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上泸市,天城小区。

    宽大柔软的床铺,是有点淡粉的颜色。房间里有一种淡淡的清香,有一些精致的玩偶和装饰物,摆放在角落里。

    地板上铺着榻榻米,非常的整洁干净,这里是欧阳雪的卧室,虽然已经毕业工作一年时间了,但欧阳雪的卧室,还是满满的少女风。

    手机摆放在床头灯的边上,发出了山水清泉的响亮声响。

    欧阳雪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将手机抓在了手里,随后在闹钟声响里,看了下时间。

    时间是清晨的六点十五分,欧阳雪把闹钟足足提前了三十分钟,为的就是为吴琼准备早饭。

    因为昨天吴琼很强烈的表态:“我要吃你做的。”

    “赶紧起床,赶紧起床。”

    欧阳雪一下子坐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为吴琼做早饭,等下送过去给他吃,然后和他一起上班去,欧阳雪就困意全无。

    她坐到了床边,拿出了手机,随后看到了手机上,一个未看短信的提示。

    吴琼发的?

    欧阳雪用指纹打开了手机开机锁,随后点看短信箱。

    【(04:20:22)吴琼:有点事情,我先去公司了,谢谢你昨天跟我一起上下班。】

    先去公司了?有点事情?什么事情啊?

    欧阳雪现在是真的一点点的困意都没有了,她犹豫了一下,编辑道:

    【好的,对了,什么事情啊?需要我帮忙吗?ヽ( ̄▽ ̄)?】

    但欧阳雪看着闪动的光标,很快又将编辑好的短信内容,全部都删除了。

    她又缩回了被窝里,然后把杯子一蒙,然后用脚疯狂的踢踹自己的床垫,一边在被窝里,发出了闷声的大喊:

    “吴琼!你是大笨蛋!”

    ……………………

    【没有看过上泸市早上五点钟的天空,那就不算一个勤劳的打工人。】

    在同事之间,曾经听说过这样的话。

    吴琼肯定是一个勤劳的打工人,因为他坐着最早的五点半出发的地铁,然后在六点五十都没到的时候,就已经抵达了公司,成功打卡。

    吴琼看着手里员工卡,还有面前的打卡器。心里面突然想到昨天的大周天子,居然拿着这张职工卡,在这里打卡上班过。

    那种感觉,真的就让人觉得非常的奇妙啊。

    腾讯娱乐公司这样的知名企业,当然不可能像一般企业一样,朝九晚五的开门。而是和大部分的大企业一样,分为不同的班次,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会有人在公司里面上班,全天候亮灯。

    所以企划部的集体办公室,也并不会上锁,反正每个楼层都有保安,也不用太过于担心会闹贼什么的。

    吴琼来到工作岗位之后,很快就将到处贴满的纸条都给收好,随后打开电脑,开始敲打键盘。

    昨天是武稚代替自己上班,他的稿子当然是一个字都没动。为了能够在缩短了一半的时间里面,完成自己的任务,吴琼现在压根就没有什么功夫想其他的事情。

    就像是《黑镜》编剧查理·布洛克所说的那样——不要谈什么天分、运气,你需要的是一个截稿日,以及一个不交稿就能打爆你狗头的人,然后你就会被自己的才华所吓到。

    事实证明,这句话是对的。全神贯注之下,吴琼的工作效率,开始突破天际。

    然后,他的同事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陆陆续续的来到公司。

    “吴哥早。”

    “嗯,早。”

    “吴哥你归位了?今天这么努力?”

    “嗯,干活呢。”

    “吴哥你不是继承家业了吗?”

    吴琼猛然抬起了头,看着面前一手拿着豆浆,一手拿着手抓饼说话的同事,然后回想一下之前那些同事说的话,他有些诧异的看着同事问道:

    “你刚才喊我啥?”

    正在吃早餐的同事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吴哥?”

    吴琼愣了一下,他微微张大了嘴巴,然后说道:

    “啊?”

    “吴哥加油。”

    那个同事对着吴琼比了一个大拇指,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吴琼当然不是傻子,他看到了同事们这样子的态度之后,立马就反应过来了,昨天,绝对有事情发生!

    吴琼虽然很想了解一下昨天工作上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情,但又不好直接询问同事们,那样子会被当做精神分裂的。

    自己做的事情,隔一天就记不得了,不是精神分裂是什么啊?

    看来只能等李冉来上班以后,再问一下李冉,至于会不会被李冉当做精神分裂,吴琼就不是很担心了,毕竟死党啊,随便什么理由都能解释得通。

    吴琼耐住性子,打算等李冉来了问个清楚。但公司里面的人越来越多,李冉却还没有来,这家伙,特么的又迟到了?

    因为心里有事,吴琼的工作效率又一次的直线下降。而且他没有等来李冉,反倒是等来了部门主任。

    魏忠走到了办公室门口,手里挎着公文包,显然是刚刚来上班。他看到了吴琼坐在自己的办公位上,正在敲打键盘,而其他的同事大多数都还在吃早饭。

    魏忠想了想,还是对着吴琼喊了一声:“吴琼,麻烦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吴琼坐在办公位置上,听到部长喊得这一声,顿时就如同晴空霹雳一般。

    他是知道的,这个魏忠部门,没事根本就不会到集体办公室来,只会交稿子的时候喊你,虽然经常会站在甲方那边,对着他们这个要求改,那个要求改。

    对剧本和文案的质量要求也非常的高,但总体来说,这个魏忠部长的存在感,自从吴琼上班以来,就非常的稀薄。

    即便是工作了一个月,吴琼印象里,除了分发工作任务之外,和这个魏忠部长的交流,也仅限于“部长早”“早”“部长好”“好”“部长上厕所呢”“嗯”,之类的话。

    为什么部长突然一大早,刚到公司,连公文包都不放下,却来喊自己去办公室?

    吴琼有点头皮发麻,昨天的武稚,难道不是打卡上班之后,发呆发一天的吗?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心里面不是说无事发生,完没完成了托付她的事情了吗?

    吴琼心里面,有无数个问号,但也不好冒着被人当作精神分裂的风险,直接去问同事,他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离开的部长身后,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

    魏忠部长此时已经坐在了办公室里面,吴琼也跟着走了进来,然后就见到魏忠部长站了起来,走到了饮水机的边上。

    吴琼赶忙走过去,说道:

    “部长你坐吧,我来给你倒水。”

    打工人,眼力见还是要有的。

    一般领导现在就会坐回去了,但魏部长坚定的站在饮水机的边上,用他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吴琼从各个角度,试图去倒水的可能,并且说道:

    “别跟我客气,你坐。”

    “啊这,我来倒吧。”

    吴琼还想尝试一下,表现一下,但魏忠部长已经装好了一杯水,水面上,甚至还漂浮着一些茶叶。

    “部长,小心烫。”

    吴琼也只能温馨提醒一下,随后自己坐在了椅子上,然后他就看到了,一杯茶叶水放到了他的面前。

    嗯?

    吴琼惊讶的抬起头,看到了站在边上的魏忠部长,而魏忠部长语重心长的说道:

    “吴琼啊,昨天是我不好,没有考虑到你养了好几年的狗死掉,啊不是,是去世的那种悲伤心情,说了一些的过分的话,希望你别往心里去啊,昨天总裁夸了你好久,还给我们部门集体加薪,这都是你的功劳啊,希望你继续努力,好好加油,我们公司,会大力培养你的。”

    吴琼看着面前的魏部长,那在灯光下闪烁的秃头,还有同样闪烁的洁白的牙齿,他整个人,都懵了。

    什么情况?

    (周一了,我们争个新书榜行不行?推荐票,打赏,赶紧的来!)

章节目录

女帝背后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我吃杏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吃杏子并收藏女帝背后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