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有气感了!我果然并不是练武废材!”

    一个月后,倪昆感受着丹田之中,那一丝微弱暖流,心里好一阵感慨。

    修炼龙象般若功第一层一个月,倪昆终于养出气感,凝炼出了第一缕内力。

    接下来,只需将内力沿任督二脉搬运一周,完成一次“小周天”循环,就算是筑基成功,练成了龙象般若功第一层。

    不过倪昆眼下养出的内力太过浅薄,搬运出丹田都有点吃力,更别提沿任督二脉搬运小周天了。

    尚需不断积蓄壮大功力,直到内力积累到一定火候,才能尝试小周天搬运。

    功力尚浅,倪昆也不急躁,稍微温养一番刚刚凝炼出的内力,便跳下床铺,伸了个懒腰,决定出去转一转。

    这一个月来,他深居简出,绝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自己这小院当中。洗衣做饭等杂务都有那哑仆打理,他只需专心修炼便是。

    偶尔出去一趟,也是去找那宋主管,请教修炼中遇到的疑难。

    闷头修炼一月,今日终于踏入门径,倪昆心情愉悦之下,决定出去转悠一圈。

    初至庄园时,宋主管立下规矩,不得私自离开庄园,却并未禁止在庄园内游玩。

    此刻倪昆便出了自己小院,沿着一条青石小路,背负双手,悠然踱步。

    穿过几座耳门,走过一条长长雨廊,忽听不远处传来阵阵喝彩之声。

    倪昆循声过去,见到一座小校场,一群少年正聚在校场边上,围观场中一个少年举石锁。

    那石锁颇大,怕不下百斤,那少年却是举重若轻,单手拎起石锁,往空中一抛,足足抛起两三米高,待石锁落下时,又单手去接,只稍一卸力,便将落下的石锁稳稳接住。

    如此连耍十几次,那少年脸不红气不喘,额头也不见出汗。

    场边围观的少年们连声喝彩,不过很多人眼中都隐隐带着嫉妒之色。

    “陶春兄真是了得,短短一月,便修成了龙象般若功第一层!咱们这些人当中,陶兄当居魁首!”

    “陶兄真是天才啊,我苦修一月,才刚刚能将内力搬运任脉,至少还得积累一月内力,才能成功搬运小周天,练成第一层。”

    “唉,王兄你这修行进度也是相当不错了,小弟我搬运任脉都只完成了七成,尚需两月,才能修成第一层。”

    “我起码要三个月……”

    “我还好,再过半个月,就能完成小周天搬运,练成第一层龙象般若功了。”

    “……”

    听着场边少年们的议论攀比声,倪昆养出气感的好心情霎时间不翼而飞,就要默默离开。

    “哎,那不是倪兄弟吗?倪兄弟修炼得如何了?过来交流一下修炼心得呀!”

    有人在背后叫着。

    倪昆这一月虽很少离开小院,也没有主动与少年们结交,但偶尔去寻宋主管请教时,也曾遇到过几个少年,彼此通过姓名。

    此时叫他的,便是一个认得他的少年。

    倪昆面无表情,假装没有听到,快步离开校场,再无心情闲逛,匆匆返回小院。

    “我才刚刚入门而已,那陶春居然就已经修成第一层了!其他人进度虽然没这么快,可最迟也能在四个月内修成第一层……”

    倪昆双手搓了搓脸,给自己打气:

    “不要气馁,我虽然养出气感耗时久了点,但也许积蓄内力会很快呢?也许不用多久,我就能攒够足以搬运小周天一周的内力了呢?不急不急……”

    深呼吸几次,又在院子里踱步一阵,稳住心态,倪昆不急不躁,回屋打坐修炼。

    不知不觉,又一个月过去了。

    倪昆又一次催动内力,尝试着搬运小周天,结果内力只在任脉稍作运转,便已力竭而止,难以寸进。

    倪昆木着脸,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喃喃自语:

    “好吧,是我天真了。照这进度,我起码还要修炼一年半以上,才能将第一层修成。所以,我的根骨资质,果然只得‘下愚’水准么?难怪前身身为拜月余孽,却连武功都没有练过,原来是资质太废……”

    对于自己的练武资质,倪昆觉得是时候认清现实了。

    唤出个人面板,视网膜前垂下一道光幕。

    光幕上,天寿一栏的数值,已变成了17518天。

    “从抵达襄阳城,加入汉水派至今,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九十多天。这些日子虽然不能说一无所获,至少勉强打下了练武的基础,可这收获未免也太寒碜了点。

    “我这根骨资质,连龙象般若功这么友好的功法都练得慢如蜗牛,就算给我一部能得长生的修仙功法,怕是也难修炼。不行,得设法先改善根骨。”

    倪昆手指刮蹭着下巴,暗自沉吟:

    “有什么功法或是宝物能改善根骨?九阴真经的易筋锻骨篇?陈老哥和梅姐姐身上,有没有九阴真经?

    “好吧,就算有,他俩也早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不然倒是可以试着用龙象般若功,和他们交换易筋锻骨篇。

    “不知道终南山有没有活死人墓哈,要是活死人墓也跟桃花岛一样穿越了,那倒是可以直接跑一趟。

    “还有长生诀、和氏璧、邪帝舍利……好像都可以激发潜力,改易根骨。

    “练武基础已经有了,内力也有了那么一点点,身体也轻便强壮许多,至少走远路不成问题了。再继续在此修炼下去,也不会有太大惊喜。

    “算了,不装了,去找宋主管摊牌吧。离开这里,去寻些可以改善我根骨资质的功法、宝物。”

    一念至此,倪昆起身出了小院,寻宋主管去了。

    同一时间。

    庄园深处,一座掩映在竹林中的清幽阁楼里。

    宋主管正一脸谦卑地站在一位女子面前,语气恭敬地说着话:

    “……南郡陶春天赋最佳,一月前便已修成第一层,如今第二层也已修炼过半,再有一月,便可修成第二层。其次便是江夏吴鸣,他只用了四十四天,便练成了第一层……”

    那听宋主管作汇报的女子,看似只有二十出头,着一件团花蜀锦彩衣,身姿修长,玲珑有致。一头及臀长发乌黑顺直,宛若绸缎。

    她肤白胜雪,相貌娇美,神情清冷,乍看予人清纯冷艳之感。

    可一对黑白分明的美眸,顾盼间波光潋滟,隐有一种勾魂摄魄的妖异魅力。

    那宋主管便不敢看她眼睛,说话时只敢将视线投注在她鞋尖上:

    “第三为沔阳赵诚,于五十六天时,将第一层修成……”

    听完宋主管汇报,彩衣女子轻笑一声,以黄莺般清脆婉转的动人声线说道:

    “不错,竟有三人能在两月之内,将龙象般若功第一层修成。尤其那陶春,竟只用一月,便修成此功第一层,也算是个小天才了。”

    顿了顿,彩衣女子语气轻飘飘说道:

    “你下去后,便着那陶春来见我吧。”

    宋主管微微一怔,“这……陶春天赋颇高,再养一年,足以修成第四层龙象般若功,若是现在就用……会不会太浪费了些?”

    彩衣女子咯咯一笑: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此次巡查各地据点,辗转奔波数月,可辛苦得紧呢。你这里乃是最后一站,怎也该让人家放松一番吧?唔,人家就先不讨那些资质好的。你挑个资质一般的过来,这总可以吧?”

    资质一般的?

    宋主管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个名叫倪昆的少年。

    那少年相貌在这精挑细选的四十少年中,堪可位列前三甲,可惜资质着实太废,乃是四十少年中倒数第一,起码得一两年才能修成第一层。

    如此拙劣的资质,长得再好看,也没多大培养价值。就算用废了,那也就废了吧。

    当下宋主管拱手一揖:

    “请闻长老稍候,属下这便去派人过来服侍长老。”

    【求勒个票~!】

章节目录

主神挂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李古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古丁并收藏主神挂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