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匆匆,转眼五年一闪而过。 在这五年里,唐诗雨为苏正博生下了一儿一女。 唐仁轩也迎娶了程茉莉,如今程茉莉也为他生下了一子。 顾明卿把唐家的事都抛给了程茉莉,她乐得清闲,日子过得悠闲舒服。 顾明卿除乐陪伴周氏外,还会跟冷梦凝,巧巧或者是蓝氏(楚浩然的妻子)外出游玩逛街,亦或是邀请两人,亦或是三人一起。 顾明卿的脸上几乎看不出丝毫的老态,除了她乐于保养,最重要的是她的心态好,心情愉悦。 唐瑾睿这些年很忙。 燕锦想要大晋富强,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他还进行了不少的改革。 凡是改革,就会触犯不少人的利益,因此想将事情推行下去,就有不少的阻力。 内阁里,首辅苏阁老年纪大了,而他本身就不喜欢这种大刀阔斧的改革,所以他保持沉默,其实也就是隐隐表示他的不赞同。 次辅花阁老更是保守派,直接开口拒绝,甚至隐隐有些指责燕锦异想天开,想得太多了。 接下来的就是唐瑾睿了,他是完全站在燕锦一边,赞同燕锦的。 唐瑾睿前头本来还有个李阁老,只是那李阁老一次受风,身子眼看着不行了,于是就这么退下来了,于是唐瑾睿就往前进了一步。内阁也重新进了一人。 进来的这阁老完全就是靠着资历上来的,一般就是哪边势力强,他就选择站在哪边,毫无自己的主见。 内阁的阁老大多尚且都是不赞同燕锦的态度,更别提文武百官了。 可是燕锦就是有一股执拗劲儿,他想做什么就一定要成功,绝不罢休!唐瑾睿也咬牙跟着燕锦,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也不退缩。 在这样的情况下,燕锦和唐瑾睿之间的君臣之义更深厚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燕锦想做的事情就是一开始没能成功,可是这些年下来,他也都做成了。 事实证明燕锦的决定是正确的! 大晋的江山在燕锦的手里比以往都要富强,一年的赋税比之以往还增了一成!要知道这是在燕锦并没有增赋税的情况下,增的一成,可见这有多么难得! 顾明卿发现唐瑾睿这些年一点也不见老,人真的是需要有事情做,心里存着想头,这样生活才有冲劲儿,干劲儿。 虽然唐瑾睿这些年时不时忙到半夜,有时候一天只能睡个两个时辰,但他每天都是精神奕奕的,活得很有奔头。 看着这样的唐瑾睿,顾明卿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士为知己者死”这六个字。 从一开始,唐瑾睿看好的就是燕锦,那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变过。 也亏得唐瑾睿一直没有变过,他如今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也等来了他一直期盼的盛世明君。 唐宇轩如今也是翩翩少年郎了。 要说唐瑾睿和顾明卿的孩子里,长得最好的其实是唐宇轩,只是他总是一副没有睡醒,懒懒散散,瞧着很没有精神的样子。 不过说实在的,这样的唐宇轩越长大,身上就越透着一股子懒散随意,还挺吸引人的。 起码比唐仁轩那样方正的更吸引小姑娘的目光。 反正就顾明卿知道的,暗地里喜欢唐宇轩的小姑娘可是不少,来唐家提亲的人同样不少。 顾明卿一时间没挑到合心意,又问唐宇轩自己的意思,他也表明先有了功名再说亲事,这些事情都先缓一缓,不急。 如今的唐宇轩身上便有举人功名,他正是要参加这一次的会试。 唐宇轩还有些紧张,吃饭的时候,连他最不喜欢的青椒都夹了好多次放进嘴里。 唐宇轩咬了几下,尝出味道不对,顿时一脸苦色,但是当着一家人的面,自己夹的青椒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了。 顾明卿也找了个时间跟唐宇轩说话,“宇轩,马上要会试了,你这心态有些不对啊,太紧张了。” 唐宇轩的脸一下子垮了,“娘,我怎么能不紧张啊。爹和哥哥都是一次就中了。我这次要是不过,那该多丢脸。那些人一定会说我拖了唐家的后腿,我才不要这样呢。” 顾明卿好笑地摸了摸唐宇轩的脑袋。 唐宇轩一愣,自从长大后,顾明卿就很少有这样摸他脑袋的举动了,不过这滋味儿还是挺不错的,他喜欢。 顾明卿笑着道,“你有什么拖后腿的?你爹是你爹,你哥哥是你哥哥,别总是跟他们比。你看看你那么年轻就中了举人,这一点已经不知道比多少人强了。要知道多少人在秀才上蹉跎了一辈子,就是没能高中举人,这也是他们一辈子的遗憾。” 唐宇轩奇道,“娘,我真没想到你会对我说这样的话啊。可之前你怎么总是拿话敲打我,让我不要拖唐家的后腿什么什么。” 顾明卿没好气地拍了下唐宇轩的肩膀,后者故意做出龇牙咧嘴的表情,表示他被顾明卿给打痛了。 顾明卿很清楚自己没用多少力气,因此一点也不会同情唐宇轩,“别做出这么一副表情啊。你痛不痛的,我能不知道。你性子本就懒散,要是我平时不再敦促你,让你努力用功,你会认真读书? 宇轩,你都努力用功了那么多年。如今也该对自己有点信心了。考中了自然是好,哪怕是考不中,你努力过了。你爹和我也将你的努力都看在眼里,自然不会怪你。 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爹和你哥哥也说了,你的水准已经到了,只要正常发挥,肯定能考中的。你可别因为太紧张,导致发挥不好,然后没——那你到时候可真是没地儿哭了。” 唐宇轩努努嘴,“我不紧张。“ 顾明卿好笑道,“你不紧张啊?那吃饭的时候怎么尽夹青椒放嘴里?你平时可是最讨厌吃青椒的。什么时候改了口味啊?” 唐宇轩的脸倏地红了,隐隐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强撑着道,“我突然发现青椒的味道也是不错的,所以忽然间就喜欢吃了。” “哦——”顾明卿意味深长道,“原来你喜欢吃青椒了啊。那行,以后每顿我都吩咐厨房给你准备青椒。宇轩记得天天吃啊。” 唐宇轩的脸倏地拉了下来,表情就跟吃了黄连似的,他一点都不喜欢吃青椒啊! 顾明卿也就是逗逗唐宇轩,哪里会真的那么做。 顾明卿接下来特地欧嘱咐程茉莉,以后每餐多准备些唐宇轩喜欢吃的菜色。 唐宇轩看着桌上那些他喜欢吃的菜,顿时笑得合不拢嘴,他就知道他娘最疼他了。 唐宇轩经过顾明卿的一番开导,心里的紧张消失了一大半,反正他还年轻,就是这一次考不中,下一次再考也是一样的。 怀着这样的心态,唐宇轩去参加会试了! 唐宇轩参加会试时,有些倒霉,他居然被安排到了臭号! 要知道无论是唐瑾睿还是唐仁轩参加考试时,可从没有被安排到臭号过啊! 唐宇轩这也真是成了唐家人中的第一个了! 唐宇轩考完会试出来,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看得人很是有些担心。 唐宇轩见家人都紧张地盯着他,心里一暖,可想起这些日子受到的折磨,脸上还是扯不出笑来,“我太倒霉了,我竟然被分到了臭号!幸好天气不热。可就是天气不热,可在臭号,那味道真是——” 唐宇轩一时间好想为自己唱一把“小白菜,地里黄——” 唐仁轩对唐宇轩也是充满了同情,劝道,“这一次运气不好,下一次再参加就是了。总不会次次都这般倒霉,每一次都被分到臭号吧,没这样的事。” 穿着天蓝色绣折枝花褙子的程茉莉也道,“二弟就别难过了。你还年轻,多的是机会呢。” 唐诗雨更是道,“弟弟,你那么年轻就是举人了,简直就是少年英才,多少人佩服你啊。一次失利,你别放在心上,一直耿耿于怀,免得伤了身子。” 唐宇轩一脸莫名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这次会不中了?” 顾明卿挑眉道,“你这样子可不像是考好啊。” 唐宇轩努努嘴,“我虽然被分到了臭号,好几天都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的。但是我发挥得还不错,那些题目我都会。我就是难受自己被臭号折磨了那么多天。 还有,这次我要是没有被分到臭号,我相信自己能发挥得更好。“ 唐宇轩的脸上满是可惜之色。 唐诗雨没好气地拍了下唐宇轩,“浪费我感情,亏得我还担心你,说了那么多好话安慰你呢!” 唐宇轩来了精神,挤眉弄眼道,“我说姐,原来在你心里,我是少年英才啊!啧啧——那你平时还那么一副看不上我的表情。都说女人会演戏,看来这话不假。其实姐你要是敬佩我,根本不用藏着掖着,只管露出来就是,你弟弟我受得住的。” 唐诗雨的手有些痒,要不是还记着唐宇轩接下来还要参加殿试,她怕是真的要好好拧拧唐宇轩的耳朵了。 顾明卿看着几个孩子这副样子,不禁笑着摇头,这一个个的啊—— 会试的成绩出来后,唐宇轩果然中了,名次还挺靠前,竟然中了个第十二名! 顾明卿发现唐宇轩在知道自己的成绩后,眼底闪过一丝喜色,但还是忍不住道,“要不是被分到了臭号,我一定能靠得更好!” 顾明卿道,“是是是!娘知道你最棒了,还有殿试呢,赶紧去读书。殿试考个好成绩,让娘好生骄傲骄傲。” 唐瑾睿私下里也同顾明卿道,“宇轩这次要是没被分到臭号的话,他的成绩的确会比现在更好。这次他的确是可惜了。” “哪来那么多可惜的。这考试座位安排到哪里,谁能知道呢。只能说宇轩太背了。“顾明卿倒是看开了。主要是看不开也没什么办法,事情都发生了不是。 接下来的日子,唐宇轩便拿出十二万分的精神头读书复习,打算在殿试上考取一个惊人的好成绩! 很快,就到了殿试的日子。 题目还是燕锦亲自出的,不是别的,仍然是问关于民生问题。 这些年,大家都有些习惯了,知道咱们这位帝王,最喜欢的就是这些民生务实的问题,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了。 既然燕锦喜欢,那大家除了努力学,还能如何? 殿试成绩很快出来,唐宇轩被当众点了探花! 燕锦事后跟唐瑾睿说,看着站在大殿上的唐宇轩,就让他想起了年轻时候的唐瑾睿,他们父子可真不是一点的像啊! 再加上这次考生的年龄总体偏大,唐宇轩那么个年轻的在其中就颇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了。 探花不就是要相貌俊美年轻吗?唐宇轩非常符合要求。 顾明卿也高兴,“咱们唐家可是一门两探花,一状元,让多少人羡慕啊!” 唐宇轩高中探花后,自己也高兴得不行,“娘,那都是您教得好。要不我和哥哥哪里能有这样的好成绩。” “嘴巴够甜的啊。以后还是多哄哄你未来娘子吧。如今你考中了功名,你的亲事娘得给你操持起来了。” 唐宇轩中了探花,按照惯例是要去翰林院。 唐仁轩之前中了状元,也是在翰林院呆了两年后,便被唐瑾睿扔到了户部学了一年,接着又扔到吏部学了一年,然后再...... 总之,唐瑾睿是让唐仁轩把六部都混了个遍,最后才让唐仁轩定在了户部。 顾明卿戏谑道,“相公,你这是让仁轩子承父业?你当初就是户部尚书啊。” 接着,顾明卿奇怪道,“相公,既然你早就打算让仁轩进户部,为何要让他将六部都转了个遍?没这个必要吧。” “谁说没这个必要。其实六部互有联系,仁轩年轻,让他在六部多历练历练,这对他是有好处的。” 这点,顾明卿很是赞同。 顾明卿问道,“那宇轩呢?相公你对宇轩是个什么想法?打算让宇轩以后跟仁轩一样,也去六部混个遍?” 唐瑾睿摇头,“不。我想把宇轩放到大理寺。” 顾明卿惊讶道,“大理寺?相公你怎么就动了把宇轩放到大理寺的想法?宇轩像是破案人才吗?” 唐瑾睿道,“宇轩喜欢看那些破案的话本子。宇轩自己还写过,我看了。” 唐宇轩的确是写过话本子,这事顾明卿知道,而且她还看过一点。 不能否认的是,唐宇轩写的话本子还挺成功,在京城卖的很好。 不过唐宇轩也就写了两本就封了笔不写了,这让不少人十分遗憾。 “相公你就是从宇轩喜欢写破案的话本子,所以觉得宇轩适合在大理寺当官?那怎么不让他去刑部?” 唐瑾睿回答,“宇轩对大理寺更感兴趣一点。对刑部就有些——” “还是问问宇轩吧。我希望孩子就是进了官场,也能去他们想去的地儿。”唐仁轩去户部前,顾明卿就问过他,唐仁轩给顾明卿的回答是他很喜欢户部,很想走他父亲曾经走过的路。 唐瑾睿也不反对,“行啊。” 顾明卿接下来还挺忙的,忙着给唐宇轩挑妻子。 唐宇轩对这事倒是不怎么伤心,全都交给顾明卿,还说他很相信顾明卿的眼光,只要顾明卿说好的,那就一定是好的。 顾明卿知道后,不由对唐仁轩道,“你们兄弟俩可真是一模一样,半点差也没有。” 燕锦在得知唐家在挑次子媳妇,不由对唐瑾睿道,“爱卿,不如咱们两家结个亲家如何?你看朕的端惠公主如何?” 端惠公主生母早逝,所以被放到了洛歆妍的膝下抚养。 端惠公主只比唐宇轩小一岁,相貌出众,活泼伶俐,很得燕锦的宠爱,就是洛歆妍和燕建忠对端惠公主也很是喜爱。 唐瑾睿一愣。 燕锦难得看到唐瑾睿这傻乎乎的模样,不禁笑道,“爱卿愣着做什么?莫非是不愿意跟朕当亲家?还是看不上朕的端惠公主?” 唐瑾睿回过神,倒是没有惶恐不安,跟燕锦多年君臣,他还是能摸得准燕锦高兴还是不高兴,这会儿的燕锦并没有动怒,也就是那么一说罢了。 “皇上的公主自然是极好的。臣自然是满意公主的。只是臣得回去同夫人商量一下,才能给皇上回复。” “也行,早点给朕一个答复。” 顾明卿这里正忙着找次子媳妇,谁知天上就掉下来一个。 对端惠公主,顾明卿并不陌生,这些年她时常进宫看洛歆妍,十次里有七八次能遇到端惠公主。 “端惠公主的确不错。”虽说是公主,但是为人并不傲气,但是也不缺公主的威仪。 洛歆妍可能是因为没有女儿,端惠公主养在她的膝下,她还真是养出感情了,所以是真的认真教导端惠公主。端惠公主可不是什么小白,当家主母该懂得,她全都懂。 本朝对驸马也并不严厉,并没有什么当了驸马就不能参与朝政的规矩。 这么一想,顾明卿觉得这门亲事很是可行。 顾明卿又私下里问了一下唐宇轩,他愿不愿意娶端惠公主。 唐宇轩挑挑眉,“娶公主啊?那公主脾气不差吧,我娶的是妻子,可不是母老虎啊。” “这点你放心。端惠公主不是那等不识大体的。娘见过端惠公主,性子是极好的。之前是没想过让你尚公主,这会儿皇上提起来,我是真心觉得这婚事不错。” 唐宇轩立即道,“既然娘说这婚事好,那这婚事自然是极好的。那就这样吧。” 燕锦这里得了唐家的回复,很是高兴地下了圣旨赐婚。 因为宠爱端惠公主,再加上看中唐家,燕锦给端惠公主的嫁妆又丰厚了两成。 洛歆妍膝下也就养了端惠公主一个,对端惠公主也很是看中,私底下又补贴了不少。 端惠公主嫁给唐宇轩那一日,真真是十里红妆,热闹非凡。 婚后,唐宇轩和端惠公主真可以说是过得十分融洽和睦,夫妻两个好得简直能用蜜里调油来形容。 顾明卿和唐瑾睿都有些惊讶。 唐宇轩很自豪地对他们说,“爹,娘,原来公主是我的书迷!我写的两部话本子,公主喜欢得不得了。” 唐宇轩还记得在端惠公主知道他是那两本话本子的作者后,那副震惊,继而崇拜不已的表情。 唐宇轩作为男人,当然是喜欢女人对他的崇拜仰望了。尤其是那女人还是他的妻子,那感觉就更棒! 端惠公主对唐宇轩有小小的抱怨,那就是唐宇轩怎么就不继续写了呢!她可是一直盼望唐宇轩能多写点,让她看个够。 唐宇轩立即道,既然端惠公主喜欢,那他就继续写。 端惠公主觉得唐宇轩太好了,就因为她喜欢就要继续写,这不是真爱又是什么?除了真爱没有其他解释了。 因此唐宇轩和端惠公主这对小夫妻的感情真真是一日千里,蜜里调油,你侬我侬,羡煞旁人啊! 唐宇轩和端惠公主过得好,顾明卿也就放心了。 接着朝中出了一件大事,花阁老的长子作为钦差赈灾,既然敢联同当地官员贪污赈灾款项,导致无数灾民没能及时得到妥善的安排,以至于民怨四起,甚至起了动乱。 燕锦大怒! 花阁老为了保全长子,只能辞官。 燕锦假意留了花阁老一下,见花阁老坚持如此,他也不再多说什么,点头同意了。 花阁老一辞官,唐瑾睿在内阁又进了一步,成了次辅。 苏阁老见状,对着身旁的苏劲松道,“我也没想到当年的哪个青涩小子竟能做到如今这一步。等我再出事,他便是首辅了。” 苏劲松忙道,“祖父您说什么呢。您怎么会出事呢。” “老了,最近越来越觉得身体不行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不行了。”苏阁老笑着摇头,“唐家这门亲结得很好。” 又是五年过去,苏阁老寿终正寝。 唐瑾睿自此成为首辅,做到了官之极致! 成了首辅的唐瑾睿仍然秉持着以前的行事作风,低调踏实,尽心尽力辅佐燕锦。 燕锦和唐瑾睿君臣相宜,共同为大晋的繁荣昌盛努力着。 二十年后,燕建忠早已步入中年,燕锦也算是老年人了,可他的身体精神瞧着都很好,像是能再干个二十年也不会觉得累。 燕锦从未表现出过一丝对燕建忠的猜疑,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皇后和太子的地位无可动摇! 这一日,燕锦在朝堂上突然宣布退位,由燕建忠登基为帝,而他退位为太上皇! 燕锦这一宣布真的是十分突然,谁都不知道!简直是往朝廷扔了个大雷。 燕建忠也震惊了,忙跪下求燕锦收回成命,燕锦只说他意已决,绝不会更改。 燕锦在位期间,大晋对内富足繁盛,官僚清明,对外打击大凉,十年前,燕锦御驾亲征,将大凉打了个狗血淋头。起码让大凉二十年内都得休养生息,再不能对大晋造成威胁。 燕锦在退位的一年前曾经下令修了一景名园,离皇宫不远。 有人以为这是燕锦要跟之前那些帝王一样,当明君当够了,想要享乐了,不少人都开始蠢蠢欲动。 谁知燕锦这园子是修来给自己养老的。 在燕锦退位后,唐瑾睿也想辞官。 燕锦拦住了他,“朕是当皇帝当得太累了,才不想当了。你的首辅当得好好的,为什么不做。” 唐瑾睿也老了,鬓边出现了银白的头发,苦笑道,“臣老了,也该退位让贤,享几天清福了。” “忠儿还需要你这样的老臣帮衬,再帮他几年吧。你跟朕不一样。”燕锦说着,那双布满细纹的眸子里含着令人看不懂的神色,“朕现在有些理解父皇了。坐在龙椅上,真的不是你想不猜忌谁,就能不猜忌的。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燕锦摸着他花白的鬓发,神色复杂道,“尤其是看着自己一天一天老了,儿子却龙马精神,有着自己最羡慕的年轻,而且距离自己的位置那么近。真的,想不猜疑,想没疑心,这真的太难了。” 唐瑾睿动容道,“那皇上为何——” “因为朕说过,朕不想当父皇那样的人啊。朕不想让忠儿走朕之前走过的路啊。朕也怕有朝一日,朕会控制不住自己,会成为跟父皇一样的人。趁着朕还能控制自己,趁着朕自己还清醒,退位对朕来说是才是最好的选择。免得走到父不父,子不子的地步。那对忠儿太残忍了。” 唐瑾睿叹道,“皇上是个好父亲,也是一名好帝王。” 燕锦看了眼唐瑾睿,“朕真的是一名好帝王吗?“ 唐瑾睿正色道,“您自然是一名好帝王,您在位期间,从未奢侈铺张过。如今的大晋吏治清明,百姓富足,安居乐业。对外,皇上更是完成了一直以来的夙愿,狠狠将大凉人打趴下,让他们起码几十年内再无力进犯大晋。 如今更是为了避免以后父子猜忌,主动让位。皇上堪称千古明君。臣何其有幸,能一早就遇上皇上,追随皇上。这真的是臣的幸运。” 燕锦笑了,“爱卿啊爱卿,咱们君臣那么多年,你可真的从未对朕说过那么好听的话啊。不过你的这些话,朕爱听。” “臣说的都是实话,是肺腑之言。” 燕锦挑眉道,“以前怎么没跟朕说过呢?” “若是之前就跟皇上说,那臣岂不是成了只会拍马屁的佞臣了?” 燕锦好笑道,“朕如今成了太上皇,你这些话倒是能毫无顾忌地跟朕说了?” 燕建忠登基后,朝事遇到什么大事,皆会去询问燕锦,只是燕锦通通没理会。 燕锦是真的做到了退位就退位,只在景名园养老,朝堂大事一律交到燕建忠的手里。 燕建忠也没有让燕锦失望,不说让大晋在他的手里更加好,但是起码做到了没退步,这便不错了。 又是五年过去,燕锦去世,他是含笑而去。 同年,周氏也去世了。 周氏去世前,唐家已经是五代同堂,看着围在她床前的子孙,她满眼欣慰,她对唐瑾睿和顾明卿道,“娘不枉此生啊!” 周氏去世后,燕建忠亲自来唐家祭拜。 唐瑾睿在周氏去世后,坚持丁忧,燕建忠再三挽留也没能留住人。 周氏的遗言是要跟唐仁轩合葬。 唐瑾睿和顾明卿打算带着周氏的遗体回凌平县老家,自此他们也就留在凌平县终老。 唐仁轩和唐宇轩都很担心,“爹,娘,你们就留在京城吧。要不回了老家,我和弟弟又不在,万一——” 唐瑾睿打断他们的话,没好气道,“那么多下人在,你娘和我能出什么事?就是真的出事,也是我们大限到了,在不在京城,在不在你们眼前都一样。 你们就好好做官儿,要是有做得不好的,让我知道,我饶不了你们。” 顾明卿好笑地拍了下唐瑾睿的肩膀,“年纪越大,脾气倒是越大了,就会冲儿子发火。” 顾明卿接着对唐仁轩和唐宇轩道,“知道你们有孝心。可落叶归根,这辈子啊,我和你爹剩下的日子只想在老家过,守着你们爷奶的坟。你们要是得空了,就回老家看看我们。没空就算了。别再劝了,我跟你爹已经拿定了主意。” 唐仁轩和唐宇轩都请了假,送唐瑾睿和顾明卿回了老家。 最后是唐瑾睿把人给赶走的。 顾明卿将头搁在唐瑾睿的肩膀上,笑着道,“相公,这辈子,咱们还真是只有对方可以相互依靠。” 唐瑾睿伸手拍拍顾明卿的肩膀,柔声道,“这些年光忙着朝堂上的事,都没什么时间好好陪你。以后咱们的日子还很长,我会好好陪你。” “嗯。咱们以后的日子还很长。” ------题外话------ 文文到这里彻底结束了!没有番外了啊!谢谢亲们的一路支持陪伴,七七也知道自己这本文有这样或多或少的不足,但是总体而言,还是把自己想写都写了,没有遗憾了。历时一年,从没有一天断更,每天最少8000+。七七自认还是蛮勤奋滴。 愿在下本新文《腹黑首辅的心尖宠》咱们还能继续相会,不见不散。新文今日起也开始连载了。 最后在这里感恩每一个支持陪伴七七的亲们,千言万语化成一句,感谢你们(づ ̄ 3 ̄)づ

章节目录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凌七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七七并收藏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