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轩从大堂里面出来的时候,就直接去了后院,准备先把这次的奖励兑现部分。

    首先是两颗六道人元丹,李轩在丹房那边领了这两颗丹丸之后,又花了两个小功,换了第三枚人元丹出来。

    这是他晋升伏魔游徼之后,每年固定有的份额,每年拿功勋换就可以。

    再多就没有了,除非是拿更多的功勋去换。一个大功可以换三颗,可这太不划算。

    等到李轩晋升都尉,这一个大功都可以帮他换取地元丹了,那东西的价值是人元丹的五十倍。

    其实在人元丹之下,还有练气丹这种东西,也是六道司独有之物,可以稍微增益人的修行速度。

    可对于李轩来说,这同样不是很划算的买卖,能够拿钱买得到的东西,为什么要拿宝贵的功勋去换?

    他们诚意李家的少阳丹,其实也有着与练气丹差不多的效果。

    之后李轩又去了藏器楼,准备将那件中品法器领到手。

    低品的法器作用微弱,可到中品阶位,作用就非常明显了,足以让李轩这个境界的武修,实力提升大半个等级。

    不过李轩在这边连看了三层,都没有特别满意的。

    这其实也在意料之中,朱雀堂这么多人,光是武修就有两千多号。这里如果有上佳的法器,早就被人换走,不会等到现在。

    所以六道司的修士们,一般都是积累到足够的功勋之后,找炼器房定制合乎自己心意的器物。

    马成功的那十二杆长矛,就是定制的器物。

    不过这通常需要半年甚至一年时间以上的等待,李轩等不了这么久,就只能从藏器楼中择其善者使用了。

    就在他走到这座楼的第六层的时候,李轩忽然就感觉有异。他身后的红衣女鬼,忽然伸展出万千丝线,竟然将楼内的法禁视如无物,往这座楼宇的上方疯狂伸展过去。

    李轩当即吓了一跳,这女鬼好几天都没有动静。之前独山观死了那么多人,李轩也使用过招魂术,也没见女鬼有什么动作,让他多少放松了一些警惕。

    没想到在藏器楼这样的重地,这女鬼忽然给他来了这么一手。

    幸运的是,这藏器楼内部的法禁不但没有惊动,也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女鬼的异动。

    “这上面一层有什么东西吗?”

    李轩干脆试探性的问陪同他选取法器的一位典库使,可当这问题出口,李轩就见这位老人一脸茫然不知所以,他忙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这上面有没有什么含着很大怨气的东西?”

    李轩当然知道上面的第七层,是储藏上品法器的地盘。他想要知道的是,究竟是什么东西吸引了他身后的血眼少女。

    “有很大怨气或者煞力的东西?”这位垂垂老矣的典库使稍作凝思,就笑着道:“游徼大人修为不高,可这灵觉真是一等一。今天这第七层内,的确是进了一件邪物。据说那是血无涯的本命飞剑,也就是今天被我们抓到的那位。由于此物邪气极盛,积累了海量的怨煞,物证房里面存不住,只能暂时存放在我们这里,将此器镇压。”

    李轩心想果然,此时他已初步把清这女鬼的脉络。能够让她产生兴趣的,就只有怨气与煞力了。

    之前的独山观与魏诗灭口案,这血眼少女之所以没有任何反应,很可能是因这两处的死者,都没有太强烈的怨恨有关。尽管独山观一案的死者不少,多达二十余人——

    而在将军山,在潘阳湖下的龙洞,还有今天的藏器楼,这女鬼抽取吸收的东西,李轩哪怕用脚后跟去想,也能猜到是什么。

    这让他暗暗头疼,也颇感忧虑。

    虽说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这些被女鬼抽取的业煞与她的力量增长有关。将军山与潘阳湖之后,李轩胸前的绿斑,也没有明显的扩散。可李轩最近,确实感应到这女鬼身具的力量日盛一日。

    最明显的现象,就是他身上的雷陨石项链,还有他每天修行的雷法,已经没法完全阻止阴煞的侵袭了。

    李轩胸前的绿斑虽然扩散的较为缓慢,可在日夜积累下,也已变得相当吓人。

    先祖之魂凭依神降之后收复的失地,如今又都已尽复旧观,全都丢了回去!

    李轩已经有了直接下楼的打算,他认为自己不能放任这女鬼的力量再增长了,何况怨气与煞力这种事物,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没事吸那么多过来干嘛?

    可就在李轩刚刚起意的时候,红衣女鬼那探往楼上的千万条丝线,就又如潮水一样的退了回来。

    李轩微一愣神,然后摇头一声苦笑。在那位典库使的陪同下,在这一层继续寻觅起来。

    他最终看上的是一双赤金色的手套,不知是什么材料炼成,防御力很强,不畏刀剑,还能够滋生雷电,是非常罕见的雷系法器。

    “就这件吧,它的名字是‘赤雷手’?”

    看着木架上摆放着的这双手套,李轩的眼神有些疑惑。

    只因雷法为诸法之最,雷系法器也非常难得。李轩不太明白这样的宝物,为何能够在一年前进入藏器楼后一直留存到现在。

    他想或者是因六道司内修习雷法者太少的缘故?

    这也确实是最难修习也最难入门的一种真元,通常百位武修里面修习雷法的都不到一位。

    此外修行雷系真元,却在掌指上下功夫的更加罕见。

    不过这双手套虽然很不错,可李轩本身是不太情愿的,这是他不得已的选择。

    他的‘洞玄惊神指’才刚刚入门呢。虽然得祖先的指点,提前掌握了这门指法的武韵。可李轩知道一门武功绝学要想投入实用,最低的要求就是形成肌肉记忆,可以将之本能的运用。

    所以如有可能,他现在更想要一把法器刀,或者是冰系的法器。只要不是形制太奇葩,无论什么东西都好。

    可整个藏器楼中,唯一能入得了他眼的也就这么一件而已,好歹也算能用得上。

    “游徼大人似乎不太看得上?”

    那位典库使看出李轩的心思,他叹息着解开储物柜的法禁,然后他用那颤颤巍巍的手,神色无比慎重的将那赤金色的手套取出来,交到了李轩的手中。

    “可能此物不合游徼大人心意,可老朽还是请大人您能善待此物。这座藏器楼内的法器,大多都有自己的故事,这件‘赤雷手’也是如此。它的前任主人曾持此器,在九年间共诛杀四十五名邪修,一百二十二只妖物。一年前南疆血岩山之战,这位六道司的同仁为掩护千余位百姓撤离,独自断后,与七只妖物大战一个时辰之后力尽身亡。据说临死之前,这位还拖着其中一只妖物同归于尽,所以他不但肉身化为齑粉,连神魄也已不存。当时这件‘赤雷手’也随之破裂,是此人的挚友,我们六道司的一位器师不忍,费了极大力气才将之修复。只因这是他友人存世的唯一证据——”

    李轩睁了睁眼,然后也神色一肃,微一躬身,郑重其事的将此器接到了手中:“前辈可以放心,我李轩必不令此器蒙尘!”

    据他所知,这大晋朝的内地虽然是太平之世。可在南北边疆,还有境内一些荒野无人,穷山恶水之地,其实邪修猖獗,妖魔横行。

    六道司与这些妖魔的战争自一千二百年前到现在就从没有停过,而这些边疆之地才是主战场,每年因此牺牲的六道伏魔人,从来就未低于三百。

    李轩自认是惜命的,他绝没有杀身成仁,视死如归的胸怀;所以他也对这些为守护大众安宁,愿意豁出性命的人额外钦佩。

章节目录

妖女哪里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开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开荒并收藏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