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无仇无怨!”

    镇东侯段东手按着腰间的长剑,虎目微阖,面色青沉:“绝不可能是紫蝶,你们再查!这一定是有人栽赃嫁祸,堂堂的六道司,就只有这点水准?”

    在场的众人顿时一愣,狐疑不解的对视了一眼。

    他们既错愕于镇东侯言语中的恚怒,更惊奇于这位语气中的坚定。

    李轩也觉奇怪,感觉这位的反应有些超乎寻常。

    镇东侯的这股子愤怒,是搞错发泄对象了吧?

    正常人听到尸检结果之后,都该是对紫蝶妖女怒恨已极的。

    可是这位对于一个官宦人家该恨之入骨的江洋大盗,却似乎有着异乎寻常的信任,这不能不让人惊奇。

    “侯爷!”

    章旭神色有些难看的抱拳道:“紫蝶幻火的痕迹,世间无二!章某绝不可能误判。”

    “那就是你的能耐不足。”段东一声轻哼,语气更不客气:“你们六道司就只有这点水准的灵仵?给我找个更靠谱一点的过来!”

    雷云则眉头大皱,眼中流露出怒意。可在他开口说话之前,就被司马天元拦住了,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段东:“段侯爷,两位老夫人的尸体我都看过,她们身上遗留的痕迹,确实是‘幻神紫火’独有的。换成我们六道司的大仵前来,想必也不会有第二种结果。您坚信凶手非是紫蝶,请问这其中可是有什么缘由?”

    “没有缘由,就是直觉。”段东依旧敛着眼睑,却换上了一副爱理不理的神态:“你们无需再问了,只管去找更高明的灵仵来。我们段家与紫蝶妖女素无关系,无冤无仇——”

    就在司马天元与江含韵等人暗觉头疼的时候,那门口方向,忽然传来一位女子的声音:“老爷这话,却是有些自欺欺人了。我倒是觉得,杀死母亲与崔老夫人的,一定就是那位紫蝶妖女。除她之外,再没有其它可能。”

    李轩斜目看过去,发现那正是镇东侯的夫人。

    而段东的瞳孔也在此刻微微收缩,脸色一瞬间变的难看无比:“请夫人慎言!来人,把夫人送回去休息。”

    “慢着!”段夫人的声音骤转高亢,额外的刺耳:“夫君,母亲她都落到这个下场,你还要自欺欺人?”

    她随后扫望了在场诸人一眼:“诸位校尉大人,请你们排除此间的所有无关人等。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涉及我段府秘辛,也与紫蝶妖女有关,我希望此间各位都能指着三官大帝立一个重誓,绝不得将妾身之言,传入他人之耳。”

    雷云眉毛微扬,当即就开始了清场。

    首先是段老太君的那些婢女丫鬟,然后是六道司的众多人员。

    薛云柔是典型的闲杂人等,可她此刻却是八卦之火狂燃,对这段府与紫蝶妖女的秘辛无比好奇。

    所以她很鸡贼的躲在了长乐公主的身后,最后只在雷云的逼迫下发了一个誓,就成功的留了下来。

    李轩原本也在被驱赶之列,可江含韵护着他。少女朝雷云一瞪眼,后者也就作罢了。

    他想李轩作为明幽都的骨干,江含韵倚重的助手,留下来其实不算出格。

    等到清完场,一直在与镇东侯对视的段夫人就微一昂首:“六道司的诸位大人,如果我没猜错,你们应该直到现今,都没查清楚紫蝶的身份与过往来历对吧?”

    “没有!”司马天元苦笑道:“惭愧,紫蝶不但一身幻术道法出神入化,身法与御空之术也是当世绝顶,几乎比拟天位。我们现在连她到底长什么模样都搞不清楚,更何况是她的身份。只知此女在刚出道的时候,提到过她的名字,似乎是叫夏南烟。”

    段夫人摇着头:“你们当然查不出来,这是因有一位高权重之人,为她掩盖了过往。若不是今天的事情,估计你们永远都不会想到,那所谓的紫蝶妖女,是我家侯爷在五年前落井暴毙的养女,曾经唤作段南烟。”

    这院内顿时一阵死寂,所有人都吃惊不已的看着段东与段夫人。司马天元等人的眼神,甚至都有些不敢置信。

    然而接下来段夫人的言语,却更让人吃惊:“可此女确实是本姓夏,乃是十二年前巡盐御史夏广维之女。那一年,夏广维贪黩案发,又兼党附王振,被判满门抄拿问斩!

    我家侯爷当时刚刚袭爵,时任中都留守司都指挥佥事,受命抓捕夏广维全家老小。可他经手此案时却心生不忍,将夏广维的妻女私藏了下来,其妻殉情而死,其女则被送到老太君的身边养育。”

    她的语声逐渐冷厉:“这就是我们家与紫蝶妖女的仇怨了,他们夏氏一家上下的死,都与我家老爷有牵涉。此外,崔承佑崔御史的兄长,当时与夏广维同为巡盐御史,只是辖区不同。我记得夏广维下狱之时,他也有出面举证。”

    段东此刻的神色,却反倒是淡定下来:“夏广维是因得罪众多盐商,被人诬陷,蒙冤而死。我敬他人品,所以护其妻女。当日带兵将他捉拿,也是奉上命而为。南烟她也是一个好孩子,心性仁善,定不会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情。”

    “夫君你可真天真!”段夫人冷笑道:“你是这般想的,可人家却是未必,这可是灭满门的大仇。她的二叔更是在逃遁途中,被你亲手杀死。你倒好,不斩草除根也就罢了,反倒是学了中山狼的故事,将仇人养在自己的府中。”

    段东虎目微睁,斜眼睨着段夫人:“你是看着南烟长大的,她是什么样的性情,你应该都清楚。我昔日也与烟儿有过约定,如果她想要报复,只管寻我就可,不得牵涉旁人。”

    “我是看着她长大,可知人知面不知心。”

    段夫人语含不屑道:“那个时候她就是个闷葫芦,谁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只知事实俱在,六道司的灵仵都说了,那什么‘幻神紫火’的痕迹不会有假,这个南烟,就是个养不熟的狼崽子。”

    司马天元等人听到这里,神色都已是精彩之至。

    也就在段东的眉心已经皱成‘川’字,欲言又止的时候。这左侧院外,却传来了一声叹息:“父亲你不用再为我与母亲争了,你们伉俪情深,别因我的事伤了和气。”

    李轩神色微动,正心想这声音好熟。然后这院外就有一只只紫色火蝶飞入,然后在正堂的中央聚拢,渐渐汇聚出一个少女的身影。

    她大约是十六岁年纪,穿着一袭紫衣,在阳光映耀下粲然生光,仿似有烟霞轻拢。五官则清秀绝俗,容色绝丽,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有神。而那娇美无匹的胜雪肌肤,还有着丝绸一般的长发,都无不让人印象深刻。让人不自禁的就想起了‘妖女’、‘绝色’、‘倾国倾城’等词汇。

    这女孩的面貌,李轩是有些陌生的。可他第一眼就认出此女,定是那与他有过数次‘交手’的妖女无疑。

    司马天元也瞳孔怒张:“紫蝶!”

    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出手,重剑往紫蝶轰斩过去,不留任何余地。

    可在及身之刻,司马天元却又一阵愣神,临时将剑刃改成了剑脊。可这一剑依旧威势凶猛,沉重异常,轰在紫蝶的肩侧,直接就将这少女砸跪下去,口中溢血。

    紫蝶竟是不躲不让,也没有施展术法,就这么定立在原地,任由司马天元一剑轰在身上。

    之后雷云与江含韵也闪身而至,将一颗颗长达一指的镇元钉,强行钉入她的体内,紫蝶也不做任何的反抗。

    “南烟!”镇东侯段东紧握着剑,手臂肌肉虬结,声音嘶哑:“你这是为何?”

    等到整整十八颗镇元钉打入到紫蝶的体内,雷云与司马天元二人都茫然不可思议,胸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真实感。

    ——千变万化,难觅踪迹,让他们六道司忙活了大半年的紫蝶妖女,今天就这么被他们逮住了?

    “孩儿回来,是为自证青白。”

    紫蝶仰着头,有些虚弱的看向了段老太君的尸体,面色凄楚,眸含哀意:“别的事情也就罢了,可有人要诬陷孩儿弑杀祖母,孩儿就不能忍了。孩儿更不能忍受的是,凶手就此逍遥于法外。父亲你说的对,他们六道司果然都是一群废物,这么浅显的栽赃嫁祸都看不出来。”

    “确实无用!”镇东侯握剑的手掌已溢下鲜血,他怒瞪着司马天元:“你们六道司,还有何话可说?”

    司马天元一阵沉默,雷云也微微动容,江含韵则注目看着紫蝶,眼中竟现出了几分欣赏。

    甚至段夫人,也是脸色微白,现出几分心虚愧意。

    章旭则微微蹙眉:“可那的确是‘幻神紫火’独有的痕迹。要说有人栽赃嫁祸,并无证据支撑。”

    “还是有疑点的!”李轩神色凝冷,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踏前一步:“段侯爷,小侄以为老太君之死确有让人疑窦之处。不知侯爷能否容小侄剖开老太君的尸身一观详细?”

    “你?”段东往李轩斜目以视,神色中略含惊疑:“疑点何在?”

章节目录

妖女哪里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开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开荒并收藏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