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红月舫里面很快就有一群人涌出来,足足三五十号,都是体壮腰圆的壮汉。

    且不止是红月舫,周围的画舫,码头的出口也下来了上百号人,将码头围得水泄不通。而张进与崔洪安两人,还有他们的一众狐朋狗友,也都出现在红月舫二层的窗口处。前者面色阴戾,眼中似快要喷出火来,后者则是得意洋洋。

    “李轩你有种!老子可真没想到,你居然还真敢一个人过来。”

    李轩则扫望着自己的四周,然后嘲讽道:“没必要吧?为我一个人,还要把你爹在京营里的人都叫来?崔洪安,你还要不要在我们南京城混了?还有,你爹知道这事吗?小心他事后抽你。”

    “我这叫防患于未然!老子管你们什么破规矩?就许你们倚多为胜?”崔洪安有些不高兴了,之前他与李轩几人干群架,在人数上总是居于劣势。这些勋贵子弟只要是家境过得去的,都养着百十号能打的家丁。他们这些外来的世家子总是寡不敌众,屡屡吃亏。

    张进则不耐的说道:“崔兄,你跟他说这么多做什么?”

    “稍安勿燥嘛,我难得有拿捏他的机会。”崔洪安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这么多人围成铁桶一样,你难道还怕他能跑了?这次就没打算让他好过。姓李的,先给爷跪下来,学三声狗叫,让爷先乐一个。”

    “这个稍后再说。”李轩手按着腰刀,神色不置可否:“先给我看看人吧,我现在人都没见到,你就要我对你唯命是从?我总得知道我两个死党现在怎么样了!”

    崔洪安不在意的挥了挥手,然后彭富来与张岳两人就都被推到了窗栏前。

    李轩远远看了他们一眼,发现这二位的气色还不错,身上也没什么伤。虽然被剥光了衣服,可下身处还留下了一条亵裤遮丑。

    两人看起来是没遭到什么恶毒的对待,可为防万一,李轩还是放开了嗓门询问一声:“哟!老彭,泰山,他们没拿你们怎样吧?贞操还在不在?有没有被人当成兔儿爷?”

    彭富来与张岳都急忙摇头,脸皮涨红。

    张岳神色很复杂,也含着些许狐疑:“老彭,虽然他敢来我很感动,可这句话,我怎么感觉满满都是恶意?”

    “你就不用怀疑!”彭富来一阵磨牙,恨恨不已:“这个混蛋,他就是故意的。”

    可随后他还是有些担心:“话说回来,这家伙他还真就一个人过来了?这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他哪来的底气?”

    “应该没事,他机灵一点的话,跑还是能跑得掉的。”

    张岳已经知道李轩有‘夔牛夜光甲’护身,所以他的心情还是很乐观的:“他们没挑对地方,谦之可是出身诚意李氏,只要他往水里面一跳,这里谁能奈何得了他?”

    彭富来这才想起李家的水遁术天下无双:“可还是有些蠢了,谦之他该多带点人来的,我还真不信崔洪安他们几个能把我们怎么样。”

    他又冷冷的一笑:“他做初一,我做十五。同样的事情,他们能够做的,我们就做不得么?除非以后这些家伙都躲在家里面不出来。”

    他们两人议论的时候,崔洪安正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含着几分戏谑嘲弄的俯视着李轩:“放心!你既然来了,我就不会拿他们怎样。乖狗,快来叫唤几声,让爷爽了,爷现在就放他们走。”

    李轩摇了摇头:“你这话可难为我了,我堂堂‘意寒神刀’之后,丢不起这个人,反过来还差不多。”

    崔洪安也早知李轩不会乖乖就范,他手叉着腰哈哈大笑道:“这可就不是你能决定的!难道李轩你以为这个时候,还能够由得你?”

    此时码头上围住李轩的两百号人,都已是目露凶光。

    “由不由得我,那可不是你崔洪安说了算!”李轩摆了摆袖,神态恣意:“不如你现在把他们放了?我稍后会让老彭他们给你们一点脸面的,我这人好说话。”

    “在说什么胡话?你怕是在做梦没醒?”崔洪安脸色一沉:“还愣着做什么?动手教他怎么说话,怎么做人!”

    张进则在旁边插言道:“早就该这样了,别跟他废话——”

    这位直接从这红月舫的二楼一跃而下,然后就看见李轩抬头冲他笑了笑,那笑容中含着一抹张狂,豪迈,期待,以及一丝丝的兴奋。

    “教我做人,就凭你们这群土鸡瓦狗吗?”

    ※※※※

    当李轩抵达码头的时候,薛云柔正与她的随身丫鬟一起登上观雨舫的第三层。

    这里可不是什么烟花之地,而是城中济宁侯名下的一艘私船。画舫这东西,可非是青楼女子专有,南京城的豪门权贵,几乎都在秦淮河养着一两艘。而今天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受济宁侯府之邀,参加这里的群芳宴。

    她原本以为,这是一场正儿八经的名媛聚会,可当薛云柔在这艘画舫的第三层坐定之后,才发现情况不对。

    此时几乎所有的女孩,都被吸引到了窗旁,有人嬉笑,有人则议论纷纷。

    “这李轩太傻了吧,竟然来了?”

    “这下就有好戏看了,李轩那家伙怕是要出一次大丑。”

    “我担心会出事。”

    “放心,崔洪安好歹也是博陵崔氏的子弟,他们家世代鸿儒,书香门第,应该有分寸的。顶多就是揍一顿,然后戏弄一番。”

    “原来如此,把我们叫过来,就是为了这一出?在许国公府丢人了,想要在这里挽回颜面?要我们看李轩如何丢人现眼?”

    “我觉得挺没意思,想要报仇,那就正大光明的来。设这样的局,小人行径。”

    “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张进与济宁侯府有亲。呵,他设局算计人家还不够,居然还把我们叫过来,这是要我们看李轩确实是废物点心,无能渣滓,比不得他么?”

    当薛云柔走过去的时候,也看到了独自走到码头,被两百多号人团团围住的李轩。她先是一愣,随后就把目光移向了一侧,在人群中寻到了一个少女身影。

    那是席副都御史的次女席雪儿,她就立在了栏杆一侧,下巴微抬着,脸上不但没有许国公府时的羞恼与尴尬,更含着几分傲慢之意,她正用不屑,快意与期待的眸光睨视着前方的码头。

    不过楼内一些少女的议论,明显让席雪儿有些不悦。

    “小姐,李公子他不会有事吧?”这是薛云柔的丫鬟,她略有些忧心的问道:“这些人好过分,两百多人围住他一个。”

    她对做出‘云想衣裳花想容’这句诗的李轩,还是很有好感的。

    “他又不是我的那位表姐,怎么可能没事?”薛云柔白了自家的丫鬟一眼:“不过这与我们无关,我们回去!”

    她其实是不忍心,见李轩被羞辱的场面。

    可就在下一瞬,薛云柔忽然生出了感应,神色万分错愕的投向了窗外。

    “教我做人,就凭你们这群土鸡瓦狗吗?”

    随着这桀骜张狂的声音,她看到李轩脚下一踏,地面就结出了一层寒冰,竟使得周围十多名手持棍棒,虎背熊腰的壮汉直接被封冻住。同时他整个人如雷霆闪电一样,从码头上飞跃而起。

章节目录

妖女哪里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开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开荒并收藏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