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多哈尔要塞以西10公里,1号碉堡群。

    深夜,当东面蓦然传来震天的声响时,所有人听到后都感到心头猛烈一跳。

    1号碉堡群,最大的要塞顶上,警钟长鸣!

    不知多少穿着皮甲入睡的将士从睡梦之中惊醒,冷汗淋漓地爬起来,手忙脚乱穿上瑟银铠甲,然后冲出营房。

    他们刚眺望东方,就借着有点朦胧的月色,看到安多哈尔要塞两边高耸的山顶上——火光冲天!

    归路?

    早就没了!

    曾经的围墙被拆,铁路连枕木都被憎恶所掀起、折断。

    若不是还有从安多哈尔要塞射来的连绵炮弹,他们肯定以为自己被抛弃了。即便粮食、药品、弹药和替换的装备不缺,由于缺乏足够多的机修厂,碉堡群里越来越多火炮报废,坦克沦为废铁,由联盟控制的碉堡已经缩减到不足一百个。

    轻伤不下火线,重伤无法医治。

    安多哈尔要塞已经是将士们的唯一希望。

    不管阿尔萨斯、乌瑟尔和瑞文戴尔如何安慰将士,大家都有着共同的感觉——快撑不住了!

    “我们必须坚持更长的时间,好让炮阵消灭更多的天灾士兵。”

    上头一直是这个腔调。

    诡异的是,上面既没有要求士兵们死战,也没说出撤退的方式。

    有人说,待到反攻之日,斯坦索姆公爵会派出还没出场的第一坦克军为先导,清除所有拦着他们归路的骨头,甚至一口气反攻回洛丹伦城。

    有人说,会有十万只狮鹫,抓着大炸弹,将所有不死者炸飞。

    还有人说,斯坦索姆公爵已经调集百万大军。

    反正众所纷纭之中,将士们的士气一天天往下掉。

    可就是这个时候,仿佛跟安多哈尔要塞遇袭的轰鸣声、殉爆声相呼应,黑夜中视界尽头的不死者蓦然多了起来。

    它们的数量如此之多,居然占据了士兵整个视网膜。

    从南到北,从西到东,从城墙和碉堡望出去,视界尽头全是狰狞可怖的不死生物。

    “完了!完了!全部都完了!我们都要死!等不到天亮,我们就会成为那些丑陋怪物的一份子。”以往说出如此丧气话的家伙,少不了被尉官一顿臭骂,有可能吃鞭子。

    如今,回应的只有寂静。

    每个人的心里都默认了这句话。

    特别是当尸潮顶着碉堡群的炮火,涌到距离城墙不足三百米的地方,安多哈尔要塞的炮击支援还没到时,大家心中的绝望越发浓郁了。

    远处,静静看着这一幕的泰瑞纳斯无法掩饰自己灵魂中的雀跃。

    “对!对极了!就是这样!品尝绝望吧!就这样去死吧!越浓郁的怨念,才能诞生出越强大的不死者!”他高举枯瘦的双臂,大声狂笑。

    联盟的火炮,简直是专业打脸。

    好死不死,老泰子话音刚落,炮声又响起来了。

    “轰轰轰!”

    尽管有点迟,但炮弹还是无比准确地落在1号碉堡群八方的预定援护位置上。

    地动山摇的轰击过后,就是一条条高达十数米的烟柱。

    月光恰如其分地在此时透过散开小许的乌云,照射下来,露出远端狼藉的战场。

    “噢噢噢!”

    “联盟万岁!”

    将士们立即忘情地欢呼起来。

    瑞文戴尔举起望远镜,意外发现火炮的闪光居然不是从安多哈尔要塞两侧山顶亮起,而是在海拔四百多米高的山腰,他沉吟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先来坏的。”阿尔萨斯变得干瘦的脸挤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阔达笑容。

    “要塞山顶的炮阵大概率被天灾军团端掉了。火光冲天,火炮全体沉默。”

    二傻子眉毛一挑:“好消息呢?”

    “我们永远留一手的主帅阁下,原来在山腰也暗中设置了炮阵,是150mm加农炮没错!应该还能给予我们足够的炮火支援。”

    “就是不知还要撑多久。”二傻子一边叹气一边望向白银骑士们,连意志最强韧的乌瑟尔,也因为连日来几乎没有休息可言的高强度作战,变得眼眶深陷。

    作为最强的精锐,白银骑士团就是堵抢眼的,防线哪里崩,就让他们往哪里填。这些圣骑士才是最苦最累的。

    作为能打能扛能自奶的典型代表,白银骑士们减员不严重,也就死了不到两成。

    可谁都知道,他们战斗力已经被削一半了。

    试问,人在没有足够的休息情况下高强度高负荷作战,精神能好到哪里去?

    没有精神力,就没有迸发的圣光。

    再打下去,就是快速暴毙的时间点了。

    两个主帅也没办法呀。

    就在这时,仿佛要给1号碉堡群的联盟守军添加名为【绝望】的情绪。

    月色大亮!

    借着皎洁的月光,将士们看到东方有一个黑乎乎的蘑菇云冲天而起。

    邪恶的怨力在他们理论上的退路位置荡漾开来,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远隔六公里,都能顺风闻到飘来的腥臭味,感受到那冲天的怨念。

    “这是……”阿尔萨斯在望远镜里,真切地看到大地消失了。

    看到数以万计的不死生物惨叫着融化掉,联盟人会很开心。

    连带唯一的退路也融掉,那就不好玩了!

    可怕的腐蚀,一路侵蚀着泥土,将少说一百个足球场大小的平原硬生生变成一个超级大的陷坑。

    足足五分钟,腐蚀速度才开始消减。

    随便目测过去,那少说是四、五十米的惊天大坑了!

    尼玛,还坦克军团反冲锋呢?这么大的坑,鬼才能过来。

    别说下面的将士,连阿尔萨斯自己都脸色发青。

    瑞文戴尔满嘴干涩,脸上却有着殉道者的光辉:“殿下,看看奥妮克希娅怎样,如果可以,你先撤吧。我打算跟部下一起战死在这。”

    “我不是殿下。而且,要我抛弃部下逃走,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

    正当悲观气氛开始蔓延,【浊酒邀清风】走过来,递来一个锦囊:“两位阁下,按照斯坦索姆总帅的命令,撤退之时到了。请两位迅速组织联盟大军撤离。”

    “啊!撤?往哪撤?”大佬们都傻了。

    更傻眼的还在后头,他们万万没想到,在精锐干员带领下,来到要塞1层的大堂时,平整的大堂变样了,地面的石板拆开后,露出一条足足有8米高、30米宽,看上去无比深邃的斜坡。

    “这条阶梯会带我们深入地底150米,然后进入一条十公里长的隧道,直接回到安多哈尔要塞。”

    卧槽!你这地道都可以跑赛马了!

    大佬们目瞪狗呆!

章节目录

斯坦索姆神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余云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云飞并收藏斯坦索姆神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