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绵绵和两座棺椁之间隔着一道透明的玻璃。她没有办法去接近这两座棺椁,所以只能双手贴在玻璃上。 闭上眼睛,将自己左半边儿脸也贴在玻璃上,仿佛自己面前的这道玻璃不存在似的,而自己正趴在四爷的棺椁之上。 “爷!” 杨绵绵低声呢喃。眼角留下一滴晶莹的泪水。 为什么要让她回来,这个没有四爷的世界是那么的寂寞,她不想回来,杨绵绵宁愿和四爷永久的沉睡在陵墓里,也不愿独独一人活在这个冰冷的世上。 “哎,你们瞧,那个美女感觉好忧伤啊!” 不远处传来一道人影,他们是专业的拍摄小组,就为了来裕陵拍一些视频,从而发到网上赚取人气。 不过在见到杨绵绵之后,他们便忽略了自己视频中的女主角,反而将摄像头转向杨绵绵那边。 “没错,没错。就像一个失去了爱人的清朝贵人。” 另一个女子瞧着杨绵绵的模样,有些感同身受。 “可不是嘛,正好适合我们今天的主题,来摄影师对准那个女孩儿拍。” 一个戴着鸭舌帽,手里拿着一瓶水的男子,满脸都是激动。他觉得自己这次的这个视频,定然能够大卖。 “哎,诚哥,怎么拍她去了。” 被人抢了饭碗的女主角自然不开心了。她可是看着这些吃饭的,没了这份工作,那么她该怎么生活。 “行了,下次换你来。” 那个被称为诚哥的男子,笑笑,安慰着着急的女孩子,对于这个女孩子,诚哥还是需要的,只不过,说实话,这个视频她真的不如原处的那个女孩更有感情。 “那好吧!” 女孩子见状,不悦的跺了跺脚。可是就算她再不高兴,那也不能得罪诚哥,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一旁去休息了。 而杨绵绵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幕被人拍成了视频,传到网上去了,也不知道自己的一个侧脸,一夜成名。 杨绵绵保持着这个姿势好半晌之后。这才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玻璃里边儿的棺椁。 就算心里再怎么难过,可是她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么总不能去寻死吧! 她有父母,有亲人。她已经不孝了一次,不能再任性的丢下自己的父母不管不顾。 所以这一世她的使命只是照顾自己的父母终老。然后再去寻找属于她的那个人。 杨绵绵在裕陵走了好久好久。直到天黑的时候,裕陵要关闭了,杨绵绵这才不得不离开。 可是她浑身上下没有手机没有任何证件,就一身衣裳和首饰。 就连想找个住的地方恐怕都不行。 如今杨绵绵最要紧的事,就是找一个住的地方,可是在现代住酒店是要有身份证的。 所以杨绵绵看来今天晚上要露宿街头了。 “咦,美女,你还没走啊?” 杨绵绵独自一个人走在小道上。周围有许许多多的行人,但都是结伴而行。就她一个人是独自一人。 所以在有人拍她肩膀的时候,杨绵绵立即警惕的转头去看来人。 结果一看还是个熟人。让是中午叫醒她的那三个女孩。 “你们好?” 对于别人的善意,杨绵绵也不能冷着脸,所以她微微勾起嘴角,抱以微笑。 “美女,你怎么一个人呢?” 小雅奇怪的看着杨绵绵。 “哦,你们叫我杨绵绵或者绵绵就成。” 杨绵绵苦涩一笑。 “我独自一人来到这里,不小心将钱包给丢了。所以现在正在找住的地方。” 杨绵绵总不能说她是从古代穿过来的吧?只能找个理由。不过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她估计要露宿街头了。 “啊,你家在哪里啊?” 小雅有些可怜的看着杨绵绵,这身无分文的又没有手机又没有身份证之类的东西,可是寸步难行的。 “我家离的远。” 杨绵绵也没有隐瞒,她家距离这里确实挺远的。就算坐飞机也得两三个小时。 “那不如这样吧。前边儿那家酒店是我爸爸开的。你要不到我家去住一晚吧?” 小雅本来就心善,看见杨绵绵一个人孤孤零零的挺同情的。 反正他们家房间多,也不在乎给杨绵绵一间房。 “真的吗,那实在是太谢谢了。” 杨绵绵对着小雅深深地鞠了一躬。现在对她来说,给她一个住的地方,那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杨绵绵也不怕小雅欺骗她,因为他的直觉告诉她,这面前的这个女孩子并不是个坏人。 要不然在她当时昏迷的时候,也不会好心地将她叫醒。 所以杨绵绵相信她。 “小雅。” 小雅同伴的两个女生,其中一个拽了拽小雅的袖子,将她拉到一边。 杨绵绵知道她们要说什么话,所以她稍稍的转身不去盯着她们俩。 对于一个陌生人是该提高警惕才对。 “露露怎么了?” 小雅奇怪的看着露露,没事儿将她拉到这里来干嘛? “小雅你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你就让他去你家。说不定他是个骗子那怎么办?” 露露心思缜密,虽然一个孤单的女孩子看着不像是坏人,但是在这个社会上坏人也不会将坏人两个字写在脸上。 “露露你多心了,我们家是开酒店的,什么样的人没有?再说就给她一间房间而已,你觉得她能骗到我们家什么啊? 还有就是,你瞧瞧她这一身行头。买下我们家半个酒店都差不多够了。怎么可能欺骗我们呢?” 小雅觉得,这种人再是坏人的话。那么世上的坏人也太有钱了。 “你说的也对哦!” 露露点点头,小雅这话没说错。 “是吧!” 小雅拍了拍露露的肩膀,随后走到杨绵绵跟前,拉起她的手,朝着前面不远处的豪华酒店而去。 等等去了之后,小雅直接从前台拿了四张房卡,并告诉前台这间房子她自己用,所以是不需要登记的。 等离开前台之后,小雅将四张房卡,她们四人一人一张。 而这四间房是连在一起的,杨绵绵回到房间之后, 站在房门口的大镜子跟前,将自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这身衣服在这块儿穿,倒是没什么奇怪的,但是出去之后总不能穿这一身衣服,所以她还得需要手机衣服这这类东西。 可是她没有钱,但是她有头上带的首饰。 杨绵绵考虑半晌之后,果断地打开房门,走到小雅的那间房门口。 这名叫小雅的女孩子,她们家既然是开酒店的,应该很有钱。 所以杨绵绵打算去借几千块钱。等回家之后立马会还给他的。 “咚咚咚” “谁呀?” 房间里传来一道声音,随后房门便打开了。 杨绵绵站在门口一阵拘谨,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借过钱呢。这可是第一次向别人借钱呢。 “哦,是绵绵啊,找我有事儿吗?” 小雅疑惑地看着杨绵绵。这么晚了不去休息,而跑过来找她,难道有什么事儿。 “那个小雅。我可不可以借你一点儿钱?不过你放心,我明天回去了之后会立马还给你的。” 杨绵绵有些不好意思。脸都有一些微微的烧红。 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杨绵绵都是属于不缺钱的。这会为了几万块钱几千块钱向别人低头,这种感觉真不好,可是谁让她现在一穷二白呢? “啊,是我想的不周到,忘记了你的包包丢了,你要多钱,几千块钱我是有的,多了我也没有。” 她之所以会这样问。那是觉得像杨绵绵这种有钱人在几千块钱应该是不放在眼里的。 所以小雅还从房间里拿出自己的钱包。里边儿统共也只有五千块钱左右。 若是杨绵绵不介意的话,她将这些钱先给她用也没关系。 “谢谢,够了,你能借给我,我已经很高兴了。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的,这只凤钗就送给你吧。” 杨绵绵也不是一个知恩不报的人,所以她摸到头上的那根偏头凤,将它取下来送给了小雅。 “不不,我不能要,这可是古董啊,特别值钱的。” 小雅赶忙摆了摆手。不就是五千块钱嘛,人家这根儿凤钗起码得好几十万上百万吧。 实在是太贵重了,她可不能要。 “拿着吧,这已经对我没什么用了,就算是我谢谢你的礼物。” 杨绵绵莞尔一笑,将凤钗塞到小雅手上,随后就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小雅本来想去叫杨绵绵起床吃早餐的,结果敲了半天门都没见人回话,这才去打了前台的电话,才发现杨绵绵早早的就离开了。 所以只能悻悻的离开了。 她以为杨绵绵加那个凤钗送给她,那么那五千块钱也就不会给他了,谁知道在第二天的时候她的账户上突然多了五千块钱。 而她的账户也是当天晚上被杨绵绵要走的。可是她却没有留下杨绵绵的联系方式,她觉得交一个这样的朋友也不错,可是没办法,两人有缘无分吧。 杨绵绵回到了家中之后。先是缓解了这么突然的状况。 据上次她离开现代,已经过去了两年的时间。现代的一天便是古代的一个月。 她在古代待了六十年,那么现代就过了不到两年。 对于自己离开的这两年杨爸爸和杨妈妈并没有多问,只是说回来就好,让她多多休息。 先不要急着去找工作。 所以杨绵绵现在又做回猪的生活,在家里有保姆伺候着吃了睡睡了吃。也不出门去。 就这么又过了两个月,杨妈妈终于看不下去了。 她拉着杨绵绵去商场里大肆血拼,给杨绵绵买了好几身衣服鞋子和包包之类的。 然后又开车载着杨绵绵到了一家咖啡厅。 “妈妈我们不回家吗?怎么来这里?” 杨绵绵看着车窗外边儿的高档咖啡厅,不解的问着自己的妈妈。 “妈妈今天在这儿约了同事。要不你今天陪陪妈妈,反正回去也没事。” 杨妈妈看了看自己手腕儿上的完表,看似挺着急的。 “那妈妈过去就行了,我在这里等着妈妈。” 杨绵绵并没有什么兴趣去见杨妈妈的同事。她就想一个人待着。 “那可不行。你不去这还有什么意思?” 杨妈妈停好车之后,走到副驾驶座上,将车门拉开,把杨绵绵拽了下来。 杨绵绵无奈只得跟着自家妈妈,走进咖啡厅。 进去之后,只见她妈妈,左瞧瞧右望望,相似在找她那位同事。 直到在角落的地方发现了一个背对着他们的男人。杨妈妈这才微微一笑,拉着杨绵绵朝那个位置走去。 杨绵绵看着这个背影,觉得这个男人应该是个非常年轻的男子才对。可是这么年轻的男人应该不会是妇产科的医生吧? 所以杨绵绵突然有个怪异的感觉。不会是她妈妈背着她给她介绍的相亲对象吧?然后就忽悠她说是自己的同事,让自己陪着他过来。 “妈妈,我还是不去了!” 杨绵绵想到这里觉得可能性非常的大,所以她站在原地再也不肯往前走一步。 “说什么呢,都走到这里来了,过去喝一杯咖啡吧。” 杨妈妈怎么可能如杨绵绵的意呢,一只手拉不动,就用两只手拉着。 可是对于相亲杨绵绵是抵触的,所以她另一只手死死地拽住咖啡厅的柱子,死活不让她妈妈拉着她走。 因为这个时候咖啡厅里基本没什么人,所以被杨绵绵这么一闹,所有的人都转头看了过来,包括那个背对着他们的男子。 “妈妈我真的不去了。你不要逼我好不好。” 杨绵绵差点儿都给急哭了。妈妈怎么自作主张给她介绍什么相亲对象啊? 她不想相亲,更不想结婚。 “杨小姐既然来了,不如一起喝杯咖啡吧。” 猛然传入耳中的熟悉的声音让杨绵绵浑身一震。 她僵硬地站在原地,不敢转头去望,怕看到令自己失望的一幕。 “我自认为自己长得不差,所以杨小姐大可转过头了。” 男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声音里带了一丝丝的笑意。 “原来陈医生认识我女儿啊!” 杨妈妈见杨绵绵也不挣扎了,所以便放开了对她的拉扯,而杨绵绵也乖乖的站在原地没有动,但是她也没有转身,就这么僵硬的身子站在原地。 “以前有幸见过杨小姐几面。” 那个陈医生微微一笑,杨绵绵都可以想象得到,那个笑容是有多么迷人的。 “是吗?我都不知道。” 杨妈妈奇怪地盯着杨绵绵的后脑勺,见她还不转过身来,所以她上前一步强硬地将杨绵绵拽了过来。 用后脑勺对着客人总是不礼貌的。 而杨绵绵在转过来之后,看着面前熟悉的男子。眼里不由的蓄满了泪水。 是他,真的是他,她没有听错,那是他的声音,是他的四爷。 “绵绵你怎么哭啦?你若是实在不愿意相亲的话,那么妈妈不逼你。” 杨妈妈这会儿开始着急了,自家女儿从来不爱哭,就是回来的这两个月里也没见过她哭过。 可是今天怎么了?就这么不愿意相亲。那么她也不逼她了,若是她真的不愿意,那么杨妈妈决定立刻带自家女儿回去。 “乖,不哭了。” 那位陈医生看到杨绵绵的眼泪,心疼极了,立马从怀里掏出一条干净的帕子。上面绣了一条像龙又不像龙,似蛇又多了四只脚的奇怪生物。 “呜呜,我就知道你不会留下我一个人的。” 杨绵绵也不接陈医生递过来的帕子,反而哭着扑进那个陈医生的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将眼泪鼻涕都抹在陈医生的西服领子上。 这一幕看的杨妈妈惊呆了。这是个什么情况?死活不愿意来相亲的女儿,怎么再见到陈医生之后,反而扑倒人家怀里大哭不止的。 “乖乖,我说过会陪着你的。” 陈医生一点也不介意杨绵绵摸在他身上的那些鼻涕眼泪。 反而当着杨妈妈的面儿将杨绵绵搂进怀里。 这一幕看的杨妈妈更是傻眼了,平时不近女色的陈医生怎么也变了,最近几年,医院里多少的医生要给陈医生介绍对象,都被他给拒绝了,可是自己也就是前不久提了一句自家女儿的事儿,这个陈医生就立马同意了。 原来这两人认识,说不定还有好感也说不定呢。 不过对于这一切杨妈妈是乐得其成的。陈医生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外科主任了。这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不管再怎么同意,可是这个时候两人也不应该在这里搂搂抱抱的。 “那个陈医生不好意思啊,绵绵这两天心情有点儿不好。” 杨妈妈拽了拽杨绵绵的衣袖。提醒她注意点儿场合。 杨绵绵虽然很舍不得离开,可是这里的情况不允许她乱来,反正现在她已经找到人了,也不在乎这一会儿会儿的时间。 “没关系的。” 陈医生看着杨绵绵离开他的怀抱,顿时有点儿舍不得。可是在这里这个世界并不是他说了算,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的规矩。 他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 “妈妈,我和他有些事情谈,可不可以晚一些回去?” 杨绵绵有好多话好多话和面前的男人说。可是这些话她不能让妈妈知道。所以她只能让杨妈妈先回去,自己晚点再回去。 “啊!” 杨妈妈有点儿不知所措。将自家女儿交给陈医生,她是放心的。可是这会不会太早啦,起码两个人多见几次面再约会也不迟啊。 “谭医生放心,我一会儿就送绵绵回去。” 陈医生那杨小姐也不叫了,直呼绵绵了。 听了陈医生的这句话,杨妈妈觉得自己在阻拦也不太好,所以只能不放心的看了杨妹妹一眼,随后就转身离开了。 等见到自己妈妈离开之后,杨绵绵立马拉着陈医生的手,走到角落的位置坐下。 “爱新觉罗弘历,你两年前就来到这里了,是不是?” 杨绵绵现在已经确定了,自己面前的男人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所以心不由的放松下来,可是却更不高兴的瞪着面前的男人。 这家伙在两年前她住院的时候就认出了她,可是却没有同她说起来,所以杨绵绵高兴之余,非常的生气。 “乖乖,你现在可不能再叫我爱新觉罗弘历了。要不然,人家非得将我当成大熊猫不可。” 陈医生眯着眼睛微微一笑,眼里都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我的名字现在叫陈厉。” 陈医生很想摸摸炸毛的杨绵绵。可是目前两人的位置不方便他去做这个动作。 “哼,我不管你叫什么。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杨绵绵冷哼一声。生气的拗头,这该死的男人明明已经到这里了,却不来找她,害他伤心了两个多月。 “两年前的时候我确实认出来是你。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喜欢上我,所以我没敢让你认出来。因此也没有阻止你回到过去。 至于你这次回来。我是真的不知道,前两天听你妈妈提起的时候,我才知道你回来了,这不就迫不及待的应了你妈妈的邀请,来和你相亲了。” 陈厉两手一摊,他是真的不知道,要不然怎么可能忍受住两个月不见杨绵绵呢? 两年前的事儿,他也是如他解释的那办所想,若是当时他扰乱了杨绵绵回到过去,那么杨绵绵说不定很快就会忘记了他。那么这个时候或许也不会接受他。 所以陈医生忍着两年的相聚,换来又一生的陪伴。 “哼,暂且相信你。” 杨绵绵傲娇的一仰头,对于陈厉的话她还算是满意吧! 不过,在看到自己手上的帕子的时候,杨绵绵不由得又垮下脸来。 “这个帕子我记得丢了,我都好久没看到了,这会怎么会在你那里?” 杨绵绵实在不想展开这个帕子。她记得这个帕子还是当时她怀布尔和玳的时候,无聊的时候绣的。 不过她的绣功实在不怎么样,本来想绣一条龙给四爷的,结果绣来绣去,就成了长着脚的蛇。 不过当时实在和格桑雅说话,然后她就要生了,后来没有看到那条帕子,所以也就忘记找了,没想到竟然在四爷这里。 “在你生产的时候,我就拿走了,这是你要送我的。无论好坏,我都喜欢。” 陈厉从杨绵绵手里,拿过被杨绵绵嫌弃的帕子。 杨绵绵没有送过他什么东西,最主要的是,他什么都不缺,更不缺杨绵绵给他送东西。 可是这个毕竟是杨绵绵的心意,就算再丑,他也喜欢。 “哼,你回去就收起来,莫要再拿出来让人看到笑话了。” 对于自己绣的这四不像。杨绵绵还是挺嫌弃的。所以千万别要人知道这是她秀的,要不非得笑掉人家的大牙不可。 “不用,我就要带在身上。” 陈厉撇撇嘴,随后将帕子四四方方的叠好,然后装进自己的西装口袋里。 “哼!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保存的,这都过了几十年过去了。看着还挺新的。” 就算四爷去世之后就穿过来了,可是那也有四五十年了,怎么感觉更新的一样。 “当然是我保存的好。” 陈厉显得有些得意。他确实保存得好,在拿到这条帕子的时候,他便用盒子将这条帕子装了起来,就连他平时都不会去动,所以,还是保存的挺好的。 “哎,我们都过来了,也不知道孩子们他们怎么样了。” 见到四爷了,杨绵绵也不在整日忧愁了。这就想起自己那这个孩子了。 说实在的还挺想念他们的。 “你呀,就别瞎操心了。在皇宫里就整天担心他们这,担心他们那,他们都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我们啦!” 陈厉无语,都说女人多愁善感,看来是真的,他们的孩子就是最小的布尔和玳如今也有四十岁左右了。 都是作了祖母的人了,还需要她们担心吗? “也是的哦!” 杨绵绵点点头,她真是太喜欢操心了。 随后两人说了不少的话。最主要的还是杨绵绵问陈厉来了这个世界以后发生的事情。 毕竟四爷是皇上,他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如今穿越到二十一世纪成为陈厉,他该怎么适应现在的生活呢。 而陈厉来的时候,确实看到这样的世界傻眼了,他一无所有,和杨绵绵一样,就有一身衣裳。和随身佩戴的一切值钱的东西。 可是陈厉聪明,他用自己的东西换了不少的钱。然后好好的学了这个世界的知识。 有钱能使鬼推磨。陈厉浑身上下的家当起码也值个几百万几千万。 乾隆爷用过的东西,那可老值钱了。 所以他用这些钱买通关系给自己买了一套公寓,面积虽小,但是五脏俱全。 随后又置办了身份证等一切的东西。这才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二十一世纪好公民。 甚至最后学医了,因为他莫名的觉得在这个地方最有可能见到杨绵绵。 所以才有了如今的陈医生,陈主任。 “你真厉害,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学会这个世界的一切。” 杨绵绵不由得有些佩服。这种情况下估计没几个人能做得比陈厉更好。 就是她自己和陈厉对换角色,一代帝王从古代穿越到现代恐怕得饿死了,因为以前都是别人伺候,如今却成了自食其力,可不就被饿死了。 “因为我聪明啊!” 陈厉有些臭屁,可是他没有说,在没有杨绵绵的这些日子里,他是白天学习,夜晚学习,不敢让自己的思想放空一刻。 生怕没有杨绵绵自己活不下去,其实陈厉也不知道杨绵绵会不会如他一样来到这个地方。 他只记得,杨绵绵曾经跟他说过有一个地方,高楼大厦,有天上飞的飞机,路上跑的汽车,海里游的潜艇。 所以陈厉抱着一丝的希望,希望杨绵绵也来了这里。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奉献了,而且他们俩也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哼,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离开咖啡厅吧。” 杨绵绵看着逐渐吵闹的咖啡厅,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独自一人在家里呆习惯了,突然感到周围这么热闹的,她一时有点儿接受不了。 “好吧,我们去前面的公园走走,然后再送你回去。” 陈厉今天来是开了车的,可是杨绵绵家离这儿并不远。他想要和杨绵绵多呆一会,所以打算走着送她回去。 陈厉虽然想将杨绵绵留在自己身边,可是,现在不行。 这个地方他们俩还不是夫妻。所以不能住在一起。 “嗯,走吧。” 杨绵绵来着陈厉走到收银台,然后看到陈厉熟悉的掏出手机支付。 看到这儿杨绵绵不由得莞尔一笑,看来她的四爷适应能力还挺强的嘛,这手机支付都学会了。 两人离开咖啡厅之后。沿着路边儿直接走到公园里。两个人就这么熟拉着手将公园转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杨绵绵的妈妈电话打了过来。 陈厉这才不情不愿的送杨绵绵回去,并腻歪了好久。 在之后的日子里,杨绵绵因为没有正式工作,所以从星期一到星期五,一连五天,几乎天天都出现在她妈妈的医院里。 可是却没有去妇产科,而是去了外科。 找谁自然不必说了,可是她也没有打扰陈厉工作。 只有在他闲下来的时候才会进去找他,若是有病人的时候杨绵绵会自觉的。走出医院里独自一人溜达。 这样时间长了,整个医院都知道陈医生有了女朋友。 而且据说这个女朋友还是妇产科谭主任的女儿,也是院长的外孙女。 因此整个医院的有不少未婚女性都捧着碎了的心。暗自伤怀,可是她们却不敢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毕竟想要在医院继续待下去,那么就不能对陈医生的女朋友,或者是谭主任的女儿动手。 而杨爸杨妈也对这个女婿满意极了。两人交往不过一个月就已经订婚了,结婚日期也定好了。 就在订婚后的三个月,这三个月里陈厉要重新买一套大一点的公寓。 还要装修,还要置办婚礼,还要和杨绵绵拍结婚照,甚至还要去选择他们度蜜月的地方。 这一下不仅陈厉忙,杨绵绵也跟着忙。直到两人新婚后,这发忙的事儿才算告一段落。 结婚的第二天,两人便收拾了行李装备去度蜜月。 飞机上杨绵绵坐在靠窗户的一侧,而陈厉做的杨绵绵的右手边。 “陈医生,你看,外边儿的那朵云真漂亮。” 杨绵绵拉着陈厉的手,指着窗户外边儿的一朵白云。 她在古代的时候称呼四爷为“爷”,可是在这里却不能这么叫。 在医院的时候他习惯了叫陈医生,所以觉得陈医生,听起来既亲切,又顺耳。 “嗯,是蛮漂亮的。” 陈厉声音低低的,声音有些不对劲。 杨绵绵扭头看了过去,却将陈厉并没有顺着自己指的方向去看,而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都没有看。” 杨绵绵不高兴了。度个蜜月还这么敷衍她。 而陈厉不想杨绵绵生气,因此迅速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外,随即就赶忙低下了头。 这一幕看得杨绵绵,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难道陈医生恐高。 “你恐高。” 杨绵绵好笑的问到。 可是陈厉却没有回到,这也就表示默认了。 “哈哈哈,没想到你一世英名,竟然还恐高,哈哈哈,笑死我了。” 杨绵绵哈哈大笑,陈厉一个大男人竟然恐高,怪不得上了飞机,就没有看到他说话。 “闭嘴,恐高怎么了。” 陈厉板起脸了,他怎么知道,飞机竟然可以飞的这么高,他以为最多也就是个几十米而已,可是这么高的,人要是掉下去,非得摔得尸骨无存。 “在笑,晚上狠狠收拾你。” 陈厉见杨绵绵依旧大笑不止,只得威胁着。 “不笑了,我不笑了。” 杨绵绵捂着嘴,可不能将人给笑毛了。要不然到时候受苦的还是她。 “你若是恐高的话,要不然闭着眼睛睡一觉,等落了地我再叫醒你。” 杨绵绵给陈厉提出一个可行的介意,治疗恐高的最好方法,那就是闭上眼睛睡觉。看不见了也就不会害怕了。 “留你一个人在飞机上没关系吧?” 陈厉还是担心杨绵绵,所以不敢睡觉。 “你放心吧,我都这么大个人了,而且就在你身边儿,还能被人偷走不成。” 杨绵绵拍拍陈厉的肩膀。 陈厉这才点点头,看了一眼窗外,赶紧闭上眼睛。 这一睡就睡到了飞机落地,他们这次去度蜜月的地方是马尔代夫。 两人落地之后先去了酒店休息,让后去吃了不少的东西,这才出去买了当地的一些服饰。 他们住的地方类似于那种民宿茅草屋,就在水面上。 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夕阳已经落下。可是坐在屋子外边儿的凉椅上。看着夕阳西落。也别有一番风情。 “陈医生,你说你上辈子积了什么福,才能娶到我呢?” 杨绵绵靠在陈厉的怀里,两人一同望着那一点点的橘黄。 “自然积了救世之德,才能两世都遇到你,希望我们下一世也在一起。” 陈厉搂紧了杨绵绵,他真的觉得自己积了大德才能遇到杨绵绵。 “嗯,下一世,我会找到你的,你也不能忘记我。” 杨绵绵微微一笑。三生三世,她也希望有。 “嗯” 陈厉重重的点点头,他也会找到她的。 ……全文完…… ------题外话------ 《萌妃袭来之傲娇尊主你别跑》 新文简介,喜欢的小仙女们求收藏 【本文1v1,双洁,男强,女强,超宠,喜欢甜甜到腻的小仙女放心入坑】 季洛漓身为国公府的嫡长女,本应天生尊贵,却生下来爹不亲,娘不爱,只因她有一个天才的身体,废柴的实力。 整个玄天大陆难得一见的灵脉,却天生经脉纤细,灵力无法自行运转,因而不能修习灵力。 可她为了自己心仪之人,努力研习各种功法,熟读各种灵力属性,更是为他研究出一套灵力融合功法。不惜以身犯险为其求的灵药,灵兽。 却在他一统大陆之时,一碗魂葬要了她的命。 原来他早已经和自己妹妹暗结珠胎。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就她傻傻的不知道。 待再次醒来之际,她却不是她,只是灵山上的灵兽猫耳兔。 且看她以兽之身,报前世之仇。渣父渣母,渣男渣女,都乖乖将命送上来。 他是天玄大陆上最强帝国的统治者宫爵冥,喜怒无常,暴戾狠辣,性情多变。从来说一不二,无人敢反抗,灵力深不可测。 却在灵山之上强行契约了一只小小兔宠,从此成为一个宠兔狂魔。 说他可以,骂他可以,辱他亦可以。唯一不可以的就是欺负他怀里的小小兔宠,否则,灭你家族,毁你国家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章节目录

清穿之贵妃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杨家小棉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家小棉羊并收藏清穿之贵妃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