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后,瓷裕镇的八大氏族变成俞氏、元氏、楚氏、司氏、程氏、典氏、燕氏、莫氏。 镇东长街的瓷源堂经历一场大火之后,被重新建造成一座祠堂,取名:忠信堂。祠堂中供奉着唯一的一座神位,无人知道神位的主人是谁?更无人知道立神位的人又是谁? 谷宅依旧掌管在栗海棠的手里,她与诸葛弈住在寒夜谷的寒夜山庄。每当她到镇子里拜访元氏老太爷、太夫人时,都乘坐一驾西域风韵的金马车。 莫晟桓的脸伤经过整整半年的精心治疗,终于恢复昔日的容貌。叶梧桐也终于逃回祁山镇的家中,再不必听海棠的唠叨。 自从莫族长率领全家人离开瓷裕镇,回到江南的家乡后就一直没有音信,直到栗海棠扶助莫晟桓振兴莫氏族,莫晟桓才透露莫族长在回家乡的途中病逝,莫家人也各自去寻安身之地。 莫容玖和元煦决定永远留在江南,帮助海棠打理楼外楼的生意。 仿佛一切尘埃落定,每个人都寻到属于自己的归宿。 转眼一年,栗海棠发觉自己的心有一处空了,又不知空了哪里。她翻看老黄历,计算着日子。 “怪不得心里空空的,原来是珅哥哥的忌日快到了。” “青萝,快去准备冥物,我要忌拜珅哥哥。” “刘姑姑也备些珅哥哥爱吃的东西,要清淡的。” “师父去京城见皇帝老儿都走了三个月啦,怎么还不回来。哼!难道被京中大官儿的闺女相中,娶媳妇生儿子再回来?” “兰月又在做什么?真是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 栗海棠喋喋不休的碎念,藏在暗处的鬼卫们憋笑憋出内伤来。怪不得兄弟们争抢着来保护小主子,差事轻闲还能听到小主子吐槽主人。试问天下谁敢说主人的坏话,唯恃宠而骄的小主子胆大包天。 翌日清晨。 金马车驶出寒夜山庄,栗海棠气闷地坐在马车里。若大的山庄,竟寻不到一个愿意陪她去忌拜栗君珅的人,阿伯不愿意、宝儿也不愿意、青萝不愿意、兰月也不愿意,就连孟虎和孟安也躲着她。 “哼!你们不陪我去,我自己去。有人绑架我,你们就等着挨师父骂吧。” 栗海棠愤愤不平地大喊发泄心中怒火,听得赶车的护卫咬牙忍笑。哎哟哟,牙好疼! 金马车来到栗君珅和栗君武被烧死的乌氏瓷窑场,这儿早已修建成一座墓园。墓园中埋葬三个人,栗君珅、栗君武、莫晟泓。 离栗君珅之墓最近的一处平坦高地,建造一座青瓦灰砖的小屋。 金马车的金铃铛响声从墓园门外一路响到小屋的木篱笆外,小屋里正在准备熬粥的年轻男子听到铃声和马蹄声便知是谁。 “花妹妹,你来了。” 程澜一身粗布农夫的打扮,满脸的胡子茬儿。 栗海棠跳下车,打量程澜,嫌弃说:“瞧你不修边幅的模样,夜里没吓到珅哥哥吧?他敢出来和你聊天吗?” 程澜调侃:“敢呀,他做了鬼以后胆子特别大,昨晚还与我商量去寒夜山庄看看你呢。” “哼!我才不信呢。” 栗海棠唤护卫取下马车里的东西,她和程澜一同去祭拜栗君珅。 “花哥哥,程族长前几天又来山庄寻我告状。” “你如何打发他的?” 程澜接过她挎的胳膊上的篮子,与她一同走向栗君珅的墓。 栗海棠摇头,反问:“花哥哥要一直守到死吗?” “对呀。”程澜站在栗君珅的墓碑前,满眼宠溺地说:“他是我的爱人,是我宁愿弃家族也要守护的人。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他,也曾告白过。可他当我是弟弟,当我在说玩笑话。他不气不恼,总会笑着说我傻,训斥我收敛顽劣好好读书、好好学武。” “花妹妹,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将你和珅哥哥葬在一起吗?” 无需他言明,栗海棠已猜到程澜的请求。 程澜羞赧道:“哈哈,被你猜到了。好吧,我承认,正是此事。请花妹妹成全,来世我与珅哥定会投胎一男一女、结为夫妻。” “嗯,你要投个女娃娃,我可以唤你……花姐姐!” 栗海棠从背后拿出一对花环,一只戴在程澜的头上,一只挂在栗君珅的墓碑上。一年前,程澜不惜与程族长、程夫人断绝关系,也要以“未亡人”的身份为栗君珅守墓,并在瓷裕镇的祭祀场当众发誓一生守墓、永世不离。 诸葛弈告诉海棠,爱是命定的,无关男人和女人、无关年老年少、无关身份贵贱。他佩服程澜的勇气,更感动程澜对栗君珅的真情。若海棠愿意理解他们之间的爱,就成全程澜。 祭拜过栗君珅,对程澜许下承诺,栗海棠乘金马车回到寒夜山庄。此时夕阳西下,山庄里热热闹闹的,远远的能听到秦五爷高亢粗犷的大笑声。 栗海棠避开正殿,绕着弯弯曲曲的游廊回到后宅,见自己的屋子亮着灯,窗子上映出一大一小的影子。 她踮起脚步偷溜过去,蹲在窗子下。 屋子里,诸葛弈将一个紫檀雕花匣子交给俞宝儿,说:“虎儿,我要同你的姐姐成婚了,暂时离开三年。这匣子里有二十块商令,可以掌控瓷裕镇的所有商铺生意。我交给你,亦是对你的期望。” 俞宝儿跪下来磕头,双手捧过,说:“师父放心,虎儿会努力学习、用心经营。” “你会比你的姐姐做得更好!” 诸葛弈扶起俞宝儿。 俞宝儿问:“师父,你要带姐姐去哪里成婚?我不能参加婚礼吗?” “我要带她去见我的师父林崖居士,请师父为我们主婚。然后履行当初的承诺,陪她一起大隐于市、游山玩水。” “那我以后唤你师父,还是姐夫?” “随你高兴。” 诸葛弈拉着俞宝儿坐来身边,说:“瓷裕镇留给你,记得:为商者不可贪利忘义,为王者要恩威并施。懂吗?” “懂!” 俞宝儿听懂了,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但真正实践起来,他就…… 窗外偷听的栗海棠感动不已,泪珠子抹都抹不完。 此经数年,岁月流逝,一对神仙眷侣归隐山川河谷,无人知晓他们的踪迹。但商道和江湖时不时传出他们的消息,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 一个是赫赫威名的天下第一大商活死人,一个是钟灵毓秀的谷宅小东家,从此锦瑟和鸣、共掌天下的荣华富贵。 作者语: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完结)

章节目录

术尽荣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舒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舒闲并收藏术尽荣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