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 】 “我们都已经尽力了,这应该是天意。”容辛的大哥没有生气,最后看了眼河面,下令离开。 池临气得一掌拍在河面上。 容辛的大哥最后说一句:“以后有时间,可以去看看你的亲生母亲,她和阿辛是一样的。” 池临撇开头。 宋元忽地想到一种可能,“公子,我们去下游看看,也许女皇和月瑾被冲到下游去了。另外,我们要尽快把这消息告诉皇上。” 池临马上飞身上船,他怎么把下游给忘了,一身湿漉漉催促:“快,去下游找。” 宋元点头,吩咐侍卫,紧接着再对池临道:“公子,女皇的大哥还没走远,要不要告诉他一声,让他也去下游,多一些人找得更快。” 池临不说话。 宋元明白了,派一艘小船去追离开去的大船。 没多久,去追的侍卫回来,转述女皇大哥的话“仍旧不找了”。 - 当曲宁与池岩收到消息,匆匆赶到河岸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大雨未停,河面上升,水流急涌。 曲宁:“怎么样?找到人了吗?” 宋元摇头:“我们已经全都找了,什么都没找到。” 曲宁一晃,倒退一步。 池岩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河面,神色难辨。 池临也看河面,脸色难看。如果早知道会翻船,他肯定第一时间上前,但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 小团子一个人呆在马车中,掀起车帘往外看,想要下车又怕外面的大雨与大风,小脸明显的纠结模样,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许久。 池岩漠然道:“回去。” 池临:“哥哥……” 曲宁:“岩……” 池岩转身上马车,没有回头,谁也没看到他衣袖遮挡下紧握成拳的手指缝渗透出血。 曲宁站着不动,一边是姐姐,一边是女皇与月瑾,才不过一天时间竟演变成这局面。 池临犹豫半晌,走近马车道:“哥哥,我……我想再找找。” 马车内没半点声音。 宋元对曲宁道:“皇后娘娘,那你和皇上先回去,我和公子再找找。有任何情况,我们都会尽快传消息。” 曲宁好像没有听到,再站了良久,用力闭了闭眼,“那就麻烦你们了。” 宋元:“皇后娘娘放心。” 五天后。 池临与宋元一无所获回京。 曲宁已经有心理准备,只能安慰安慰自己说“姐姐和普通人不同,或许还会重生,此刻也许已经好好的活在另一个地方”。 但想到女皇与月瑾,曲宁的心还是说不出的沉重。一直留意池岩的神色,见他好像从头到尾不在乎,便不在他的面前提起。 之后曲宁亲自将这件事告诉了翠竹,并放了翠竹,让她去找司空影,告诉司空影有关他们“女儿”的真相。 翠竹不停地哭。 - 半年过去,发生的一切都逐渐淡忘。 天蒙蒙亮,曲宁醒来,看着身边搂着她的池岩与窗外渗透进来的微光,打了个哈欠,笑着闭上眼再睡会儿,喜欢这样的平静安宁,只希望能永远这么下去。 - 【正文完。ps:女皇与月瑾没死,后面过些天会补一些甜蜜番外,及女皇与月瑾的番外。云希止不会再出现了。】> >

章节目录

那个被囚的夫君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我才一岁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才一岁嘛并收藏那个被囚的夫君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