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颇费了些心思,与冯大家搭上,借着上门拜访他的机会见你……我不敢奢望你也和我一样重活一世,但开口叫我‘爷爷’是什么鬼!”俞振霄一脸委屈,道:“你知不知道原本打算与叔父结交一二,然后多些机会与你亲近,结果被你那么……我吓得立马打消了所有的念头,我可不希望成了叔父的忘年交,让你一口一个叔叔的叫我……我不缺你这么个大侄女儿!” “噗嗤~”雪晴笑得乐不可支,又道:“所以,你就戴了那面具?完全没那个必要啊,就算我那个时候不认识你,你也没有必要那么做吧!” “那次我在盛京呆了有些日子,清安园和平安医馆就是那个时候购置和开设的……不在盛京的时候,我还能压抑得住对你的思念,但与你近在迟尺却不见你,那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折磨。所以,被你叫爷爷之后没几天,我与你在书店偶遇……”俞振霄面无表情,道:“你不但一眼就把我给认了出来,还延续了之前的称呼!” “噗噗噗~”雪晴想忍却怎么都忍不住,最后,她干脆不忍了,倒在俞振霄怀里笑得直打滚,想也知道他当时会有多郁闷多崩溃! “为了不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我就戴上了那个面具!”俞振霄脸上带着不悦,语气也很生硬,但眼底却满满的都是欢喜和宠溺,道:“结果,我这头戴上了面具,你就来了!” “你……你怎么就这么倒霉啊!”雪晴笑软了,对他戴了面具、导致她纠结了那么就,直到昨天才不再纠结的事情没了怨气。她笑着道:“然后呢?你是不是在暗中观察了我很多次?” “那之后我又来过盛京几次……去年秋天还来过!”俞振霄无奈的搂着雪晴,生怕笑得没了力气的她滚地上去,嘴上则继续道:“去年来盛京办了三件事。和曹先生做最后的确认,和当今第二次见面,将闵秀和闵婆婆送到你身边。” “我曾与曹先生承诺,会促成八大世家将嫡女送到青舍求学……去年秋天的时候,基本已经定了,但还得与曹先生做最后的确认,确认会将念念送到青舍求学,确认会盯好上官家、慕容家、皇甫家和崔家照约定将嫡女送到青舍,让他吃颗定心丸……他是你最尊敬的老师,能帮到他,你一定会很高兴。” “当今是我第一次到盛京之后,借冯大家搭上的。我当时送了他几瓶请殷大伯专门为他研制的调养丸……他多年前,没甚防备的时候中了宋太后的算计,不仅子嗣有碍,身体也亏损的厉害,前世没几年就驾崩便是因为这个。那调养丸不但能确保他不会像前世那样英年早逝,同时也让他的身体得到最大可能的调理……他若再得一个康健的皇子,那怕不是特别的聪明,愚蠢、好色又暴戾的杨禹桁就不要想稳坐太子之位,更别说将来登基为帝了。” “我之前有过一个猜测,我怀疑慕容梦玲是冲着今上来的……这件事情是你谋划的吗?”雪晴直接问道。 “是!”俞振霄点头,道:“为当今调养的念头是好些年之前就有的,那个时候慕容梦玲正好在龙腾山,知道我想做什么之后,她给了我另一个建议,那就是不能仅为当今调养,还得把钱皇后算上。她说如果那个康健的皇子不是钱皇后所生,为了杨禹桁也为了她和她身后钱家的利益,她绝对不会容许那皇子健康长大。钱皇后与当今一起打拼、面对各种危难二十余年,她手里定然有当今都畏惧的底牌,想确保自己儿子的地位,不会太困难。” “既然算上了钱皇后,那么仅仅让殷大伯出马就不够了,还得往宫里塞一个既能为帝后调理,确保再生一个嫡皇子,还能为他们一直好好调理,让嫡皇子能够健健康康长大,让帝后能一直守护着他长大成人……这个人还得足够理智,能够控制住自己的野心滋生蔓延。慕容梦玲觉得她能胜任,最后,我与慕容大伯就此事商议了整整半年,才敲定让慕容梦玲进宫。” 俞振霄笑笑,道:“商量出结果之后,我们便在为她进宫而造势,她擅长调理的名声,对众多追逐她的年轻俊杰不假辞色却仰慕那些足以给当父亲的男子……她也学了几手真本事,调理一道深得殷大伯真传,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最迟明年冬天,宫里至少能够传出钱皇后有孕的消息。” “那她呢?” “两年之内,她的身份不会有变化,两年之后,就看她的手段了!”俞振霄笑笑,道:“慕容梦玲是个非常有耐心的,我相信她绝对会成功。” “那么,她会生皇子吗?” “我们商议的是不能!她如果想安稳一辈子,想让慕容家因为她而谋取到巨大的利益,那么就不能生,至少不能生皇子。因为一旦生了皇子,她就有可能滋生不该有的妄念,成为钱皇后的敌人,成为当今忌惮的对象,我们期望的局面就会打破……这是我们敲定这件事情的时候,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但这件事情最后的决定权在慕容梦玲手上,慕容家能约束影响,我却管不到也不想管,”俞振霄无所谓的道:“对我来说,只要当今有个康健正常、将杨禹桁比下去,让他太子之位不保的皇子就好。” “你好像特别讨厌他!”雪晴瞪大眼睛看着俞振霄,道:“是因为他前世曾经挟持我吗?” “不仅因为这个!”俞振霄没有否认,道:“宓儿嫁到上官家之后,他纵容太子派杀手刺杀宓儿,幸好莫姑姑瞒着我们教宓儿武功和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让宓儿轻松化解了这件事,要不然的话……” “你这招釜底抽薪做好!”雪晴听得一阵心惊,纵使知道那是前世的事情,知道宓儿没有危险,却依旧让她心里恨极,却又忍不住叹息道:“就是可惜了邢姐姐,她是太子妃,只能与太子荣辱与共!” “这你就错了!太子被废,杨禹桁被放弃对她来说未必是坏事!”俞振霄摇摇头,道:“邢晓琳前世虽然做了皇后,但无子无宠,就那么就被困在深宫一辈子。对了,那试图让人刺杀宓儿的太子名义上是中宫所出,实际上是严浅忆生了之后,主动抱给邢晓琳养的……刺杀宓儿也是她撺掇的。” “严浅忆~”雪晴咬牙。 “你也别恨了,我昨儿与当今说了,为了证明我对没有任何心思,为了证明那些似乎害她进不了东宫的事情不是针对她的,恳请当今让她进东宫侍候太子……不,是大皇子,当今答应了!”俞振霄冷笑,道:“杨禹桁性格暴戾,顺风顺水的时候不显,遇上了挫折就控制不住了,严浅忆心心念念想要进东宫的目的达成了,但结果……” 俞振霄冷笑一声,严浅忆的将来毫无悬念,他冷笑,道:“杨禹枢等人说他将来必为昏君倒也不算说错,他前世就是昏君一个,近小人远贤臣,前朝后宫都乱得一团糟……” 雪晴摇摇头,想了想,道:“杨禹枢说他淫/乱宫闱,还说是钟初晴和王沅茜撺掇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确实是她们为了争宠撺掇、蛊惑杨禹桁聚众淫/乱的!钟初晴已经知道自己被邱姨娘算计,想走母凭子贵的路子不可能,只能想法子讨好杨禹桁,得到宠爱。她身边那个你让人查过、与敬王府有联系的教养嬷嬷趁机蛊惑,给她出了不少猎奇的馊主意,让她勾得杨禹桁胡闹。她这边得了宠,王沅茜就做不住了,敬王府趁机假借王家给她递了些消息,给她出了些类似的点子,然后就……”俞振霄摇摇头,道:“因为这件事情,钟善继父子被斥责,说他们家风不严、教女不当……钟善继年后可能会告老,钟熠则会继续坐冷板。” “出了这么一个孙女,他是该告老!”雪晴冷笑,又道:“钟初晴身边那叫书荟的教养姑姑估计是太后培养出来的……她前世身边也有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也在她的撺掇下做了些丢人现眼的事情。”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俞振霄摇摇头,道:“不过,她前世虽然当上了贵妃,却一直没能生养,最后接了邱姨娘所生的钟惜晴进宫,生了两子一女挂在她名下……邱姨娘出身司马氏的事情暴露,钟惜晴和她生的这几个都没什么好结果,钟家也因此被抄家灭族,就连出嫁的姑娘都被牵连,唯一没有被连累的是嫁给崔穆辉的钟怡晴。不过,她也没什么好下场,她嫁给崔穆辉之后颇受了些折磨,抱着与崔穆辉一家同归于尽的心思,将崔正林是个天阉的事情当众揭穿……然后爆出很多事情,最后,钟绘静一家老小也没好下场!” “真是……”雪晴摇摇头,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最后,她将这些抛开,看着俞振霄,道:“不说这些糟心的事情了,你刚才说你去年秋天将闵秀和闵婆婆送到我身边……你那个时候没与我见面吗?” “然后再被你叫一声爷爷吗?”俞振霄白了她一眼,却又道:“我不想再被你童言无忌的打击一顿,没有与你见面,不过倒是在暗中见了你几次……有次在香积潭的梅林,你还察觉到了!” “那次,你……”俞振霄这么一提醒,雪晴也想起来了,她无奈的摇头,这人这运气真的是……迎着俞振霄的目光,她轻声道:“我记得这件事情,那天是个十五,我是前一天回来的!” “什么?”俞振霄先是一惊,而后懊恼不已,最后又叹息道:“过去的就过去了,把握好将来比什么都重要。囡囡,年后我便要回青州,你能与我一起回去吗?” “现在就嫁给你吗?”雪晴偏着头想了想,道:“十一二岁嫁人,等到及笄之后再圆房的婚事倒也不算罕见,就是我爹娘……他们肯定舍不得我早早出嫁,但好生与他们商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也不是商量不通的。只是我有点不大放心他们,尤其是他们成了你的岳父岳母,成为众多人眼中的香饽饽之后……我那祖父祖母肯定会巴上来,我那大伯也不会例外,还有沈家这边……我娘还有身孕……” “婚事再缓缓,一来你还太小,二来时间太紧,不足以让我筹办一个盛大的,让世人都羡慕的婚礼。”雪晴愿意这个时候举办婚礼让俞振霄心里很舒坦也很感动,但他却不愿这般草率,他笑笑,道:“只要你愿意跟我离开,其他的交给我来办,至于叔父婶娘……你不放心的他们,就让他们一起去青州就是!” “你的意思是……”雪晴眼睛一亮,立刻明白俞振霄是什么意思了。 “一直以来,朝廷都有派遣官员到青州任职,但无论是以前混乱无比的时候还是现在,那些朝廷官员到了青州都是被架空的……这种情况不止青州,八大世家所在的咸阳等地也是这样的,就连赋税也都是当地的势力抽走大头,剩下的才上缴朝廷。”俞振霄笑笑,道:“当今很想改变这种现状,还曾探我的口气,我没答应。不过,如果他愿意将叔父外放到青州任职的话,我可以略退一步。” “这对你对安教……”雪晴皱眉。 “对安教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俞振霄摇摇头,道:“就算我不答应,义父也可能会松口。与其让他什么要求都不提,就同意了,还不如为叔父谋一个到青州任职是职务。敬王府一脉如今是蹦跶不起来了,但不意味着盛京接下来的几年就不会有大的风波……让叔父婶娘离开盛京这个是非之地,到我能掌控一切的青州去是最好的选择。” “行吧!”雪晴没再犹豫,道:“我先和爹娘好好商量,我会好好的劝说他们,等商量好了,做了决定,你再去与当今谈。” 草长莺飞的二月,盛京城外,出现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送别场景。前来送行的有裕正帝这一国之君,有俞泉这个当世最年轻的先天高手,还有即将离开盛京的众人的亲朋好友,他们三五成群正在依依惜别…… “你怎么能答应跟他去青州呢?”皇甫悦萼一脸的依依不舍,她刚刚从福州返回,回来之前便已经听说了雪晴和俞振霄的事情,但雪晴会答应跟着俞振霄离开还是让她既意外又失望。 “大燕这么大,我也该出去好好走走!”雪晴看着两世的好友,想到俞振霄说的她前世虽然经常犯糊涂,但却一直对宓儿非常好的事,心头一片柔软,道:“先生素来倡议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与俞振霄关系不错,说不得今年什么时候就会带你们去青州……好了,我只是去青州而已,想我了给我写信,觉得书信都没用了,还能来青州看我……你们也一样!” 众女点头,杨青芷笑得一脸爽朗,道:“等我成亲之后就去青州……妹妹到时候可得好好的尽地主之谊啊!” “我也会去!”拓跋慧茹补上一句,而后揉了揉晚晴的脑袋,笑着道:“带着晚晴一起去!” “我这一走,便算出师了,我这妹妹以后就麻烦各位姐姐多关照了!”雪晴笑着看向晚晴,她不知道前世的晚晴后来怎样,但她相信今生的晚晴一定会越来越好。 “放心吧!”众女纷纷应诺。 “还有姐姐~”雪晴看着俞欢,道:“学舍这么多的同窗,姐姐可不能像以前一样和谁都不冷不淡的……能够在一起学习数年,是难得的缘分,姐姐要珍惜才是!” 俞泉离家多年,其父俞蒼年事已高,还不知道能有几年,他决定与妻儿一起留下,一边在父亲跟前尽孝,一边教导俞家子弟习武,而俞欢则继续留下青舍完成学业。 “放心吧,我会的!”俞欢笑得很灿烂,她如今过得很快乐,她一把拉过俞敏霞,道:“我还有大侄女陪呢!” 众女一阵爆笑,俞敏霞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不接她这话,而是叹息一声,道:“可惜邢姐姐不能随便出宫,没能来……” 俞敏霞的话让众女一阵沉默。或许是受太子被废这件事情的影响,年前便传出邢晓琳病倒的消息,出了正月之后,她们约着去探望过她,感觉实在是不大好。 “她会好起来的!”雪晴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因为她知道邢晓琳好不起来了——病重得不能起身的邢晓琳如今正躲在那辆为她准备 的马车上,她离开之后,宫里里慢慢传出邢晓琳不好、病重、药石无医和病逝的消息,这是裕正帝给了暗示之后,邢家求来的。 裕正帝不希望已经被废了的太子有个强有力的妻族,邢家也不希望一直娇宠、恨不得含在嘴里养大的姑娘与那么一个废人蹉跎一辈子,让“皇子妃邢晓琳”病逝,给她一个新的身份,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是他们都想看到的结果。 除了不能露面的邢晓琳,与她一直以来针锋相对的刘疏影也在离开的队伍之中,不过,她不是一个人,她是陪年前告老辞官的刘启博一起去青州的。 刘启博这么些年明面上是宋太后和敬王的拥趸,暗地里却一直在查查媛煦的死,想为老友和自己看着长大的侄女讨个公道……如今真相大白,敬王祖孙三代被贬为庶民之后又被打发去了皇陵,宋太后也被“荣养”起来,再翻不起什么水花,他心里也没有了遗憾,正好和数年未见的老友结伴,去青州看一看他口中仿佛世外桃源一般的龙腾山。 与刘疏影一辆马车的则是付华娟。在雪晴的帮助下,她不费气力便拿到了钟家算计她、让她身体受损、生养有碍证据——算计她的主意是邱姨娘出的,也是她派人做的,她这般算计当然不是为了钟初晴,而是为了给惜晴铺路搭桥……前世,她成功了。 付华娟一直都是个厉害的,拿到证据短短半个月,她先是依仗着想要与钟家大房撇清干系的付家与钟蔺纬,然后带着自己的嫁妆住进了她的陪嫁宅子。在最短的时间内清点自己的财产之后,她找上雪晴,以自己一半的财产为报酬,请雪晴为她在青州找一个安身之处——她不想回付家,不想让付家再干扰甚至决定她的人生,她手里有丰厚的嫁妆,就算一辈子不嫁人也能过得很好。 雪晴没有要她的东西,但是却答应了她的请求,所以,今日离开的队伍之中多了她以及她的陪嫁。 晚晴跟着一群师姐在这边与雪晴道别,钟仐则在另一边与钟珥惜别。雪晴都没费口舌,钟珥便同意了她和俞振霄的建议——对他来说,如今的官职没什么好留恋,盛京也没什么好留恋的,既然没什么留恋的,何不顺着女儿,一家子往青州去。 沈月绮心里倒是有些舍不得,尤其舍不得刚刚回到盛京的沈家人,但对即将开始的新的生活更向往,与沈家人惜别的她脸上带着伤感,眼底却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臭着脸,心情真的很不好的是雨晴,她是钟仐托付给钟珥的。因为钟初晴,钟家姑娘的名声大受影响,就连已经被分出来的隔房姑娘也不例外。晚晴还好,年纪小不说,还有一群出身高贵的同窗师姐,等到她谈婚论嫁的时候,初晴造成的不良影响也该成为故纸堆了。但是雨晴就不一样了……性子不好、没甚优点,还有个不着调的亲娘,将她送走,离开盛京这个圈子,过几年再接回来是不错的选择。 “时辰到,该启程了!”一直盯着时辰的提醒了一句,还在话别的人辞别亲友,上车的上车,上马的上马。俞泉亲手前来俞振霄的爱马,将缰绳递到俞振霄手上。 “多谢父亲!”俞振霄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 “与为父的这般客气作甚!”俞泉笑了,郑重的拍拍俞振霄的肩头,道:“为父作为儿子和丈夫,缺席的时间太久太久了,这以后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留在盛京和雍西,青州就交给你了!” “父亲放心,儿子一定为您守好青州,守好安教!”俞振霄郑重的点头。 “你做事我当然放心,不过,你不是为我守好青州和安教,是为你自己!”俞泉又拍了拍他,道:“能够活着回到盛京,在父亲跟前尽孝,陪盈袖终老,看着念念长大嫁人……前生所有的遗憾都没了!” 这话……俞振霄浑身一震! 俞泉又笑了,郑重的道:“平安,此生有子如此,为父值了!” “能有父亲这句话,儿子也值了!” 《全书完》

章节目录

郎君,入瓮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油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油灯并收藏郎君,入瓮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