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心怀未来,曾经走过的路就算满是荆棘密布,也会化为你记忆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成为未来的养分被吸收而尽,助长你心中那份美好的梦想。 白淽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她和顾玖笙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这两个孩子的未来又是什么样的,可是人生的路总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既然不知道未来会如何,珍惜当下,是最好的。 中秋节这天,顾家迎来了一位很长时间不见的客人。 苏媚和顾清隽带着刚出生的宝宝到顾家做客,苏媚和顾清隽也在结婚之后的五年终于生了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刚出月子便长得白白胖胖的,十分惹人喜爱。 名字是顾清隽定的,顾柠雅,希望这个孩子以后能够文文静静的。 柠溪很喜欢这个小妹妹,一过来就缠着不放,守在苏媚的身边盯着,欢喜的不得了,顾氏旁系里头能够和顾玖笙亲近的也就是顾清隽了,再加上顾清隽娶了白淽的好友,这一点上很多人都比不得。 “阿姨,妹妹的手好小啊,比溪儿的还要小很多呢。”柠溪眼巴巴的看着尚在襁褓中的小宝贝,忍不住伸手捏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她的小脸。 她的触碰让小宝宝动了动手指,脸上带着欢喜的笑容。 “因为溪儿出生的时候也很小啊,也是这样一点一点的长大的。”苏媚笑着回她。 柠溪仰着小脸,“那哥哥出生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当然了,哥哥和溪儿可是一天出生的呢。”白淽回了女儿的问题。 她这闺女,要比儿子迟钝的多了,和宠儿差不多,也不知道长大之后会不会被骗走了。 “念念这两天有没有告诉你在哪里?”白淽问了句。 苏媚握着杯子喝了口茶,“听说去到了乌斯里,现在在边境做记者,记录了不少的风土人情,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出一本游记呢。” 苏念念从三年前开始到处旅行,也陆陆续续的拍摄不少的短片,也时常游走于各国边境,享受不同的风土人情。 “还是没打算回来吗?柠雅满月的时候也没回来不是吗。”白淽叹了口气。 “谁知道呢,我以前以为她是个挺坦率的人,只可惜也不是我想的那样。”苏媚拍着女儿的背部哄着。 白淽低头,这三年来,苏念念走过的地方,都是嘉衍和臣义一起游走过的地方,念念和嘉衍也有过几次联系,不过具体到底如何,他们都不清楚。 “算了吧,那丫头也是自找的,我看她玩那个游戏玩的挺好的,我们也许是瞎担心呢。”苏媚回了句。 白淽点头,这两个人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是他们自己决定的,有些感情不是简单的一句爱或者恨就能够概括的。 “不过我到现在都没能够确认,她到底喜不喜欢那个男人。”苏媚蹙眉。 “谁知道呢,不过念念的性子跳脱,她说喜欢未必是喜欢,说不喜欢未必也就是不喜欢,还是相信她自己能够找到方向吧。” 不说清楚,或许也是一种保护。 “在说什么呢?”顾清隽走到苏媚身后,吻了吻女人的脸颊,看着她怀中的女儿。 “聊完了?”苏媚看着他。 顾清隽抬头对着白淽,“九爷让你过去前宅,说是你们的熟人来了。” 白淽点头,看着还在扒拉小婴儿手的柠溪,“溪儿要跟妈妈过去吗?” 小丫头摇头,“一会儿溪儿还要过去找哥哥呢。” 白淽自己提起脚步往前宅过去,背后传来了柠溪的欢笑声和苏媚顾清隽说话的动静。 前宅里除了顾玖笙之外,最为惹眼的便是他对面正挥动拂尘的风虚道长了,白淽愣了愣。 向管家见到白淽过来了,主动带着佣人走出了前宅,老太爷这会儿还在后面听戏呢,风虚道长特地过来,也是要找白淽和顾玖笙的。 “师傅。”白淽叫了声。 老头子挥动拂尘,对着他们两人,“我这趟过来,是有些话要和你们说。” 顾玖笙拉过白淽,安抚了她的情绪。 从上次在同昌寺见过师傅之后,白淽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了,后面才从顾玖笙的话里知道了他在道馆的时候,负责给他讲解道法的人,便是由她师傅所化的风虚道长。 “我很快也要离开这里了,当初随着你们二人而来,原本是为了保住芸锦的血脉尚在,也是为了化开你们二人的命数缘结,现在一切归于尘埃,我也应该离开这里去到我应该去的地方了。”道长看着两人满意张口。 他曾经作为白淽的师傅,在芸锦教导了她数年时光,而后白淽被小白投入时空幻化重生,他随同而来,是i为了护住芸锦王脉。 “师傅,谢谢您的包容体谅。”白淽张口。 “只要你活着,芸锦便不会灭,你们做到了你们应该做的,一切便已经终结了,原本无缘,强求的缘分也成就了你们,我也祝福你们。”风虚道长开口。 白淽点头,她从来没有问过师傅,为什么,要这么帮着她,为什么要这么护着芸锦。 对面传来了两个孩子的欢笑声,白淽抬头,看到了对面追着霁渊不放的柠溪。 “你们的未来,和他们那时候不同,也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吧。” 风虚道长笑了笑,闭上眼睛之后消失在了屋子里。 “我没来的时候,你和师傅说了什么?”白淽偏头看着身边的男人。 顾玖笙摇头,“没什么。” 他问的,是他从前最好奇的那些东西,渡了那么长时间的道法,一切缘起缘灭,就算到现在,那个老头子口中也还是这四个字。 好像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事情都能够用一个缘字来解答一样。 他嘴角轻勾,无缘又怎么样,只要他想,付出再大的代价,不是也换来了今天吗。 白淽轻笑,她大概能够想得出来顾玖笙和师傅会聊什么了,大概从前开始他们两人就不对付了,顾玖笙,从来不是一个会逆来顺受的人。 “爸爸,哥哥不陪我一起的抓鱼,溪儿连网漏都准备好了!”柠溪扑进了顾玖笙面前,抱着他的大腿,委屈兮兮的张口。 顾玖笙低头,将女儿抱起来,“嗯,爸爸陪你去。” 溪儿脸上绽放灿烂的笑容,“那妈妈也一起去,溪儿看到池子里好多好多好大好胖的红鱼!” 小丫头说着手上还比划了一下。 “好,我们去找哥哥陪你一起啊。”白淽揉揉女儿的小脸。 顾玖笙一手抱着女儿,一手牵着白淽往后院的院子过去,小丫头手上的淡蓝色的网漏格外明显,不知道她说了什么,惹的顾玖笙和白淽笑出声来。 小丫头仰头,在父亲的侧脸上亲了亲,凑过去吻了吻母亲的脸颊。 拿着书本的漂亮小男孩在长廊尽头等着他们,小脸上一片柔和。 ------题外话------ 历经半年的时间,顾少终于结局了,看着自己写的故事完结,是一种很深刻的感受,可是也从顾少里我看到了我自己更多的问题,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厚爱,也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我,下一本《重生之国民男神太嚣张》预计会在六月份开更,这两个月我会好好的调整自己的状态,好好整理新文的大纲,整理大家曾经反馈给我的问题,下一本我一定会更好地做准备的,也会更加努力!!! 另外,大家可以去看看新文,预收之后等待,这期间有什么问题可以到我的微博去找我,潇湘悠哉依然,谢谢大家啦!!!!!

章节目录

神秘顾爷掌上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悠哉依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哉依然并收藏神秘顾爷掌上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