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轩根本就没在意两个看门的内厂番役,他直接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六道司办案!所有人等都不得擅动,违者以暴徒案犯论处——”

    李轩语声未落,就听门里面几声怒吼咆哮。

    “放肆!”

    “滚出去!”

    “杀!”

    前方赫然有六杆大枪直面捣来,它们的主人赫然都是清一色的四品武修,大枪震动,抖出六朵硕大的银白色枪花。

    后面的彭富来看在眼里,不由心中一紧。然后他就见李轩的身影一个炸闪,就已经从那些枪影中穿入了进去。

    “公然抗法,袭杀六道司官员,你们这是要找死!”

    呯!

    随着一声脆响,其中两人被李轩的双掌冻成了冰雕。而他的掌力,又令这两个冰雕飞腾于空,往三丈之外摔了出去。幸亏院子里面有人眼明手快,将那两冰雕接住,否则定会直接摔成粉碎。

    而其余手持大枪的四人,则如惊飞之鸟,死命的往后飞撤。他们的身上,此时赫然也蒙上了一层薄冰。

    ——刚才这四位只要稍稍退的慢点,那也免不了身化冰雕的命运。

    彭富来见了这一幕,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心想他这死党,竟然已有这么强了吗?

    他惊讶之余,却没忘了给李轩提供助力。在短短五个呼吸之间,彭富来打出了九枚袖箭,二十七枚金钱镖,七张‘玄火符’,打向了院内的每一个角落。

    彭富来知道对方人多势众,所以不求伤敌,只求骚扰。只要能够迫使院中的那些内厂番役无暇全力出手,就是对李轩的莫大支持。

    而他修为虽低,可身有法器符箓之助,使用的暗器也都是精良上品,杀伤力完全不逊色于四五重楼境的武修,加上那千两纹银一张的‘玄火符’,一时间竟令这诏狱外院当中火焰大起,一片鸡飞狗跳。

    此时张岳猛地前奔数步,追上了李轩的步伐。他的身影雄壮如山,将那一人高的大盾,左右翻飞狂舞,盾内则滋生磁力。竟将周围打过来的各种飞镖、甩手箭、飞针、飞叉、飞铙、铁蒺藜等暗器,全都吸摄到了盾上,发出了一阵咚咚声响。使李轩等人安步当车,无需担心任何暗器之扰。

    乐芊芊则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然后蓦然将她那双秀目圆睁。

    “有请龙吉娘娘临身!”

    话落之时,她的一身气息就已顿变。似乎有一个异常强大的神魄降临凭依到她的体内,使乐芊芊的一身灵机变得强横浩大,超迈之前不止十倍。

    这位只抬手一指,那院中就有两个巨大的石人拔地而起,赫然正是道家的‘黄巾力士’,两个石人仅仅一拳,就将周围那些至少都是四重楼境的内厂番役轰飞击退。

    罗烟走在最后,他随手两鞭,就将三名试图对乐芊芊出手的内厂番役抽飞逼退。这位的注意力似乎更多放在李轩几人身上,目中时不时的闪动异泽,似乎为眼前这四人展现出的强横战力而震撼惊讶。

    此时的李轩,已经迈步到了外院的中央处。他竟是手按着腰刀,在张岳几人掩护下一步一个脚印,不紧不慢的往前行走。

    可说来奇怪的是,这院内的众多内厂武修,他们的神色却是越来越凝重,越来越肃穆,他们绝大多数的视线都集中在李轩身上,眼中都饱含着忌惮之情。

    这个院内的所有土地,不知何时竟已被一层寒冰覆盖,一点点的冰晶与雪花,开始自空中飘落。

    “刀势!”

    大堂之内,年轻的内厂档头一时脸色凝冷如冰,也饱含不解:“这个家伙,这怎么可能?李家的意寒神刀,有这么厉害?”

    他能够感应到李轩正在蓄积的‘势’,已经预见到李轩鞘中的刀,此时不出鞘则已,一旦出鞘,这院内必定会化为冰国。

    可这位年轻的内厂档头根本就无法理解,正常武修的刀‘势’,哪里能有这么霸道?他们能够利用周围环境去克敌制胜就可算是合格,一定程度上利用自然之力就已经算非常出色了。

    可这李轩,却可将滔天寒力积聚于刀中,借此影响这诏狱南北二十丈方圆之地。

    更让人无语的是,眼前这家伙还仅仅只是一个三重楼境的武修。

    司徒忠也是面色青黑,看着李轩握刀的手,眼神凝冷:“这可不止是势,还有意!”

    李轩的刀势,自然非同寻常。可之所以能够影响这院内二十丈方圆,还有刀意的作用。那应是借助特殊的法器,意势结合,才能有这般的神威!

    可他与李轩才仅仅月余时间不见!当初他可是在击退张岳之后随手一掌,就能将之轻伤。

    这个纨绔子,莫非是已换了人?

    “这该怎办?”年轻的内厂档头已经隐隐生出了悔意,早知这个李轩,是一个这么变态的三重楼境,他是绝不会容司徒忠这么乱来。

    “这一刀斩出来,只怕整个皇宫都要被惊动。”

    他不在乎麾下的人出现死伤,可一旦事情闹大,他这个内厂档头估计会坐不稳当。

    “那也没办法!我说过,无论什么罪名都由我来扛。”司徒忠也握紧了腰刀:“等吧!所谓日中则昃,月盈而亏,他现在的势攀得太高,那就必不能久!等到他亢龙有悔,也就是一两刀的事情。”

    这个时候的李轩,其实也是心绪起伏,久久都难以平复。

    原本他的打算,是在这里大干一场,一直到宫中的重量级人物被惊动,或者坚持到六道司的高手到来。

    李轩笃定了那位南京镇守太监绝不敢与六道司正面对抗,也认定了六道司驻守于宫中的两位伏魔校尉,一定不会坐视不理。他们只要在这里坚持最多一刻钟,就可让这群内厂的混蛋吃不了兜着走。

    可在真正动手之后,李轩才知他既低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张岳等人。

    他一没想到自己的几个小伙伴在关键时候如此给力;二没想到他的武力值,竟已提升到了这般境地!

    之前冷雨柔每天给他喂招,将他凌虐千百遍时李轩还没什么感觉;可今天换了对手,李轩才发现他的刀,他的势,早已超拔不群。

    以前这些四重楼境界的武修,李轩还得认真对待,才能够做到一击秒杀。

    可现在,李轩已经可以直接将之视为战五渣,游戏中的npc小怪。

    他于是更加的从容,眼眸中也有了更多的自信,这也直接反应到他正积蓄蕴养的刀势当中。

    李轩的‘势’变得更为沉静,更为内敛,也更加的厚重。周围覆盖的冰层,更悄然间往外蔓延近丈!

    “你们都很牛叉嘛,明知道是六道司办案还敢动手?”

    李轩目光如刀,凌迫着这诏狱外院的众多内厂番役:“我想知道,今日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那些番役都已渐渐的没有再动手,绝大多数人都已开始采取守势,防备着李轩这蓄势待发的一刀。

    随着李轩的‘势’逐渐攀升至高点,已经隐隐形成了一股意念威压,压迫着他们的神魄精神。

    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已意识到,当李轩刀出之刻,必定有着惊人的寒力宣泄。那时抵御不住,被冻成冰雕也就罢了,一旦五脏六腑与元神都被封冻住,今日很可能就是他们的绝命之期。

    就在众人瞩目当中,李轩已经走上了大堂前的五级台阶。依然是一步一个脚印,不疾不徐,而他的目光,也再次聚在了堂中的司徒忠与那位年轻档头身上。

    后者已经是浑身上下都渗出冷汗,而司徒忠的面色,也逐渐苍白。

    随着李轩的视线及身,他感觉到元神中承受的压力更加沉重。他的座椅周围,赫然也有薄冰覆盖。

    这种程度的精神威压,自然是奈何不得他司徒忠。可此刻李轩的刀势之盛,已经由此可以想见。

    从李轩入院到内堂,总共是二十三丈,四十余步,加上那五级台阶,李轩的刀势非但没有如他臆想中的那样衰减,进入亢龙有悔的状态,反而是不断的拔升,似乎没有止境。

    “又或者你们是欺负我李轩年轻力弱,小视于我——”

    李轩说这句话的时候,正要踏过大堂的门槛。

    而在他的身前不远,大门的后侧,两位服饰与其他人截然迥异的内厂番役,都面现出犹疑之色。

    其他的内厂番子,都是内穿大晋卫军的总旗袍服;唯独这两位,大氅之内却是百户服饰。

    他们没有犹豫多久,就在李轩抬足之刻,两人同时往前一踏,长刀出鞘。

    这一刻,三方间气息牵引,李轩腰间的怀义刀也蓦然间闪耀出一片凄冷的弧光,那一片白芒,让所有目睹之人不自禁的寒意内生。

    锵!

    随着两声叠加在一起,如同一声清脆的鸣响。无尽的寒潮澎湃冲击,席卷四方。这诏狱的院落当中,几乎所有地面上的冰层,都至少激增一寸,甚至蔓延到院外十丈距离。

    而在院落之内,赫然多出了四十多具人形冰雕。总数六十五名内厂番役,仅仅只有二十五人侥幸身免。

    李轩的身前,那两位百户的情况更加糟糕,他们都面色僵滞,被冻在厚厚的冰层当中——竟然都已在寒力的作用下失去了意识。

章节目录

妖女哪里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开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开荒并收藏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