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中元节!”

    等到那几位传令的伏魔都尉策马离去,彭富来就满脸惊奇的一声呢喃:“中元节宵禁?这还要不要粉饰太平了?陛下与朝廷诸公该气成什么样?”

    “你倒还有脸说?”张岳双手抱胸,双眼圆瞪着怒视彭富来:“乌鸦嘴,这下你如意了吧?又被你说中了!仙人板板,我今天还约了席小姐一起——”

    他忽然意识到什么,忙用大手遮住了嘴。

    李轩则长吐了一口浊气,手按腰刀:“不知怎的,我好想打人。”

    乐芊芊也低下了头,对碰着食指:“我答应过独山观那些孩子的,今晚会过去给他们包饺子,乌鸦嘴好可恨,我也好想打他!”

    彭富来不敢置信的看了乐芊芊一眼,然后叫起了撞天屈:“我这怎么能叫乌鸦嘴?我这是预测懂不懂?儒经里叫做至诚之道,可以前知。身为一个智者,可以通过蛛丝马迹来预判事务的发展方向。

    你们没见今天南京城冒出了那么多恶鬼吗?足足两百多只,比昨天可是多了一倍,这到了晚上还得了?”

    就在这个时候,马成功也神色匆匆的策骑赶了过来:“总管大人的令谕,你们都知道了吧?今夜封城,全城宵禁,据说还要启动城里的八门神水大阵,以防不测。你们晚上负责夫子街这边就可以,二头桥那边由梁都尉接手。”

    “八门神水大阵?”李轩一时间惊疑不定:“马头儿,究竟怎么回事?”

    “我咋知道?好像是本城的地府出大事了,可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看今天的情况就知道很严重。”

    马成功摇了摇头,然后将几瓶丹药与符箓,还有四个外绘朱砂的小葫芦,分别递送到了四人的手中:“这是朱雀堂临时下发的物资,以备万一。丹药与符箓估计你们是看不上的,这葫芦却是必须用到的,记得在斩除妖魔之后使用。还有,如果形势险恶需要求援,可以直接用这些烟花。”

    “镇灵葫?”彭富来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却是头一次直接接触,他拿在手中好奇的把玩着。

    这东西顾名思义,是用于镇压恶灵的。

    当然恶灵不会乖乖的跑进去被镇压,必须把它们打到奄奄一息,没有反抗之力,才有将之收入进镇灵葫的可能。

    六道司很少用这东西,只因镇灵葫炼制起来很麻烦,使用寿命也很短暂。

    再说恶灵这东西,既然已经奄奄一息了,直接杀掉不好吗?干嘛还要收起来镇压?

    不过它们有一个好处,在修士来不及清除魑魅魍魉之属的残念时,可以用镇灵葫先收集起来,等到事后再处理,就不需要在激战的时候额外花气力净化残灵。

    “你们都会用吧?”

    马成功很快想到这里的四人当中就有两人没经历过正规的培训课程,他不由头疼的揉着额头:“不会的话,可以让乐芊芊教你们。”

    他又语声郑重的提醒道:“今天晚上估计是大阵仗,朱雀堂里的测灵仪大概是忙不过来的,所以这东西也将是计功之物。你们今晚的功勋,就得看这壶里的恶灵多寡了。自然,如果这条街能够一直平平安安,无事发生,六道司也会记你们一次大功。”

    马成功还要给手下其它几个小组分发物资,在交代清楚之后就策骑离去了。

    彭富来与张岳两人当即向乐芊芊求教,该怎么用这镇灵葫——他们确实不懂该怎么用这玩意。镇灵葫并非法器,与符箓也有不同,使用之法是截然迥异的。

    旁边的李轩状似不在意,其实也在竖着耳朵听。没办法,前身在培训的时候,就没用心听过课。

    他同时眉头大皱,神色踌躇的望着城隍庙的方向。

    与神明之间的约定,最好是不要违背。可李轩担心自己擅离职守,他负责巡守的这条街可能会出事。

    这是大概率会发生的事情,毕竟这条街之所以能大体上平平安安,全是靠他身后的红衣女鬼震慑维持。

    “李游徼可是在担心你负责的辖区?”

    就在李轩左右两难之际,听天獒的声音,忽然就在他的心念间响起。

    李轩愣了愣神,游目四顾,却并未发现听天獒的身影。

    “我在都城隍庙,这是以‘灵识通’的法门在与你说话。”

    听天獒的声音里含着催促之意:“请游徼大人尽快动身,务必在天色全黑之前赶至都城隍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至于游徼大人你的辖区,我们自然会遣专人照料。我可以担保,今晚夫子街一定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

    李轩微微动容,可神色还是有些踌躇。这毕竟是擅离职守,要是上面怪罪下来怎么办?

    他没忘了自己的上司是江含韵这个女魔头。

    “您的上司那边,城隍老爷也会代为解释。”

    听天獒语调急促,继续催迫道:“我这边的事情是真的非常紧要,总之请君速至!再不来就来不及了。”

    李轩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天边确实只剩下了最后一缕阳光。

    “你们在这看着,我现在有一件极紧要的事去办,不能不去。如果上面问起,就说我是奉了城隍老爷之令,要去一趟都城隍庙。如果遇敌,可以直接向上面求助,千万别勉强——”

    李轩再不迟疑,他匆匆的对彭富来三人交代了几句,就骑上了旁边的一匹龙驹,往都城隍庙方向急奔而去。

    “他这是要去干嘛?”张岳神色惑然的看着李轩的背影:“奉城隍老爷之令去都城隍庙?真的假的?这是蒙人的吧?”

    他想只有蠢人才会信这样的胡话,城隍老爷乃是堂堂的神明,能与李轩牵得上线?

    彭富来也是‘嗤’的一笑,眼神不屑:“去都城隍庙估计是真的,就不知是约了哪家楼里的姑娘?鸡鸣寺那边的盂兰盆法会正热闹着呢。”

    他想自己这死党也太不讲究了,即便要找借口旷班,也得找个像样点的,这不是糊弄人吗?

    “我还以为他真的与以前不同了。”

    此刻张岳的眼中竟没有半点温度:“他就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

    换一个场合他都不会如此恼怒,可夫子街这一带九百多户人家的平安,如今都寄托在他们这一组人身上。

    彭富来则是含着几分期待的狞笑道:“校尉大人的棍棒会教他做人的。他以为有江夫人护着,就可平安无事?上次他看我们热闹倒是看得很欢。”

    三人中唯独乐芊芊还是对李轩信任无疑,她稍稍思忖后就微摇着螓首:“游徼大人应该是真的身有要事,而且很可能与城隍有涉,他才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不堪。”

    她是想起了听天獒,李轩为解决守护灵的问题去向听天獒求助,这是可以料得到的事情。那么城隍老爷有事招李轩听命,也有着由头。

章节目录

妖女哪里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开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开荒并收藏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