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将军,好听的保证话,我这会儿就不跟你多说了。说得再好听,也不如以后做得好看不是吗?” 顾明卿的话很对程毅安的胃口。 程毅安最讨厌那些酸不拉几的文人,说得可真是比谁都好听,可结果等他们做,他真是不想说什么了,完全没眼看啊! 唐家这行事真是对程毅安的胃口,也让程毅安喜欢。 “我只问程将军一句,你可相信我们夫妇的人品,还有唐家的门风是否相信。仁轩是我相公和我亲手教出来的。别的不敢说,可有一点我绝对能保证。仁轩会跟他的父亲一样,是一个疼爱妻子的好男人。” 程毅安一怔,紧紧盯着顾明卿。 程毅安的行为其实是有些无礼了,可顾明卿没说什么,任由程毅安打量着。 好一会儿,程毅安才收回视线,郑重道,“我为方才的话为唐夫人道歉。我方才的话的确是折辱唐家了。唐大人和唐夫人是什么样的,我心里该清楚,不该问出如此无礼的话。” 顾明卿笑了,一下子驱散了空气里弥漫着的尴尬气氛,“程将军这说的是什么话。都是为人父母的,我能不理解程将军疼爱女儿的心吗?程将军谨慎也是应该的。” “这婚事,我是很满意。但是不瞒唐夫人,我想回去问问茉莉那孩子。虽说婚姻大事,讲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我还是想问问孩子是什么想法。”程毅安有些不好意思道。 顾明卿点头,“这是应当的。” 程毅安回去后,立即跟程茉莉说起这婚事。 程茉莉没一下子说同意,也没一下子说不同意,只是提出想单独见一见唐仁轩。 程毅安将程茉莉的请求转给顾明卿。 顾明卿挑挑眉,姑娘是够有主见的。 顾明卿没反对,就在唐家,安排唐仁轩和程茉莉见一面。 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也不长,不到半个时辰。 第二日,程家就回了话,说是同意这门婚事。 定了亲后,唐仁轩还是该如何就如何,不过他也不是完全的榆木脑袋,偶尔在街上看到什么好东西,觉得适合送给程茉莉的,他都会买下来,然后亲自送去程家。 对于唐仁轩和程茉莉定亲,大多数人都十分的不可置信! 京城那么多好姑娘,出生比程茉莉好的,一抓一大把;相貌比程茉莉好的,更是一抓一大把。 谁能想到唐家哪个都没看中,竟然挑中了武夫的女儿。 那程茉莉,他们无论是横看竖看,都没看出那程茉莉到底有什么好的。 不少人私下里暗戳戳议论,觉得以后顾明卿一定会后悔!放着真正的名门千金不选,反而选个武夫家的野丫头,以后有的他们哭了! 顾明卿不知道那些人的想法,自顾自地过着小日子。 转眼,燕锦登基一年过去了。 一年后,程茉莉嫁进了唐家,成为了唐仁轩的妻子,唐瑾睿和顾明卿的儿媳妇。 顾明卿不是喜欢揽权的婆婆,更不是那磋磨儿媳妇的恶婆婆。 顾明卿带着程茉莉管家,看看程茉莉是不是能管好唐家的中馈。 顾明卿的确没有看错程茉莉,她跟那老嬷嬷学了很多,管家理事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一开始,程茉莉还有些手忙脚乱,有些做得不到的地方。 可是经过顾明卿的指点,程茉莉一下子就上手了。 过了大半年,顾明卿确定程茉莉可以了,便彻底放手,将唐家的中馈完全交给程茉莉。 程茉莉却有些紧张,“娘,我才学习没多久。要不还是让我继续跟在您身边多学习一段时间好了。我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顾明卿笑着道,“你太谦虚了。你做得如何,我全都看在眼里。你已经有能力管好唐家了。别害怕,就是真的遇到什么为难的,或者做得不到的地方。我会在一旁看着的。况且谁能不犯错,我也犯过错。” 程茉莉就这样接手了唐家的中馈。 顾明卿则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周氏,还有关心孩子,以及出嫁的女儿。 燕锦自登基后,便对太子燕建忠十分信重。 可是当皇子的怎么可能会没有野心呢? 渐渐的,燕锦的那些皇子就开始不安分了,小动作频频。 其中动作最大,最爱冒头的就是二皇子燕建行,他因为是燕锦第二个儿子,也挺得燕锦的宠爱。 不止如此,燕建行的母亲还生了燕锦的长女,因此他们母子在燕锦的心里的确是有地位的。 不过燕锦为了保证洛歆妍和燕建忠的地位,只是封了燕建行的母亲为谨嫔。 这个谨嫔就不能不叫人深思了。 谨不就是谨慎,小心的意思吗? 燕锦是希望谨嫔一行人不要行差就错,能一直小心谨慎,安安分分吗? 这些都是顾明卿猜的,也不知到底有没有猜对。 燕建行冒头了,开始在朝堂上大肆拉拢朝臣,他还时不时针对作为太子的燕建忠,就连谨嫔也在后宫开始挑衅洛歆妍。 燕建行也早就娶妻了,只是他嫌弃自己的妻子身份太低,转而看中了花阁老的嫡亲孙女,也就是花大夫人的宝贝女儿。 话说花大夫人的宝贝女儿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到现在都没嫁人呢? 原来是花大夫人自从被顾明卿暗地里拒妻后,心里就一直愤愤不平,非要找到个比唐仁轩好上百倍千倍的女婿不可! 花大夫人早就把女儿养得骄纵不已,她那女儿也是眼高于顶的,知道自己被唐家拒绝了,也是铆足了劲儿非要挑个比唐仁轩好的。 这一来二去的耽误了。 如今燕建行就看中了花大夫人的宝贝女儿。 那燕建行的原配妻子该怎么办? 燕建行要贬妻为妾,理由也是现成的!谁让她进门那么多年,只生下了一个女儿,他还允她当侧妃,他简直是太善良太大方了! 燕建行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竟然真的跑去兴冲冲地去跟燕锦说。 谨嫔也去找了燕锦吹枕头风。 当时,燕锦没对燕建行和谨嫔有任何表示,连个眼神都没个他们。 燕建行和谨嫔的心里忽然有些惴惴的,总觉得有些看不懂燕锦了。 第二日,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燕锦痛斥燕建行狼子野心,行为不端,贬妻为妾。更说燕建行身上流着马夫的下贱之血,竟还敢妄想储君之位,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下贱!下贱!下贱! 顾明卿事后从别人的嘴里听到燕锦的原话,都有些愣怔。 燕锦真是将燕建行给贬到泥地了,竟说他下贱!?这对一个皇子来说,怕是比死还要痛苦的事吧。 燕建行的生母谨嫔的祖父的确是个马夫,后来生了儿子,竟是个会读书的,后来又考中了举人。谨嫔的娘家这才改头换面,勉强成了读书人家。 燕锦骂完了燕建行还不止,还下旨申斥谨嫔出生卑贱,目无尊上,愚蠢至极,不堪为嫔,直接将谨嫔降为才人。 至于燕建行,燕锦事后将他圈进在府里。 燕建行如今还住在皇宫,因为燕锦还没给儿子封爵。 燕锦随便封了燕建行一个辅国公的爵位,又弄了个宅子,随意吩咐人修了修,便将燕建行一家都圈进去了。 燕锦还让燕建行如愿以偿了,花大夫人的宝贝女儿被燕锦指给燕建行当了贵妾。 花大夫人在花家痛哭不已,求花阁老让皇上收回成命。 花阁老都懒得理会花大夫人。 花大夫人背着花阁老跟燕建行牵线,这事,花阁老是一点也不知道。 现在事情出来了,闹出这样的丑闻,花阁老能怎么办?燕锦已经下了圣旨了! 燕锦在处理完燕建行等人后,第一件做的事,是找唐瑾睿和楚浩然喝酒。 主要是燕锦一个人在喝,唐瑾睿和楚浩然就在一旁看着。 唐瑾睿见燕锦一杯一杯酒下肚,中间几乎就没有间隔,不由劝道,“皇上,空腹吃酒,伤身子。您还是别喝了。” 燕锦端着酒杯的手一顿,紧接着还是将酒杯放到嘴边,仰头一饮而尽。 燕锦喝完这一杯后,不再喝了,单只手放在桌上,撑着脑袋,双眸迷离,“师兄,唐爱卿,你们说朕是不是太狠了。朕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如此绝情狠辣,朕是不是不配当一个父亲?” 这话让唐瑾睿和楚浩然怎么接?两人一时间都沉默了。 还是楚浩然仗着跟燕锦的关系更亲密一点,忍不住道,“皇上,大皇子有野心,觊觎储位,这的确有罪。皇上您要惩罚大皇子,这也是他该受的。只是——只是您的那话是不是太狠了一点,说大皇子的身体里留着马夫的下贱之血,这——” 要说燕建行被燕锦打压得那么惨,可他最耿耿于怀的还是燕锦的那句他身上留着马夫的下贱之血,最让他难堪,甚至让他想死。 听说燕建行如今在府里日日饮酒,喝得酩酊大醉。 燕建行喝醉后,就在那儿哭骂,说他的生母既然身份卑贱,是马夫后代,燕锦为何要纳她为妾,为何要生下他! 唐瑾睿震惊地看了眼楚浩然,心道,他可真是敢说啊。 不过唐瑾睿不能不承认,他觉得楚浩然的话蛮有道理的,惩罚肯定是要惩罚,可是那话真的是太过份了。 一个父亲能给予一个儿子多大的伤害,怕是没有人能想得到。 燕锦是完全否决了燕建行。 燕建行睁开眼睛,懒懒看了眼楚浩然,忽地笑了,“师兄,你的胆子可真是大啊。居然敢指责朕!?” 楚浩然忙要起身请罪,“臣——” 燕锦伸出手放到楚浩然的肩膀上,将他按下去,“别起来行礼,今儿个,别把朕当皇帝,把朕当师弟。师兄,你说什么都成。” “臣有罪。臣方才的话放肆了。” 燕锦摇头,“你没放肆。其实这话不止是你在想,唐爱卿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 唐瑾睿的表情顿时变得尴尬起来,他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燕锦也不需要唐瑾睿的回答,“朕也知道自己的话很过分,哪怕朕直接给行儿一刀子,也好过对他说那些话。朕知道那些话很伤人,可朕——” 燕锦说着,朦胧的双眼里竟隐隐有泪光闪烁。 唐瑾睿心里一动,“皇上——” 燕锦继续说道,“可是朕必须得这么做!朕要杀鸡儆猴!朕要让所有的儿子知道,太子是储君,他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朕不允许任何人觊觎太子之位!谁都不可以! 朕受过的苦,绝对不会让忠儿再受一次!绝对不会!还有朕的其他儿子,他们以为储位之争是说着玩儿的吗?看看朕的兄弟们啊,除了几个小的,还没来得及长大掺和进去。 前面几个不都一个个折进去了,一个好下场都没有。是了,三弟的下场是最好的,好歹是被圈进在自己的府里,可比宗人府要大多了。” 燕锦说着,抬起头,燕锦睁得大大的,似乎是要控制眼底闪涌的泪意,让它别落下,“朕是一个父亲,所以想保全所有的孩子。朕其实给过行儿机会的。朕提醒过他很多次,拿话敲打过,可他还是——” 唐瑾睿叹道,“皇上用心良苦,一片慈父之心啊。” “慈父之心?恐怕在他的心里,朕是天底下最残忍的父亲了。”燕锦嗤笑出声,很快又道,“罢了,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朕已经做了决定,就不会改变。” 唐瑾睿低声道,“皇上其实可以跟大皇子好生说说,相信大皇子会理解您的苦心的。” 燕锦断然拒绝,“不!既然要杀鸡儆猴,这鸡若是杀得不狠一点,那些猴子又如何会乖?” 唐瑾睿见燕锦下定了决心,便不再多说什么。 “朕不会变得跟父皇一样,绝对不会!朕永远不会走上跟父皇一样的路,忠儿永远不会落到朕曾经那样被悲惨的境地。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燕锦似是醉了,头一落,靠在桌上。 唐瑾睿听着燕锦的话,心里一动。 唐瑾睿回去后,将燕锦的话都跟顾明卿说了。 顾明卿听完后,长长一叹,“皇上能做到这份儿上,我真是不能不说一句太够了。皇上对皇后和太子的心真的是令人动容。难怪相公你之前跟我说皇上是不会变的。” “皇上除了是为了皇后和太子后,还有怕是因为先帝的原因。皇上最后醉倒的时候,不停说着,他不会变得跟先帝一样,太子也不会落到他曾经的境地。” 顾明卿挑挑眉,心道这算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吗?因为有正清帝对燕锦的苛待刻薄。因此燕锦引以为戒,绝对不允许自己成为正清帝那样的人。 “娘子,我觉得皇上很苦。皇上还是挺爱大皇子这个儿子的。只是——” “可要不是大皇子生了野心,做了不该做的事,他也不会——”大皇子的错叫错吗?未必吧。生在皇家,离那个位置那么近,谁的心里会不起一点想法。 不过不能不承认的是燕锦的行为的确能断绝不少人的野心,要是燕锦一直能如此的话,他的儿子怕是都能有不错的结局。 就是现在正被圈禁的燕建行,等到燕建忠登基后,为了彰显仁义,或者是这样那样的原因,他怕是会将燕建行从府里放出来。 顾明卿是真的希望燕锦能始终如一,一直不变,那样洛歆妍和燕建忠的日子就好过了。 燕建忠私下里还去劝过燕锦,让他对燕建行网开一面。 无论燕建忠是真的那么想,还只是做样子,他做得都够多了。 只是燕锦却郎心似铁,任谁说情,都没有动摇。 ------题外话------ 明天新文《腹黑首辅的心尖宠》开更了!没收藏的亲们都去收藏一个吧!(づ ̄ 3 ̄)づ

章节目录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凌七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七七并收藏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