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判官郭良辰首先出手,到文判官张言冲击至那城隍身前百丈,时间仅仅只有一个呼吸。可这二层牢狱的战斗,却已经趋至白热化,无数的罡风余劲散射开来,在这地下空间中来回排卷,扫荡冲击。

    李轩躲在薛云柔的身后,手心手背都是冷汗。

    他亲眼看着‘阴元伞’张开的灵障,在极短的时间内被那几位道人的术法轰击到薄如蝉翼,薛云柔的后侧脸颊也逐渐苍白,没了血色。

    幸在武判官破坏祭阵之后很快就腾出手,他的大枪颤动,抖出了水缸大小的枪花,一道道恢弘枪气散向四面八方,纵横交错,覆盖这上万平米的地下牢狱。仅仅一瞬,就将远处一头七重楼境的蜥魔躯体,轰成了血肉残渣。

    这不但大幅度减弱了文判官张言身临的压力,也令那几位红袍术修无法从容施法,再没有全力以赴的针对李轩二人。

    转危为安之后,李轩心神微舒,然后好奇的问站在他肩上的听天獒:“獒兄你不出手?”

    这好歹也是神兽血裔,城隍老爷册封的神将。

    “我出手?你听谁说过谛听会打架?”听天獒翻了翻白眼:“我出生还不到两百年,现在也是一个弱鸡,比你强不了多少的。”

    李轩愣了愣神,然后对听天獒的尊敬彻底没有了:“啧!你这样的獒还真是有负獒名,亏我对你还蛮期待的。”

    他印象中的‘獒’,可是一种非常凶猛的狗。虽然有现代人吹嘘的成分,可至少在华国内部的狗种中,獒还是很牛叉的。

    “呵呵!”听天獒讪讪的一笑:“我就挂个獒的名头,血脉还是谛听居多。正因神兽血脉纯正,所以才不擅争战。”

    而下一瞬,李轩就顾不得听天獒了。只见这地牢周围的墙壁,都在‘咔嚓嚓’的声响中打开,现出后方上千头的妖魔恶灵。

    在那楼梯口,也有无穷无尽骇状殊形的魔怪涌入了进来。

    尽管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才刚刚靠近,就被文武判官,还有那些上位妖魔们的力量横扫,轰飞,击碎,甚至汽化湮灭。

    可其中还是有一部分,涌入到薛云柔与李轩他们的前方。

    此时不但薛云柔再次陷入到了苦战,李轩也开始全神贯注于周围。

    前面的神仙打架他无力参与,可涌入到他身边的这些四五重楼境的妖魔,却在他的能力范围内。

    虽然本身修为只有三重楼境,可由于元神强大之故,李轩在这阴界当中力量大增,一刀之力,几乎不逊色于薛云柔的术法之威。

    他藏在薛云柔的身后,抽冷子往前方一刀挥出,几乎从不落空。使用的真元,则或冰或雷,那些靠近的妖魔,要么就是被直接冻成冰块,要么就是被雷电轰成渣尘,几乎没一个能够抗拒他的一刀重斩。只有一些极少的六重楼境,才有可能从他的刀下退离,却无不都是重伤在身,难以再战。

    李轩发现对那些有血肉之躯的妖魔,用‘意寒天刀’更省事些,对于那些阴魂之属,他的‘幻电天刀’则更好用。那些妖魔都不抗冻,恶灵则对雷霆之力畏之如虎。

    而随着精神的极度专注,战斗的持续,李轩发现自己对武道之‘势’的运用,越来越娴熟了,也在战斗当中有了许多新的感悟。

    后果则是他的刀法威力再增,在‘雷’法与‘冰’法的转换上更加流畅,衔接的更加紧密。对寒煞,对神霄绝灭雷的运用,也由初时的生涩,渐至挥洒自如。

    可能强敌带来的危机感与激烈战斗,真的有助于激发人体的潜力。前几天李轩苦练刀掌,都不得其门而入的事情,如今轻轻松松就能做到了。

    而李轩原本还分着一线心思,始终开着腰间的‘镇灵葫’。他记得马成功说的话,中元之夜以‘镇灵葫’中封印的恶灵残念记功勋。

    李轩是想着如果这次能够成功脱身,或许又可用‘镇灵葫’中的残灵,再换取一枚六道人元丹。可在这激战持续片刻之后,李轩就已浑然忘我,再不能分心他物。

    此时他也不再藏于薛云柔的身后,他开始主动出击,利用已经学到第五式的‘神雷无定诀’,在周边的方寸之地游走。紧密的刀光,泼洒四方,尽其所能的为薛云柔解除压力。

    “这个家伙——”

    因嫌弃李轩动作太大,已经跳到薛云柔肩上的听天獒不禁发愣,它凝神看着李轩的每一个刀招,眸中不时闪过惊艳之色。

    它想此人如果不是在之前的十八年中耽误的太多,现在的修为战力,绝不会次于江含韵,且多半更有胜之。

    之前它说自己的战力与李轩差不多,已经可以当做笑话了。

    薛云柔的眼里,也同样异彩连连。此战他们面临的敌人之强之多,远远超出她的预计,薛云柔感觉自己的法力如流水一样消耗着,转眼之间,就已经用掉了近半。

    可李轩展现的战力也出乎意料的强,不但没有成为她认为的累赘,反倒是异常的可靠,承担了战斗中近九成的杀伤。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尤其是那些六重楼境的妖魔,薛云柔需得同时防御四面八方,根本抽不出足够的余力,将它们击杀。

    李轩的刀却可怖之极,一刀刀斩出,将那雷光冰煞挥洒出去,挡者辟易,让那些六重楼的妖魔轻易不敢近前。

    薛云柔心想自己,还是小视了李轩。这个大她一岁多的少年,完全不像她最初印象中的浪荡纨绔。

    此时她的法力已经快要枯竭,薛云柔稍稍犹豫,还是分心从袖中取出了一枚丹丸,放入到她口中。

    也就在这刻,一道黑色箭光,突然就穿梭而来,只眨眼之间,就到了薛云柔的身前。

    见得此景,薛云柔顿时变了颜色。这一击就似如毒蛇扑击,不但快如闪电,更是在她分心取丹之刻,让薛云柔根本无力防御。

    这一瞬,她甚至已预见到自己被这一击重伤的画面。

    可随后就望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拦在了她的身前。

    “别发呆,我们两人的性命可都全靠你了。”

    李轩一刀挥斩,砍在了箭头上。可他的力量远远不敌,手中腰刀的刀刃被崩出了一个缺口,那箭则余力未尽,轰在了他身上。

    尽管有着‘夔牛夜光甲’在身,李轩的嘴角也依然溢出了一抹鲜血。不过他的身影只滑退数步,又回到了薛云柔的身侧。

章节目录

妖女哪里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开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开荒并收藏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