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塘那里是你的学生?”温栀从车里取出一瓶fillico矿泉水,指尖划过金色皇冠,保持着矜贵冷傲,“在画画。”

    “应该是吧,今天来林溪采风的只有我们油画系。”唐钰看了眼后视镜,道路两旁树木高大,枝叶茂盛遮住了视线,“等会儿到酒店,你先回房间洗澡,换套衣服画个美美的妆,我来安排晚上的饭局。”

    温栀把水喝完,车到了度假村酒店,五层高的庄园别墅。唐钰停车下去,又去隔壁自己的车里取了手提袋带温栀往酒店走,酒店大厅还有几个油画系的男生拎着画板正打算上楼,看到唐钰停住脚步,“唐老师好。”

    温栀目不斜视往电梯口走,走出两步忽然想到刚刚唐钰说的‘小鲜肉’,停住脚步回头查勘。

    那几个学生也在看她。

    温栀穿着礼服,与这里格格不入。大波浪长发慵懒的披在肩头,金色长裙冷艳高贵,大晚上戴墨镜,红唇明艳张扬。

    她透过墨镜审视面前几个男生,平平无奇,并没有什么梁朝伟年轻时的眼,艳压温栀公司男艺人的男生。

    “你们好。”唐钰按下电梯,抬起手腕看时间,道,“晚上我请大家吃火锅,吃完去唱K,通知一下,想参加的九点在这里集合。”

    “谢谢唐老师!”戴眼镜的男生甩了下书包,旋风一样冲了出去。

    电梯门打开,温栀抬腿走了进去,待电梯门关上,她抱臂靠在电梯壁上,下巴微抬,“我不吃火锅,对皮肤不好。”

    “给你单独点个滋补锅,给你补。”唐钰的手机响了一声,她拿起来看到来电,递给温栀,“你爸,要接吗?”

    温栀看着手机上跳跃的舅舅两个字,温栀的爸爸是唐钰的舅舅。

    温栀接过电话接通,放到耳朵边,温铖的声音落过来,“温栀是不是在你那里?”

    “我就是温栀。”温栀站直,“爸——”

    “你立刻马上给我回来!”温铖勃然大怒,“你疯了吧带媒体去泼油漆?你知道这事儿闹的多大吗?明天你就要跟林朝订婚,今天闹成这样明天的订婚怎么办?这是打谁的脸?”

    都这样了还想着订婚,温栀当场挂断电话,拉黑温铖把手机扔给唐钰。

    唐钰:“这是我的手机,舅舅会跟我妈告状的!”

    电梯在五楼停下,温栀踩着高跟鞋走出电梯,“我重要我爸的告状重要?你爱我还是爱我爸?”

    “大小姐,你讲不讲道理?舅舅打了一下午电话我都没说你在哪里。要是舅舅重要,我会不跟他说吗?我会不告诉他们?”

    温栀停住脚步。

    唐钰正打算把温铖从黑名单里放出来,看到温栀,停住了手,“怎么了?大小姐?”

    “哪间房?”温栀戴着墨镜一脸冷酷,下巴高高昂着,“你爱我,今晚就不要再跟我爸联系,陪我放纵。”

    “好吧,我爱你。”唐钰破罐子破摔,拿出房卡开门,打开灯让温栀进去才关上身后门,“明天我们一起被逐出家门,沦落天涯。”

    温栀扔下银色手包走向浴室,“我要穿裙子。”

    “你在我这里只有一条裙子,想穿其他的也没有。”唐钰把手提袋递给温栀,她刚去车里拿过来,道,“赶快洗澡换衣服。”

    “你的化妆品不全,卸妆只有洗面奶。”温栀依旧戴着墨镜,挑剔的翻着洗手台上的化妆品,“你是女人吗?为什么会有这么贫瘠的化妆台?”

    “有就不错了。”唐钰把袋子放到洗手台上,靠在门边,“大小姐,你想要‘丰富多彩’的化妆台,你回家啊。”

    温栀嗤了一声,“你出去吧,我洗澡。”

    温栀始终没有摘墨镜,唐钰看了她一会儿,说道,“我去安排晚饭,一会儿我那个长的很帅的男生来叫你,我们班里最好看的,绝对赏心悦目。”

    唐钰离开,房门关上,房间里陷入沉寂。温栀反锁上洗手间的门才拿下墨镜,她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眼妆全花,十分狼狈。

    温栀把墨镜放到洗手台上,手指抚上眼睛。

    温栀不会失败,不会哭。不会让任何东西动摇她坚不可摧的傲气,毕竟,她也只剩下这点东西了。

    深蓝色吊带长裙,裙摆落在温栀好看的小腿上。她的小腿线条修长流畅,延伸到脚踝,又直又细。她把头发吹的半干,蓬松卷发慵懒披着。贫瘠的化妆台让她被迫淡妆,好在包里还有一支正红色口红。温栀对着镜子涂上口红,重色相撞,高贵明艳又不落俗套。

    温栀对着镜子照了半天,十分满意这个妆容。她真是大美人,浓妆淡抹总相宜,什么妆容都能驾驭。

    艺术生的聚会,温栀便没有拎她那个天价手袋,她穿上高跟鞋还想戴满钻耳环敲门声响。温栀丢下耳环,拿起还未开机的手机走过去拉开门。

    白衬衣黑色长裤的青年站在门口,是荷花塘边的那个男生。他身高在一米八五以上,温栀身高一米七,高跟鞋八厘米,居然需要视线往上。他没有戴口罩,比想象中更冷峻好看。高挺陡直的鼻梁,唇形恰到好处的好看。下颚线冷肃,线条蜿蜒而下落入颈线的阴翳中。

    温栀目光下移,他的手臂修长,袖扣一丝不苟,衬衣贴着手腕。左手戴一只银灰色金属手表,没有LOGO。

    唐钰没夸张,他比温栀公司新签的小鲜肉好看太多,不在一个层次,他的气质更高级有质感。

    温栀看了他差不多有一分钟,唇角上扬,轻笑着抽走房卡,带上门停在他面前,“走吧,我好了,去找唐老师呀。”

    他微蹙眉,沉邃黑眸注视着温栀。

    温栀偏了下头,拿出墨镜戴上,她脸小,墨镜遮住了大半边脸。尖俏白皙的下巴高高仰着,红唇上扬嗓音低下去有几分性感的蛊惑,“怎么?我真人跟电视里差距很大?”

    温栀也算一只脚迈入娱乐圈,不过她不是演员,她是导演入行。她二十岁电影处|女|作《橘子》一举成名,拿奖拿到手软,那一年她是媒体访谈时尚杂志封面的宠儿。虽然已过去六年,温栀早就转幕后。可温栀的影响力一直都在,她的作品至今仍然是类型电影的巅峰。唐钰说这个人是她的影迷,大概也崇拜她。

    男生转身便走。

    温栀的目光凝在他的衬衣领口,他冷肃白皙的肌肤上浮了一层粉,温栀笑的更张扬。

    她对这个男生很感兴趣。

    两人走到电梯前,温栀修长皙白的手指勾着墨镜边缘一抬,漂亮的大眼睛露出来,她眨了下眼,“我真人是不是比电视上好看?”

    电梯叮的一声门打开,温栀重新把墨镜戴回去。这个男生长的挺帅,就是无趣。她踩着高跟鞋先迈入电梯,抬手抱臂下一刻又放下去,再给他一次机会。

    他高的很有存在感,温栀按下一楼便退到后面。他面对电梯壁而站,冷峻的一张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他的左手衬衣袖扣沾了青色颜料,衬的他肤色更加的冷白。他站的笔直,肩胛骨轮廓在衬衣下分明。线条延伸进了黑色裤子中,温栀的目光在他后腰流转,又落到电梯倒影中。

    他没有其他学生的稚嫩毛躁,他站的笔直,浓密睫毛微垂在眼下拓出一片阴影,显得黑眸格外深邃。他睫毛长的过分,怎么会有男生长这么长的睫毛?

    “你有女朋友吗?”温栀透过墨镜从倒影中直视他的眼睛。

    他也在看温栀,黑眸更加深沉。

    “问你呢。”温栀重新把手抱回去,语气也骄纵,“你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他垂下眼,从裤兜里抽出黑色手机,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抵着手机打开了微信。

    “要微信?”温栀看着他的微信页面,他是很好看。但温栀并不打算对这种露水情缘负责,过了今日,可能他们不会再见面,她对小男生没持久的耐心,“我不怎么用微信,不过,我可以把电话号码给你。”

    温栀倾身过去,身上鸢尾花的香味强势霸道。已经抽走了沈明恒的手机,返回到拨号键。

    沈明恒单手抄兜回身,冷冷看着温栀。

    “联系方式签名什么都可以,我非常平易近人,不用把我当艺术家对待。”温栀微笑,自吹自擂。把IPAD的号码输入进去,手机放回他的手心。碰触到他的手心,温栀很少和异性亲近,手指顿了下,随即想到酒店里穿着浴袍的顾林朝。她把手搭在男生的肩膀上,漂亮的眼悠悠扬扬荡在他身上,嗓音更加的低,“需要签名吗?”

    电梯门在一楼打开。

    “沈教授。”男生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温栀还搭在男生的肩膀上,转头看了过去。门口站着一个细麻杆似的男生,不算矮,穿着白T,学生气浓郁。笑的眼睛弯着,站的笔直,跟温栀的目光对上他便热情道,“你是温栀吗?唐老师让我来接你。”

    温栀:“……”

    温栀缓缓抬眼,跟男人冷漠的黑眸对上。

    “沈教授要一起吃火锅吗?唐老师请客。”男生说道,“就在后面的餐厅。”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