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托月不时遇到白色小生灵逃亡,类似虎、豹、狮等猛兽,却是一个也没有看到,越是这样托月越是担忧。 远古战场可是万年以上的存在,即便双生天石也没那么漫长的岁月,若是让腾蛇逃出古战场,人力根本无法斩杀,托月越想越担忧,不断地加快速度。 忽然一只手臂从后面揽着她,耳边低响起低沉的声音:“终于追上你。” 托月惊讶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要守住城门吗?” “我想守住只有你。” 墨染尘毫不掩饰自已的目的。 托月甜甜一笑:“我没打算再牺牲自已,上一次是不得已。” 感觉到腰间一紧,托月无奈地笑笑:“一路上看到的,都是些素食小生灵,我担心情况远比想的糟糕。” “你担心吃掉所有猛兽腾蛇,万一冲出古战场,无论往哪个方向逃跑,对景国而言都是一场大灾。”墨染尘见识腾蛇的巨大,迟疑一下道:“有没有办法把它引到景江,把引到大海里面。” “我有更好的办法,不过得摄政王配合我才行。”那天她已经度过,摄政王手上的确实是双生天石。 “你什么办法?”墨染尘问,托月淡淡道:“若我没有记错,古战场这些生灵的血液,是可以为双生天石离开大地提供能量,只是眼下双天石在摄政王手上,能不能成事全看他的决定,不然……只能把他一起献祭。” 两人还没走到山谷,便被眼前的画面惊到。 青云山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座高峰,靠近后才发现那是一条盘起身体的腾蛇。 阴冷的气息、腥臭的味道同时扑来,墨染尘和托月都感到浑身血液一冷,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这根本不是他们当日所见的那条巨蛇。 眼前这条腾蛇是那条的好几倍,随意盘起身体就成一座高山。 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眼,暗暗庆幸他们当天遇到的,不是眼前这条放到景江里,景江水位要上涨几丈的庞然大物。 把腾蛇引到景江的念头瞬间消退,托月倒抽了一口冷气:“摄政王是死是活尚且不知道,他若不在附近,我无法忘启动双生天石对付腾蛇,还可能把腾蛇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托月取出一个哨子放在唇边,墨染尘只看到她在吹哨子,却听不到任何声音,不一会儿听到窸窣有人靠近的声音。 似乎有人在靠近他们,可眼前却什么都没有,墨染尘还在思考时,感到有什么东西在猛一下掀开,眼前便多了一名黑衣人在朝自已的小娘子行礼。 “摄政王眼下人在何处?” “回少夫人,摄政王自进了古战场,就没有出来过。” 得到消息托月轻叹一声道:“你们都辛苦了,先撤回去,跟众人一起守城吧。” 黑衣人应了一声是再次消失,托月迟疑一下道:“看来我们得进一趟古战场,没有双生天石我们对付不了腾蛇。” “听你的。” 墨染尘毫不犹豫答应。 眼前的情况,利用双生天石是唯一的办法。 两人一起悄悄上山,原想从山谷的入口进入古战场,走近才发现腾蛇就盘踞在山谷里。 用眼神交流过,此路不通他们得另找途径,两人悄悄离开山谷往另一处入口走,当年举办五国论道的桃花林,曾经摆放过托月母亲荼蘼水晶棺的山洞。 穿过桃林,走进山洞,没有堆积如山的珍宝,曾经陵墓只是一个普通的、空旷的溶洞。 托月不敢用火把照明,火光的散发的热量会吸上古战场中生灵的注意,而是用一块拳头大小的夜光石,出乎意料的他们并没有遇到任何猛兽,甚至连只虫子都没有遇到。 “太诡异了,腾蛇连虫子都不放过吗?”托月不由惊叹道:“上次进来时,毒虫满地爬,现在一只都看不到。” “或许是逃跑了……”墨染尘说了半句话便打住,惊讶道:“竟然是匆匆逃走,为什么草木没有丝毫被破坏?” “莫非是有什么东西直接卷走?”托月想到双生天石能遍布全城的解手,面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墨染尘看到后马上拉着她往外面走:“不知道你想起什么,但一定是你无法解决的事情,还有……你答应过我不会牺牲自已。” 托月愣一下任由他拉着自已走,是的,这一生她不打算牺牲自已。 两人重新来到东西城楼,应熙看到他们突然从身后出现,想一下便了然,以两人的修为进出城根本不会惊动他。 “我们进了古战场,没有找到摄政王……” “摄政王已经回府,说是王妃已经生产,他回看看小世子……”不等应熙说完,托月马上转身离开,目的很明确就是摄政王府。 到了摄政王府外面,大门前守卫森严,不等托月他们靠近就大声道:“王爷有令,任何人不得靠近王府。” 托月冷笑一声,大声道:“摄政王,我再给您最后一次机会,交出本应该由皇上保管的双生天石,否则小世子的生辰便是您的忌日,不要以为躲在王府里面,我就奈何不了您。“ 这番喊话附近所有人都知道,摄政王私藏了本应由皇上保管的东西,就算是取他性命众人也不会有异议。 “王爷,看看我们的孩子,给他取个名字吧。”王妃满脸小女人的羞涩地请求,摄政王望着怀里面色苍白的王妃,迟疑一下点点头道:“萧循,遵循的循,希望他长大后是个遵循天地规律的。” “循,是个好名字。”王妃低头逗怀中的孩子,抬头道:“今天是六少夫人救了我们母子,王爷却见见她吧。” “王爷伤害过六少夫人,可六少夫人还是愿意救我们母子,王爷就出去见她一面吧。”王妃是个温柔女人,深切地望着丈夫道:“孩子出生了,王爷没事,追随王爷的臣子也没事,六少夫人或许从未想过要谁的命。” “韵儿,我……” “王爷,为了我和孩子,您去见她一面吧。” 面对妻子的哀求,还有襁褓中的孩子,摄政王内心深处一软,交待人好好照顾王妃独自走出王府。 走到托月面前,摄政王取下双生天石,放到托月手中道:“这东西一旦启动便无法停止,万一腾蛇的力量不能满足它的需要,你承担得起所有后果吗?” “知道了。” 托月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飞身奔向青云山。 望着托月的背影,摄政王露出一个诡谲的笑容,启动双生天石是要会出代价, 施殿轻功来到腾蛇前面,托月把缩小的七块双生天石托在掌心上,说着一种晦涩难明的语言,七颗双生天石马上飞到腾蛇上空,迅速对接在一起,体积也迅速变大。 腾蛇是活了好几千年的存在,早生出灵性,双生天石一出现便感觉到危险,自然不会待在原地等死。 庞大的身躯开始移动,别看腾蛇身躯庞大,活动起来却十分敏捷灵活,一个眨眼便离开山谷,若是双生天石及时束缚住腾蛇,只怕是托月也没有机会逃跑。 腾蛇挣扎带着来的震动,犹豫山崩地裂,托月被震得从高处跌落,幸好一只手及时拉住她,抱着她迅速躲到远处。 墨染尘一言不发,带着她飞快地逃离。 直到后面渐渐地恢复平静后,托月回过头才惊讶得说不出话。 惊讶的不是双生天石对接在一起后的庞大,而是附近的几座山头已经全部被扫成平地,要不是他们跑得快已经被扫成肉泥。 托月和墨染尘相视一眼,暗暗庆幸他们又逃过一劫。 望着双生天石在迅速吸收腾蛇的画面,墨染尘低头看着托月问:“接下我们应该怎么办,摄政王说过双生天石一旦启动便无法停止,如果腾蛇真的无法满足它的需求,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放心,这几年我不是单纯的逃亡,只是在转移视线。” 托月平静地看着双生天石吸收腾蛇,比她想象中要慢一点点,差不多的时候往天空放出一支信号弹。 皇城里面一道强光冲天而起,瞬间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想过去一探究竟,只是看到血红的东西向强光移动,所有人本能地止住脚步。 双生天石移到强光中,然后迅速变小直到肉眼无法看到,人们只听到一声巨大类似爆炸的声音。 随即看到一个东西在上升,上升过程中把双生天石吞入其中,最就像是一只烟火猛地升入高空,直到消息在人们的视线中,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却被它深深地吸引。 亲眼看着双生天石离开大地,托月长长地松一口气:“终于把这个祸害送走,再也不会有什么时光倒流。” 墨染尘一点也不比托月轻松,对前世的事情了解得越多,他越担心她会随着双生天石一起远离,结果双生天石离开大地她仍然在身边,以后也不必担忧她再次远离。 望着消失在夜空中,最后连星星光芒也没有,摄政王眸光黯然,没想到这个丫头比他知道的更有能耐。 没有双生天石的影响,人生便只能停留在这一世,摄政王转身回屋里,看着相拥面眠的母子俩,回想曾经度过的前几世,似乎从没有注意过如此美好的画面。 托月倚偎在墨染尘的怀里,望着满天的星辰道:“世上哪会有十全十美的人生,无论生活多少世都是相同结果。” 墨染尘双臂环着托月道:“所以……娘子,我们是不是应该珍惜在一起的时间,想想,我很后悔没有早点承认对你的感情,让你独自南下,一走便是四五年时间。” “大约有遗憾才懂得珍惜吧。” 托月也算是活了三世,唯一让她执著的只有一件事——过普通人的生活。 尽管前两世都很短暂,不过每一世都活得绚丽灿烂,心中并没有任何遗憾,若说有只是第二世对墨染尘的愧疚。 碾转到第三世也算是功德圆满,托月反过来牵着墨染尘的手道:“先回府,估计明天会有一大堆事情找上门,我今天晚上要好好休息,你不许打扰我休息。” 大清早便是摄政王妃要生产,而后又撞上这挡子事,都解决后托月觉得无比疲倦,只想睡上三天三夜。 托月打了一个呵欠,墨染尘马上抱着她回府,把她放下道:“我还要再进一趟宫,向皇上汇报府天晚上的情况,他好早作准备,明天朝会不至于太过被动。”离别前在她红唇上亲了亲才得出府。 冰儿早准备好缓解疲劳的浴汤,托月懒洋洋地泡在里面,脑子完全放空什么也不想,人生从没有如此放松过。 看到她累成这样,冰儿都不好意思提醒她今天是七夕节。 沐浴结束还来不及劝她多少吃点东西,托月便爬上床沉沉睡去,只好把消夜交给墨贝解决。 皇宫,御书房。 垂光帝知道情况后,满面笑容安慰道:“你放心,此事朕自有办法对付他们。” 墨染尘满脸疑惑,垂光帝笑笑:“别忘记了,朕也恢复了记忆,清楚双生天石会带来的后果,不会让摄政他们有借题发挥的机会。而且没了这东西,摄政王的野心也该消停消停这。” “皇上不心动双生天石的力量吗?” “你若能记起前世,双生天石毁天灭地的画面,你就不会心动它的力量。” 垂光帝回想当年心有余悸,淡淡道:“墨大人,好好珍惜今天所拥有的一切,这次失去不会有重来的机会,你早些回去陪在她身边,明天的事情朕会一力解决,你不必发言为她辩解,而且也是时候给她一个身份。” “什么身份?” 墨染尘不太喜欢她跟皇室年上关系。 垂光帝含笑道:“放心,不会给她封个郡主什么,给她封个诰命总行吧。” “臣谢皇上成全!”走出皇宫大门,却发现长公主的銮驾停在外面,墨染尘无奈地走上前道:“臣拜见长公主!” “墨染尘,今天的事情处理得不错,明天本宫也会上朝,明天会帮她说话的。”长公主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墨染尘拱手行礼道:“臣代内子谢长公主殿下。” “再怎么回避,我们是母女的事实,不必谢本宫。” 长公主留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开,墨染尘愣一下跨上马回府,洗漱过后侧躺在床上,静静看着沉睡着的托月。 尽管她从不提南下后,孤身潜入四国的经历,可是他知道想阻止三国围攻景国,并不像她说那样简单,哪件事情不是随时会掉性命的事情,他至今都不猜不到,当年她抱着何种心态做这种事情。 解决了景国困境,迎接她的不是掌声和鲜花,而是比刀剑还冷酷的放弃、背叛,亲人把刀刺时她的心口里。 没有了姓氏和名字,没有了身份,没有亲人,没有了依靠……孤魂野鬼似的在江湖逃亡,却仍然没忘记想办法解决问题的根源,帮他们逃过一场生死浩劫。 他们朝你举剑时,只看到你的强大,却没有人看到你的痛苦,没有人看到你流着泪的眼眸里的悲哀和绝望。 你总是冷酷地说着最阴狠、最无情的话,做着最善良的事情,从头到尾你都没有伤害任何人,他们都欠你一声“对不起”和“谢谢”,尽管你根本不在乎这些。 活得那么累却没人看得见,每天都绷紧心弦,生怕不小心就会失去一切。 别人都想要天下、想要江山、想要权力,想要财富,唯独你只想要一个小小的家,别人垂手可得的东西,你却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细心谋划、处心积虑、不择手段,终于换来此时此刻的安宁平静。 墨染尘今天觉得特别有成就感,他终于能保护她,今天连着几次救了她挡在她前面,仿佛内心深处有个洞被堵上,再没有任何遗憾。 拔开散落在托月脸上的发丝,时间在她身上是定格,眉眼间还有着孩子的天真、执著。 “老板娘说时间倒流前,我一直为无法保护你、无法挡在你前面痛苦地,如果这是我的执念,今天我可以放下了, 托月是真的累极了,解决了一直挂在心头的事情,仿佛再也没有值得担忧费神的事情,这一夜托月睡得特别安稳,连外面古战场生灵四处逃窜的声音,都没有能把她从沉睡中惊醒。 天亮以后,墨染尘在缩在被窝里,因为失去他的怀抱,不满地皱皱鼻子的女子,吩咐任何人不得惊扰她休息。 本以为今天的朝会,会因为昨晚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结果完全没有人提摄政王私藏,本应由皇上保管的双生天石的事情,也没有人提托月私自处理双生石的事情。 讨论的重点竟是从古战场逃出为的生灵,是该统一圈养起来,还是任由它们选择回山林,还是在留在皇城中生活。 有人认为远古生灵是神兽,理应由朝廷统一管理圈养;有人认为远古生灵本质跟其他兽类没区别,理应放他们回山林自由生长,更不应该出现在人类的生活区域。 墨染尘面无表情站在大殿上,直到感觉到垂光帝的目光,淡淡道:“诸位大人,我们府上便有两只古战场的狐狸,内子对它们态度是,它们在府上当是亲戚好生喂养招待,想念山林了便自行离去,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谁家有这样的亲戚!不少朝臣听到翻白眼,这叫什么话啊。 墨染尘不以为然继续道:“原则上只要它们不主动攻击人、伤害人,大家没必要刻意驱逐、捕杀它们,更不要为赚钱猎杀它们,尽量跟它们和平共处。跟对待猫啊狗啊一样,喜欢便摸摸它们,不喜欢不理会这们便是。” 看大家讨论得差不多了,垂光帝淡淡道:“依朕来看,古战场在很多人看来是块大凶地,于这些生灵却是块净土。朕以为古战场如今已经毁掉,应该把这些生灵先集中起来,再送到另一处山林生活。” “皇城虽然好,到底是人类生活的区域,天长日久难免起冲突,不如各自过活互不打扰。”垂光帝说完目光往朝臣们脸上淡淡一扫道:“此事就交给顺天府负责,巡防营协助,发动城中百姓一起完成。” “皇上可能安置之地?”墨太傅忽然出声问。 “朕暂时没想到,太傅可有什么建议?”垂光帝最是精明,马上把问题抛给墨太傅。 “回皇上,臣觉得国子监后面那一片山林就不错,且那山林下面也是有一部古战场,我们可以人力开出一个通道,这些生灵可以自行选择,是在地面还是古战场生活。” 突然提到国子监,摄政王马上猜到皇上和墨太傅的意思。 果然垂光帝马上提出把国子监改成国学院的事情,在垂光帝说明成产国学院的意义后,几乎得到全体大臣的支持。 国学院的教学制度、方针更利于孩子的成长,谁不希望自家子弟有出息,学有所成成为国之栋梁,延续家族荣耀,比起私塾更能锻炼孩子,尽管筛选学员严苛还是愿意支持。 朝会快结束时,摄政王上奏王府添丁之喜。 皇上自然恭贺赏赐一番,同时把建设国学院的任务交给摄政王,并许可他自行挑选合适的人员协助。 “谢皇上隆恩。” 摄政王欣然领旨,并没有拒绝此次安排。 建设国学院虽不上大事,但绝不是会小事,硬件设施不是难题,难就难在国学院的教学和管理制度。 幸好前世托月早给出一个版本,如今不过是再完善一二,淡淡道:“皇上,对于院君一职,不知皇上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院君人选会在国学院落成后公布。” 皇上没有花时间跟众人讨论,给太监一个眼色,太监直接宣布退朝。 走出皇宫后,朝臣们并没有马上散去,而是边走边昨天晚上的事情,不少人纷纷上前恭贺摄政王添丁之喜。 墨染尘不过意思一下便回府,丫头们正聚在披云楼下做事,便知道托月没有睡醒,走进书房打开密室,把香香和茶茶放出来溜达,寸心苑那棵梧桐成了他们的天堂,不时能听到狐狸欢快的叫声。 到楼上卧室,先看一眼卷缩着身体的托月,墨染尘才宽去身上的官袍,坐在露面外面喝茶看书。 忽然回头看到托月熟睡的模样,终于明白什么是平静的生活,就是自已在乎的人在身边,随时随地能看到她健康快乐的模样。 看来双生天石真是她的心头大患,送走那玩儿竟能让她睡得如此安然。 到了午膳时间,知道她昨天几乎没有吃东西,今天又一直在睡觉,走到睡床边轻轻唤托月起床。 温柔地呼唤了好一会儿,托月睡意惺忪地睁开眼睛,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翻过身去又继续睡,这一幕看到墨染尘哭笑不得,无奈之下只好使出杀手锏,去解托月的衣带。 果然吓得托月猛地床上弹起来,用被子裹紧自已,缩到大床的一角,一脸戒备又气鼓鼓地瞪着墨染尘。 墨染尘看到又好气又好笑,自已有这么可怕吗?居然把她吓成这样,无奈道:“午膳准备好,你昨天都没吃东西,再不吃点东西会撑不住的,吃完再继续睡,我保证今天不会打扰你。” 托月才松了一口气,梳洗过后坐到一桌子美食前,发现自已是真的饿了,端着碗把面前的美食一一品尝过。 到底是节制惯的,再饿也没有狼吞虎咽、胡吃海吃,还是只吃了一餐的饭量便歪在榻上,香香和茶茶跳上榻撒欢又撒娇,托月喂了它们不少肉干,吃饱玩足便榻上睡熟。 趁着托月还清醒,墨染尘跟托月说了朝会的情况道:“时光倒流前,国学院的院君是谁担任?” “周先生。” 托月不假思索地说出前世的人选。 墨染尘愣一下道:“周先生倒是个不错的人选,只不过他是摄政王一党。” “能不能学到东西在个人,跟院君是谁的人无关。”托月并不认为,换一个人当院君能做得更好,淡淡道:“国学院的制度应是公平、公正的,尽量为寒门子弟和世家子弟提供同等的学习条件,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此话怎么说?”墨染尘好奇地问。 “国学院里面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所有人都不能带丫环侍从,吃的、用的、穿的都是学院统一发放。” 墨染尘听后惊讶地啊一声,托月不以为然道:“建立国学院的目的,就是要看一群天赋不相上下的人,在相同的条件下能学到多少东西、能走多远。” “有意思!”墨染尘感叹。 “有意思的还在后头。”托月神秘地笑笑,却故意卖关子不说。 墨染尘正准备软硬装兼施,墨宝进来道:“公子,少夫人,府外聚了不少白色生灵,门房的让人来问,要不要把它们都放进来。” “放进来吧。” 托月走到露台前面,到时再一起送到新环境。 回头对墨染尘道:“你一会儿去见外祖父时,记得告诉老人家卞一声,以免不小心被这些生灵冲撞到。” “你是恨不得我马上消失。”墨染尘咬一下托月的嘴唇才离开,托月抚着被咬痛的嘴唇笑笑,看着一个个小精灵走进寸心苑,跟香香和茶茶说着兽语,就像劫后重生的人们,聚在一起互诉逃亡路上的事情。 托月大概扫视一眼,幸好都是些素食、杂食小动物,很多品种托月连见都没见过。 无奈之下把香香和茶茶叫过来,让它们帮忙做传声筒最合适不过,唯一的困难是她不知道它们能吃什么东西。 幸好墨染尘及时通知顺天府,由顺天府马上安排人马车,送到他们到皇上今天指定的山林,托月通过香香向所有生灵转达人类的意思,还亲自帮顺天府打开一个通往古战场的通道。 以顺天府的条件,本来得十天半个月才完成的事情,在托月出手帮忙不过三五天时间,就把生灵们送进指定山林。 摄政王也开始着手国学院的建立,在前世原的基础上添进更加多东西,其中一项景国所有适龄女子,只要向国学院资助一笔基金,就能进国学院接受名师指点学习一年。 当然这也是要通过考核,考核成绩越好赞助基金的金额越低,反之则越高。 本以这样苛刻的条件,没有人会来让女儿来学习,结果第一天就有近五十人报名参加考核,成绩出来便有近十万两白银进账。 国学院建成后,周先生为新任院君。 托月在国学院也一个职务,负责打量国学院的藏书阁,算是投其所好尽其所长。 景国老臣换新臣,国力在五国中越来强大,武国随着武安君身份暴露,君臣不再相互信任,国力却在日渐减退。 自从海上新航道开通后,天启国失去琅国这个后备库,国力也在不断下滑;大伏国在托月的一番手段下,一直没能恢复元气,景国彻底摆脱三国围攻之势。 再过一年托月有孕,十个月后生下长女墨尘月。 摄政王知道后,马上带着聘礼上门提亲,气得不少早就想结亲的人直吐血。 三年后托月再怀孕,生下长子墨言,字润生,墨染尘看一眼儿子的长相,对托月道:“放心,儿子这张脸生得比我还风流,将来不愁没姑娘喜欢。” 岁月对托月格外的眷顾,明明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看起来跟十八岁少女没区别。 垂光帝在登基第十年后,终于迎娶自已的皇后云氏,是前丞相云家的女儿,第二年便生皇长子萧遥,而后立四妃、九嫔,后宫才算是热闹起来。 垂光帝十五年,托月三十岁,除了少添几分岁月风韵,样貌依然没有多大的改变。 墨染尘彼时已经是新任丞相,景国的一切都步入下轨,托月也辞去国学院的职务,专心在家相夫教子,终于实现她当个普通人过普通生活的愿望。 托月身边的人除了良玉和冰儿,都已以先后出嫁生子,如今都过上美满的生活。 是夜,夫妻二人在露台上看星,托月依偎在墨染尘怀里道:“有时候在月儿和言儿在面前读书,我总觉得像是在梦里面,很害怕梦忽然惊醒,我们生活在双生天石编织的梦里。” “怎么可能是一场梦。”墨染尘抱紧托月道:“我们在慢慢地变老,孩子们在慢慢长大,时间在流淌没有倒流。” “就算是一场梦,我也觉得很幸福。”托月反抱着墨染尘,浩瀚宇宙玄之又玄,或许他们生活的空间,真的只是双生天石创造出来的梦境,只为圆她的一个梦想。 浩瀚不知起始的宇宙中,七颗半白半红的流星,裹着一个光茧缓缓靠近一个充满生命的星球。 ------题外话------ 终于完结了,也要勇敢承认写砸了,这是没有大纲后果,所以新文一定会有大纲。

章节目录

佞臣的庶女嫡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灵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灵琲并收藏佞臣的庶女嫡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