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一天一夜的战斗。

    李奥和鹰眼米霍克两人又一次不约而同地停手下来。

    此刻。

    黎明拂晓。

    吐白的东方天际,冒出了一点点蛋黄的太阳边缘,它慢慢悠悠地往上钻,直至将整个钻出海面,才慢条斯理地向世界发放出全新一天的阳光。

    金色光芒照在浑身鲜血淋漓的李奥身上。

    除了脸部无伤之外。

    李奥身上充满了密密麻麻的伤痕,有的因为强大的自愈力已经合拢,有的则是最新的累叠。

    另一边,鹰眼米霍克身体的伤创相比起李奥同样好不了多少。

    鲜血。

    滴滴答答的滴落。

    滴洒在破破碎碎的冰面之上。

    “我好久没有过这样痛快淋漓的战斗了,在多年前与红发香克斯一战之后,我以为再不会有这种程度的剑术对决了。谢谢你,旅行家李奥,你给我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剑术理解,你的剑是想像之剑,精彩绝伦。”鹰眼米霍克忍不住赞叹李奥的想像力。

    这个年轻人的剑术绝对不是他最擅长的东西,而且他的想像力远远超越了剑术本身。

    在鹰眼看来。

    李奥更擅长的是破剑术。

    对剑术从根本上进行独树一帜的破解和全面的颠覆。

    当然严格来说,这也是对剑术的一种理解和剑新,同样能算入剑术的范畴,只是与普通剑道刚好相反。

    “世界第一大剑豪,当之无愧,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能够将剑术理解和提升到这等境界,鹰眼米霍克阁下,与君一战,让我受益良多。”李奥消去手中的蒸气之剑和射流之剑,双手抱拳,向对方再次见礼。

    “旅行家李奥,这正是我想说的。”鹰眼米霍克将右手掩在心口间,微微弯腰回礼。

    “暂将这一战延后如何?”李奥提议道。

    “求之不得。”鹰眼米霍克点头。

    “给。”李奥幻变出仙豆药剂。

    抛向鹰眼米霍克。

    鹰眼接过。

    微讶。

    这是?

    李奥微微一笑:“仙豆药剂,这是一种喝下去能瞬间将身体治愈并且恢复到巅峰状态的神奇药剂。”

    鹰眼米霍克大为惊讶,你竟然将如此神奇的仙豆药剂给我?

    他立即反应过来,这不是给自己现在喝的。

    而是给自己未来一个保障。

    让自己能在某个必死的绝境下存活,继续赴约今天这押后的一战。

    “旅行家李奥,我有个疑问,你明明不是以剑术为长,为何执意只以剑术与我一战呢?”鹰眼米霍克心里最想知道的一点便是这个。

    “因为我想超越这个世界的一切,或许这样说有点儿不自量力,但我心中,的确有这样的想法。我要通过旅行,将这个奇妙的世界全部装进我的心里,再洞悉其中的奥秘,无论是恶魔果实之力,还是三大霸气,又或者拥有‘神’之名的古代三大兵器天王、海王、冥王这些,最后尝试去作更高的超越。”李奥微笑着解释了自己未来的目标。

    “明白了。”鹰眼米霍克终于明白这个神秘的男子为什么叫做旅行家了。

    这个年轻人的心大得无法想像。

    他要的竟然是解读世界。

    超越一切。

    当世间强者或投身伟大航道争夺海贼王之位,或投身海军执行所谓的绝对正义时。

    他已经将那些人远远的甩在身后,直接向解读世界进发了,这是何等超凡卓绝的境界啊!相比起这个年轻人的理想,自己久坐在世界最强剑士的位子上,已经故步自封得太久了……

    “我完全明白了,真是太有意思了……旅行家李奥,我答应你,接下来我同样要超越过去的自己,铸就更高的无双剑道,努力给你超越世界一切的无上计划制造一点难度。”鹰眼米霍克隆而重之地将仙豆药剂收下,再手持黑刀夜向李奥致敬。

    “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李奥同样点头向鹰眼米霍克回礼。

    “再见。”

    “再见。”

    告别鹰眼米霍克后,李奥御鲸返回海上餐厅巴拉蒂。

    因为防止李奥与鹰眼的交战波及,海上餐厅巴拉蒂离开原来位置足有五十海里。

    李奥返回时,路飞和山治已经乘坐小船出发,前往恶龙公园去救娜美了,不过李奥并不着急追上去,先吃哲普老板一顿美食不迟。

    “山冶做的料理在味道上,跟你的料理几乎没有什么两样,但他的料理里面尚欠缺很多东西,比如牺牲和祝福。在你的料理中,我甚至看到了一片蓝色大海,仿如梦幻般美丽。非常感谢你的款待,哲普先生,你是一位真正拥有个人理念的顶级厨师,能够品尝到你亲手制作的料理,是我的荣幸。”李奥吃完哲普老板的料理后,满足地站起来,向哲普老板表示感谢。

    “哈哈哈……”哲普老板心里舒服了。

    身为一个厨师。

    世间上。

    还有什么比人生知己品尝完自己的料理完全体验出自己的诚意更加高兴的呢?

    这一顿料理的制作过程。

    老实说。

    哲普感觉做起来简直得心应手。

    制作过程中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奇妙状态,即使是以前最巅峰状态,也及不上现在的超常发挥。在那个臭小子离开后,自己内心完全放下了执念,或者是因为这样,自己才能完成如此无拘无束的料理吧!

    “李奥先生,能够获得你这样的美食家的肯定,同样是我的荣幸。”哲普老板微微一顿,欲言又止。

    “你是想拜托我照顾一下山治是吧?”李奥知道他的心意。

    “拜托了。”哲普老板给李奥深深一个鞠躬。

    他只有这么一个徒弟。

    不。

    与其说是徒弟,不如说是儿子。

    作为父亲,他知道自己那个倔强的儿子现在有多么的细嫩。

    他更知道前面的伟大航道里面有多么的危险,只是,年轻人不经历风雨又如何成长呢?

    所以他努力做出人生中最杰出的一顿料理,里面何尝没有想拜托面前这个强大无比的美食旅行家对自己儿子多加照拂的意思呢?

    “你的心意我已知晓,那个年轻人,会穿过波涛航向那片美丽的蓝海,耐心地等待他的好消息吧!”

    李奥向哲普老板微微点头。

    甭管以前如何凶狠。

    脾气如何暴躁。

    在这一刻。

    面前这位老人不再是厨师海贼团的船长红脚哲普,而是一个牵挂儿子安危的老父亲。

    李奥挥别海上餐厅巴拉蒂的哲普老板,站在巨鲸的背上,李奥开始向恶龙公园裂波前进。在他身后,哲普老板久久地鞠躬着,他既感激能有一个美食家如此肯定自己的料理,又感激这位美食旅行家为了照顾自己的心意作出的承诺……

    眼泪。

    自哲普努力紧闭的眼缝里渗出来,轻轻的,有一滴滴落在海上餐厅的木头船板上。

    巨鲸前进的速度超快。

    李奥站在它的背上。

    静静伫立。

    细细回味着此前与鹰眼米霍克一战中的种种绝妙。

    也不知过了多久,纯真的生命水滴忽然给李奥传来一缕意念,把入定状态的他唤醒过来。

    前面的海面上。

    有一艘大船正迎面驶来。

    “是军舰?”李奥本来不想跟自命正义的海军打交道,正准备让开,忽然自舰内某种物品中感应到一种带点熟悉的气息,那里面充满了悲伤又绝望,立即反应过来,这该不会是海军支部16分部老鼠上校的船吧?

    老鼠上校顾名思义,长得很像一只老鼠。

    他身份是海军。

    背地里。

    却与海贼恶龙相互勾结,收取贿赂,为人极其卑鄙。

    身为一个海军上校,非但不清剿海贼庇护平民,反而同流合污……这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他以海军抓小偷的名义将娜美多年收集的财富劫掠一空还洋洋得意。

    军舰里面。

    老鼠上校和下属正仔细清点娜美多年来积攒下来准备用来购买村子的金钱。

    “上校,经过仔细清点,这里有9300万贝利。”

    “吱吱吱吱~这里面其中的30%直接划入我私人小金库吧,真是丰厚的一笔收入,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这些钱也太破了吧,上面全是血和泥……”

    “吱吱吱~再破烂它也是钱,而且你知道吗?这些钱,可是那个小姑娘相信自由会到来,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花了八年时间,像个傻瓜一样收集而来的!看在她如此努力工作的份上,你们就不能原谅她在收集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沾污上的一点鲜血和泥灰吗?”

    “啊哈哈哈~”

    真是精彩的言论。

    李奥听到这里忍不住为之鼓掌。

    在这个世界固然有许多坚持正义清除海贼竭力保护各地治安的海军,但败类同样不少。

    有些海迷认为,没有海军这个世界的社会秩序早就崩坏了。

    这是事实。

    但是。

    一个向平民收税并且集法律、武力以及言论于一身的统治机构,难道维持社会秩序不是他们这些权力者应该做的本分吗?

    阿妹力啃南方种植园的奴隶主还知道给自己的奴隶烤鸡和西瓜吃呢!

    啪啪啪~

    船舱中只有李奥一个人在愉快地鼓掌。

    老鼠上校和一众海兵错愕地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男子。

    “吱吱吱~你是谁?”老鼠上校带点试探地问,“等等,你是恶龙派来的?”

    “不是,我是一位先知。”李奥微笑道。

    “先知?”老鼠上校完全摸不着头脑。

    “对。”李奥笑容越发灿烂,他朝老鼠上校竖起三根手指,“我是告诉你死期来的,你的生命,只剩下三秒钟!”

章节目录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霞飞双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霞飞双颊并收藏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