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兵法有云,一吋长一吋强,一吋短一吋险,我——我真是好险啊!”柚子刚洗完澡,只裹着一条大毛巾坐在床缘,喃喃自语。

    “还在怨叹?拜託!都是一条淫棍了还怨什么?”智障举着哑铃。

    “你不懂的。”柚子仰天长叹,看着智障一身横练的肌肉,忍不住问道:“你很大吗?”

    “不怎么大,但应该比你大不少。”智障举着23磅的哑铃。

    “靠。”柚子苦笑道。

    寝室的门突然打开。

    “我複检结果知道了!不用当兵!”P19拿着诊断书冲进来大吼大叫。

    会长跳到桌子上,大叫:“请客!”

    P19的近视眼果然令他不必当兵,这个结果令吉六会成员大是眼红,接下来的半小时里,P19不厌其烦地跟我们解释如何在健康的身体上找出病痛,以求体位不符当兵需求,或求转服轻松的替代役的契机。

    “要是真的找不出病痛,那就假装忧郁症吧!”P19拿出一本名为“打死我也不当兵”的逃兵手册,指着忧郁症的栏位。

    “忧郁症好装吗?”柚子搔着头。

    “好装,因为很难去判断真假,但要想取信于人,最好累积病历。”P19俨然成为逃兵圣经。

    “累积病历?”废人抛下他划世纪的大程式,问道。

    P19说:“就是多多去看病,一开始就说你长期失眠,莫名的焦虑等等,等你盖满一张张的健保卡时,你的病历也就越可信,複检也不会问太多。”

    柚子显然有些心动,说道:“阿和,你明天陪我去看精神科吧!”

    P19摇摇头,断然道:“那你一定很快就被拆穿,精神上或许看不出来,但是身体是不会骗人的,医生只要查看你瞳孔收缩的程度,就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失眠,所以要去看医生,最好真正连续几天熬夜不睡。”

    “简单,那我去网交吧。”柚子笑着,回到他的邪恶网路世界里。

    就这样,柚子连着三天不眠不休地上网觅食,第四天早上,柚子说服我翘课载他去看医生。

    “First,你要当我的证人,Second,我现在骑车稳犁田(车祸)的。”柚子这样说道。

    为了求病历的“格局”,我们选了公信力强的台大医院;一进门,大医院特有的药水味扑面而来,坦白说,我还蛮喜欢这股味道的。

    早上没什么人在精神科挂号,柚子也许是第一个病人,为了替他壮胆,我也充当证人陪他进去看诊。

    精神科的诊疗室甚为舒适,大概也因为没有病号,助理护士居然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只有一个医生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那个医生很特别,是外国人,一头金色的长发绑成马尾,戴着斯文的无框眼镜,一看到我们进来,立即客气地站起来请我们坐下,并倒了两杯热咖啡给我们——他站起来时,高大的身体倏然拔起,我想大概比樱木花道还高吧,更令我讶异的,这位医生的年纪只有三十五岁左右——虽然我不太能分辨外国品种的年龄。

    还蛮帅的医生。

    “你好,我是来台湾参加学术研讨会的国际医学会会员,今天正好实际来看看台湾的医学环境,在真正的医生来前,我是说,王医师可能在路上塞车了,在他赶到之前,也许你们愿意跟我谈谈?”那位外国医生彬彬有礼地说道。

    原来他不是这里的医生啊,不过连护士都懒得理我们时,这医生却这样接待我们,十足令人窝心,这洋人中文如此流利,更是出呼意料之外。

    柚子好奇地向他打量一番,问道:“可以啊,请问你是合格的医师吗?”

    那外国医生笑着说:“是的,我的名字叫Hydra,请多指教。”

    “Hydra?这不是九头龙的意思么?”我奇道。

    “哈哈哈,也有水蛭的意思。”Hydra笑着,又问:“你们中是哪位要看诊啊?”

    “是我,”柚子揉着眼,说道:“我好像失眠了。”

    “失眠?最近有什么压力吗?以前有过类似的情形吗?”Hydra例行公事地发问。

    “当然有压力,我的老二太小,小到害我失眠。”柚子认为Hydra毕竟不是台大医院的医师,他的诊断对病历应该无效,索性开起玩笑来了。

    “老二?”Hydra困惑地问。

    “呵,在台湾又叫阴茎啦。”柚子有气无力地说笑。

    这时,只见Hydra突然跳在桌子上,手指成爪,兴奋地大吼大叫,奇怪的是趴在桌上假寐的护士却没被吵醒,我和柚子反倒吓了一跳。

章节目录

阳具森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九把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把刀并收藏阳具森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