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等眼前二人的心情平定下来,都已经小半个时辰之后,外面的天色都已经大亮了。 方春雨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脸上哭得好似花猫,双眼又红又肿的,嘴角却带着一道轻松愉快地笑容。二人重新换了衣裳,又梳了头。 四目对望,二人脸上都带上了一道释怀的笑容。 手挽着手,慢慢从里间走了出来。 外面,几个下人早就等候在那里,一脸担忧的望着他们。 见二人出来时,却是一副蜜里调油的神态,都露出不可置信的模样来! 又赶忙收起诧异色端着热水和汗巾上前。萧玉棠亲自接过水盆,帮着方春雨洗漱了,这才用她用过的水搓了汗巾,自己也擦了把手。 “怎么还愣着?王爷可是饿极了,赶紧去布菜!” 方春雨开口,声音比起平时多了些嘶哑,却更增添了一股妩媚的气质。 下人赶忙应着下去布菜。 “杨嬷嬷,壮壮呢?怎么没见着她。” 不见调皮捣蛋儿,萧玉棠好奇地问着。 杨嬷嬷赶忙作答:“回禀王爷,小公子还睡着,叶子在身边伺候着。可要老奴去把小公子抱来?” “不用了,小孩子就要多睡才长得快。” 萧玉棠挥挥手,又回头含笑望着方春雨:“昨儿我好像把壮壮吓哭了是吧?” 昨儿他睡意上头,只依稀记得他把孩子抱在怀里,后来他便哭了。 “是你这一脸胡茬留着,估计他才不认识你了!” 对壮壮的喜好,方春雨倒是了解得透彻:“他平日里可皮实了,就喜欢黏着人,昨儿那么好哭,多半是被你动不动就抱上来给吓的……” 说起小壮壮,方春雨的话题明显说不完。 饭菜很快便送了上来,今儿厨房那边明显把十八般武艺都拿了出来,各种看着粗糙的、精致的吃食、小点心一类的摆满了桌子。 萧玉棠拿眼一扫,红烧野兔、糖醋鱼、芋头煎饼、八宝粥,还有鸡汤,果真丰富! 赶忙拿起筷子替方春雨布菜,这才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 “这时节居然还有鱼?倒是难得。咱们先吃,等填饱了肚子再说,反正还有得是时间!” “山那边的水塘里的水常年不结冰。里面的鱼多却小,虽然不够肥美,不过,做糖醋熘鱼倒是正好。” 方春雨含笑,倒没有拒绝,也跟着端起了碗,顺势吃了块糖醋熘鱼,不住点头:“这糖醋熘鱼做得好吃,炸得脆,闷得香,酸甜适中,里面的鱼刺都酥脆了。尝尝我这手艺,是不是越来越好了?” “嗯,确实不错。” 萧玉棠点点头,他正夹了一筷子野味儿:“这是什么野味儿?好像不是兔子吧?” “山雀、斑鸠啥都有。山里人很擅长抓这些,在空地上撒些米谷,用系了绳的棍子支起一块大匾,山里的孩子都能抓不少。他们还会用一种树分泌的粘液涂在水槽上,里面撒米谷,等飞鸟一来喝水吃米谷,便被黏在上面。有的时候一抓麻雀便是一大群……” 方春雨也不着急吃,慢悠悠和萧玉棠说着,静静感受着他陪伴在自己身旁的温暖感觉。 这种感觉委实太好、太温馨,让她恨不能将自己生活里的点点滴滴都告诉他! 萧玉棠也不催促她,不过他吃饭的动作却不慢。不过在方春雨说话的当口,就已经啃了一大堆骨头。 方春雨赶忙夹了些野菜鸡蛋饼进他的碗里。 “别光吃肉当心上火,要荤素搭配才营养结构合理。你身上有伤,再喝碗鸡汤吧!” “好!” 萧玉棠由着她帮自己布菜,只要她夹进碗里的菜和汤,他都来者不拒吃进嘴里。 见他吃得欢快,方春雨心里也高兴着。 “这大山里别的没有,就是野味儿和山货多。这些日子我猎了不少野味儿,还有许多山货,原本说给你送去的,正好你来了……” “河中之危已解,往后,春雨你就不用再这般辛苦了。来,你也赶紧吃些。” 萧玉棠又替方春雨夹了些她爱吃的小菜,这才谈及了正事。 “眼下刘明被生擒,俘虏了一万余人,想必等消息传回,举国安定,本王登基之日也将提上日程。本王已经和朝中大臣通过气,等本王登基那天,就同时与你举行封后大典。举国同乐!” 方春雨喝汤的动作一顿,抬起头看萧玉棠。 脸上的神色喜怒难辨:“你是说真的?” “嗯。” 萧玉棠默默握住了她的手:“雨儿,前面这些年,我让你受了不少委屈。不过以后断然不会了。咱们膝下已经有了壮壮,等以后肯定还会有别的孩子。本王的后宫之中,只要有你一人足矣。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雨儿,你可愿意与我一起,看尽长安花?” “我……” 方春雨有些迟疑,见萧玉棠紧张得抓疼了她的手,她笑了起来:“愿意。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 “好!谢谢,谢谢你雨儿……” 萧玉棠激动得抱紧了她:“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谢谢你,给了我新生…… 要不是你,也许我早已不在人世上。 方春雨又想起另一个问题:“只是,后山那边……可怎么办好?” 她在后山建造的霹雳弹制造地刚刚才投入使用,现在离开,这么如何处理? 萧玉棠摇摇头,随即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笑容。 “你后山上的东西虽然重要,不过此地的位置却太过敏感。万一消息走漏,后果不堪设想。我早就想过了,放弃此地,把那些熟手的师傅们统统带上,等进京后,再专门辟地安置他们。都封个一官半职,不比眼下屈居在此做见不得光的山贼强?” 这话说得方春雨一阵意动。 忙点了头:“成!后山里的东西该毁去的就得毁干净,那些个师傅们是一定要带走的。其余的,山里的人手就问问他们各自的意愿吧!愿意留下的,要自寻去处的,还是愿意跟着你我一起走的,都打探清楚了。再做决定。” “好!” 萧玉棠赞许的点点头,他对方春雨的办事能力自然放心,当即便点头答应下来。 方春雨便把此事交给杨统领去处理。 又安排人手整顿行李。众人得知要进京后,顿时欢天喜地的去收拾细软了。 等方春雨把这些零零总总安排好,回头却看见萧玉棠横陈在床头,非但没有补眠,反而正抱着壮壮逗着他玩儿。 两岁的壮壮胖嘟嘟的,模样和萧玉棠有八分相似。就是那种一看就不会错辨的父子俩。此刻,壮壮正半趴半坐在他的胸口上,小嘴儿里咯咯不停地笑,伸长了胖乎乎的小手儿,去拔萧玉棠下巴上的胡茬。 “调皮蛋,敢招惹父王,看我不,收拾你!哈哈哈——” 方春雨站在窗外看着眼前温馨的一幕。 那是她的丈夫,她的孩子! 她由衷的笑了。 (全文完)

章节目录

麻辣小地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萌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芽并收藏麻辣小地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