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楚暮枫见状,眼睛都差点儿瞪了出来,“还能这么搞?谁想出来的把鞋子藏在气球里,竟然这么变态!” 变态? 很好。 燕脂微笑。 鞋子被从气球里取出来,只是,两只水晶鞋被被一巴爱心锁给锁住。 被锁在一起的鞋子,就算是穿到脚上,也不能下地走路的,肯定会摔跤。 “钥匙呢?” “快找,肯定也在气球里。” 燕脂摇了摇手,手指勾着一把小钥匙,“你们在找这个吗?” 楚暮枫,“是钥匙,快抢!” 谁知,燕脂一抬手,将钥匙塞进胸口。 众人,“……” 楚暮枫不服,“你这是犯规!” 伴郎团这边都没有女生,再说谁敢搜燕大小姐的身啊? 燕脂瞥了一眼楚暮枫,笑得很假,“楚楚,你再接着嘴欠。” 楚暮枫,“……怪我咯?” 没错,还真的怪楚暮枫。 不是楚暮枫嘴欠,燕脂原本不打算做得这么绝的。 等一下,楚暮枫不好好地给她跪下唱征服,别想让燕脂轻易把钥匙给交出来。 燕脂朝楚暮枫勾了勾手指头,“想要钥匙的话,先叫声姐姐来听听。” 楚暮枫别开脸,“实名拒绝。” 他比燕脂年龄大,叫姐姐多没面子。 叫姐姐是不可能的,永远不可能的。 楚暮枫灵机一动,一伸手,把明辞给推到燕脂面前,“胭脂,你想听人叫姐姐的话,我让明小辞来叫,叫你一百声姐姐都没问题!” 伴郎团里,也就一个明辞比燕脂年龄小。 明辞倏然被楚暮枫一推,没有站稳,撞到燕脂…… 燕脂与明辞四目相对。 那边,宫夜宴一弯腰,直接抬手将新娘抱起来,稳稳当当的公主抱。 水晶鞋不要了,抱她下楼。 明歌细白的纤手娇娇地圈住男人的脖颈,被他公主抱着一步一步走下楼梯,婚纱长长的裙摆垂落下来,遮住她没有穿鞋的雪白玲珑的脚…… 明歌在宫夜宴耳边小小声地开口问,“鞋子还没有穿呢。” “有我抱着你。” “可是等下走红毯……”明歌迟疑。 宫夜宴将她抱到车上,让明歌坐好,婚纱裙摆长长地铺开。 黑色林肯加长的车内,空间很宽阔,男人在车里单膝跪地到明歌面前,从一旁拿出一个纯白色礼盒,一打开,里面是一双漂亮的水晶鞋,鞋面和鞋跟都闪耀着亮晶晶的钻石,跟被燕脂藏起来的那双婚鞋,一模一样…… “这……”明歌惊讶地抬起美眸,望向宫夜宴。 这个男人竟然准备了两双一模一样的水晶鞋! 宫夜宴握起女人的脚,替她一只一只穿上漂亮闪耀的水晶鞋。 然后,坐到明歌身边。 女人漂亮的眼睛里浮现着惊讶又感动的光芒,感情充沛得仿佛快要溢出来,那模样实在可爱,宫夜宴低下头,在她唇边轻啄了下。 温柔而克制。 离开后,轻声说。 “不能亲,妆会花掉。” 那语气,颇为遗憾。 明歌低下眉眼,扬起红唇,甜蜜又美艳地笑了起来。 长长的婚车队伍,沿着这座种植满明歌最喜欢的郁金香的爱尔兰私人小岛,绕岛一圈。 所到之处,留下这对新人幸福甜蜜的身影和足迹…… 最后,婚车在教堂停下。 纯白教堂圣洁而神秘。 宾客们早已经坐在里面,都是明歌和宫夜宴两人的亲朋好友。 墨弈、墨念、还有许久不见的霍骁都来了。 还有她的一双儿女,宫祁墨和宫依斐,被抱在爷爷奶奶的怀里,见证着父母的婚礼。 大门缓缓打开,红毯这一端,明歌挽着父亲明致远的手臂,在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声中,款款地朝站在红毯尽头,一身墨色西装,长身玉立的男人走过去。 她唇边带着笑,透过朦胧梦幻的洁白头纱,遥遥地望着红毯那端神父身旁的男人,脑海里浮光掠影地闪过很多很多的画面…… 有夜莊初见。 有浪漫之旅的法国邂逅。 也有一起拍广告,贵族小姐与民国少帅…… 那些都是属于她和他之间,美好而珍贵的回忆。 终于,明歌走到宫夜宴的面前。 明致远将女儿交到另外一个男人的手上,就这样托付一生。 主持婚礼的神父是爱尔兰国籍,专程学了华夏国的语言,手里捧着一本圣经,庄严而神圣地望向两位新人,开口道: “新娘,明歌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个男人,让他做你的丈夫,不论贫穷还是富有,不论健康还是疾病,一辈子让他爱你、宠你、忠诚于你,一辈子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白头携手,死后同穴?” 明歌眸中闪过一丝惊讶的光芒。 这个婚礼词,跟她所了解的都不太一样。 别人的婚礼,神父一般都是先询问新郎,问词也跟这个不一样…… 不过,明歌没有迟疑,回答道:“我愿意。” 神父再问,“新郎,宫夜宴先生,你是否愿意迎娶你身边这位小姐……” “我愿意。”宫夜宴道。 神父慈祥地微笑,“那么,在此,我宣布,明歌小姐和宫夜宴先生正式结为夫妻,现在——” “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宫夜宴抬起修长的手,右手的无名指上戴着婚戒,彰显着已婚的身份,他怀着庄重的心情,慢慢地掀起妻子头上的白纱,吻上她饱美的红唇。 在这对新人的亲吻中,掌声雷动,轰轰烈烈,蕴含着对他们最美的祝福…… · (全书完) ——2020年5月28日,黑白灰姑娘

章节目录

宫少,你老婆又上头条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黑白灰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白灰姑娘并收藏宫少,你老婆又上头条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