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春懵了,从铃铛响起在到剑东来脑袋出现,千秋雪惊叫,在一巴掌扇出去……这简直就是瞬息懵逼之间!

    大春茫然的望向千秋雪,她正在拉整上衣的褶皱,并笑着对外面棚子里的钟煌鸡哥回应道:“没事没事,东来在溜达!”

    好吧,既会撩土著,又会撩玩家,美女在三国能混成大佬肯定不是白莲花!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刚才铃铛声响起的时候,冰蚕消失了,就像那个徐氏的隐身一样悄然消失了!

    冰蚕会预警,会隐身!何其高端!

    千秋雪宛若无事的对大春笑道:“继续继续!”

    那就继续吧。

    小五修整一下枝草再度堵好棚门,关三的烦躁笛声再度响起。

    那只冰蚕不知从哪里再度出现,那么的自然,就像从未隐身过一般。

    大春已经可以想象,这样的存在对付这些普通的毒虫绝对就是碾压,这哪里是炼蛊?分明就是给它上饲料。

    果不其然,后面进来的毒虫都是在冰雾中被成双成对的击杀。

    冰蚕在吸食了众多的毒虫精华后已经五颜六色,连喷出来冰雾也带着颜色。

    千秋雪兴奋的左手伸出一个指头比出一个“一”,右手比出一个“三”!

    要一对三么?

    大春不由的心下触动。来到这个世界,大春多少也对冷兵器搏杀有了个初步概念:在被三面包围的情况下能一对三的就是相当厉害的凡人武将了。而这样的武将在有亲兵左右护持,只需面对眼前之敌的情况下,那就是一直杀,杀到没体力为止!

    所以阵型和配合非常重要。最简单强大的配合就是“上阵父子兵”,儿子未必会给老子挡刀,但老子肯定会给儿子挡刀。父子两人的配合就能产生超强的威力,就更不要说狭窄地形的鸳鸯阵了。钟煌虽然批判老朱的“军户制度”产生了只顾保全自家人的兵油子,但老朱是会打仗的,是知道军户上阵亲兄弟父子兵的威力的——

    卧槽!

    大春猛然回过神,我怎么又去想鸳鸯阵了?没有负面情绪吧?

    没有,兴奋着呢!那就是只加强邪虎了?

    不能走神了,继续看!

    ……

    现在焦虑躁动的是鸡哥。

    除了牵挂城里的养鸡场外,还担心城里的帮众会不会搞事,更揪心大春会和女大佬私底下干什么。但这些都管不了,大概也只够资格关心大春背篓里的那只公鸡了。

    烦心的时候多想想鸡心情会平静一些。

    鸡哥养殖家鸡野鸡多年,也经常去山区农村采购,一眼就从这鸡的刚硬羽毛,厚实腿鳞,宽大嘴角等基本特征判断出这鸡的年龄很大,但是这暗黑发亮的鼻瘤确还是第一次遇到!

    普通小鸡的鼻瘤就是鲜红,两年后就粉红,农村里见到的四五年鸡就是暗红。而鸡的寿命通常不过十年,同时还有十年鸡头赛砒霜的说法。那这只黑瘤鸡寿命多少了?

    在这个仙魔世界,不能用基本常识来判断了,从它的发现山魈的那声鸡叫开始,鸡哥就已经可以判断,这是要成精了!

    鸡哥已经做好打算,如果大春挂了,这鸡就好说了。如果这趟能平安回来,那就好好的和大春谈谈培养这个斗鸡的事情。自己求解药救他一命,他这点小事应该懂的起。

    但是就在刚才,也不知道美女大佬干了什么事情,鸡叫突然变的极度恐惧。

    身为养鸡专业户,鸡哥对这种情况非常熟悉敏感,极有可能是黄鼠狼!虽然斗鸡比普通鸡胆大,但被这种惊吓很有可能就废了啊!

    黄鼠狼不仅是鸡的天敌,也是养鸡场老板的死敌。一旦黄鼠狼出现在养鸡场,轻则吓的母鸡再也下不了蛋,重则数百只鸡都被一只黄鼠狼齐齐吓死。黄鼠狼还有黄大仙的别称,民间传说各种邪门,是一些术士惯常饲养的灵宠。所以鸡哥的养鸡场还专门请巫祭在剥掉的黄鼠狼皮上作法防范。

    如果这个千秋雪抓灵宠熊猫失败,是不是有可能带个常见的貂鼬之类的藏在她那个大绣包里过来应急?她用了两张神州行,明显急迫!

    岂止是应急?这是专门针对我的养鸡场,如果不合作她就威胁动手?

    就算现在约定合作又如何?空口白话空头银票没人会天真的以为大家都是好朋友了。

    而剑东来的异动加重了鸡哥的躁动不安,鸡哥坐不住了。在这样一个没有手机也没书报的世界,在野外的一个草棚子里焦虑乱想不找点事情做,会疯的。

    鸡哥从身上摸出一个账本和一只炭笔,撕下一页纸开始书写。

    炭笔是鸡哥烧黑木棍裹泥自制的,手感就像铅笔。身为现代人,鸡哥显然没有钟煌的书法才艺。

    写完后,纸包笔,伸手出草棚,手腕用力一抖甩向剑东来的草棚……

    ……

    剑东来回到草棚,脸上火辣辣,心里百味杂陈。

    普通人被扇了一巴掌都会怒从心头起,更何况剑东来这种第二人?但是剑东来之所以能成为第二人,是因为他不普通,仙山逍遥派的心法不允许戾气滋生。

    只能精神胜利法:输给npc不丢脸,还看了美女的低尺度肩头,但是——啥都没看明白,白跑一趟,肯定还被其它人暗中笑话,心堵啊!这种心堵的感觉还是影响心法修为嘛!

    就在这时,棚外草上有硬物撞上,并滑落。

    大毒虫?剑东来立刻用海螺一听,没有任何扑腾动作明显是死物。

    剑东来一想到自己刚才闹的动静顿时了然,立刻伸手透过草棚一抓,果然!

    鸡哥留言:“东来大佬,看见什么了?”

    剑东来来劲了,身为大春的帮主,他发这个纸条有点意思啊?明显是对美女大春在一起有戒备啊?先如实回复吧,看看他究竟几个意思,权当无聊解闷了。

    “就两只死虫没看清,就被那五哥扇出来了……”

    然后扔回去等了半响,鸡哥写了很多字又扔回来了:“公鸡被吓惨了,我怀疑是黄鼠狼之类的灵宠……她可能是在喂毒虫练宠……”

    剑东来猛然惊悟!这就是她用了两张神州行的理由?她是专门带个这来针对这鸡哥的?

    于是进一步确认:“我还看见死虫现场一团杂色烟雾,是黄鼠狼放的屁吗?臭味没来得及闻到。”

    鸡哥回复:“那就更有可能了,黄鼠狼屁门有毒腺……”

    真是黄鼠狼啊?虽然有点眉目了,但剑东来还是心堵!毕竟她在抓紧时间发展,而我靠睡觉修炼心法?心堵修炼不成了!

    心堵的时候就贩卖焦虑吧,要堵大家一起堵,于是剑东来将这杆纸丢向钟煌的草棚……

章节目录

仙魔三国大玩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大烟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烟缸并收藏仙魔三国大玩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