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老金牛寨主盂雄之妻牛凤珠由大雨中赶来,被孟龙、兰花、王翼、时再兴、姬棠等率众蛮女用藤兜抬往碧龙洲竹楼之上。凤珠途中受伤,卧在榻上,盂龙因要传令准备欢宴接风,由后赶来。因方才凤珠到后说不几句人便昏厥,未说来意;坐定之后,孟龙便问老金牛寨主叔父孟雄如何不曾同来。凤珠正说老金牛寨出了变故,盂龙等闻言心方一惊,跟着又听远远芦笙吹动。

    兰花听出发生事故,外面雨又下得大,笑说:"叔婆难得来此,偏遇到这样大雨,途中受伤还未医好,好些话还不曾说,外面又有信号传来,真个讨厌。听这声音事情不大,许和往日一样,他们大雨之中看花了眼,又当有什么奸细来此扰闹,也不想想银坑寨那伙蛮人虽极凶狠,不是不知我们厉害,中间隔着许多悬崖峭壁、深沟大壑,如何能够飞渡?并且彼此相安业已多年,以前随同爹爹去打犀牛,与之隔崖相遇,各用话筒互相交谈,折箭为誓,言明十年之内两不相犯,崖上守望的人也撤了回来。他原不放心我们,曾用许多人力长年日夜守望。说好之后,等我们的人一撤,他们也把人撤去。偶有两人无意经过,或是翻山打猎,走到两交界的危崖之上,并还互用乡箭通知,隔着大片绝壑彼此问答,表示好意。有时还将我们这里的东西用弹板发将过去,他也照样回敬。

    虽因相隔太远,双方所送东西多半落在壑底,不易得到,从未对面谈话,但无丝毫仇怨,怎会无缘无故违背信约,派人来此窥探?

    守望的人偏是一口咬定崖前树林之中常有人影出没,其快如风,一闪不见。这类信号自我生了阿蛮还未满月,每隔些日必要发生,等到派人追去,四面堵截,人已不见。

    内有两次我还将人预先埋伏守候,各处路口均有专人把守,接到信号立时合围掩去,始终没有见到人影。新近听说林中怪人还带有一个黑猩猩,每来都在月黑天阴或是狂风暴雨之时先在森林附近走动,这一二月越来越勤。内中一次天已深夜,并还是在对岸小桥前面出现。看神气似想到洲上来。因是月初头上,天阴雾重,看见他的人只得一个,等到取箭射去,还看见大小两条黑影。再取芦笙一吹,又用镖枪追掷过去,把人惊动,分头穷追,早已无踪。据说那人力大身轻,本领极高,镖枪还被接去,甩向一旁。既是来此窥探,必无好意,接到镖箭,如何不向追他的人反击?照他那样神出鬼没,捉摸不定,伤人极易,始终也无一人受伤。其说不一,分明今日又是守望的人疑神疑鬼。幺桃业已去往查问,少时便可知道。芦笙不曾再起,只附近守望的人互相应和了几声,就有事故也不重要,叔婆放心好了。"

    再兴暗中留意,见凤珠本想诉说来意,芦笙一起,面色忽然大变,似有惊惧之容,连问有何警兆,神态立时失常,一言不发。直到兰花从容笑语,把话说完,方始回复原状。众人正要二次请问来意,幺桃聪明机警,一听芦笙吹动,便先冒雨赶往对岸查问,恰巧赶回。兰花见她跑得气喘吁吁,笑问:"何事?可是那怪人和黑猩猩大白日里又出现么?"幺桃笑答:"正是,我先还当又有犀群发现,因见老夫人刚来,主人正在陪着说话,恐不放心,赶往探询。听他们说,方才大雨之中,崖上守望的人因知我们寨前一带不会有事发生,森林相隔虽近,自从上次犀群过后,又在森林边界开了崖洞,添上两处守望,如有警兆,不等近前,已先得信。前面两路全都安静,都没想到别的。崖上这几个都是老金牛寨;日人,年已衰老,主人怜惜他们,派在崖上守望,日常无事,不接信号极少去往崖口走动。

    今日雨又下得大,本来藏在洞内,因老夫人来此,想起以前犯了寨规,本来要杀,全仗老夫人说情,减罪为奴,发来此地采荒。如今全家在此,日子反更安逸,心中感激,想见夫人一面。正在崖口冒雨遥望,猛一回身,瞥见前面树林之中有人跪地刚起。风雨迷目,先未看清,还当和他一样心思的同族,大白日里也未理会。正要回洞,忽见树上有一黑影飞落,这才认出那是近数月常来窥探的怪人同那猩猩,因未穿着兽皮,赤了上身,故未看出。等吹芦笙,四面赶去,人已不知去向了。"兰花笑说:"这人既朝我们跪拜,可见没有恶意,等我想好主意,明日传令,早晚将他生擒,就能问出来历。我想决不是什么坏人,凭他一人一兽也做不出什么事来,还请叔婆说那来意吧。"

    凤珠闻言,心始略定,想起自身遭遇和此行经过,忍不住流下泪来。兰花聪明,见她伤感和闻警惊急之状,孤身来此,随行都是她的心腹蛮兵,未带一个男子,事前没有命人通知往迎,与前两次来时光景大不相同,方才又有老金牛寨发生变故之言,料知变出非常,必非小可。也许老夫妻反目,或是犯了什么大禁,匆匆逃来,后面还有对头追蹑都不一定。想起凤珠以前待自己的好处,不禁生出怜惜之念。

    正要开口,再兴心细,对于凤珠虽是片面热爱,比谁都要关切,早就看出她为了王翼而来,内有难言之隐,老金牛寨还有非常之变,逼得她孤身逃来,事并未了,还有后患,所以方才一听芦笙信号那样情急。见她正要开口述说来意,忽然流泪悲伤,欲言又止,忍不住脱口说道:"夫人长路劳乏,人又受伤,方才又说老金牛寨出了变故,事情必关重大,所以想起伤心。如今刚上伤药,还未吃什么东西,我看暂时先不必谈,等用完了酒食,养息片刻,再说来意也是一样。我知夫人平日待人宽厚,老王近年性暴,喜怒无常,只听夫人一人的话。以前我弟兄在老金牛寨避难,单是这里孟寨主便有两次被好人离间,全仗夫人解兔。"

    "一次为了岁贡少了两样东西,老王大怒,想命孟五虎来此接替。跟着又因兰妹重订山规和每年贡例,也是小人进谗,非但说这里孟寨主年老糊涂,宠爱兰妹,由她一人做主,胆子越来越大,放纵这里的罪人和那许多蛮人异族,明知森林中珍贵之物甚多,不肯督促手下山奴罪人入林采荒,似此只顾收买人心,讨好这里罪人蛮人,必是和那年土人一样想要叛变,仗着这里地利山险自立为王,与之分离;业已和那几个同族好人商计,暗用阴谋,借着贺寿为由,将他父女骗往老金牛寨用药酒毒死,由那为首好人孟五虎来此掌管。第一次夫人知道,当时化解,再三力劝,说岁贡虽然少了两种,别的好东西却多出好几倍,还多了几袋最值钱的金砂,算起来加倍还多,如何能怪兰妹没有孝心?

    并请老王同往仔细查点,果然不差,老王转怒为喜。"

    "事情刚完,奸党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并且恐夫人知道,人已派出,走了两日。

    夫人偶在无意之中见老王提起兰妹怒骂,问出真情,知又中奸党之计,再三以理力争,说上年来此避暑,亲眼目睹兰妹虽然年幼,初次管理全山,样样办得有条有理。因见入林采荒的人实在危险劳苦,常时送命,再不便是外族蛮人受苦不过,群起反抗,仇杀逃亡,死伤的人也越来越多。老金牛寨虽有罪人和别寨掳来的蛮人常时送去,仍补不足。

    经她仔细考查,重订寨规,将采荒的人分班轮流,劳逸平均,赏罚公平,得到多的并有奖励,这才人心悦服,都肯出力用命,所得每次都是有多无少,不似以前伤人既多,还不够数。你重在多得财物,管她如何做法?她不能得到人心,怎肯为她出力?如照以前那样虐待罪人蛮人,压迫大甚,一旦发生叛变,他父女和我们的人连那大片土地财产都难保全,再被银坑寨蛮人得知,乘虚而入,从此断路,就算能够夺回,也不知要伤多少人命财物。何况当地的人个个凶野,全仗他父女恩威并用,能够统制。你如将她喊来,难免发生叛变,许多可虑。"

    "再说他父女实在忠心,代你管了这多年,受尽辛苦危险,你只细算一算,单是每年岁贡,那是多大一片财物。除却寨主虚名而外,你并没有好处给他。就他寨中有点积蓄,不曾全数献出,也是他父女冒了危险辛苦亲自得来,与你无干。如何常年得他好处,恩将仇报?如想谋叛,怎会这样尽心?他那里山高路险,一经为敌,天大本领也攻不进。

    如由另一面森林硬穿过去,势所不能。就能冒了无数奇险勉强走到,去的人至少要伤十之七八。他父女又得人心,只消把那用飞索上下的危崖人口把住,你便没奈他何,何必还要自请增加呢?他那岁贡又未减少一点,不过向你请求定出一个准数,只比原数增多,不限定他的种类,价值相等,便可交代,容他休息;防你多心,并还照最多的年份加上一倍,这也是林中采荒所得不等无法的事。全是一片孝心好意,如何听信谗言,怪起他来!"

    "老王耳软心活,原是一时糊涂,受人之愚,闻言大悟,立时命人收回成命。夫人还恐五虎等好党阴谋阻止,暗中对你父女加害,恐迫不上,知道人已起身,将命两个心腹女兵暗中赶来送信,才将此事消灭过去。寨主和兰妹恐还未必知道呢!照夫人这样为人,必有天佑,便是老金牛寨那多的人差不多异口同声感恩怀德,多说自从老王娶了夫人,别的好处不论,单是鞭打都要少挨许多,不似以前稍有不合必遭毒打,见了老王便胆寒心惊,看都不敢多看一眼。许多犯过要杀的人,也因夫人求情劝说,至多发往这里为奴,不至于死。像你这样好人,谁都敬爱,是人都有天良,即使老金牛寨出什么变故,或是好党阴谋暗害,夫人被逼来此,也有老王赐的牙牌令符,可以按照寨规退他回去。

    休说我弟兄受过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如有什事,百死不辞;便是寨主兰妹想也不会坐视,夫人悲苦作什?"王翼闻言也在一旁力说:"我受夫人厚恩,今生无可报答,无事便罢,万一有事,决不容人欺侮,伤你毫发。"

    凤珠本是一肚皮的悲苦委曲不知从何说起,无奈事情难于隐瞒,更恐仇敌厉害,万一赶来,孟龙不知细底,放其走进。来时虽用丈夫死前所给祖传神箭吩咐防守山回的蛮人斩断飞桥,断了来敌追路,又命女兵相助防守,到底情虚胆怯,还不放心。到后又见王翼娶了兰花,业已生子,想起前情,越发悲痛,有好些话已不便出口,方寸已乱。正想谈说前事,忽然想起仇敌正是孟龙的亲兄弟盂五虎,孟龙不知乃弟阴险好狡,双方常时有人来往探望。方才在寨中昏倒醒来,还曾听他向同来蛮女探询。虽因事前嘱咐,不曾明言,跟着便来竹楼,可见孟龙对弟甚好,有许多话还要想过再说,以免疏失自误,因此迟疑,欲言又止。及见时再兴似对自己关心已极,来意竟被料中,非但词色慷慨,义气激昂,并把以前自己暗助孟龙父女为他解围免难之事说将出来。当初原因丈夫孟雄年老昏庸,耳软性暴,自己又爱兰花、不愿他父女为好人所害,又恐丈夫受人离问,残杀好人,自伤羽翼,暂时留意化解,阻其凶杀。原是无心之举,王、时二人恰在寨中,偶然谈起,事已忘却,不料竟会记在心里。蛮人恩怨分明,此时说得恰到好处,不由心生感激。

    再看王翼虽在随声附和,口气也极慷慨仗义,比起再兴却差得多,也没有他自然,想得周到。回忆前情,心正伤感,孟龙首先跪倒,捧起凤珠的脚连亲带哭道:"那年叔爹忽派两人来此,喊我父女同往拜寿,我因这里不能离人,就是叔爹想念,不应父女同去,心虽奇怪,多年未见。又想去往城市游玩,听女儿说此举恐有原因,还在怪她多疑,但是老王之命不敢违背。为了准备贺礼,耽延了两三日,跟着便有两个女兵先赶了来,说叔爹因听叔娘之劝,知道这里不能离人,只命送去贺礼,人不要去,隔了三日又有人来,女儿一时多心,仔细盘问,三起人说话都有不同,也未想到别的。后来我兄弟派人来说,叔爹念我父女多年未人城市,女儿更是从未去过。这次叔爹整寿,各寨蛮人连同当地官府均来庆贺,数十里方圆之内都要张灯结彩,从来没有这样热闹,想使我父女一开眼界。因叔娘上次来此避暑,怪我女儿服侍不周,心中怀恨,从中作梗,因而中变。"

    "如换别人,自然相信,女儿却因叔爹、叔娘两次来此避暑,对她最是怜爱,有求必应,决非假装出来。上次岁贡缺少两样药材,叔爹怪罪、叔娘劝解之事送岁贡去的人又曾说起,早已知道叔娘对我们的好意,本不肯信;女儿再朝来人仔细查问,又间出兄弟因恨叔爹不听他话,都是叔娘作梗,便未理他。不久来人之兄犯罪来此,说他回去已为我兄弟所杀,也不知为了何事。隔了两月,女婿和他兄弟便拿牙牌信符来此传令,说女儿这两年越管越好,令她代我做了真的寨主,又是叔娘好意。我父女本就感激万分,想不到上次叔爹催我父女赶去拜寿,竟是我该死兄弟的阴谋,想害我们。叔娘只管放心,休说好党对头,便是叔娘得罪叔爹逃来此地,没有祖传神箭,我父女拼着性命不要,也必保你平安。如有三心二意,便遭天雷打死!"随将肩上长箭拔下,一折两断,掷向地上,向天跪祝起来。

    孟龙话才说到一半,兰花早已扑上前去,抱着凤珠的手不住亲热,也是边哭边说:

    "叔婆吃完东西,有话只管请说。不论天大的事,谁敢伤你一根毫发,我必和他拼命!

    我料叔公必已不得好死。你说那好党,不是我五叔为首、也必有他在内,我对他疑心已非一日。每次派人来此,必说叔婆坏话,如何厌恨我们,有时连叔公也说在内,仿佛只他一人是好心,恐我父女受害。他却不知,叔公还不怎样,叔婆对我何等怜爱,两次避暑都是大家欢喜。就照他说,汉人口甜心苦,暗中害人,也决不能装得那么长久。叔公那样听话,叔婆随时都可要我父女的命,更用不着这样心思。当面怜爱不算,人去以后,遇到好东西只有便人还要送来。分明是他想做这里寨主,两面闹鬼。我常和爹爹说,他偏爱他兄弟,不肯相信,我决料得不差,话说在先,等叔婆少时一说就知道了。"

    凤珠见孟龙父女这等说法,心中略宽;长路跋涉,连经险难,人又受伤,心中一定,反倒饥疲交加。姬棠立在一旁正想心事,见众蛮女早将酒食送到,外面还在烤肉,因正谈说,还未取食,看出凤珠愁眉稍展,便将桌儿取来,将酒食杯筷和割肉的小刀一同摆好,端了过去,请叔婆随意食用,先吃一点再说。凤珠上次避暑,姬棠虽是外姓山女,因和兰花交厚,不当她女奴看待,为避少年蛮人纠缠,老守在夫人身边。凤珠早就觉她端丽聪明,和兰花一样怜爱,走时给了许多衣物,并令孟龙父女另眼相看。这时见她嫁与再兴,不知二人名色夫妻,因觉再兴义气,越发推爱,拉着姬棠的手不住夸奖,令将茶几再拼两个,大家同吃。

    盂雄世袭寨主,人又威猛,尊卑之分甚严。两次来此避暑,还是凤珠心爱兰花,令其侍坐,同食了两次,连乃父盂龙都没有份。像这样的举动,孟龙首先受宠若惊,连连拜谢。姬棠更是嫁后才将身分无形中提高,积习相沿,也由不得连声谦谢。兰花知道凤珠没有习气,方笑说道:"棠妹不必如此,我叔婆一向不讲究这些臭规矩,你不是没有见过。叔公不在这里,楼中又无外人,天已不早,想必大家都有点饿,坐在一堆还亲热些。"凤珠接口叹道:"侄儿快些请起,时二弟妹也不要客气,薄命人已不似以前,还想在此久居终老,以后都是一家人,越亲热随便越好。便是王、时二位也不要这样称呼,夫人二字反倒使我痛心。如真看我得起,我比你二位一大一岁,一大三岁,各以姊弟称呼最好。等我稍微吃点东西,再谈这次出死入生的经过吧。"

    众人见她说到未两句,人又流下泪来。王、时二人因姬棠外族之女,虽无长幼之分,但和兰花结了姊妹,王翼又娶兰花为妻,算起来要小两辈,算是侄孙女婿,姊弟称呼自然不便。王翼刚喊了声"叔婆如何这样称呼",底下的话还未出口;再兴偷觑凤珠忍泪举杯,朝着二女强为欢笑,孟龙刚立起身,坐在一旁提壶劝饮,对于王翼所说竟如未闻;知其心中悲苦,王翼这等说法更使伤心,暗怪大哥真个糊涂,这话由我出口还好一点,你已负心太甚,如何还要加她难过,便偷偷拉了他一下,接口说道:"我们风俗习惯好些均不相同。按理姊姊是长辈,但我三人都是汉家,相识在前,又有救命之恩,称呼大小无什相干,全在彼此情分。姊姊先已说过,我们自不应该违背,索性各论各,心中尊敬也是一样。"王翼立被提醒,深悔冒失,又疑凤珠提出姊弟相称多半还有深意,再一偷觑,虽然丰神憔悴,草草梳洗之后依旧珠颜玉貌,不掩容光。想起以前不该不听良友之劝,暗写情书。此次孤身逃来,必是为了自己。万一女子情痴,纠缠到底,兰花那样热情刚烈的女子稍微看出破绽,生出变故,必有一伤,不禁心生惭愧,脸涨通红,心乱如麻,也不再往下说。

    凤珠好似只顾和二女问答,二人所说直如未闻,开头还有一点勉强,饮了两杯,玉颊微红,清泪已收,好似心事业已丢开,从容说笑起来。偶然也和王翼说上两句,都是敷衍不相干的话。对于兰花和再兴夫妇却是不住夸好,并告姬棠:"我早就看你人好,果然嫁到这样好丈夫。时二弟为人我只当他正直忠厚,没想到聪明在内。为人这样好法,人又忠实义气,你们真乃一双佳偶。"转口又说:"兰花聪明美貌,智勇双全,难得侄孙女婿少年英俊,天定良缘,可同饮此一大杯,祝你夫妻白头到老,永远恩爱。但我素不肯勉强人,没有那大酒量,稍微吃点,见个意思也是一样。我此后孤身一人,有你们两对好夫妻常在一起,蛮荒岁月也不怕寂寞了。"王翼听她当时改口,知其隐痛已深,受也不好,不受也不好,当着兰花不便再喊姊姊,只得含糊谢了。

    兰花那么聪明的人,为了丈夫平日恩爱甚浓,知其曾受凤珠救命之恩,当然感激。

    对于凤珠情分又好,并未看出二人各有隐情。虽党凤珠先说姊弟相称,忽对王翼一人改口,稍微动念,但一想到自己是她侄孙女,不比姬棠外族中人,也许方才没有想到,此时改口,可见看重自己,非但未生疑心,反更高兴。姬棠却是旁观者清,先疑再兴与凤珠多少也通情愫,后来偷看王翼情书,又经再兴极力分说,疑念虽消,心终不放。及至当日相见,暗中留意,这才看出非但片面想思,痴得可怜,对方还一点也不知道。同时看出再兴只管爱极凤珠,并无别念,用情之深出乎想像之外。王翼却是薄幸自私,与平日所闻汉家人的性情大致相同。这等男子多么少年英俊也毫无可取,兰花嫁他真个委屈,将来还不知要闹出什么事来。一面想到再兴实在真好,可惜心已归了别人,将来不知能否挽回。

    正在胡思乱想,再兴是个血性男子,痴爱凤珠,关切已极,心想从此可以常时相见虽是幸事,但她心怀隐痛,此后岁月定必凄凉,又无法为之宽解,所说好党仇敌是否还要寻她为难也不知道。正在代她愁虑,偶一侧顾,姬棠口中随众说笑,不时低头寻思,知在暗中查看自己,心思甚乱。回忆婚后光阴全是虚名,近虽移居一室,人说同床异梦,她连床也未同,对于自己又是那样情痴,非但可怜,也实在对她不起,由不得心肠一软,笑说:"棠妹,你如何只吃寡酒,今日备有米饭,我二人量小,姊姊也该吃饭了,我们添饭来吃如何?"凤珠只当再兴对妻关切,并不知对方心有隐情,因见姬棠只顾招呼自己,陪吃了几杯寡酒,筷都未动,笑说:"我酒已够,身上伤痛也好了许多,大家把饭吃完,我再细说经过吧。"孟龙父女早就悬念老寨之事,因见凤珠伤痛悲感,不便追问,闻言忙令幺桃添饭,一同吃完。

    兰花知凤珠汉人,虽会武功,不似蛮人能够耐苦,身又负伤,先将带来的普洱茶熬好送上,饮了一杯,再和姬棠一同服侍。因凤珠人虽疲倦,急于说明来意,安排以后之事,不愿卧倒;再兴见她一手扶枕,半倚半卧不大舒服,悄告姬棠,拿了几个竹枕,用被席裹好,靠在身后,凤珠自然舒服得多。看出再兴暗中指点,对他夫妇心更感激,侧顾王翼坐在一旁,眼望自己发呆,仿佛有话难于出口神气,想起此次舍了寨主不当,受尽艰危,出死人生,全是为了此人,想不到对方早已变心,另外娶妻,还要隐瞒。如非平日待人宽厚,帮过主人父女的忙,一个不巧,还遭惨杀,心中悲痛。本来想不理他,又觉以后还要在此久居,他是兰花丈夫,不应露出形迹。念头一转,便和对待众人一样,强忍气愤,随口敷衍,一面重说经过。

    原来凤珠未嫁以前因生得美貌,被一恶霸之子看中,强迫为婚。乃父牛天泰本是一个成名多年的老武师,因避仇家,带了独生爱女避往思茅城外山村之中,已有十年。人甚方正,不畏豪强,一向痛恨狗子,只因自己年老,湖南故乡住有强敌,好容易来此,隐姓埋名,耕田度日,年又衰老,不愿多事,便隐忍下来。不料爱女长大成人,为往山中打猎,被狗子无心发现,强要讨去作妾。牛天泰自然不愿,将来人骂了回去。跟着狗子率众强抢,虽被他父女打了一个落花流水,无奈对头人多势盛,决难抗拒。正商量弃家逃走,忽听相识土人连夜送信,说狗子业已勾引官军,诬害他父女隐名强盗,明朝便要来此捉人。天泰知道贪官恶霸一向勾结,再不逃走,父女二人都难保全,只得连夜逃走。

    天泰年已七旬,日间和狗子手下恶奴打手恶斗,劳乏大甚,逃时又在深夜,想起平生只此爱女相依为命,十年辛苦,才置了数十亩田产,无端受了恶霸欺凌,弃家逃亡,事出意外,没有准备,身边所带银两不多,此后不知何处可以安生,心中悲愤,中途又染了瘴气,逃到腾冲山镇上,病倒小庙之中。凤珠日夜侍奉医药,不久把钱用光。天泰病势越来越重。本就急得走投无路,终日悲苦。不料祸不单行,又被当地一个小土豪发现,常来调戏,凤珠恐乃父知道急怒,还不敢说。这日正打算半夜起身,去将土豪杀死,就便偷他一些金银,雇乘山轿,将老父抬往别处求医。忽听人说思茅官府行文当地,说他父女是江洋大盗,宫差正在四处查问,总算庙中和尚还好,天泰恰好病倒,从未在外走动,暂时还未发觉。凤珠得信,自更伤心愁急,还没想到天泰机警,人刚醒转,将外屋老和尚的话全听了去。自知病不能好,活在世上反倒连累爱女一同受罪,业已打好主意,将凤珠喊进,正在盘问商计;那不知死的土豪也得了信,忽然冲进房来,当着天泰的面公然挟制,凤珠如不答应嫁他,当时便将他父女交出。天泰烈士暮年,人又刚强,一见生人闯进,口出不逊,又是那么强横凶狡,不由大怒。一时情急悲愤,带病纵起,猛下杀手,一掌将土豪劈死,本人也晕厥过去。

    醒来刚朝凤珠位说,令其速逃,老和尚忽然走进,自说以前也是江湖中人,洗手为僧,对他父女甚是同情,无奈杀人须要偿命,土豪毕五官颇有势力,为今之计只有叫小姑娘快些逃走,以免两败俱伤,别无善法。总算土豪家有悍妻,虽是起心不良,恐人知道,又会两手毛拳,欺你父女老弱无能,孤身入门,天又黑透,庙门已关,快打主意还来得及。天泰见他义气,便将真名说出,互相一说来历,昔年江湖上都有耳闻,还有许多间接好友,越发不是外人。天泰觉着爱女有了生机,便请指点明路,如何逃法。

    和尚看出天泰命在旦夕,力劝凤珠:你如不逃,平白受害,也救不了令尊;便你孤身一人这样逃走也非容易,何况官府正在捉拿你们,今夜又将土豪打死,如今只有逃往蛮寨一条生路。金牛寨蛮王孟雄新近断弦,年虽老大,人甚强健,看去不过四十多岁,又最喜爱汉人,上月听说他要寻一能识字的汉家女子为妻。他在蛮人中势力最大,远近六七十种蛮人都听他的号令,如肯嫁与此人,非但姑娘本身无事,以后生男育女,接续你家香烟;便是令尊去世,也可好好安埋,不致受仇家作践。可惜早未想到,此时如其有人送信,连令尊也可接去。姑娘这样年轻美貌,边疆一带土豪恶霸甚多,无论逃到何方,均不免于虎口,与其自投罗网,真还不如嫁与蛮王,终身安乐。再如得宠,使其信服,他手下蛮人人人武勇,又精各种毒箭,思茅那些蛮人虽不受他管辖,也都交往亲密,便代令尊报仇也可办到。我只能隐瞒有限时候,至多天明,对头手下定必寻来,悔无及了。

    天泰早就想到前途茫茫,就是病好,父女同逃,也是到处荆棘,危机密布,越想越觉老和尚所说有理;否则,爱女孤身女子,无论逃往何方,均必落于恶人之手。与其自投火坑,转不如嫁与蛮王,还落一个终身安乐,还可报仇泄恨。虽然对方年老,美中不足,到底比恶人强抢去做姬妾要好得多。主意打定,便向爱女哭诉,令听老和尚之话,以免两败。凤珠见老父老泪纵横,悲声哭诉,心如刀割,心想当此紧要关头,不能怕羞,忍泪哭说:"只要那蛮王肯把爹爹接去,要我的命也肯,我决不能丢下爹爹逃走。"老和尚见他父女悲愤惨状,念头一转,慨然说道:"我知姑娘小心,不过令尊病象危极,土豪又死在这里,就想保全姑娘也要先逃才行。"天泰忽又拉紧凤珠的手,要她答应婚事,并要先逃,否则便要自杀。凤珠迫于无奈,方说:"爹爹千万别着急,女儿决不违命。但是人未见过,知道人家心意如何?万一不要,或是业已娶人,怎么办呢?"老和尚接口道:"你父女不要悲伤,以姑娘的才貌,蛮王求之不得,老僧并还与之相识,可以作媒。老僧索性好人做到底。我先去寻蛮王送信,请其来迎比较稳妥。不过事情难料,这里离蛮寨虽只二十来里,老僧天明前必可赶回,万一土豪庙外还有同党守候,死尸无法抛弃,姑娘却非先逃不可。"

    活未说完,天泰恐累爱女受害,早有死志,只为活未商定,勉强忍耐。及见老和尚打算仗义移尸,亲往蛮寨送信,知他以前也是江湖上有名人物,为了仇敌大多,借着出家隐居避祸,如因自己连累,问心不安。眼看就死的人,何必连累好人?何况这样做法又极危险,难得爱女业已答应,早死为是,一面暗用内功,勉强把真气提起,口中急呼:

    "这样做法万万不可,我儿先谢老师父大恩,我气将断,快些逃走了吧!"说完,暗中用力一震,自将气脉震断。凤珠看出不好,忙即抢扑上去,只听说得一句"乖儿,要听师父的话",人便死在榻上。凤珠当时一急,昏厥过去。醒来,老和尚业己不见,只一老香火在旁,桌上放着姜汤,刚哭喊得一声"爹爹",老香火低声急呼:"姑娘万哭不得!此庙大小,土豪果有四名恶奴带来,守在门外。原是准备姑娘不肯,就强抢回去。

    老和尚知事紧急,业已翻墙赶往蛮寨送信,吩咐姑娘醒转速往东南逃走,也许中途能与来人遇上。但盼蛮寨人来得快,还可将令尊尸首护送回去,姑娘却是非走不可。"

    凤珠一看,自己的兵器连同应用之物都在榻旁,咬牙切齿,踢了土豪一脚,还想斫他两刀,被老香火拦住,一面指点逃路,催其快走。风珠无法,抱着父亲尸首吞声悲泣,哭喊了几声"爹爹",便由后墙纵出,照所说途径连夜奔驰。不料悲痛心慌太甚,中途错了方向,眼看东方已有明意;前面黑压压有村镇现出,这才觉着途向走错。心方忧疑,遥闻身后呐喊之声,回顾侧面树林中灯火隐隐,似有多人绕将过来。先还当是蛮王派人来接,正在查看,猛瞥见来路那面又有火光人影,呐喊追来。前面村镇业早看出,到处鸡声报晓,远近相闻,田野中的人家灯光隐现,已有土人走出,前行逃路与老香火所说都不相同。天也快亮,前行途向不对,后面又似来了追兵,一时情急,便往横里一株大树后蹿去。

    本想越野而过,忽听马蹄之声,人已追近,再往前逃必被看出,刚往树后一闪,便见两骑快马飞驰而过,正和土豪手下恶奴一样装束,过时并说方才路上拾到一只;日鞋,后又寻到一件旧衣,凶手必往前面镇上逃走,追上有赏等语。低头一看,原来逃时心慌,身后包裹漏了一洞,同时发现晨光熹微中,另一起追兵也是当地土人打扮,内中还有好些打手,手中均拿有刀棒绳索,一路呐喊而来,分两路往前面镇上追去。田野里的人家均被惊动,纷纷追出。情知不妙,一看地势,左侧不远是片树林,后面仿佛有一山谷,来路敌人业已追近,只得借着大树掩藏,提心吊胆等来人追过,慌不迭脚底加劲,接连几纵,先往树林中蹿去。刚到林前,遥闻身后有人急喊,跟着四面应和,并有铜锣乱打,声震山野。入林回顾,原来踪迹已被田里土人发现,因那两起追兵沿途呐喊,说凶手杀人,是一年轻女贼,擒到有赏。凤珠逃得太慌,被左近土人看出,纷纷呐喊,锣声一起,前两起追兵已快赶到镇上,也全警觉,一同回身追赶,蜂拥而来,人多势盛,看去分外惊人。

    凤珠连日服侍病父,心情悲苦,本就疲劳不堪,又在荒野里忘命逃窜,奔驰了大半夜不曾休息,一见踪迹被人发现,吓得心胆皆寒。正由林中惊慌逃出,看出前面果是一条山谷,形势深险,朝阳初出地面,还未照到谷中,看去阴森森的,也不知谷中有路没有。正在暗中叫苦,默念爹爹阴灵不远,保佑女儿莫落恶人之手,猛瞥见前面不远崖坡上接连纵下两人,明知路被拦住,但是后面追兵更多,只得把心一横,手握刀把,硬着头皮冲将过去,如不放过,拔刀就斫。心正打鼓,看出来人一老一少,都是赤着上身,腰围短布,头插乌羽,耳带铜环,与老和尚所说蛮装相同,忽然急中生智,高声喝道:

    "金牛寨在何方?如何走法?"话未说完,内一老蛮本是当先赶来,相隔已只丈许,闻言立用汉语停步问道:"你到金牛寨作什?"声才出口,遥闻芦笙号角之声远远传来,凤珠忙答:"老大王孟雄叫我去的。"老蛮忽又惊喜道:"老王现正寻人,便是你么?

    我们领你前去。"另一壮蛮立将腰间牛角号筒取下,向芦笙来路鸣呜狂吹,坡上也有同样号角吹动。

    凤珠已随老蛮前奔,回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原来方才过处,两边陡坡上面立着二三十个男女蛮人,男的手中俱都拿有镖枪长矛弓矢之类,本来对准自己,似要投掷,刚刚收回。还有十几个刚由崖洞竹楼之中拿了兵器纵出,角声一起,纷取号角急吹不已。

    后面喊杀之声也快追近,忙喊:"这位老山叔,这些汉家人知我往金牛寨去寻老王,由后追来,要杀我呢。"老蛮立时面有怒容,答道:"你不要怕,这条山谷乃老王的甘蔗园,平日和他们虽有来往,如不答应,他们不敢进来。你听那芦笙,便是老王亲身出来寻人的信号,已命我们留意要寻一人。只是寻你,就被他们围上,听见我们号角,必定寻来,也不敢动你一根头发。你没听见芦笙来路是往石佛坝,如今已折转来,越隔越近么?老王亲出,必是骑马,来得更快,放心好了。"

    凤珠拿不准孟雄心意,原是迫而出此,先脱危险再说;闻言仔细一听,芦笙果是越来越近,回顾身后众蛮人正把着谷口,朝下喝骂,不令来人走进。来人虽在厉声争论,但无一人敢于往里硬闯,心中略宽,便随二蛮往前飞驰。两蛮子脚底极快,其行如飞,凤珠人虽疲极,因见前途有了生机,又有蛮人相助,追兵已被挡住,精神稍振,急于脱离虎口,仗着粗蛮之力去将父亲尸首抢走,也勉强提气随同急奔。那条山谷甚是曲折,又狭又长,两面山坡上都是蔗田,追兵早被谷口蛮人挡住,呐喊之声已听不出。蛮人所居的竹楼崖洞时有发现,号角之声也一路吹将过去,与前途芦笙号角遥遥呼应,此伏彼起,接连不断。

    凤珠从小生长边荒,原知各族大姓蛮人土官的威势,但是他们平日无事,对于汉官大都敬畏,常有献纳,不是遇到真可恶的贪官污吏压迫太甚,轻易不会反抗。一经暴动,便纷纷揭竿而起,大小山寨一齐响应,来势猛恶,极难平复。近些年来汉官又改了方法,由强夺变成巧取,蛮人老实易欺,居然相安无事。汉官又善笼络利用,威权日重,差一点的小部落只好忍气吞声,不敢反抗。偶然遇到官军出动,搜捉逃犯,还要出力相助,所追再是汉人,更是不会过问。方才追兵人数甚多,并有地保士兵在内,竟被谷口蛮人阻住,一任对方力说自己是女贼、杀人凶犯,置之不理。如非蛮人势力真大,这里便是他的辖区也必不敢,越想越觉逃生有望,脚底自更加快。刚把那六七里长一条羊肠谷径穿过,同行少年蛮子已在中途抢先翻山,往前赶去,只老蛮一人引路,随同急驰。

    出口一看,前面又是一片荒野,树林甚多,两面重山峻岭,形势险恶,阳光照处,明暗相间。上面草木繁茂,大片阴影将地面遮没了一大片,仿佛那山快要压到人的头上,只右侧远远现出一片水田。方想:这里山形真险,并与老和尚所说中途那座高山相同,如其料中,离开金牛寨只有二十多里路。出谷之后,芦笙已听不见,连谷中蛮人所吹号角也全停歇,莫要与蛮王相左。我已力尽筋疲,心跳汗流,万分勉强,这样远而难走的山路如何前往?忽听隐隐马蹄之声由侧面小路上传来,因觉追兵都在谷口被阻,中隔大片峰崖,当是蛮王来迎,心方一动,老蛮忽然急呼"快走",领了凤珠往对面树林中驰去。

章节目录

黑蚂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还珠楼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还珠楼主并收藏黑蚂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