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栀若无其事收回手,脊背挺的笔直。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餐厅在什么地方?”

    男生连忙在前面带路,“这边,唐老师在等你。沈教授,一起吗?”

    “嗯。”沈明恒单手插兜,脸上依旧是没什么情绪,修长的腿笔挺步伐沉稳。

    原来他是来找唐钰,温栀刚刚都说了什么蠢话?她现在说认错道歉也于事无补,当着教授的面勾搭人家学生。温栀余光看沈教授,沈教授面无表情走在身侧,与她保持着两米的距离。能评上A大教授年纪不会低于三十,她居然能错认成来接自己的学生!

    好想杀人灭口。

    “等会儿你能给我签个名吗?”男生连忙跟上温栀,热情道,“我特别喜欢你的电影。”

    温栀优雅微笑点头,“当然可以。”

    能挽尊吗?她确实是公众人物,她在电梯里说的话并非完全弱智。

    “我特别喜欢你的那个银河之战,最后一个场面非常壮烈,我们班很多男生都喜欢。”

    温栀想把这位男同学的头摁进酒店大厅中央的喷泉里冲洗一遍,银河之战是郑温之导演的作品,跟她温栀有什么关系?郑温之是五十岁的秃顶老头。

    “那是郑温之导演的作品,如果你想认识他,我可以给你联系方式。”温栀不屑于冒领别人的功劳,她的红唇上扬,绽放出完美的微笑,“需要吗?”

    “啊?”男生愣了下才说,“那您的作品是?”

    “《橘子》。”温栀敛起了笑,“导演温栀。”

    “哦哦我知道这个,女主就叫橘子是吧?爱情电影,男女主的爱情特别感人,当时我陪我姐看都哭了。”

    温栀想把他的头扭了,这部电影里没有任何人叫橘子。

    “恐怖电影。”沈明恒突然开口,嗓音冷淡,“橘子腐烂的过程。”

    温栀看向沈明恒,他看过自己的电影。

    “是灵魂腐烂的过程,橘子只是表象。”温栀扶了下墨镜,终于找回场子了,唇角上扬,目光落到沈明恒身上,“沈教授,你居然会看恐怖电影?”

    沈明恒看了她一眼,迈开长腿径直朝餐厅走去。

    “沈教授成名作叫子夜,恐怖主题。”男生八卦兮兮的凑近温栀,压低声音跟温栀说道,“你有兴趣可以搜来看看,特别恐怖。”

    “他是你们学院的教授?那么年轻?”子夜是很小众的作品,她不怎么关注美术界,不知道在美术界地位。只知道这幅作品在恐怖界占据一席之地,她看过子夜,大片的黑暗,十分压抑。有人评价是棺柩里的视角,躺在棺柩里的画家。

    “三十岁。”男生点头,“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回来的,我们学院最年轻的教授。小姐姐,我叫陈熹,学油画的,单身。”

    温栀审视他,豆芽菜成精了。

    唐钰的审美真的有问题。

    餐厅临水而建,青瓦白墙,山水环绕。穿过酒店大厅便能看到餐厅里的火锅宴,四面有玻璃,窗外有流水。坐了四五桌学生,男男女女都有,吵的厉害。

    温栀当场就想转身了,她为什么要信唐钰的鬼话?

    “温栀,我给你安排了滋补锅,在后面那个桌上,你先吃。”唐钰朝温栀眨眼,道,“工作上有点事要处理,大概十分钟。”

    沈教授已经出了门,唐钰抱了下温栀的肩膀,“大小姐,等我。”

    “把车钥匙还给我。”温栀去唐钰伸手摸车钥匙。

    唐钰松开温栀,大步就走,“明天早上给你。”

    这荒山野岭没有私家车寸步难行,温栀绝不会踩着八厘米高的高跟鞋走出景区。

    “小姐姐,这边。”陈熹在前面带路,十分绅士的帮温栀拉开椅子,“这里环境最好,你想吃什么跟我说,我帮你拿。”

    “我不饿,减肥,你们吃。”温栀为了保持身材晚上极少吃高热量的食物,她靠在椅子上拿出手机开机,瞬间无数的来电提醒短信微信提醒一涌而至,她把手机扔到桌子上,电话铃声便响了起来。

    “小姐姐,我们能加个微信吗?”一个男生开口。

    温栀抬眼看到微胖平庸的脸,“我没有微信。”

    男生:“……”

    旁边陈熹拿出的手机又装回去了。

    来电是陌生号码,响到第二遍温栀拿起来接听,顾林朝的声音落了过来,“我去接你,我们见个面好好谈谈好吗?这其中有误会。”

    温栀挂断电话拉黑号码,电话已经响完了,最后一条短信来自她爹温铖。

    “你不应该这样不管不顾把两家人的面子往地上踩,温栀,你让我很失望。”

    这条短信让温栀看了很久,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谁让谁失望?她爸老眼昏花了?看不到顾林朝劈腿?

    温栀把手机扣回去,修长手指勾着易拉罐啤酒,用力一勾啤酒罐发出嗤的一声。温栀找一圈没看到酒杯,周围男女都用易拉罐喝酒或可乐雪碧。她抿了下红唇,拿起易拉罐试着喝了一口啤酒。她第一次喝啤酒,有些苦,又有着气泡的冲,冰凉的落入胃里。

    易拉罐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外层结满细密的水珠,冰冰凉凉。跟红酒完全不同的口感,温栀把一罐酒喝完,又拆了一罐。她的面前放着清水锅,也不搭理人,几个男生在这边坐了一会儿没意思就去隔壁吃麻辣火锅了。

    翻滚的红油,新鲜的食材,香气在空气中蔓延。温栀喝完第二罐酒,已经过了十分钟,唐钰还没有回来。温栀已经有些不耐烦,拆开第三罐啤酒,易拉环勾在小手指上。

    电话再次响起,这回是母亲林柔。

    温栀酒量不好,头有些晕,她挺直脊背保持着高傲走进安全通道,接通电话,“妈妈——”

    “顾林朝去接你,你别跟他闹,你们一起回来,发微博声明这是误会,两家都不损失你的项目也不会损失,明天的订婚宴还要继续。”母亲温柔但不失强势的声音落过来,“别再闹了。”

    “顾林朝出轨,他跟另一个女人上|床了,你们看不到吗?你们不信我,好,我拍视频给你看,你们也不相信视频不相信照片吗?坚持认为他是好男人?事实都摆在面前,这个订婚还有必要吗?”温栀顺着楼梯往上走,她气的眼角通红,“你们根本就不在乎我,只在乎我是不是嫁给顾林朝,只在乎顾家。”

    “周怡拍戏受伤,顾林朝去看她,咖啡撒衣服上。他洗个澡换一件衣服,你带媒体去拍。小栀,这确实是一场误会。”

    这么荒唐的谎话也有人信,温栀冷笑,“你信吗?这么弱智的理由你信的话我无话可说。”

    电话那头停顿片刻,母亲语气软了下去,道,“男人有几个女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太太是谁。你没必要把这些挑明,小栀,我们两家世交关系亲密,无论他在外面有多少人,那些上不了台面,你永远是顾家唯一的长孙媳,你的地位不会动摇。听话,只要明天订婚宴如常进行,你想要的游艇我让你爸爸给你买。”

    温栀是温家大小姐,她父亲是温氏集团董事长。从小到大,她要什么父母都会给她什么,她拍电影父母会投资,她开公司父母支持。她一直认为父母是爱自己的,她坚信不疑。

    “那女人有几个男人也不重要吗?只要结婚的是他?”

    “这能一样吗?”母亲道,“好好跟小顾谈谈,他不是什么坏孩子。”

    “如果我坚决不订婚呢?”温栀攥紧手,温热的液体顺着手腕往下滴,她借着安全通道的灯看到手腕上的血,蜿蜒往下十分刺目。她是举着手,血浸湿了璀璨的钻石手链,滚到了手腕内侧。

    她拆完啤酒拉管一直挂在手指上,忘记拿掉了,锋利的拉环被她攥进了手心,割破了皮肤。

    “我重要还是温顾两家的订婚重要?”温栀垂下手,血调转方向顺着指尖汹涌的落到铺着厚重地毯的台阶上。

    “你重要,联姻也很重要。”母亲语气也严肃下来,“温栀,你不是小孩,你不应该像个孩子一样耍性子。你长大了,你应该懂事,明白这场婚姻代表的是什么。”

    “我不明白,我会发微博声明跟顾林朝彻底决裂,如果你们执意要订婚,那明天将是没有新娘的订婚仪式。”温栀挂断电话,靠在墙上仰起头看走廊里的吊灯。山水画的灯罩,花鸟栩栩如生。

    泪顺着眼角滚落,温栀抿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汹涌的眼泪往下滚。顾林朝和周怡在一起,父母眼里,她也没有利益重要。

    许久后,温栀靠墙蹲下去把脸埋在膝盖里,她一无所有。

    安全通道的门忽然打开,一声响温栀立刻收起所有的情绪,把哭严丝合缝的塞进了叫骄傲的箱子里。她戴着墨镜,面无表情的抬眼。

    沈明恒一手握着安全通道的门把,另一手拿着手机在接电话。

    目光对上,沈明恒退后一步回到酒店走廊。

    “沈教授。”

    沈明恒脚步顿住,冷冷抬眼看去。

    安全通道的灯暗了下去,走廊的光从打开的门缝隙落进去。温栀脸上两道被泪冲出来的白色痕迹,她蹲在在地上,蓝色吊带裙一边带子滑下了肩膀,她很瘦,肩膀单薄。

    沈明恒蹙眉垂下视线,她放在地上的手还在流血,血染红了皙白的肌肤,触目惊心。

    她似未察觉,傲娇瘦俏的下巴高高抬着,仍是那副睥睨天下的女王模样,“我美吗?”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