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担忧赫梧琛,不行,备马车太慢了,我们连夜上京吧。” 赫煜宁会意,知道这事紧急,点了点同意道:“好。” 夫妻二人连夜快马加鞭,虽然瘾退后林拾一没有在出手,可是身手依然不减,两人在三日换了两匹快马的时候,终于在黄昏日落前赶到了皇宫,一路开门而来。 到了承德殿,林拾一快步向前推开殿门,屋里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药味和淡淡的血腥味。 林拾一灰尘扑扑来到赫梧琛的床前,看着毫无血色的赫梧琛,心顿时疼了一下:“赫梧琛,阿姐回来了。” 病床上,赫梧琛睁开眼睛,由于长期久病在床和失血过多,他的嘴唇苍白,眼窝凹陷,整个人形如骷髅,看到林拾一,赫梧琛眼睛里顿时激动了起来。 “阿……阿姐,你回来了。” 听到赫梧琛的这声阿姐,林拾一眼神顿时柔和了下来,这才多久,赫梧琛就弄成了这副模样,林拾一看着心疼。 看到赫煜宁进来,赫梧琛挣扎着想要起来:“皇叔,我想……”赫煜宁把赫梧琛起身的动作拦了回去,赫煜宁知道赫梧琛想要说什么。 赫梧琛又重新躺好,她这次主要是想要见赫煜宁,只有把太子交付给了赫煜宁,这北晋的万里江山才保的住,太子也保的住,赫梧琛相信赫煜宁是不会害自己的孩子的。 “什么都不用多说,我知道。”看着赫梧琛着急的眼神,赫煜宁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 赫梧琛安静了下来,林拾一主动给他把脉,感受着他细若游丝的脉搏,林拾一的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 赫梧琛看见了林拾一的神色突然轻笑出声:“噗。阿姐,你还是老样子。” 林拾一瞪了瞪赫梧琛,语气里满满的不满:“怎么不早和我说。” 就刚才的把脉,林拾一就知道赫梧琛这已经是灯枯油尽了,可是,林拾一不甘心。 赫梧琛看出了林拾一的担忧,突然释怀的反安慰着林拾一:“阿姐,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我最高兴的事,就是还能在死前在看阿姐你一眼。” “乱说什么胡话,阿姐一定会救活你的。”听到赫梧琛这么说,林拾一忍不住红了眼睛,她学医这么久,最后却救不了赫梧琛,这如何不让她自责。 赫梧琛知道林拾一这是在关心自己,赫梧琛转头,把目光看向么赫煜宁,却忍不住低头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咳。” 林拾一急忙给赫梧琛拍背:“赫梧琛,你怎么样了。” 赫梧琛咳嗽了下,捂着嘴角的秀帕拿来,鲜红的血液刺着林拾一的眼睛,赫梧琛缓过气来,休息了一会后继续朝着赫煜宁的方向看去。 赫煜宁走近了林拾一的身旁,靠近了赫梧琛。 “皇叔,咳咳。”赫梧琛咳嗽了两声,手帕上的鲜血越来越多,林拾一有些不忍,但被赫梧琛拍了拍手背,示意自己没事。 赫梧琛正了正身体,努力坐了起来,人虽然显瘦了,可长期以往的上位者的气息还是显示了出来,赫煜宁和林拾一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知道了赫梧琛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 两人退了一步,等待着赫梧琛的话。 “皇叔,我知道我时日不多,太子也太小了,所以我……”还没说两句话,赫梧琛再次咳嗽了起来。 身旁的小宫女急忙给赫梧琛递去手帕,赫梧琛接过,虚弱的拿在自己的手上,缓了一口气这才继续道:“所以,我想把皇位传位给你。” “什么?” 林拾一和赫煜宁都吓了一条,在林拾一的心中,赫梧琛这次招赫煜宁回来是因为相信赫煜宁,所以想把太子托付给赫煜宁,没想到赫梧琛竟然是想把北晋的江山传位给赫煜宁,这如何不让两人震惊。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赫煜宁,赫煜宁当即拒绝道:“赫梧琛,这事我是不会答应的。” 赫煜宁早已放下了皇位之争,如今他最在乎的就是林拾一和孩子,对于这个人人向往的高位,赫煜宁根本就看不上。 听到赫煜宁的拒绝,赫梧琛有半分钟的无奈,送皇位也有不要的嘛? 如果要是让赫梧琛知道赫煜宁的真实想法,赫梧琛可能在吐血三升。 “皇叔,我知道你们想要逍遥的生活,可现在太子还太小,我唯一能相信的人只有你了。”赫梧琛急忙的劝着。 赫煜宁却没有半分答应的模样:“皇位我是不会要的。” 再次听到赫煜宁拒绝,赫梧琛着急的又吐了一口血:“咳咳……” 林拾一见到赫梧琛这样,急忙给她扎上了银针,这才缓解了一些,赫梧琛转头看向了林拾一,眼神之中带着祈求:“阿姐。” 林拾一知道赫梧琛想要说什么,可是做皇帝这事,林拾一尊重赫煜宁的选择,林拾一开了口,并没有替赫梧琛同赫煜宁开口,而是对着赫梧琛说道:“这事,阿姐帮不了你。” 听到林拾一这话,赫梧琛的眼神顿时暗了下来。 赫煜宁看着赫梧琛这样,把还没有说完的话,说了出来:“这皇位我不要,但是我可以辅助太子坐。” 赫梧琛原本已经放弃了希望,猛然听到赫煜宁这么说,顿时抬起了头,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赫煜宁,人就像回光返照一般,赫梧琛的面色突然红润了起来,目光有神的看着赫煜宁,声音坚定:“有劳皇叔你了。” 赫梧琛悠然一笑,眼睛慢慢闭了起来,被林拾一握住的手无力的滑了下来,碰到了一旁的药水。 “彭。”声响动,砸在了所有人的心上。 听着这声音,屋里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年纪最大的李公公走出房门,对着门外大喊:“皇上毙了。” 听这李公公这道声音,像砸在了林拾一的心上一样,泪水在林拾一的眼角滑落,无声的痛蔓延心底,林拾一紧紧握着赫梧琛的手,一句话都没有说。 “父皇。”幼小的太子听到传声跑了过来,看着躺在床上的赫梧琛,一双眼睛哭的红红的。 赫煜宁看到了太子,把他抱了过来,替他擦干了眼泪,一脸严肃的对他说道:“我北晋的男儿,流血不流泪,不许哭。” 林拾一看着太子这样,有心想劝一下,但是她知道赫煜宁有他的想法,所有就没有贸然插手,反正他此刻也是辅助太子人,想来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小少年也被激起了血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我是不会哭的。” 赫煜宁满意拍了拍他的肩头,他也是在试探太子,虽然对于宫中的事他一直暗中关注着,可是毕竟还是亲见见过的好,从太子的表现来看,赫煜宁知道太子是个可塑之才。 男人没有女人那般伤感,所以赫煜宁现在已经在考虑朝堂上的动荡该怎么平歇了。 皇后娘娘去世,举国哀悼之中,年仅五岁的太子被扶上了皇位。 朝堂之上,不乏心思不纯的人,现在先皇去世,皇上也去世了,只留下年仅五岁的太子,虽然有襄王辅助,但谁知道太子不是一副傀儡呢。 刘尚书看着皇位上坐着的毛头小子,心是万分的不服气,可看着一旁的赫煜宁,刘尚书又萎缩了起来。 谁都知道赫煜宁当年可是鼎鼎有名的战神,北离到现在都是忌惮着他才没有动作的,若是万一惹到了北离的那边的人,一个不好就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就在刘尚书在想事情的时候,高堂上传来声音。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五岁的太子在众朝臣的面上一副威严的模样,可是稚嫩的声音,还是让这些老奸巨猾的大臣门没有什么害怕可言,如果不是旁边的赫煜宁,可能这群人已经反了。 太子的声音响过,没有人回答。 赫煜宁睁开眼睛,随意看了眼地下的大臣,接触到他目光的人,顿时地下了头,特别是刘尚书,头低的更低了。 赫煜宁看着刘尚书明显躲避的眼神,眯了眯眼睛,别有深意的问着刘尚书到。 “刘尚书仿佛有事启奏,不妨说来听听。”懒散的声音响起,可刘尚书听到耳朵了,就犹如炸弹一般,他没想到自己会被赫煜宁点名出来。 刘尚书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仿佛心中的想法已经被赫煜,知道了一般,结结巴巴摇头回答道。 “臣,无事可奏。” 太子抬头看了赫煜宁一眼,在看到赫煜宁微微点头之后,人精一样的太子顿了顿小眼神,稚嫩的语气里掩藏不住的威严。 “刘尚书这话,可谓真实?” 早就在昨晚赫煜宁已经把刘尚书所有的罪证已经给自己说过了,在母后丧期之时,刘尚书竟然有造反的心,这无论如何都是不可饶恕的。 年轻的帝王在这一刻露出了他的牙齿,虽然稚嫩,可还是可以咬伤人的。 太子把关于刘尚书所有证据丢下了案桌,声音冷冽:“那这是什么?” “啪。” 一声响,掉落在地上的奏折被打开,那一列列的都是刘尚书的所有罪责,一看到这,刘尚书立马站不住了。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 朝堂的大臣无一人帮忙,都静静的眼观鼻,鼻观心,这事明显谁帮忙谁倒霉,新皇杀鸡儆猴,最重要的还是他们这些“猴”吧,所有人知道知道赫煜宁辅佐太子,新皇立威起码得等几年之后,没想到这么快就拿人下刀了。 太子可不管这些人的想法,他冷着声音,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凶一点的模样。 “你作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尽然让朕饶恕你,那天下百姓又当如何看朕。” “皇上,我错了,我错了。”刘尚书大哭求饶,此刻也也忘了眼前的皇帝只是个孩子,但是无人能忽略他的威严。 太子不听他的这些求饶的声音,直接判罪道,这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刘尚书,在国丧期间娇迎纳妾,鱼肉百姓,于明日午时处斩,其余人牵连等流放西北莽荒之地。” “皇上圣明。”听到太子的宣判,所有人高呼名义。 太子点了点头,小身体挺的直直的:“退朝。” “恭送皇上。” 所有人行礼,而刘尚书早就被御林军的人带走了。 “呼。终于走了。”等太子和赫煜宁走了,所有大臣的后背已经汗湿了,王太仆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北晋的天,要变了。” “是啊。”太仆旁边的大臣接道,其他人虽然没有说,可是这话,不止一个人这么想。 今日的杀鸡儆猴,让所有人都闭了嘴,以前赫煜宁功高震主,连先皇都防备着他,可谁知道,现在得北晋却是赫煜宁在守着,真是时过境迁。 “以后还是小心点好。”刘尚书的下场给了所有人一个警钟,赫煜宁就算脱离京中这么多年,可是他的手段,他的算计,还是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赫煜宁和太子下了早朝,远远的,就闻到了林拾一饭菜的味道。 赫煜宁并没有猪在宫中,都是回到自己襄王府,而太子则是不是跟着赫煜宁回襄王府跟着赫煜宁学习,到了晚上才回宫,有时也在王府中住下了。 “好香啊,今日做的是什么好吃的。”闻着熟悉的香味,赫煜宁故意出声问道,回到府上的赫煜宁并没有外面那般的不近人情。 远远跑来的赫依一忍不住流着口水接过赫煜宁的话:“爹爹,今日做的是红烧排骨哦,娘亲亲自下的厨,可想了,勾的我口水都留下下来,没有心思看书了。” 赫依一投进赫煜宁的怀里,大力的催捧着林时一的手艺,她知道只要夸母亲,父亲准高兴。 赫煜祥慢一步的跟在赫依一的身后走了进来,听到妹妹的话,他也不揭穿,明明是不想看书,还找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不过,轻轻嗅了一口香味,母亲确实许久没有做菜了,他也很是怀念呢。 “舅母做的菜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了。”太子也是最爱林拾一做的菜了,在人前他需要时刻维持威严的模样,可到了林拾一这里,他就不比那么辛苦的伪装,喜欢什么说了就是。 听到有人支持,赫依一来劲了,对着一旁的太子附和道:“是吧,我娘做的菜是最香的了。” 林拾一正在端菜,听到几人的吹捧,脸不红心不跳的承受了这些美言。 一副享受的模样:“那是,你们也不看是谁做的,我做的自然是最香的了。” 听到林拾一这话,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赫煜宁抱着女儿,靠近了林拾一:“娘子说什么都是对的。” “嘴贫。”林拾一回了一句。 自从赫煜宁接手了辅助太子的事,就没有停歇的时候,这好不容易把有心思的人都按死在了摇篮里,林拾一这才有心思做一顿好的犒劳大家。 看着一旁赫梧琛的孩子,林拾一身手摸了摸她的头顶,太子长的很像赫梧琛,特别是眼睛,亮晶晶的,那里仿佛有着星光,林拾一仿佛又看到了赫梧琛。 太子看着林拾一这样,就知道她又想起来自己的父皇,拍了拍她的手背,认真道:“姨母不哭,父皇永远都在的。” 听到太子这话,林拾一点了点头,“太子也要做一个明君给你父皇看才是。” “嗯,好。” 太子这声承诺,承诺了一生。 十年后,太子成年,赫煜宁把大权全部给了太子,带着林拾一逍遥自在去了,赫依一被封为公主,而赫煜祥走上他父亲的老路,十五岁便自己参军建功立业。

章节目录

山河谋:我家王妃要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立里tm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立里tm并收藏山河谋:我家王妃要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