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穿过白纱落进房间,铺洒在松软的白色大床上,女人纤瘦手臂在阳光下呈现出玉的莹白。慵懒长发披散,遮住了容颜。

    床头柜上的新鲜薰衣草散发着香气,被摔的七零八碎的手机掉在厚重的地毯上,身首异处。温栀已经趴了十分钟,松软的被子上有着薰衣草的香。

    开门声响,随即有粥香落入房间,唐钰道,“醒了吗?”

    温栀还把脸埋在被子里,她向来是理智清醒的人,居然会喝酒断片。昨晚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沈教授开门,之后全然无知。这种感觉很不好,温栀是个掌控欲很强的人,所有的事都在她的预算之中,断片意味着失控。

    “嗯。”

    “起床吧,吃点东西。”唐钰把早餐放到桌子上,“不能喝酒就别喝了,好在昨晚遇到的是沈教授,他把你送回来,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让你在餐厅等我你就不听。”

    温栀在被子里裹上浴巾,坐起来,“沈教授把我送回来?”

    “你不记得了?沈教授把你送回来时,你烂醉如泥。”唐钰穿着简单的衬衣长裤,短发利落,“一杯酒的量还想去酒吧喝。”

    “只把我送回来?”温栀看身上的衣服。

    “你的衣服是我换的,沈教授不是那种人,放心吧。”

    温栀保持着面上的冷静指了指地上的手机,“手机是谁摔的?”

    “你摔的。”

    “我摔手机干什么?”温栀掀开被子起床,手心刺痛她才看到手上缠着白色纱布。缠的很整齐,非常专业。

    “昨晚顾林朝来找你,打电话让你下楼,你把手机摔了。”唐钰打开窗户,靠在临窗的桌子边取了一支细长白色的女士烟轻咬着点燃,打火机扔到桌子上,“哦对了,你还发了微博骂顾林朝和周怡□□配狗天长地久。吃完早餐你得回家一趟,处理你们两家的事,还有你公司的事,你的秘书快把我的手机打爆了。”

    温栀面无表情伸手,“你的手机给我,我看看微博现在什么样。”

    她居然发了微博!

    “你的手怎么了?”唐钰握住温栀的手,“什么时候伤的?”

    温栀:“……”

    不是唐钰包扎的?

    “昨晚,你把手机给我。”

    唐钰松开温栀的手,取出手机解锁递给温栀,夹着烟在白色烟灰缸里弹落烟灰,“挺失控,周怡应该是翻不了身,不过,你跟巨威的合作要黄了。你们两家牵扯的利益太深,舅舅舅妈那边,可能会很麻烦。”

    温栀的最新微博五十七万转七百万赞,这些都是来看周怡的笑话。周怡在娱乐圈红了不少年,资源随她挑,出场自带流量。人红对家多,看戏的也多。

    昨天事出之后顾林朝那边迅速出公告说他们在谈公事,温栀工作室也回应了都是误会,眼看着这场闹剧到了尾声,大家吃瓜吃意兴阑珊。晚上正主亲自上场,铁锤把这两人锤进了地狱。

    温栀返回登录页面想登录自己的微博把这条删除,公众知道就行,温大小姐下场有失优雅。

    “我爸妈找我麻烦?我还想找他们麻烦。”看着登录密码温栀沉默两秒,返回去把手机还给唐钰,拂过耳边头发抬起下巴往浴室走,能记住微博密码的都是神仙,她区区凡人当然记不住,“他们居然让我忍下这一切继续跟顾林朝订婚,你说他们是不是疯了?想什么呢?我是垃圾回收站吗?顾林朝和周怡结婚去吧,祝他们百年好合!”

    这么一闹顾家怎么可能会让周怡进门?顾林朝和周怡也到头了。

    唐钰靠在桌子上,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拿起手机继续翻看评论。温栀做事不管不顾且不留后路,周怡是有多想不开去招惹她?

    温栀洗完澡顺便在浴室里化好妆才出门,她穿着唐钰的白衬衣,搭配一条鲜亮的绿色半身裙。荷叶成精似的裙子穿在她身上明艳大方,她在浴室里就把高跟鞋穿上了,妆容精致随时可以走红毯。

    “你今天不忙吗?不用带学生?”温栀婀娜身姿优雅的移到客厅,纤细修长两根手指去掀餐盒。

    “请假一天陪你。”唐钰看不得她的做作模样,拿过餐盒打开说道,“万一你回家挨打了,我好帮你叫救护车。”

    “那我就不回去了,他们为了钱连亲生女儿都能出卖,这亲情维持下去也没意思。我去你那里住吧,你这边什么时候结束?”

    “按照行程明天结束,晚上回市区。我建议你先回去一趟,跟舅舅舅妈谈谈,不行再去我那里住。”

    温栀沉默着从袋子里取出黑咖啡打开袋子喝了一口,仰靠在沙发里,昨天之前,她坚信父母会站在自己这边,无论如何都是她的靠山。昨天那通电话让她失望,她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他们真的在乎自己吗?

    “反正你总得回去,你得换手机吧?还要回去拿衣服。难道你要一直穿我的衣服?你看的上吗?”

    温栀轻抿咖啡,身子虽然是斜着坐,但脊背挺的笔直,往身上看了眼,“看不上。”

    “那回去一趟?”

    唐钰的行李箱里全是黑白衣服,温栀喜欢明艳张扬,她们风格不同,这一趟必须要回了。

    吃完早饭,温栀和唐钰出门。阳光正烈,温栀戴上宽大的墨镜和帽子,拎着手提袋走出酒店,炽热的光晒在她的衣服上,滚烫的贴着肌肤。

    “我想开车。”温栀快步往停车场走,“你把钥匙给我。”

    “你的手还包着纱布开什么车?我来吧。”唐钰并没有把车钥匙给她的意思,“你的手什么时候伤的?我记得昨天见你时,你没有包纱布。”

    温栀也想知道她的纱布是什么时候缠上去的。

    “温栀。”

    温栀停住脚步抬眼,穿着灰色衬衣的男人大步而来,他没了往日风采。衬衣泛皱,下巴上青色胡茬十分明显,眼睛里有着红血丝。

    显然是一夜未睡。

    “顾林朝,你想干什么?昨天说的不够清楚吗?”唐钰一步挡到温栀面前,看着顾林朝,“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顾林朝停住脚步,喉结滚动盯着温栀,“温栀,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她跟你有什么好谈的?”唐钰一步不让,“你劈腿之前怎么不跟她谈呢?谈谈你是怎么见异思迁!”

    “跟你有关系吗?”

    顾林朝抬手欲推唐钰,温栀往前一步,一巴掌扇到了顾林朝的脸上,清脆一声响。温栀垂下手紧攥成拳,手心发麻,手指微微颤抖。但姿态依旧是高傲,绝不能输气势,她睥睨着顾林朝,“跟我有关系吗?”

    顾林朝活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打,可面前是温栀,他咬了咬牙强行把所有的怒气咽回去,放软语气,“温栀——”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温栀目光凌厉。

    “你去美国读研那年,我一个人在国内。”顾林朝不敢再继续撒谎,事到如今,只求真诚能打动她,“我跟你在一起后就跟她断了关系。”顾林朝少年时便立志要娶温栀,温栀是他们这个圈子里所有人的白月光女神。她生的漂亮家世好,优雅高贵,永远高高在上,顾林朝跟在后面仰视她,仰视的久了,他也会有不平衡感。而周怡跟在顾林朝身后,从大学追到如今,周怡对他付出了全部,顾林朝从温栀那里得不到的都能从周怡身上得到。

    “这么说,在你们的感情里,我是第三者了?”温栀前所未有的愤怒,她去美国读研,距今六年。

    那时候顾林朝还在号称追求她,所以,她被耍的时间更长?

    “不是,你不是第三者,我和周怡并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顾林朝攥紧的手松开,直盯着温栀,“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我跟她没有感情。”

    “昨天她拿自杀威胁说见最后一面,周怡性格极端,她做的出来。”顾林朝看着面前的温栀,她穿什么都高贵美丽,普普通通的衣服她穿上顿时身价百倍,“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我拿性命保证,我并没有骗你。我跟她不是恋爱,我们除了偶尔——,什么都没有。”

    温栀的认知中,顾林朝一直都是极有涵养的贵公子,没有其他富二代的劣根性。风趣幽默,温文尔雅。他们认识这么多年,顾林朝尊重温栀的一切想法,尊重温栀的梦想,他懂分寸知进退。

    他一边扮演着纯情专一的好男人跟温栀谈少男少女的恋爱,一边混乱又放纵,肆无忌惮的厮混。

    如果不是周怡的挑衅,温栀这辈子都不会发现他的真面目,他装着处男把腿劈成八爪鱼,渣的明明白白。

    顾林朝就像一颗腐烂了的橘子,看上去外表只有一小片腐烂。撕开表皮才看清,里面早已烂成坏水,全是恶臭。

    温栀也是个笑话,捧着一颗烂橘子走了那么长的路。多少人看到了她的烂橘子?又有多少人在背后嘲笑?

    黑色Volvo开进了停车场,旅游旺季,停车场只有一个空位在银色布加迪旁边,车缓缓开进来停到了位置上。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出了车门,他没戴口罩,面容冷峻黑眸深邃。关车门时,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短暂的停顿,他收回视线。

    “温栀,我只爱你。我们的订婚仪式可以往后推或者取消,将来直接结婚,你发在微博上的声明我也可以不在意,只要你删掉。我会和她永远断绝来往,再不见面,往后余生我只有你——”

    “介绍下。”温栀勾下墨镜,一步落到沈明恒面前,挽住他的手臂,“我的新男友。”

    他叫沈什么?温栀目光一转,旁边唐钰接话,“沈明恒。”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