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冰被顾南乔这话下了一跳,她连连摆手道:“好姑娘,您可别跟我一般见识,我不敢了。” 顾南乔哼唧了两声,倒是也没有再说这话,不过她心里还真的是为姚冰的终身大事着急,毕竟姚冰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考虑这些事情,只是她不确定姚冰心里是不是还惦记着于一舟。 实话实说,于一舟这个年轻人确实是不错,能够在墨玉珩身边待着的人都不会太差,但是顾南乔跟他不熟,也不知道他究竟配不配得上姚冰。 顾南乔想到这里,她忍不住问姚冰:“姚冰,你现在还喜欢于一舟吗?”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他。”姚冰也有些困恼道:“我现在见到他,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期待了。” 顾南乔听到这话,心里拔凉拔凉的,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对身边的人不太关心,姚冰会变成这样,跟她应该有很大的关系。 以后她一定要多多关注身边人,姚冰的终身大事她也要放在心上,要是有不错的青年才俊,顾南乔觉得自己可以先把人定下来,姚冰喜欢哪一个,到时候挑着就是了。 姚冰脸皮薄,这件事她记在心里就是了,等挑选到了在跟她说。 姚冰可不知道顾南乔在想什么,等顾南乔用了粥之后,姚冰边便收着碗头离开了。 两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转眼间就到了六月十九这一天。 这一天是墨玉珩和顾南乔大婚的日子,早在半个月以前金陵城里就来了不少恭贺的人,还有些人不远万里就为了来这里凑个热闹。 墨玉珩虽然没有登基,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是新王朝的君主,所以大家都很期待这一天。 金陵城的主要街道已经铺上了大红色的地毯,街边的楼房、店铺的屋檐下也都挂上了红绸和灯笼。 萧宅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始布置了,朱门两边已经挂上了两个大灯笼和对联,院子里的房屋也全都焕然一新,院子里摆满了各种颜色的花儿。 萧弈良刚来金陵城的时候大家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可墨玉珩对萧弈良很是客气,甚至还把自己的王牌军交给他训练,只不过萧弈良很少出去训练,他也就去看了几次而已,其他时间就在萧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其实他在萧宅也没有休息,每天都在想着该怎么把萧宅布置好,等到了顾南乔大婚这一天不会给顾南乔丢脸。 大家想要巴结萧弈良找不到他人,现在终于到了顾南乔大婚的日子,不管跟萧弈良熟不熟悉,有没有交情,大家都不约而同备了厚礼送来萧宅。 想要在萧弈良面前露个脸,最好是能够让萧弈良记住他们。 从墨玉珩对待萧弈良的态度中就能看出来萧弈良不管以后是留在大齐还是回楚国,他的地位都很高,更别说顾南乔嫁给了墨玉珩,以后萧弈良在金陵城可以横着走。 大家都得给他面子,毕竟这是未来皇后的爹,如果萧弈良不回楚国了,墨玉珩登基之后肯定得封一个承恩公给他。 总之讨好他百利无害,这不,萧宅的大门刚刚打开,那些排队来送礼的人就络绎不绝。 桑榆和桑誉站在门口,笑得老脸都僵了。 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送礼,本以为金陵城的人很排斥他们,不来捣乱就算好的了,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来送礼啊! 谁知道他们不仅来送礼了,还笑容满面。 对着他们百般讨好。 顾南乔在自己的院子里,正在梳妆,喜娘手里拿着一把梳子在给顾南乔梳发髻。 顾南乔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奇怪了,她不是一直都期待着嫁给墨玉珩么?怎么现在愿望要实现了,她却紧张了,手指不自知抠着手心。 喜娘看她这么紧张,笑着安抚她道:“顾姑娘,别紧张,今儿可是您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您啊放轻松,别怕。” “我不怕,就是有点紧张,有点不知所措。”顾南乔看着菱花镜中的自己,上了妆容的脸让她有点不认识自己了,陌生中又带着点熟悉。 喜娘笑了笑道:“每个新娘子到了这一天都是一样的,又激动又紧张,生怕出错,顾姑娘,您别担心,到时候奴婢陪在您身边,什么时候行什么礼我会在您耳边提醒您。” 喜娘心里清楚,眼前这位可不是普通人,过几天她就成为新朝的开国皇后,她可得伺候好了。 顾南乔笑了笑,没说话。 蒲香玉从外面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小馄饨,她把小馄饨放在顾南乔面前,柔声说道:“出门后,新娘子在拜堂以前是不能吃东西的,乔妹,你早上没吃东西,这碗小馄饨先吃了,垫垫肚子。” 顾南乔很是惊喜道:“谢谢干娘。” 拿着汤勺一口一个,很快一碗小馄饨就消灭了。 吃了一些食物之后,顾南乔就有些昏昏欲睡了,今天早上她很早就被人喊醒了,她没有看错时间的话,她醒来时应该才卯时,天儿还有点微微暗。 迷迷糊糊间就去沐浴更衣,后来就坐在这里任凭人梳妆了。 吃了小馄饨,喜娘拿来了唇脂给顾南乔补妆,然后才指挥身边的婢女帮着顾南乔穿大红色的喜服。 喜服是墨玉珩准备的,从箱子里拿出来时,就惊艳了大家。 喜服是用云菱锦做的,大红色的喜服上面绣着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在袖口和裙摆,还有衣领处,还有用金色绣线绣成的滚边。 看着就奢华大气。 最妙的还是当顾南乔穿上之后,她行走间,喜服上的凤凰就像是在飞一样,还有那些云彩也都栩栩如生,让人挪不开眼。 顾南乔在屋里转了一个圈,正要坐下时,传来了兰清莞的声音:“乔妹,你今天真好看。” 兰清莞目光温柔,看向顾南乔时,眼底飞快掠过了一抹羡慕,她到现在都没有嫁人,很多人说是因为她没有碰到意中人,可只有兰清莞心里明白,她不是没有碰到意中人,只是她的意中人刚刚出现就又消失了。 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哪怕她再喜欢又能如何呢?该失去的时候总是会失去,好在她再过几年就可以去见他了,到时候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她?会不会嫌弃她老了? 想到这里,兰清莞心里浮现出了一抹无奈,岁月无情,谁都有老去的一天,哪怕她再怎么注重保养,可还是难敌岁月的侵蚀。 “小姨。”转过身,顾南乔惊喜道:“您不是说最近很多事情要忙吗?怎么还有时间过来?” 本以为兰清莞是赶不上她出嫁了,没想到在最后关头,兰清莞居然出现了,给了顾南乔很大的惊喜。 兰清莞莞尔一笑道:“今天可是乔妹的大喜日子,我就是用爬的也会爬过来参加,你娘没有福分看着你出嫁,可我有这个机会,一定要代替你娘看着你出嫁,等将来我去了以后,还好告诉她这些事情。” 若是她不来,想必将来她去了地下,她姐姐也会怪她。 在这个时候听到兰清芜,顾南乔心情也有些沉重,她不是兰清芜真正意义上的女儿,但是她现在继承了曲大妞的一切,自然也就是她了,为父母尽孝是她要做的事情,她责无旁贷。 “小姨,别说这些伤感的话,我相信我娘她在天上看着我出嫁,想必她知道我今天出嫁,嫁给了我喜欢的男子,她一定会为我感到高兴。”顾南乔由衷道,她想,兰清芜若是泉下有知,肯定也会很满意墨玉珩这个女婿。 就像萧弈良一样,他嘴上是各种嫌弃,可是心里对墨玉珩还是很欣赏的,若是不欣赏,萧弈良也不会这么轻易就同意了这门婚事。 兰清莞递给了顾南乔一个盒子,盒子不大,顾南乔打开之后,才发现里面的东西价值不菲。 全都是首饰,各种各样的首饰,但都是非常华丽的首饰,在盒子的角落里还有几个鲜红欲滴的鸡血石。 盒子还有一个暗格,里面放着一大沓的银票和店铺的地契。 “小姨,这份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顾南乔看过之后,连忙拒绝道,从地契上的时间就能知道,这份礼物准备了很长一段时间,应该说从顾南乔出生以后,兰清莞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兰清莞拉着顾南乔的手,用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这些东西是从你出生开始就准备了,簪子是一年两支,银票和地契也一样,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对我来说,这是给你添妆的。” 兰清莞虽然从来都没有见过顾南乔,也从来都没有给她写过信,甚至连过问一句都没有,可那不是因为她不想,而是不能,这十几年来,她管理着映月族也实在是辛苦,想要去楚国见自己的外甥女一面都难,她只能从别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 她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外甥女,不希望南域的事情牵扯到她。 可是兰清莞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外甥女刚出生没多久就被换走了,好在最终顾南乔还是找回来了,这让兰清莞感到很欣慰。 看着顾南乔笑靥如花的容颜,有件事在心里反复了好几次,最终兰清莞还是决定不告诉顾南乔,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些黑暗也过去了,这些烦人心的事情也实在是没必要再说了,免得大喜的日子,平添几分忧愁。 顾南乔被换走这件事,金焰族的族长也有份,当年金焰族的人派人去楚国执行了这件事,跟西戎人联合在一起,这才导致瑾王府的人会这么容易买通的原因。 金焰族的人打着南域的旗号,楚国人都会给他们三分颜面,谁也没有想到这些人是受人指使去做这些事情的。 蒲香玉站在一边,顾南乔见到之后,给兰清莞和蒲香玉互相介绍,三个人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就有不少夫人们进来了,她们都是来添妆的,顺便说些吉祥话。 来的姑娘里面确实有几位看顾南乔的眼神很是不善,不过顾南乔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用兰清莞的话来说,这个墨玉珩很是不错,能够排除万难,坚持娶顾南乔为妻,是个不错的男人。 虽然兰清莞看不上这区区的皇后之位,不过墨玉珩保证此生无妾,无异腹子,这在很大的程度上给了顾南乔保障,更让兰清莞动容的还有墨玉珩写在聘礼单子上的一句话,倘若他日他要是变心了,做了对不起顾南乔的事情,那么顾南乔可以废了他的皇位,自己登基为女帝。 兰清莞见过不知道多少人,也跟数不清的人打过交道,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男子,会为了一个女子许下重诺,这要是换成别的男子,别说把江山给妻子了,让他们在江山和妻子之间做选择,他们肯定毫不犹豫选择江山。 也是因为这样薄凉的男人太多了,所以才显得墨玉珩可贵。 兰清莞虽然还没有见过墨玉珩,但是从这件事也能看出他人品很好,兰清莞对他很满意。 兰清莞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姐姐和姐夫,他们也是让人艳羡的一对,姐姐已经仙逝二十年了,姐夫还在想着她,以前在先楚皇的威逼下,迫不得已娶了继妃,但是那些女人也不过是个摆设,放在屋里当花瓶使用。 真正的爱情就该如此,哪怕时过境迁,哪怕有一个人先行离开了,另外一个人也会在原地等着、念着。 在夫人们添妆过后,楚国的使臣也到了,让顾南乔意外的是,来的人居然是萧明华。 萧明华来时,笑容明媚,她也给顾南乔送上了自己的添妆,还非常庆幸说道:“我总算是没有错过你的出嫁,我真的好怕无法送你出嫁,乔妹,皇祖父他已经仙逝了,临走前,还在念叨着你和瑾王叔叔的名字。” 对于楚皇,顾南乔不恨不怨,当然也谈不上原谅不原谅,萧明华他们的来意,顾南乔和萧弈良都心知肚明,但是两人都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态度,这也让萧明华很是焦心,她很希望萧弈良能够回到楚国,这不仅仅是她所希望的,还是大家都希望的。 虽说纵火的事情跟先皇没有关系,但是他那不信任的态度还是深深刺伤了萧弈良的心,都说人死债消,但是有些事情可不会随着人没了而没了。 “明华姐姐,你们的来意我和我爹都了解,只是这件事不是那么好做决定的,这得看我爹的意思,我也不能勉强他,他愿意回去就回去,他要是不愿意回去就留在这里。”顾南乔正色道:“你放心,若是楚国真得有难,我们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先皇做的错事是先皇做的,跟现在的皇帝没有半点关系,而萧弈良是太子殿下一手抚养长大的,两人之间说是兄弟,更像是父子,所以萧弈良会如何抉择,顾南乔也不清楚。 萧明华也知道这件事没有这么容易就定下来,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祝贺顾南乔寻得了佳婿,祝福她婚姻幸福美满。 在热热闹闹中,吉时到了,墨玉珩骑着白色的高头大马从将军府出发,到了萧宅之后,这才下马,而顾南乔这边在得知了消息之后,顾南乔先去跪拜了萧弈良,还有兰清芜的牌位,随后才盖上了大红色的盖头,顾明宇背着她,走到了二门。 顾明宇跟顾南乔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是顾明宇背着她时,还是有些哽咽了,在放下顾南乔时,顾明宇低声道:“妹妹,若是阿墨对你不好,你就告诉大哥,大哥帮你揍他。” “多谢大哥。”顾南乔很是感动道。 墨玉珩抱着顾南乔,把她送到了轿子里。 随着一声起轿,轿子很是平稳的往前走去,花轿要在金陵城的主街上绕一圈,然后才会去将军府。 为了这次大婚,墨玉珩做了很多准备,街两边都站满了人,而墨玉珩也是大方的人,让随行的人一把一把丢铜钱和喜糖,从萧宅一直丢到了将军府,花费可不少。 街上很是热闹,转了一圈之后,轿子稳稳当当停在了将军府门口。 墨玉珩下了马,走到了轿子边上,牵着顾南乔的手,两个人一起跨火盆,到了大厅之后,大厅正上方已经放好了楚将军夫妇的牌位,刚好吉时也到了,拜了天地。 夫妻对拜的时候,顾南乔不知为何突然就落了泪,以前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从千年之外来这里,可是现在她明白了,她定是为了墨玉珩而来。 墨玉珩看着对面盖着盖头的女子,虽看不到她的容貌,但是他早已经把顾南乔的一颦一笑记在心中,他前面二十多年过得无滋无味,完全不知道活着的目的是什么,可是在这一刻,他明白了,前面二十几年的等待,就是为了她。 礼成后,顾南乔被送去了新房,新房是墨玉珩亲手布置的,东西器物全都是顾南乔喜欢的,墨玉珩在前面给人敬酒,顾南乔在新房里等着。 过了一会儿,墨玉珩回来了,在喜娘的主持下,喝了合卺酒,喜娘便带着婢女们退下了。 在烛光的照耀下,顾南乔的容颜更显的娇艳欲滴,墨玉珩看着,眼神渐渐都变了,不过他还是很关心顾南乔饿不饿。 顾南乔低声道:“刚刚你已经让人送席面进来了,我吃饱了。” “可还有想要吃的东西?”墨玉珩点头道,就是担心她没吃饱。 顾南乔摇摇头,她又不是猪,哪里需要吃这么多啊! 墨玉珩没说话了,慢慢靠近了顾南乔,拥着她,倒在了绣着双喜字的榻上。 夜色渐浓,属于两个人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大婚后第三天墨玉珩登基为帝,国为大裕,他是大裕的开国皇帝,被称为墨高祖,顾南乔为后,被称为元贞皇后。 顾南乔和墨玉珩成婚之后,颁布了一系列的利国利民举措,这让百姓和商人们都很是受益,大裕越来越好,人心也越来越整齐一心。 三个月后,顾明凡和苏玉宁也成婚了,最让顾南乔诧异的还是裴长泾居然看上了姜俏俏,偷偷珍藏着姜俏俏的帕子,只不过姜俏俏对裴长泾无感,显然裴长泾追妻路漫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 在顾南乔和墨玉珩大婚一年后,萧弈良终于回了楚国,从此两国交好,再无战乱。 二十年后兰清莞去世,那时候顾南乔和墨玉珩膝下已经有两子一女,兰清莞最终还是把映月族交给了顾南乔的次子。 大裕、楚国、映月族从此共同扶持,一个崭新的盛世即将来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猎户家的小悍妻>,百度搜索“ ”看小说,还是这里好

章节目录

猎户家的小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锦瑟长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长思并收藏猎户家的小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