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宝珠看着在角落里失魂落魄的刘翠娘,说道:“干娘,现在你知道我都是怎么对待我的敌人的了吧?今后多长点记性,若是我知道你又犯老毛病,下一个被吊起来千刀万剐的就是你,我可是说道做道的,到时候谁求情都没有用,听明白了吗?” “听……听明白了……唔……”刘翠娘瑟缩着身子,刚要哭出声来,被江宝珠一个冷眼,吓得又赶紧把拳头塞进嘴里堵上嘴。 江宝珠满意的看着刘翠娘此时的模样,忍不住叹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我给你荣耀脸面的时候,你把我好心当成驴肝肺,如今这一切,都是你自己作死,怪得了谁?” 说完,不在看刘翠娘这幅模样,让人把她送走了。 魂一很快的又回来了,人没有抓到,原来这王征等的时间长了,没有接到手下的消息,也没有等来刘翠娘,担心这两人出事,自己已经暴露了,就先一步逃了。 “倒是个狡猾的,不过逃了也好,他要是不逃,我们以什么名义向西夏出兵呢?” 江宝珠的眼底泛着冷光。 魂一等人感受到她身上的杀气,都识趣不不吱声。 藏在墙头后面看热闹的云瀚等人,看到这样的江宝珠,都忍不住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云老头,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好命,这种好苗子都成了你的徒弟!这女娃子,有个性,老夫很喜欢。” 云瀚得意的翘着胡子,“没办法,这都是命啊。” 气得其他三个人恨不得把他捶一顿。 第二日,天气晴好,万里无云。 一大早,江宝珠就被几个老夫人从床上给闹了起来,她看了一眼这几个目光幽幽的盯着她的老人家,心里十分好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要被送上桌的肉似的。 连老人家都起来了,她也不好意思再赖床,赵老夫人要服侍着她起来梳洗,江宝珠连忙摆手,她向来都是自己动手,再说了还有丫鬟,怎么也不能让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家给自己做这些。 赵老夫人却不依,“皇后娘娘,您就给民妇这个殊荣吧。” 周舒雅听到动静从外面走进来,笑着说道:“宝珠,你就别拒绝了,今儿之后,你的身份可就不一样了,她们经过今儿这一遭,可就是亲手服侍过皇后上花轿的人了。” 江宝珠真是哭笑不得,只得依了赵老夫人,等洗漱完之后,对她说了声谢谢,又让白芷等人拿出喜钱给赵老夫人高兴的脸上乐开了花,“老婆子我这辈子值了。” 几位老夫人各有分工,把江宝珠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收拾的服服帖贴的,蔡老夫人念着梳头歌给江宝珠梳头,吴文兰跟王月娇等人站在一边看着这么多礼道,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替宝珠紧张的不行,反观宝珠倒是没有什么事,就是时间久了头上的凤冠太重了,脖子有点受不了。 江天朗是家里的小主子,又是皇上亲封的临江王,今天打扮的特别稳重,走到哪里都是一股尊贵不可侵犯的气势,一双明亮的眸子不时的从众人身上扫过,若是有一点点不对劲,他能当即把人给卸了的架势,王霸之气尽显。 邹文涛全程跟着江天朗,不离左右,跟师兄一样全神戒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战场上。 董进一家帮着在外面招呼客人,蓝家兄弟也早早的来了,王甜甜不知道昨天的事,拉着江宝珠的手又哭又笑的,高兴与紧张的不断说着吉利的话儿,后来还是江宝珠受不了塞了一颗棒棒糖到她嘴里才总算给他堵上嘴。 等百里惊鸿迎亲的凤撵到了门口的时候,江宝珠的家里已经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按照乡间旧俗还有礼部的迎亲程序都走过一遍之后,百里惊鸿领着江宝珠拜天地,拜过了师父,以及江宝珠的几位“仙风道骨”的长辈之后,这才上了凤撵。 出门的时候,江宝珠嘴里被喂了一颗糖,这一路上直到出关津县城,江宝珠都不能说话,否则的话会不吉利。 可是这可丝毫难不住江宝珠,她完全可以用传音入密跟百里惊鸿交流。 把王征的事跟百里惊鸿说了一遍,顺带着郎中令提醒他的那件事,百里惊鸿听了,眉头一皱,“看来,又有不长眼的想要跟朕抢宝珠。” “好在你继位之后把朝中上下宫内宫外都清理了一遍,都这样了,那些人还能把触手伸进来,也是本事,不得不防备。” 而且,她总觉得这个王征不简单,听那犯人招供的供词,她心中有个猜测,只不过还没能证实。 倒是百里惊鸿这些年一直也在各国有密探,沉吟一会说道:“宝珠,你说他会不会也像你一样……” “极有可能。” 百里惊鸿轻笑一声,“这就有点意思了。” 江宝珠见他坏笑,忍不住道:“注意点形象,那可是东瀚的皇帝,这么笑像话吗?想个街头的小痞子似的!” 百里惊鸿听后笑的更厉害了。 赶路的时间,两人的心情都特别的愉快,直到…… 看着城门口黑压压跪在地上的一大群百姓,江宝珠的眼睛眯了眯,百里惊鸿眼中掠过一丝杀气。 竟然还有人敢在自己大婚迎新娘子的时候捣乱,坏自己好事,这种人,该死! 感受到百里惊鸿周身的杀气,江宝珠努努嘴,示意百里惊鸿淡定一些,“今日大婚,不宜见血,不然不吉利。就听听他们说什么好了。” 听江宝珠这么说,百里惊鸿才总算消了消火,没让城门喋血。 “皇上,这江宝珠是再嫁之妇,不配为后,请皇上圣裁,东瀚皇室,决不能有这样一个皇后……” 那人把江宝珠曾经嫁给王征的事一股脑的说出来,并多处诋毁江宝珠,引得无知的路人跟百姓一个劲的跟着瞎起哄,要求皇上废了江宝珠。 “一派胡言!”就在下面的人鼓动着无知的百姓起哄的时候,城门口突然响起一声爆喝,“江宝珠乃是我们北冥圣女,是北冥一族仅存的唯一的嫡系血脉,尊贵无比,挥手就能号令万兽臣服,岂容你们如此羞辱?”来人正是北冥剩下的几个长老。 大长老朗声道:“我北冥圣女几年前遭奸人暗算,被拐卖至此地,如今那两名犯人已经被擒。” 说完,大长老一扬手,佟放跟木凌波就提溜着两个人走了过来,正是把江宝珠卖掉的“父母”。 “我认识他们!他们就是卖到宝珠姐的父母!”王甜甜道。 “我也认识,就是这样两个人!” “他们怎么陪做我们圣女的父母?不过是两个贼子罢了。”佟大长老不屑的道,把事情解释明白之后,佟大长老将一份国书郑重的交给百里惊鸿,“既然我北冥圣女已经嫁入东瀚皇室,那我北冥一族理所应当也并入东瀚,从此,北冥一族就是东瀚的属国,请东瀚天子过目。若是东瀚天子肯收下国书,自此,北冥一族就为东瀚守门户。” 江宝珠没想到自己安排的人手根本都没有用上,北冥这些人来插一脚,还把她的身世给揭露了,看着朝她笑的一脸狡猾又欣慰的大长老等人,江宝珠一口气升起来又无奈的落下去,算了,一个身份不费一兵一卒换来一个北冥,倒是也值了,如此,朝中那些大臣若是再要拿什么身份说事,让她劝百里惊鸿广纳后宫嫔妃,她也又多了一个可以任性的资本。 百里惊鸿接到江宝珠的暗示,说道:“好!此后,东瀚北冥为一家。” “皇上圣明!” 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被魂卫抓了起来,百姓们听到这么大的好事,纷纷山呼万岁,把百里惊鸿跟江宝珠送出关津县城。 百里惊鸿坐在江宝珠身边,看着手中的北冥国书,然后揭开北冥国书后面的夹层,从里面拿出半份地图来,“这是……” 江宝珠看这这份地图熟悉,连忙从空间里把另外一份拿出来。 这是当初他在山神庙开宝箱得来的宝贝。 两张地图一拼起来,江宝珠跟百里惊鸿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这竟然是一份详细的各国地图,把各个国家都画的十分详细,还在某些地方特别标注了盐矿,铁矿,银矿,金矿…… 有了这份地图,东瀚一统天下的进程又向前迈了一大步。 “宝珠真是我的福星,北冥这块难啃的骨头,东瀚啃了几十年都没有啃下来,如今因为宝珠,不费一兵一卒就收服了北冥我东瀚又添了十几万雄兵强将,还得了这样的至宝!” “那可是,我可不是一般人,现在只是一个北冥而已,姑奶奶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一统天下。”江宝珠得意的拍着百里惊鸿的肩膀道。 百里惊鸿一把将人抱进怀里,“那我的小姑奶奶来说说,下一个,我们先收服谁?” 江宝珠白嫩的指尖在西夏的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百里惊鸿握住江宝珠的那只手,亲了亲,“朕都听皇后的。” 江宝珠挑眉笑,“这可不行,万一传出去,让大臣们都知道你是个耙耳朵,皇帝威严何在?” 百里惊鸿不以为意,“威严都是给外人的,在宝珠面前,朕只是宝珠的相公,谁敢不知趣的想要管朕的家务事,朕要他好看!” “哈哈!你这样简直就像个昏君!” “不怕,朕的皇后聪明也是一样的。” “你就不怕我一脚把你踢了,自己称王称霸?” “朕都是宝珠的,朕的皇位自然也是宝珠的,只要宝珠乐意,随意拿去。” “你想得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对朝中那些朝臣不耐烦了。” 百里惊鸿无奈,做皇帝的确没有做大将军快意。 “好了,瞧把你委屈的,你现在做的位子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我还等着你征服星辰大海,一统天下呢!” “好,那朕就一统天下,今后但凡是我东瀚长剑所指都是我东瀚疆土。” “哈哈哈,好!今后但凡是东瀚疆土,都要有我江宝珠的商铺!你打到哪里,我就把商路通到哪里,铺子开到哪里,莫家算什么?敢跟西夏人勾结,回去就连锅端了。” 说起来那王征还真是有本事,谁不好勾搭竟然勾搭上了莫家,难道这人就没有事先打听明白,她江宝珠早就看莫家不顺眼了吗? 这下倒好,直接连对莫家发难的把柄都送到她手上来了,哈哈! 想着上次随便在莫怀安的房间里哗啦了一下就顺手牵羊了那么多宝贝,也不知道整个莫家的财富将是如何的庞大? 反正至少,东瀚未来十年对外征战的军费是够了。 给百里惊鸿十年的时间,若是还扫不平各国,那这东瀚战神的名字可就是大大的打上一个折扣了。 “都听宝珠的。”百里惊鸿不知道江宝珠在想什么没事,将江宝珠搂得更紧了些,在江宝珠的耳边柔声说道。 “这话说了太多遍了,换个说法。”江宝珠摸摸被撩得发烫的耳朵,说道。 “那……都听皇后的。” “这个刚才也说了!” “都听娘子的。” “这个不错,相公,娘子这厢有礼了,余生,请多多指教。” “宝珠,深得朕心!” “……” 在凤撵旁伴驾的魂一等人听着江宝珠跟百里惊鸿的话,看着天边绮丽的霞光,都忍不住热血沸腾! 东瀚长剑所指,都是我东瀚疆土! 一幅波澜壮阔的长卷正在众人眼前徐徐展开……

章节目录

丑汉辣妻:寡妇空间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浅睡的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睡的小妖并收藏丑汉辣妻:寡妇空间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