后,竟倏然目注江阿郎问道:“少侠一定要管这件事么?”

    江阿郎点头道:“不错,我非管不可!”

    姬神婆道:“就是因为他练有那歹毒霸道的掌力?”

    “不是。”

    江阿郎摇头道:“只要他不在江湖上为恶作歹,我又何必管它。”

    姬神婆道:“他在江湖上为恶作歹了?”

    江阿郎道:“他可能就是目前隐身暗中主持危害天下武林,阴谋称霸宇内之人!”

    姬神婆眨眨眼睛道:“少侠这所谓‘可能’二字,大概只是怀疑之说吧?”

    江阿郎点头道:“我不否认,这确实只是怀疑!”

    姬神婆倏然哈哈一笑道:“现在老身可以答应少侠,当少侠这可能二字成为事实时,老身定当告诉少侠想知道的一切!”

    “神婆高明。”

    江阿郎微扬了扬,淡淡说道;“真要到时候,神婆告不告诉我已经无关紧要了!”

    说话间,院子里又响起一阵脚步声,两名灰衣壮汉子站立在门外躬身说道:“禀少主,属下回话。”

    石奇道:“进来说吧。”

    两名灰衣壮汉恭敬地应了一声,跨步进入屋内。

    石奇抬手指了指江、邓二人道:“你们先见过江少侠和邓少侠。”

    两名灰衣壮汉刚恭敬地见过礼,江阿郎立刻站起身子,朝石奇抱拳一拱说道:“大哥,小弟该告辞了。”

    他一站起身子,邓天杰自然也立刻跟着站了起来。

    石奇连忙起身抬手一拦,道:“二弟,你这是见外么?”

    江阿郎摇头一笑道:“大哥莫误会,小弟只是……”

    石奇接口说道:“那你就别忙着告辞,且先听听田强他两个的禀报之后再走。”

    江阿郎双目一眨,笑问道:“大哥认为有所必要?”

    石奇笑道:“虽无必要,二弟听听又有何妨。”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同时二弟的朋友也就是我天南琼瑶石府的朋友,我这个做大哥的岂可不随同二弟往前与二弟的各位好友见见。”

    石玉珊娇声接口说道:“二哥,小妹也要去和各位姊姊见见。”

    江阿郎沉吟地望了石奇兄妹二人一眼,轻声一笑道:“看来大哥是吃定我这个二弟,小妹也吃定我这个二哥了!”

    石奇笑说道:“二弟,你这可就冤枉煞大哥了!”

    石玉珊嫣然一笑道:“二哥,你和邓大哥坐下来听听田强他们打听来的各方面的消息吧。”

    江阿郎没再说话,含笑地和邓天杰重又坐下。

    石奇也跟着坐下,朝两名灰衣壮汉田强、邱平二人说道:“各方面的情形如何,你们说吧。”

    “属下遵命。”

    田强躬身说道:“各方面来的人很多,都是些一流高手。”

    石奇道:“拣那有名的说。”

    “是。”

    田强说道:“据属下探听所得,少林、武当、峨嵋、华山、长白等各大门派,名震武林的三庄一堡都有高手赶来了此地!”

    石奇微一沉吟道:“可曾听说哪一方面的实力最强?”

    田强答道:“听说以七星庄的实力最强,第一堡方面的实力也很不弱!”

    “哦。”

    石奇道:“第一堡方面来了多少人,知道么?”

    田强正要答话,江阿郎已含笑接口说道:“大哥,第一堡的实力如何,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石奇一怔!

    眨眨眼睛道:“二弟和第一堡的人认识?”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大哥现在别多问,稍时你自然明白。”

    话锋一转,说道:“如果已无其他事情,请与小妹和小弟一起去和大家见见吧。”

    石奇点了点头,遂即吩咐戚定远和田强、邱平三人在客栈中守着,他则偕同妹妹石玉珊与姬神婆、秀梅等四婢,随着江阿郎、邓天杰出了客栈。

    江阿郎等众人刚走出客栈不远,便见迎面快步走来了六个人。

    为首的是一位腰悬长剑的青衫少年,身后五人是一位六旬年纪的灰衣袂老者,四个年纪二十多到三十之间,气宇英挺的蓝衫佩剑少年。

    江阿郎一见六人不由浓眉微皱了皱,随即大步迎了上去。

    青衫美少年正是易钗而弁的“飘雨剑”西门玉霜姑娘,灰布衣袂老者是“眉山老樵”高元庆,四蓝衣佩剑少年乃是高元庆门下弟子尚斌、许飞,楚心尧、公孙百瑾。

    西门玉霜一见江阿郎,双目不由突然一亮,满脸惊喜之色地道:“大哥,你回来了。”

    江阿郎点头一笑,抱拳朝“眉山老樵”一拱说道:“高老,我这里向您请罪了!”

    “眉山老樵”神情不禁一怔!愕然道:“老朽问你小兄弟,请个什么罪?”

    江阿郎笑说道:“我破坏了你老那清静安乐的生活,难道还不该请罪么?”

    “眉山老樵”这才恍然明白地一笑道:“算了,小兄弟,你别向老朽请什么罪了,他四个心里感激你都还来不及呢!”

    他四个,指的自然是他门下弟子,尚斌师兄弟四个。

    江阿郎笑了笑,目光望向尚斌师兄弟,尚斌师兄弟朝江阿郎一笑,身子一动,正要行礼,江阿郎却连忙摇手阻止地说道:“这是大街上,四位请别多礼。”

    尚斌师兄弟闻言,自是恭敬不如从命。

    西门玉霜眨了眨眼睛问道:“大哥,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他们几位是……”

    江阿郎含笑接口道:“现在先别问,大街上也不方便详谈,还是到你们住的地方再说好了。”

    “眉山老樵”首先笑说道:“小兄弟,老朽师徒在前带路了。”

    说着,他已率领着尚斌师兄弟四个转身往前走去。

    豪义皮货店,是嘉峪关上生意做得最大,买卖最公道的大字号。

    掌柜的姓魏名叫汉成,是个白胖脸孔,一团和气,见人就打哈哈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也是地方上有名的热心肠的大好人。

    凡是嘉峪关当地人,不论男女老少几乎没有不认识魏掌柜的。

    因为当地的穷苦百姓,一有了困难,魏掌柜没有个不帮忙的,就是那些过路来往的行旅客商,如果遭遇了盗劫,或是生了病,缺了盘缠,魏掌柜的没有不慷慨解囊延医赠药,赠送盘缠的。

    认识魏掌柜的人,虽然都知道魏掌柜的是个热心肠喜欢济危难的大好人,但却无人知道魏掌柜乃是位武林高手,十数年前名震江湖的“神手铁算”魏慕仙,是当今武林第一堡堡主西门天豪手下十二位心腹膀臂之一,这间豪义皮货店也是第一堡主所有各地生意中,唯一不冠“第一堡”两字的产业生意。

    在豪义皮货店后院的大厅中,江阿郎于介绍石奇兄妹和姬神婆三人与西门玉霜姑娘等一众男女老少豪雄见礼寒喧过后,便对着石奇笑说道:“大哥,现在你看到了,这便是第一堡的实力,很不小吧?”

    石奇点点头道:“确实很不小。”

    西门玉霜听得不禁诧异地望着江阿郎问道:“大哥,你和石大哥说什么,什么这便是第一堡的实力?”

    江阿郎笑笑道:“据一些江湖朋友传说,赶来此地夺宝的各大门派和三庄一堡中,以七星庄的实力最强,第一堡的实力居次!”

    西门玉霜倏然一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江湖上人真是会无中生有,见了风就是雨!”

    江阿郎道:“江湖本来就是个是是非非,风风雨雨的江湖,谁叫你带这么多人来到嘉峪关了。”

    最后的一句话似乎引起了西门玉霜心中的气忿不平,双眉一扬,道:“怎么,难道别人能来,我就不能来!”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霜妹,我说过你不能来了么?”

    西门玉霜眨眨眼睛,话锋忽然一转,道:“大哥,邓大哥大概已经把我们的心意告诉你了吧!”

    江阿郎点头道:“已经告诉我了,不过,我不赞成。”

    “你不赞成?”

    西门玉霜目光一凝,问道:“为什么?”

    江阿郎正容说道:“神兵宝刃除了锋利无匹,得了可以增加一个人在武林中的杀威外,只是柄杀人凶器,并无其他价值,因此,我对它并无兴趣,更不愿为它与人强抢豪夺!”

    陈虹虹突然说道:“大哥,我反对你这种论调!”

    江阿郎双目一凝,笑问道:“虹妹这话有道理么?”

    陈虹虹道:“道理便是因为它是一柄杀人凶器!”

    江阿郎笑道:“你这算是什么道理?”

    陈虹虹道:“小妹请问大哥,这种锋利无匹,足以增加持有人的煞威的杀人凶器,在那些生性毒辣的武林恶徒凶人手里,那将会怎么样?”

    江阿郎眉锋微徽一皱,道:“虹妹是在耽心被那武林恶徒凶人所获得?”

    陈虹虹道:“大哥难道敢说绝无可能?”

    江阿郎摇头道:“世事难料,谁敢说绝无可能!”

    陈虹虹道:“那么请大哥回答小妹,可能若然成为事实时,那将会怎么样?”

    江阿郎沉吟地道:“那当然是如虎添翼,更增其恶行凶焰!”

    陈虹虹道:“只是如此。”

    江阿郎眨眨眼睛道:“虹妹以为还能怎么样?”

    陈虹虹道:“是小妹在问大哥。”

    江阿郎倏然一笑道:“虹妹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厉害了!”

    陈虹虹笑道:“大哥应该明白,这并不是小妹厉害,小妹这是当仁不让,是为天下武林苍生,说的是个理字!”

    西门玉霜接口说道:“虹妹说的对,这是为天下武林苍生,说的是个理!”

    江阿郎浓眉一蹙道:“霜妹,你们怎么可以联合起来对付我!”

    他不这么说还好,他这么一说,虞筱眉立刻帮腔地笑说道:“江大哥,这本来也是大家的意思,依我看,你就别再多说什么了,正是恭敬不如从命,听虹妹霜妹的令谕为是!”

    这话听来似是没有什么,只是帮腔之词。

    但那也只是前者,后者那“恭敬不如从命”和“令谕”之说,却语意暖昧,显然含有开玩笑的意味。

    这时,石奇兄妹和姬神婆虽然还不知道江阿郎的师承来历,也不知道江阿郎就是名震当今武林的“少年六俊”之首“一刀斩”,却已经看出江阿郎在眼前男女老少一从豪雄心中的分量,江阿郎不但是年轻一辈中的领袖有物,即连成名武林多年的“天煞”纪昆,“眉山老樵”等人对他也都十分敬重,以他马首是瞻!

    虞筱眉这种含有开玩笑意味的暖昧语气,在石奇和姬神婆听来虽然并没有什么,也未在意。

    可是,石玉珊就不同了。

    女孩子本就细心,尤其对于某些与她们自己有关连的事情,更是特别敏感得很。

    因此,她一听虞筱眉这话之后,心中不由微微一动,顿时思潮起伏地暗忖道:“难道西门姑娘和陈姑娘都是二哥的红粉知已……”

    她心中正思潮起伏暗忖间,忽听“金石巧匠”杜心蘅哈哈一声大笑道:“江兄弟,虞筱眉说的不错,老朽也认为你以听从霜姑娘虹姑娘的令谕为是,否则呀……”

    江阿郎浓眉一蹙道:“杜老,你怎么也帮着她们……”

    杜心蘅连忙接口笑说道:“江兄弟,老朽这并不是帮着她们,说实在的,放眼当今天下武林,除你以外,实在找不出几个够资格足可持用这种佛门至宝‘贝叶神刀’之人。”

    江阿郎摇头说道:“杜老太高抬我了,杜老应该明白,当今天下武林,芸芸豪侠正义之士中,高人奇士不知凡几,我江阿郎只不过是个武林末学后进……”

    杜心蘅不待他说完,又接口笑说道:“江兄弟,老朽还有后话呢,你先听老朽把话说完如何!”

    江阿郎只好顿声点头说道:“如此杜老请说。”

    杜心蘅微徽一笑,旋即正容说道:“江兄弟,诚如你所说,神兵宝刃虽然锋利无匹,却只是柄杀人凶器,并无其他价值,可是那得要看它在什么人的手里面定,在凶人恶徒手里,它然是一柄不折不扣的杀人凶器,但在你手里,情形便就不同了,所以……”

    语声微顿了顿,又说道:“西门堡主与二位姑娘等众人听得此间山顶上出现白光,可能是‘贝叶神刀’的消息之后,经大家商议结果,为不让这种神兵宝刃落入黑道恶徒凶人手里,多造血腥杀劫,乃决定由二位姑娘与老朽等众人赶来将它取得,交你持用。因此,老朽等人此来,名义虽是夺宝,事实上是为护宝,也为的是天下武林苍生!”

    这番话,说的是正义,是理。

    江阿郎眉锋微蹙地想了想,道:“如果那不是‘贝叶神刀’而是柄剑呢?”

    杜心蘅道:“那便交给霜姑娘或是虹姑娘持用。”

    江阿郎默然了刹那,缓缓说道:“杜老,这件事如果早在我刚入关时就遇见诸位就好了,可是现在却有了问题。”

    杜心蘅不禁一怔!

    西门玉霜问道:“有什么问题?”

    江阿郎道:“适才在客栈中我已经与费翔云谈过话,说过我只是经过此地,对山顶上的那什么神兵宝刃,我并无兴趣。”

    陈虹虹美目一眨道:“大哥可是为了不便失信于费翔云?”

    江阿郎点头正容说道:“我话已出口,岂能出尔反尔,自毁信誉!”

    西门玉霜忽然一笑道:“大哥,这问题应该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

    “哦。”

    江阿郎目光微微凝道:“霜妹说说道理看。”

    西门玉霜道:“大哥为了一个信字,到时不仿来个不闻不问,在旁静作壁上观。”

    江阿郎道:“你的意思是说由你们出面,出手夺取?”

    西门玉霜道:“如此,费翔云他就无话可说了!”

    江阿郎一摇头道:“这不行。”

    “为什么?”

    西门玉霜道:“你可是怕我们这些人不是费翔云之敌?”

    江阿郎道:“这是原因之一。”

    西门玉霜双眉倏地一扬,道:“大哥,我不信他能比我强!”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霜妹,若单凭剑术造诣,他的确不比你这名列他之前的‘飘雨剑’强,不过,那也只是指剑术造诣而言。”

    西门玉霜道:“这么说,大哥是指他的功力修为高过我了!”

    “不是。”

    江阿郎摇头道:“论功力修为,他也不见得能强过你去!”

    西门玉霜脸露诧异地道:“那么大哥怎么说是……”

    江阿郎正容说道:“他练有一种歹毒霸道绝伦的掌力,你剑术、功力虽然都强过他,但却绝不可能是他那种掌力之敌!”

    西门玉霜笑道:“你怕我会伤在他那种歹毒的掌力之下?”

    江阿郎道:“他那种掌力只一出手,不但中人无救,而且当世武林中极少有人能接得下来!”

    陈虹虹美目一眨道:“大哥,你也接不下来么?”

    江阿郎道:“我能接得下来。”

    西门玉霜道:“那么大哥怎知他练有那种掌力了?”

    江阿郎道:“练有那种歹毒掌力之人,就同练过‘鹰爪力’、‘铁沙掌’之类的功夫一样,手掌会有一种异状,我是从他手掌的异状上看出来的!”

    西门玉霜道:“大哥不会看错么?”

    江阿郎摇头道:“不错,而且那种掌力乃琼瑶石府独门绝学,石大哥也看出来了。”

    西门玉霜转望石奇问道:“石大哥,是么?”

    石奇点头说道:“是的。”

    西门玉霜双目一眨,又问道:“石大哥也练有那种掌力么?”

    说时,目光灼灼地看着石奇的双手。

    石奇摇头道:“因为那掌力太过歹毒霸道,有伤天和,早在二十年前先父就已令谕禁止门下弟子习练它了,是以目前敝府已无人练这种掌力!”

    “哦。”

    西门玉霜微一沉吟,话锋一转,又望着江阿郎问道:“大哥,你说这是原因之一,那之二呢?”

    江阿郎道:“霜妹是聪明人,应该想到费翔云他不会不知道霜妹虹妹等诸位和我都是朋友,诸位只一出手,费翔云必然说是我暗中主使的,指说我不守信诺!”

章节目录

一刀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曹若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曹若冰并收藏一刀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