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廷议目的是为了废黜太子,谁知被高颎的两道奏章搅和,彻底改变了走向。

    王靖江扣头在地,不停地大喊冤枉。

    而秦王杨俊一口咬定自己不知情,同时恳请陛下重新调查。

    殿内其他官员也不敢说话,静候陛下定夺。

    杨简扫视众人后,立即喝道:“针对高靖江密谋加害太子一事,由高颎为主,刑部、御史台协同,三司会审,是非曲直,自有定论。”

    “微臣领旨!”高颎立即接旨。

    “陛下,微臣是冤枉的!”王靖江还在那里喊冤。

    杨简本就不爽,看他更烦,立即让禁军拖走了他。

    而后,杨简扫视众人,最后目光锁定了气定神闲的杨霜,冷笑道:“太子是怎么知道菀贵人有契丹血统的?”

    杨霜起身回道:“回禀父皇,儿臣从始至终,坚称自己是清白的,但菀贵人不惜以死指认儿臣,到底为了什么?什么原因能让菀贵人放弃自己的性命?所以明国公派人去了青州,深入调查发现,菀贵人的身份之谜。”

    “生命虽然珍贵,但和所有家人相比,牺牲自己又有何妨?一但菀贵人的欺君之罪被揭露,丁家上下满门都被株连,所以她用自己一条命救了全族性命,又有何不可?”

    “这是菀贵人的孝道。”

    “白昼为儿受苦难,夜晚怕儿受风寒。

    枕头就是娘手腕,抱儿难以把身翻。

    半夜睡醒儿哭唤,打火点灯娘耐烦。

    或屎或尿把身染,屎污被褥尿湿毯。

    每夜五更难合眼,娘睡湿处儿睡干。”

    “丁母虽不知菀贵人身份,但视为己出,父皇,养恩还比生恩重啊。”

    杨霜语气沉重,发自肺腑。

    杨简听后,顿时沉默。

    殿内一片静谧,都被杨霜的这番话所感染。

    许久,杨简的舐犊之情被勾起,他看着满目含泪的杨霜,叹了一声,并问道:“太子,就算菀贵人身份有问题,但仅凭两份奏章也无法直接证明是菀贵人陷害了你。”

    “的确没有。”杨霜应道。

    杨简又问:“那你又如何自证清白?”

    杨霜突然跪了下来,拜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儿臣的生命是父皇所赐,儿臣的地位是父皇所予,儿臣对上,没有做好储君应尽的责任。对下让皇室颜面尽扫。对内,没有为父皇排忧解难。对外,惹得皇都中流言四起。儿臣愧对父皇和太子之位,所以儿臣甘愿废黜太子之位,请陛下应允。”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就连明国公都没料到,杨霜要放弃太子之位。

    只有高颎深深看向杨霜,暗叫一声妙计。

    明明没有可靠的证据证明是菀贵人冤枉自己,杨霜为何不继续调查,反而直接这样行动了?

    正如刚刚所言,皇帝不怕太子有本事,而是怕太子不被自己掌控。

    所以如果杨霜还要守着太子之位不松手,就算最后保住了太子之位,那以后呢?只会步步维艰。

    陛下不傻,明知道太子可能是冤枉的,为何执意要废黜,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而且还有其他势力的虎视眈眈。

    与其如此,不如主动退一步。

    所以杨霜选择放弃太子之位。

    故而,他选择在证据不充足的情况下,自证自己的清白。

    再加上一段语重心长的孝道,勾起杨简的舔舐之情,他并非草木,孰能无情?自然便会饶过杨霜,那么杨霜的死路就变成了后路。

    不做太子,还能做亲王啊,此乃退而求其次。

    这就是杨霜设计这一切的目的。

    做了亲王,韬光养晦,以后有了真正的实力,再想做太子也不是不可以,前世伟人都三起三落。

    当今陛下还在中年,壮心不已,杨霜才弱冠年纪,自然深谙笑到最后才是胜者的道理。

    果不其然,杨简心生感慨,道:“起来吧,今日廷议见到这里,都退下吧。”

    数位重臣请退,杨霜和杨俊也离开太极殿。

    走出去,杨俊才发现后背湿透了。

    此时的他心中焦急,万万没想到自己和舅舅的计谋竟然败露,一旦三司会审坐实行刺罪名,那舅舅他就完蛋了。

    想到这里,杨俊立即要出宫谋划。

    谁知却被杨霜拦住。

    “秦王,这么急着出宫,是不是想大义灭亲,检举揭发王靖江的罪行?”杨霜问道。

    杨俊面容阴沉,冷笑道:“还是顾好你自己吧,太子。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能言善辩,巧舌如簧啊。”

    “哪里哪里,感谢夸奖。孤若是逃过此劫,到时候可要感谢秦王的鼎力相助,哦,对了,秦王妃近来可好?”杨霜笑眯眯道。

    似乎揭开了杨俊的伤疤,杨俊气得甩袖离开,不与他争论。

    目送他离去,杨霜的嘴角变冷。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份恩怨,杨霜自然会报仇。

    再次回到东宫,杨霜仔细回忆刚刚太极殿内的一切,该说的都说了,该表达的都表达了,接下来就看陛下了。

    而杨霜也没等太久,皇帝杨简去见了太后之后,当天就降下了旨意。

    司礼监掌印杜安康前来东宫,宣读的诏书:

    “肇有皇王,司牧黎庶,咸立上嗣,以守宗祧,固本忘其私爱,继世存乎公道。

    皇太子杨霜,地惟长嫡,训以《诗》、《书》,教以《礼》、《乐》。庶宏日新之德,以永无疆之祚。

    而邪僻是蹈,仁义蔑闻,疏远正人,亲昵群小。

    朕永鉴前载,无忘正嫡,恕其瑕衅,倍加训诱。选名德以为师保,择端士以任宫僚。

    ...

    岂可守器纂统,承七庙之重。入监出抚,当四海之寄。废黜杨霜太子之位,降为明王。朕受命上苍,为人父母,凡在苍生,皆存抚育,况乎冢嗣,宁不锺心。一旦至此,深增惭叹。”

    当听到废黜太子之位,降为明王,杨霜内心安定了下来。

    而杨霜被废黜的原因,陛下只给出一条,亲近小人,疏远君子,没有提及其他过错,大大保护了杨霜。

    与此同时降旨惩治的,还有太子太傅,太子太师等等,换言之,太子亲昵群小,是老师没有教育好的缘故。

    “儿臣领旨。”杨霜领旨谢恩。

    杜安康献出诏书,恭敬道:“明王殿下,内廷司已经着手准备明王府,殿下需要搬离东宫,东宫的属官、率,皆不可再动用,一应俸禄、礼仪也会随之变化。”

    杨霜笑道:“孤...哈哈,本王自然明白。”

    至此,不能再用孤的称呼,而是王。

    杜安康偷瞄杨霜,心中到现在还很惊讶。

    明明是死局,硬生生挽回局势,运筹帷幄,还顺便扳倒一名兵部尚书,这还是曾经那个老实的太子吗?

    应该说,这才是真正的太子啊。

    以后隋朝的朝野,不知是何景象。

章节目录

陛下求我做太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景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景以并收藏陛下求我做太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