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9思索着说:“柚子是受到催眠的暗示,那我跟智障的阴茎为什么也会长大呢?难道是因为昨晚我们许的愿望?”

    智障耸耸肩,说:“不然呢?我很确定是昨晚许的愿望实现了,我的鸡鸡本来只有大约七公分多,现在却变成十三多公分,这——这太明显了吧?!我刚算过,从今天早上到现在,加上刚刚那一泡尿,我共小便了六次,刚好是多出来的六公分。”

    “嗯,我不知道我本来是几公分,但是绝对比现在小很多。”P19说。

    “三个人了,我是受到催眠的暗示,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不管有多不可能,不管催眠是否真能控制人体到这种地步,我的阴茎变大终究可以追溯出一个看似合理的起因,但是P19他们只是许愿就能使阴茎变大,真叫人不解。”柚子说。

    我突然灵光一现,说:“而且变大的条件都一样!”

    会长说:“也就是说,P19跟智障也被催眠了?被谁催眠?难道是柚子?”

    “我可没对他们做出什么,”柚子继续说道:“不过很明显的,既然P19跟智障阴茎变大的条件跟我一样,非常有可能,非常有可能是受到我身上的催眠指令间接影响,才——”

    “太玄了吧,我们只是开玩笑地许愿罢了!”智障端详着手中的大阴茎说。

    “呵,反正也没什么不好,这种东西还是大一点的好。”P19摸摸阴茎,笑着说。

    此时寝室的门突然被撞开,舍监怒气沖沖地拿着警棍站在门口,头上湿湿的,身上还散发一股浓重的尿骚味,叫道:“是不是你们泼的尿?!!”

    这个气疯的舍监姓廖,真名不详,我们都管他叫“廖该边”捉弄他,“廖该边”就是台语里“在鼠奚部抓痒”的意思;廖该边个性古怪,有相当严重的洁癖——生理洁癖跟心理洁癖兼具,他看不惯厕所里用过的卫生纸“叠得不整齐”,也听不惯走廊的运球声,更别提他抓到女同学出现在男舍时发出的咆哮。

    不过这一次也不怪廖该边,谁被劈头淋上一盆臭尿还会心平气和?只是他立刻查出是本吉六会所为,真是可怕的直觉。

    “你们在做什么猥亵的事!!!快把它们收起来!!”

    廖该边看见寝室里有三个人掏出大小不一的巨蟒把玩,有圣洁癖的他大吃一惊,愤怒地狂吼:“太不乾净了!居然这样亵渎求学的圣堂!”还用警棍猛力挥击门板,把木门击出一个凹陷。

    柚子三人也被这凶煞吓到,慌慌张张将裤子穿好,斗大的汗珠滚落,会长、废人和我也吓得独知如何应对。

    “我就猜是你们!这两天那么多人围在你们寝室外面,鬼鬼祟祟的,我就知道你们绝不是在干什么好勾当,没想到——没料到你们竟是在集体亵淫!好!一个个都给我站好不准动,站好!”廖该边叫嚣着,手中的警棍往我们六人身上不停挥落,打得六人又叫又跳,引来同楼层的学生堵在门口围观。

    毕竟是自己理亏,被传出去也很不好听,吉六会索性咬着牙任廖该边殴上一顿,大家心里抱着:如果你打过了我们,若还上报学校就告死你的想法。

    还好门边围观的学生很多,廖该边打了一阵就气呼呼地离开,大夥松了一口气,将门重又关好,一齐坐倒地上,几秒后,我们不约而同相视大笑。

    “干!还好我们钢筋铁骨,正好练身体。”

    “是廖该边早泄无力才打得那么轻。”

    “算了,看在他身上臭尿的份上原谅他一次。”

    柚子笑着说:“回到刚刚的催眠吧,我记得,我在接受Hydra医生的催眠治疗时根本不觉得有任何异状,也没有记忆不连续等现象,疗程无声无息的展开,也一无所觉地结束,大概是国外最新最好的催眠治疗吧,因此,照这样推想,我认为智障跟P19会毫无意识地接收我身上的催眠暗示也不是不可能的。”

    “会不会太玄了?催眠暗示还会传染?又不是活的东西,催眠的指令怎么可能跑来跑去,还正好跑到昨晚许愿的人身上?”会长怀疑地说。

    “也许是凑巧,但也许真的是P19跟智障当时许下愿望时,所抱的诚意是很大的,这份诚意跟我我体内的催眠指令产生感应,所以催眠指令自动複制到他们的身上,产生同样的效果。”柚子幽幽地说。

    P19说:“我当时的确有些心动,但也谈不上深具诚意。”

    智障也点头附和。

    柚子说:“也许只要有一点心动就可以了。”

    谁知道呢?

章节目录

阳具森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九把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把刀并收藏阳具森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