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天妃策之嫡后难养全本免费阅读txt下载! “你口中所谓的魏瞻,人呢?”萧昀搁在膝盖上的那只手,手指用力捏紧,以此来控制情绪,吐字时语调保持得四平八稳。 周畅源道:“此人很明白他究竟是犯了何等重罪,就算将他带上公堂他也必定会矢口否认的。为了叫他无从狡辩,陛下是不是应该先把相干的一众人证寻来,一一问讯他们的口供。罪人知道周氏太后的身份非比寻常,也不敢随便攀诬。” 他看向已经被萧昀随手扔在桌案上的那叠纸张:“最后一页纸上是罪人整理出来的此案相关见证人的所有名录,定国公府被夺爵查抄之时,大部分的下人都被遣散了,最近罪人已经着人到周氏一门的老家将当年国公府的老管家夫妻带进了京城,陛下随时可以传见,另外名单上还有三名现居在胤京的三位老奴仆的地址……这事儿不能只听片面之词,为了公允起见,罪人建议陛下将他们也全部传唤到公堂上来。周家的旧仆,连同名单上还有七八位当初魏瞻在太学读书时候有交集的同窗,这几个人要么已入仕途,要么就是经商或者做了别的,总之也是长居在这胤京城内的,陛下着人去传,都应该能找到人。这些人可为见证,周家当年的确是收留了魏瞻此人,并且有关此人在京期间的一些细节应该可以打探推敲出来。” 周太后的身份被尊得很高,那女人又很有手腕,周畅源要对她出手是不敢有半点的懈怠和侥幸的,这功夫是提前做足了的。 其实并不只是这两年才开始准备的,是早在他的秘密暴露,并且回京和周老夫人祖孙相认摊牌之后,他从周老夫人那里套出了周太后早年密事,就将这事儿记在心里了,随时准备利用。 但那时候他对宜华还抱有幻想,如果宜华对他妥协了,他可能也就勉强忍了周太后,不会再刻意将此事揭破了,可是宜华却拒绝了他…… 所以,两年半以前他仓促逃出南梁皇都之后就开始事无巨细的探听当年的旧事,一点一点的搜罗线索和证据,将魏瞻和周太后的生平轨迹形成清晰的脉络,并且从中找出可以进行加工改造并颠覆的漏洞,再把这个故事串成他想要的样子。 当然,萧昀作为一国之君,这种事关皇家清誉的事,他眼里不容沙,周畅源为了不画蛇添足,这些能证明魏瞻和周太后有过交集的旧人,周畅源就只是暗中搜集到他们的行踪和资料,并且加以打探关注,却并没有出面去试图收买或者说服任何一个人为他编排谎话。 毕竟—— 魏瞻曾寄人篱下在周家生活过是真的,他和周太后早年曾经两相倾心并且私奔过这也是真的…… 这些都不需要额外经人工润色,做的多了反而惹人怀疑。 小尤子早就麻利的把周畅源提到的那张名单翻出来递给了萧昀。 萧昀拿在手里一目十行的扫过,心里已经飞快的对周畅源的想法有了定论—— 这个人的确是心思缜密诡谲,并且这次也绝对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有备而来的。 事到如今,萧昀也已经把握不住这事情究竟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已然骑虎难下,只能继续配合周畅源把这台大戏唱到底。 甚至于,为了尽量的替周太后维护名声,他连迟疑都不能,只略一沉吟就当机立断的点了头:“准!” 所谓的输人不输阵。 他要是在这时候畏首畏尾,就会立刻被外人看成是心虚的表现,哪怕之后能找到合理的借口驳掉周畅源所谓的证人证言,风言风语也依旧不会停。 周畅源心里冷笑一声,对此很满意,但并不意外。 胡天明只能硬着头皮上前,让何师爷誊写了一份名单上需要传唤的证人,然后当堂点齐了人手吩咐下去,叫衙役去找人。 周畅源等他把命令都传达下去,就又重新收回目光看向了萧昀。 他方才一气儿说了许多话,虽然过来之前服用了很大分量的止痛散,这时候胸中也开始隐隐有血液沸腾奔涌,不舒服了。 用力的压了压,又再对萧昀拱手:“魏瞻当年因病未能参加科举,周氏太后与之私奔就是在此事之后不久,当时因为他病症有些重,周家是四处延请名医为其诊治过的,并且还请过几位太医。虽然年代久远,当初去国公府看病的太医未必还在人世,但据罪人所知,太医们不管是在宫中给后妃和宫女看诊,抑或是被勋贵人家请去看病都会尽可能的留下脉案记录的。哪怕他们人已作古,但是白纸黑字的记录不能丢,陛下也可派人往太医院查阅翻找一下,一定会有人留下线索和证据的。” 太医给后宫看诊,必须要写脉案,还是要记档留存的,以免有人出事,查不到根由。 而这些太医平时见惯了各种龌龊事,而勋贵人家来请,很多时候都也是不好推脱得罪人的,为了自保不卷入是非中也避免被人利用做了箭靶子,他们私底下也都有不成文的规矩,会把看过的每一个病人的情况都详细记录,关键时刻这都是可以拿出来做证据保命的。 这情况,出身勋贵之家的周畅源知道,自幼在宫里长大的萧昀当然也清楚。 虽然这已经是十分边缘化的所谓证据和线索了—— 但既然活生生的人证都找了,一些脉案记录什么的萧昀自然也不会拒绝,当即也点头让小尤子亲自回宫去太医院找了。 那已经是将近五十年前的旧事了,宫里用的太医选拔都极严格,不可能用生手,但凡能进太医院的,都起码得是有十几二十年看诊经验的医者,绝大多数更是从业三十年往上的,那时候周家请去的太医,年纪最轻也是三四十岁,现在快五十年过去了…… 找到活人,并且还头脑清醒能清楚记得五十年前看过的一个病人的几乎不可能的。 但也确实如周畅源所言,白纸黑字的脉案不难找。 萧昀目前也还不算着急—— 目前提到的这些证人证物最多就只能证明周家曾经收留过那位叫魏瞻的表亲,并且魏瞻读过太学,又因病没能参加科考。 至于说周家下人如果出面证明周太后的确有过私奔过的事—— 周太后那么强势周到的人,她当年就算真有这种事难道会敲锣打鼓满府宣扬吗?而且她后来进了宫,处境凶险,为了不给自己留尾巴,该灭口的早就灭口了,到时候周家的下人就算说出什么来,也只是空口无凭,都能对付过去。 萧昀真正担心的—— 是周畅源前面提到的说周太后生萧樾时候在行宫的那一茬儿。 萧昀对皇家的事,大概是有了解的,他知道他父皇当年的储君之位保得艰难,周太后和他母子两人在宫中朝堂都是群敌环伺的,周太后怀上萧樾的时候已经算是高龄产妇,提前没有准备,是意外怀上的,她又没舍得拿掉,而当时信王母子正在水涨船高朝堂后宫都得势的时候,她为了保胎,在诊出怀孕之后就移驾去了城外行宫居住,避开了胤京和后宫里的复杂环境。 行宫里的那一段,似乎也不能是周畅源凭空捏造的,他不敢捏造这样的谎言。 斟酌片刻,这一次萧昀就没等周畅源再开口,直接手指点了点名单最后的几个名字:“这几个宫人还有侍卫……尚在行宫服役的要一个来回传唤到场需要时间,叫人去接。然后这个后来被调到景苑的宫人,还有这三个已经归家颐养天年的侍卫,把他们先传来问话。” 周太后会和外男有染吗?这绝不可能! 萧昀知道她的为人,既不会感情用事,甚至于都不可能被人算计着做出这种自毁长城的事。 可是—— 周畅源信誓旦旦。 难道他祖母真的曾经在行宫见过那个人吗?还是在刚生产过后的非常时期里? 因为做完月子周太后也就回宫了,所以如果真的确有其事,那她就是在月子期间见的这个男人。 这个时期本身就很是敏感。 陶任之又抄录了名单,为了表示公允,依旧没叫御林军去传话,仍是交给了胡天明,用的京兆府衙门的人。 这样一来,剩下的就是等了,等各方面的证人到场了,大家再从头到尾一件事一件事掰扯。 萧昀往椅背上一靠,开始闭目养神。 周畅源方才已经撑着力气跪了许久,此刻早就体力不支,便也微微软瘫下来,也佝偻了脊背。 他跪坐在那里,低头喘气,其间却又不免着急,又拿眼角的余光偷偷往公堂外面看了眼…… 把周太后的通奸罪名坐实了,这是他必须达到的目的,萧昀可以有维护的倾向,但是在人证物证确凿的情况下,这件事的污名就没办法彻底洗掉,萧昀有意掩饰也没用,萧樾的皇族身份反正是要被诟病和质疑的,要么废黜,最不济也是圈禁。 而萧樾那性格—— 又是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届时就是揭竿而起。 但那时候他已经是以一个私生子的身份在反抗皇权了,无论最后成败,他下场都不会好,是注定要遗臭万年的,起码名声是绝对毁了的。 这件事就只需要等最后的结果了,周畅源现在不甘心的是—— 他要让武昙死! 只让萧樾身败名裂遗臭万年还不够,他还得叫他痛,又痛又悔,痛不欲生的那种痛! 萧昀一口否决不肯把武昙叫过来,这点是完全超出了周畅源的算计的,在他的逻辑里,萧昀是个帝王,本身就高高在上,哪怕他只是曾经差点和武昙达成婚约,但后来却被萧樾截胡抢走了,这就是奇耻大辱,他现在就算不再对武昙上心了…… 哪怕是出于报复的心理,这时候都该让武昙也受挫一下吧? 而如同他是真的将武昙放在心上了,这时候就更该把她叫来,让她亲眼看着萧樾是怎么样身败名裂变得一文不名的,这样武昙无地自容之下才可能转投他怀抱。 当然,对于萧昀到底能不能抱得美人归,周畅源是不在意,他只是—— 想要让武昙和腹中孩子一起去死! 可是现在,萧昀的这个态度却明显是在维护武昙的,不叫她来,也是因为知道她现在受不了刺激,怕她出事? 真是可笑! 哪怕再爱,萧昀就算能容武昙,又怎么能容她生下别的男人的孩子? 周畅源觉得这个萧昀就是个脑子不好使的。 但是他也不想去管萧昀的心情,他现在是心里很不甘没能达成目的,但好在他也做了两手准备,只希望提前做下的第二道安排能奏效吧。 从京兆府衙门被围到萧昀出宫亲自过来会周畅源,这时间一来一回就过了快两个时辰了。 定远侯府虽然离着京兆府衙门不算近,但皇室的这件丑闻一经曝光就是爆炸性的大消息,加上周畅源有意把事情闹大,提前派人到处渲染宣扬了,武家那边也很快得了消息。 “什么?”霍芸好和武青钰夫妻带着消息一并过去见武老夫人,武老夫人闻言当场就被刺激到了,一惊之下险些昏厥。 “祖母。”霍芸好赶忙上前去给她抚着胸口顺气,一边拿茶水喂了她两口。 老夫人这时候却是连晕都不敢晕的,咬着牙深呼吸了几次尽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又抬头看向武青钰:“消息属实?就这个把时辰之前的事?” “是。”武青钰道,神色也十分凝重。 他的腿伤虽然当时很严重,但好在是人年轻,他自己重新锻炼的时候又对自己狠得下心,养到去年年底就已经差不多是完全恢复了,本来要想回南境军中也是可以的,但家里当时霍芸好要生了,武青林还不在,他就想着等霍芸好生了再走,这期间家里要有什么事好歹有个男人撑着,结果吧,这霍芸好刚生,林彦瑶又怀孕了…… 上个孩子出生的时候他缺席不在,结果累的林彦瑶和孩子都不怎么好,这次也是有点亏欠和心有余悸的意思,就想着干脆等林彦瑶生了再说重新回朝廷任职的事。 所以,这两三年他是一直在京的。 “有人蓄谋,消息是同时在城里四下散布的,根本压不住。而且京兆府衙门内外都挤满了人,完全不可能息事宁人,现在陛下已经亲自赶过去处理了。”他说,“但是那个周畅源蛰伏已久,又是周家出来的,太皇太后就算为人再谨慎,这么多年日积月累下来……家贼难防,也确实难保不会被抓住什么漏洞给利用了。那周畅源应该是心里有把握可以把这盆脏水扣在晟王母子的头上,偏现在晟王还不在京城,只能任他攀诬,连个出面回嘴的都没有。祖母,搞不好这事态发展下去是要出乱子的。现在晟王府里就昙儿一个人在,我怕……” 出了这样的事,老夫人最担心的自然也是武昙,当即就也慌张了起来,抬手指向门口的方向:“快……这消息一定先捂住了,无论如何不要透到昙丫头的跟前去。钰儿,你亲自去,跟晟王府的人嘱咐好。昙丫头现如今正大着肚子,不比寻常时候,一定不能让她受刺激。” 出了这样的事,晟王府留守的人肯定就会第一时间给萧樾通风报信的,这一点老夫人倒是没有多此一举的额外嘱咐。 “是。孙儿就是准备过去,现在非常时期,旁人过去我也不是很放心。”武青钰道,说着,目间却又露出些许迟疑之色。 老夫人见他欲言又止,一颗心就跟着往上提。 霍芸好怕她着急,就赶紧代为说道:“方才过来的路上我与二叔商量了一下,我们是想着……需不需要给夫君也递个消息?” 老夫人刚才情急之下就只想着武昙了,只是没深入考量,闻言才又反应过来—— 萧樾的身世被质疑,这是很严重的事。 何况萧昀对武昙的那一茬儿,虽然武青钰和霍芸好他们不知道,她却是心里有数的,万一这时候萧昀起了歹心顺水推舟,那么接下来只怕就要引发兵变了。 萧樾如果反了—— 他们武家就得马上选个立场出来。 武昙的性子老夫人也很清楚,她平时看着是没心没肺,却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她和萧樾已经是夫妻了,肚子里还怀着萧樾的孩子,绝对不可能舍弃萧樾和萧樾划清界线。 何况—— 就算抛开武昙的态度不提,他们定远侯府的灭顶之灾当年也是借萧樾之手化解的,如若萧樾真的会被逼反了,不管天下人如何,他们定远侯府是必要追随的。 事关一门生死,甚至还有可能动摇天下皇权,这样一来,如果不提前做好准备并且抢占先机以防万一…… 将来就可能是要吃大亏的。 老夫人当机立断就拿了主意:“马上给青林传信。” 顿了一下,又特意嘱咐:“不要说别的,就只陈述事实,把周家那个混账构陷太皇太后母子的事告诉他。多分几个渠道送出去,以防万一。” 信上是不能表明任何态度和立场的,只能做闲话家常的家信,将发生的事情告知武青林。 因为万一这信件被居心叵测之人截获,就有可能又会成为晟王府和定远侯的一个把柄,而如果写成家信,到时候还有辩驳的余地。 “是。孙儿明白。这事情我交代给别人不放心,我亲自去给大哥发信,然后就去晟王府。”现在是需要争时间的关键时期,武青钰说完就一撩袍角大步走了出去。 老夫人虽不是个软弱的人,但毕竟也是年纪大了的,经此一事,心里便十分的不安定。 林彦瑶和霍芸好也都心事重重的,这时候也不想各自回房,就都守着她。 只是这种情况下,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既紧张又忧虑的,便也没什么话好说。 老夫人是要关心和担心的人太多了,心里乱糟糟的,而霍芸好和林彦瑶静坐在旁边,心里不约而同记挂的却是自己的孩子们…… 如果这天下真要生变,他们定远侯府又是肯定得站队的,那么他们在京的这些人—— 他们这些大人被软禁被下狱,甚至哪怕是死,也都豁得出去,就是心疼舍不得孩子。 几个孩子都还那么小,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 霍芸好其实心里有一个想法,只是十分的纠结,最后抿唇挣扎了几次,也是欲言又止。 武青钰这边先去书房写了信,时间紧迫,只能言简意赅,誊写了三份,其中两份飞鸽传书发出去了,又把最后一封亲手托付给长泰:“你乔装改扮一下这就出城南下,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元洲城,将这信交给侯爷,把京城里今日之事告诉他即可。记住了,一定要快,路上别耽搁。” 就是对长泰,他也尽量谨言慎行,没多交代。 长泰的忠心他信得过,但是说多错多,得以防万一。 斟酌片刻,又嘱咐:“出城的时候不要慌,就装作是普通的百姓,虽说咱们府上的一个下人出城不算什么,但是赶上在这个节骨眼上了,还是要谨防被人盯上了,免得他们胡乱揣测用意。” 一切都还只是备着不时之需,现在萧昀那边也没明显的表态和动作,武家更不会蠢到自己就先咋咋呼呼的暴露出什么急切的心思来。 “是。二爷放心。”长泰将信封贴身收好,又拍了拍胸脯保证,就赶着下去准备了。 武青钰这边也不再耽搁时间,吩咐人备了马车。 也是为了尽量低调着不要太过引人注目了,他随从也没带,只带了个护卫给他赶车,往晟王府去。 昨天老夫人还叫人给武昙送过一次东西,武青钰知道萧樾走前吩咐过府里上下要把武昙看护好,不叫她随便出门,也不让外人随便去王府探望她,但现在周太后的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周畅源又是个不择手段的,就实在拿不准会不会出现纰漏了。 他过去的路上也是心急如焚,心里很不安稳的。 结果吧—— 居然是怕什么来什么…… 到了晟王府,晟王府前后巷和门口依旧是守卫的铁桶一般,但内里却已然是乱了套。 武青钰是自家王妃的兄长,侍卫不会拦着不叫他进,只能把武青钰请了进去,才走在花园里就看丫鬟婆子们忙忙碌碌的有的打水有的抱着衣物也有人端着汤药乱成一团。 “到底怎么了?是你们王妃不好吗?出什么事了?”武青钰随口问带着他往后院去的护卫。 那护卫为难着正不知道该怎么说,正好岑管家听说他来了正急匆匆的从后院迎出来:“武二爷是为了京兆府衙门的事来的吧?” “嗯。听说了消息,我不放心昙儿,就过来看看。”武青钰点点头,看他神情脸色都不对,一颗心刷的就提到了嗓子眼,“怎么府里乱糟糟的,我妹子究竟怎么了?你们惊动她了?” “唉。”岑管家示意护卫退下,一边亲自带着武青钰往武昙那去,一边这才满头大汗的解释:“府外出事了,我们王爷也是防着他不在期间王妃这里别是要受到什么冲撞,所以离京之前特意嘱咐我们看管好门户,外面的消息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要告诉王妃,咱们本来都是照做的,可谁曾想那些混账就是冲着我们王妃来的。半个时辰之前后巷那边闲置的宅子突然走水,就把王妃惊动了,她去后花园里看情况,怕火苗过到我们院子里来,结果就有人用特制的风筝飘了十数个小竹筒的炸药和纸条到我们府邸上空,一开始那四五个风筝飞起来,下头的人只当是谁家的孩子在玩耍,没在意,直到东西在后院上面炸落下来。虽然只是小撮火药威力不大,可是在头顶突然炸开还是惊了王妃,然后就那些竹筒里的小纸条……京兆府衙门的事也捅出来了,王妃这一着急就动了胎气。” 武青钰听得简直火冒三丈,紧咬着牙关,眼神锋利到近乎能杀人:“他这是想要昙儿和孩子的命吗?连妇孺都不放过,简直……” 再狠的话现在放出来也于事无补。 武青钰也知道武昙因为身体没调养到最佳状态就怀上了孩子,情况就格外的特殊,这时候就暂时什么也顾不得了,只盼着是有惊无险,武昙没事才好,后又问道:“宣太医了吗?” “宫里的太医都要轮班当值,不能随传随到,王爷觉得不够稳妥,就提前安排了一位带下医就住在府上,稳婆也早在一个月之前就都请好住在家里了,这会儿都过去了。”岑管家道,“也不知道王妃只是受惊了缓一缓就好还是这就要生。” 两人都着急,脚下步子便很难快,说话间已经进了武昙和萧樾住的院子。 院子里十多个丫鬟婆子捧着东西紧张的扯着脖子往里面张望。 屋子里倒是没什么动静,也没听武昙嚷嚷,就是蓝釉魂不守舍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不停的转悠。 床榻那边的视线被披风挡住了。 武昙一个随时可能临盆的孕妇,这种情况下武青钰就算是兄长也不好随便往她屋子里去,所以走到门口的廊下就顿住了脚步喊蓝釉:“里面什么情况?昙儿怎么样了?” 蓝釉以前没见过女人生孩子,武昙的情况也不是很好都见红了,她这会儿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就只会转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媳妇要生产呢。 武青钰都站在门口了,她都没发现,这时候才蓦然转头看过来,怕的脸上都做不出表情了,只能僵硬的说道:“不太好,羊水破了,大夫说要生,稳婆也喊过来了。但是……但是月份还没到……”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这么个腥风血雨里来去的暗卫出身的女子这会儿居然就是害怕,怕的声音都在微微发抖。 武青钰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岑管家也急了,连忙又转头环视一眼院子里,问:“那……快派人去宫里再请两个太医来,还有……” 原是想说给太皇太后送个信,后来转念一想,太皇太后她老人家现在也正在水深火热之中呢,何况女儿生孩子这事儿,外人谁也帮不了…… 刚要作罢,蓝釉已经有点回过神来了,拿袖子抹了下眼睛,解释:“雷鸣已经去了,传太医,顺便给宫里太皇太后传个信。” 萧樾不在家,遇上这么大的事,这阖府上下都失去了主心骨,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程度的慌乱。 岑管家想想也是—— 不管怎样先给周太后打个招呼,她能不能来两说,好歹得让她心里有个数。 因为武昙在里面的情况不太好,几个人说话都没敢大声,还尽量压着声音的。 武青钰也颇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想看看武昙又不能进去,斟酌了一下就道:“我叫人回去把我大嫂接过来吧,昙儿这是头胎,好歹大嫂是生养过的,过来能帮她撑着点儿。” 林彦瑶也就这十天半月的就要生了,也不是不想帮忙,只是她要来了没准还要紧张受刺激,就不如不来了。 “好好好。”岑管家也正发愁的,连声答应下来。 武青钰刚要转身往院子外面走,就听里面隔着屏风,武昙咬着牙唤他:“二哥……是你来了吗?你进来,我有话和你说。” 武青钰的脚步顿住。 众人都是一愣。 但这时候也计较不上许多,武青钰还是快步走了进去。 绕过屏风,武昙的床边杏子和青瓷守着,一个岁数挺大的大夫在旁边的小桌上埋头写药方,两个稳婆一个正跪在床上给武昙掖被角,一个也在床边不错眼的守着她,显然方才是在准备生产的事,但因为武昙要见武青钰,就临时赶紧先收拾了。 武昙脸上全是汗,躺在床上动不了,大口的喘着气,本来白净的小脸儿被披散下来的墨发一衬—— 那一眼看过去,突然就让武青钰险些产生了幻觉,觉得她仿佛还是家里那个瘦瘦小小每次看见他都要跟他抬杠找茬儿的漂亮小姑娘。 而现在,这个小姑娘也长大了,也马上要为人母了。 武昙的样子看上去有些虚弱,不知怎的,武青钰就觉得鼻头莫名一酸。 正要说话,武昙已经又再开口叫他:“二哥……我这儿祖母也帮不上忙,别告诉她。” 她咬着牙往外说话,气息一点也不足,许是疼了,声音里还间歇的带了几分轻颤,又喘得很重,后又缓了下,接着说:“外面的事……我暂时顾不上,但不管事态怎样发展……在我家王爷有音讯之前这王府里头都还安全。你……现在就回去……把二嫂,三弟还有几个侄儿都送过来,对外就说我叫他们来陪我解闷的,把他们暂时放我这……会安全些。” 周畅源这次一看就是冲着逼反萧樾的目的来的,还使计把萧樾先骗出了胤京,武昙深知一旦萧昀和萧樾之间反目,她就会成为萧樾落在京城里的软肋和把柄,但为今之计,她这个情况也做不了什么了,唯一可以的就是先护着武家那几个小的一时。 她心里太清楚了,一旦她和萧樾这边出事,她大哥和武家上下一定会倾尽所能的鼎力帮扶。 这样,武家在京的人也会马上沦为人质。 大人都还好说,既然是人质,便也不至于轻言斩杀,可孩子不行,做长辈的都舍不得孩子,一旦孩子被人拿捏了,那便不好办了。 武青钰没想到她到了这个关头还想的是保全家里和几个侄儿…… 他现在知道这个不是他嫡亲的妹妹了,可哪怕是隔了一重血脉的,这亲不亲的也真不仅仅是血脉就能决断的。 武昙那边一口气把话说完,就又疼的倒抽气。 武青钰就越是觉得鼻子发酸,他强忍着情绪:“好。我这就去安排,家里祖母他们你也不用操心,我会看护好他们的。你先顾好你自己,什么都别想,只管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 “嗯。”武昙勉力的挤出一个微笑。 大夫拿着药方给杏子让她出去煎药。 产房里武青钰不能多留,想想家里那边的事也不能耽搁,虽然也是放心不下武昙也还是咬牙先出来了。 临走交代了岑管家看护好武昙,就又赶回家去了。 家里老夫人和霍芸好两妯娌枯坐了将近一个时辰,去京兆府衙门打听的人又回来报了一波信,说那边已经派人往各方去寻证人当堂对质了,暂时还没个结果,萧昀也没明确表态…… 事情没个明确的发展方向,所有人都不得安生。 老夫人挥手打发了秦管家,目光不经意的瞥见林彦瑶隆起的肚子这才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自己忽略的一件事来,于是赶忙定了定神,拉了霍芸好的手道:“我刚差点忘了,这样……你们两个都回去给孩子们收拾一下,然后带着他们这就去晟王府,对外就说是去陪昙儿待产的。跟他们府里的管家说一声,你们就暂时住在那边,但不要惊动昙儿,省得她听见了这些糟心的事情着急。哦,还有睿哥儿,也叫人赶紧把他从学堂接出来也一起送过去。” 霍芸好其实一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只是武昙那边情况特殊,自顾不暇的,她又觉得贸然把孩子们送过去避难是有点太自私自利了,所以前面就一直犹豫着没开口。 现在老夫人提了,林彦瑶还有点懵懂时,她已经松了口气,点头道:“祖母思虑的是,我这就安排,让弟妹带着孩子们过去,我就不去了,在家陪着您。” 孩子先送走,是以防万一,但是家里的大人如果也一起全都躲到晟王府里去了,那这个提防朝廷的用心就太明显了。 老夫人不走,就是这个意思。 只要她这个老太婆还在府里,就能告诉所有人他们武家还是安分守己的。 现在霍芸好说也要留下来,老夫人倒也没什么异议,她这个大孙媳妇经得起事,也扛得住事儿,自有主见和想法。 林彦瑶那里一听要单独送她和孩子们走,便过意不去,站起来刚要说话,外面刚好武青钰回来了。 他显然是听见方才老夫人的话了,就直接按下了妻子的话茬对霍芸好道:“铭哥儿和钦哥儿都还小,粘人的紧,几个时辰不见还好,若是太长时间找不见你也是要闹的,到时候难免要惊动昙儿,大嫂你也一起过去吧。家里这边你放心,有我照顾祖母。” 霍芸好眼中闪过些什么,但并没有马上戳破。 “孩子太小,离不开娘。”老夫人也跟着点了点头,就顾不上这茬儿了,又问武青钰:“昙丫头可都还好?” “嗯。祖母放心。晟王留了大部分的好手在京城,她那里暂时无碍,也是昙儿跟您想到一块儿了,叫我回来把几个孩子送她那。”武青钰道。 老夫人也没多想,又嘱咐两句就打发了众人赶紧回去收拾。 从主院出来之后,霍芸好才问武青钰:“怎么非要我一起过去?” 老夫人一把年纪了,这种非常时期不该把她一个人留在府里做牌面,再有武青钰之前的话里也有漏洞,小孩子闹起来是很大动静,和晟王府那么大的地方,她们在离武昙远着点的院落里住着,怎么都不可能惊动武昙的。 武青钰的脸色这时候已经凝重下来,正色道:“周畅源作祟,事情已经闹到武昙面前去了,她受了冲撞,这会儿情况不太好,大夫说怕是要生了。祖母这里她不让惊动,大嫂你过去陪着她吧。” 林彦瑶和霍芸好都吓了一跳,担心武昙那边的情况不好,就都抓紧时间随便拿了点孩子的穿的用的。 武青睿那武青钰回来的路上已经顺便把他接回来了,武青钰不太放心,还是亲自护送,把他们都送去了晟王府。 但是侯府就只剩下老夫人一个,他也不能在晟王府久留,得回去提前防范准备一些事,不能再去看武昙,掉头又回去了。 霍芸好没让林彦瑶往后院去,怕她也受冲撞,省得乱上添乱,让林彦瑶带孩子们去安顿,她自己往后院去。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武昙那屋子里依旧没什么太大的动静,只是如果你集中精力侧耳倾听,就能听见有时候的闷哼声和低低的啜泣呻吟声…… 以往最是跳脱活泼的晟王妃,武家最是性子张扬不吃亏的嫡小姐,如今走到这个鬼门关前面来却是出奇的沉稳安静。 霍芸好其实打从心底里是一直都很羡慕武昙的,想她虽然自幼没了母亲,父亲也偏心,可是有疼爱她的祖母和兄长,又将她捧在手心里养成了那般张扬不吃亏的个性,突然到了这一刻才彻底明白—— 也许这个平时看似张扬明媚没心没肺的小姑娘心底里承受的并不比她少,否则在这样身心受创的非常时期,她何必隐忍着连高喊一声痛或者大哭一场都不肯。 那得是扛过了最艰辛痛苦的处境的人,才能在这样的境遇之下不露怯,不胆怯,用最理智的一面去面对这一切。 就如同多年以前,她们两个在相国寺的后山相遇,只有十二岁的武昙干净利落的举刀杀人,明媚绽放如花骨朵一般的小女孩儿,很残忍吗? 不是的!那是因为那时候武昙就十分明白一件事,她不杀人,就要被杀。 十二岁时,她已经看透并且承受了这世间最可怕最艰难的处境了。 霍芸好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就发现眼眶湿了,赶紧擦了擦,这才走进房间去,却发现屋子里除了稳婆和丫鬟,宜华长公主也在。 霍芸好跟她行礼打了招呼,又去看了看武昙。 武昙的情况一眼看过去就不太好,她似乎很虚弱,一直咬着唇在忍着什么,霍芸好心里登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一问之下—— 果然是难产。 宜华是在出宫的路上刚好和雷鸣撞上了,知道了武昙这边出事,就没去京兆府衙门,转道来了这边。 过来听说武昙这情况不太好,又赶紧叫人回宫去给周太后传信了。 萧樾不在京城里,不管周畅源那里的事情最终会是个什么结果,他们至少也得尽力替萧樾把武昙和孩子保住了。 武昙现在不哭不闹,但却反而比那些尖叫哭闹的产妇叫人看得更揪心。 可生孩子这回事,哪怕来再多的人也都帮不上忙,霍芸好和宜华就都只能是守着她,仅此而已。 彼时的京兆府衙门已经灯火通明,但是看热闹的人却依旧是将衙门挤得水泄不通,甚至比白天那会儿人还多,周围五条街都被堵死了。 一拨一拨的人证被传唤到公堂上。 周畅源列出来的都是京城本地人士,但其中也有三人是临时有事外出了的,等到人都全部到齐了,才由胡天明代替萧昀开腔,将周家的旧仆,魏瞻太学里的同窗以及在周太后坐月子期间曾在行宫当差的侍卫和宫人一一询问过当年的详情。 都是一群头发花白的老者了,有些事情的细节记得不太清楚,可谁叫定国公府是当年的显贵人家呢,所以那些人基本都记得魏瞻这号人物。 周家的管家和家奴证实魏瞻是被周老夫人接回府抚养的,可以证明他和周太后年少相识,并且表兄妹之间的关系还处的很融洽,包括后来他科考之前生病的事,管家甚至还透露他的病太医治不好,是一个云游的老道士治好了。之后魏瞻离开周家,没了音讯,家里一开始甚至都没说原因,但巧合的是在那期间家里的大小姐也就是周太后也不在府里了。周太后私奔的事,周老夫人夫妻捂的很严,管家都不知道原委,甚至于为了害怕丑事外露,周老夫人倒是做了一件对现在的周太后算是比较有利的事,她甚至都没敢打发家里的下人出去追捕搜寻周太后下落,而只叫了几个心腹的想方设法去暗中打听,后来周太后进宫去博前程,她又把那些人都灭了口,只剩下一个邢嬷嬷是知情人,但是三年前她和周畅源设计刺杀姜太后之后,这邢嬷嬷也被连座处死了。 而魏瞻的同窗们也都记得他当年因病没参加科考,因为他文章写的不错,大家当时都觉得他起码能中进士,结果就那么失之交臂了,并且以后人就失踪了,也没再入仕途,同窗们因为惋惜,还曾遗憾的议论了几年。 宫里太医那里翻出来的脉案也有几份给他诊病的记录。 再就是最关键的一点—— 当年行宫里当值的那几个人居然都记得周太后在生了萧樾坐月子期间有个道人主动求见,说要给住在行宫里的贵人看相。 他们当然并不知道那道人姓甚名谁,只是记得有这么回事,周太后没把人赶走,反而单独让他去了偏殿关起门来说了挺长时间的话的。 等到把这些人都逐一询问了一遍之后,周畅源才又开腔,解释道:“魏瞻离开我们周家之后就入了道门,这些年一直以云游道人的身份四处游历,当初他也就是借着这个身份去的行宫和周氏太后私会,并且探望他们的孽种的。另外,约莫是六年前吧,那时候萧樾刚从北境解甲回京,据说他还是在有伤在身的情况下,当时这魏瞻也刚好在京城,他们就在西街庙会那条街上的戏园子里又见了面的,私底下,偷偷地见面。那家戏院的老板和伙计,稍后罪人也可一并叫人带过来与陛下说明。哦,那天据说晟王是秘密乔装出府的,并且和晟王妃在那条街上有过邂逅。因为后来晟王妃又在那条街上出过一些事,给人印象深刻,所以就有人认出了他们,陛下若是觉得有必要,可以叫晟王妃也过来一并确认此事。” 为了抓这些微弱又微妙的线索,并且将他们撮合在一起,拧成一根完整的证据链,周畅源大约是连老鼠洞都翻过了,抓住了他能拿到的一切的蛛丝马迹。 “那魏瞻既然是一道人的身份,又与皇祖母是旧相识,皇祖母生了孩子请他看相也顺理成章。”萧昀听得已经十分不耐烦,“你找来的这些所谓人证,都只能证明皇祖母和那人之间是相识过的,何来私情之说?” “罪人当然还有更关键的证人。”周畅源不慌不忙,却是先开口确认:“所以,现在陛下应该是肯于承认周氏太后确实和这魏瞻之间早就相识,并且关系匪浅的了吧?” 如果周太后想找人推演萧樾的命格,大可以找钦天监,一般说来皇家出生的孩子,就是生辰八字都要避讳不会随便透露给人知道的,周太后却让魏瞻直接见了她的儿子,这其中就得有一种超乎寻常的信任。 哪怕没有男女之间的那层关系,也至少说明两人之间关系超过常人。 这一点,萧昀已然是不能否认了。 他心里窝火,面上还要尽量表现的很冷淡:“他们不是表亲么?” 说偷情的,只要不是捉奸在床,其实都有的辩驳。 现在萧昀觉得为难的是,他得要天下的人都心服口服的相信周太后确实没和人有私情,都是周畅源杜撰的。 可是吧—— 这世上的人都最擅长捕风捉影的揣测别人的污糟事,却没几个人会愿意抽丝剥茧的想着证人清白的。 总之是周畅源闹到大庭广众这招先发制人太狠了,一开始就把水搅浑了。 “是表亲,但也是超出了表亲的关系了。”周畅源道,“陛下若是觉得可以了,那罪人这便就叫人将剩下的当事人和证人都带上来。” 萧昀没做声,只当默许。 周畅源就转向了旁边的胡天明道:“之前府尹大人不是从我身上搜走了一支做成烟花的小竹筒了么?麻烦您拿到院子里点燃,把烟花放上天,一盏茶的工夫之内就会有人把证人送到。” 他一开始都不肯带着魏瞻直接露面的,他自己被制住了,他不怕,就怕是过早的让魏瞻出现,萧昀这边有了防备也有了应对的时间,万一出了什么对策就把大风向给掰过去了。 所以,他先把人藏着,直到先把其他的证人凑齐,前面的路都铺好了再把最后的几个关键人物带过来。 胡天明不敢擅自做主,只能转头去看萧昀,见萧昀点头,这才叫人拿了烟花出去院子里放了。 想来时间都已经被周畅源掐算好了,这一番折腾之下已然天黑。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等着,果然,一盏茶的工夫左右,衙门外面就有四个人押解着另外四个进来。 ------题外话------ 我不知道现在单章字数上限是2w,所以我撸了3w大结局,只能分两章。。。标题没法搞,来个中2吧。。。

章节目录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叶阳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阳岚并收藏天妃策之嫡后难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