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恒身上有清冽的寒露气息,他冷冷看着温栀,试图抽手。温栀的手落下去,勾住他的手指。

    沈明恒的手指微凉,手指关节很长,温栀握住他的两根手指。顶着大墨镜谁也看不见她的难堪,只抬着下巴,“我们昨天就结束了,顾总自重。”

    “沈明恒?”顾林朝怔怔看向面前的挺拔男人,又看他们相握的手。

    沈明恒蹙眉想抽出手,温栀死死扣着他。她穿着高跟鞋,身子一倾整个人都倚在沈明恒肩膀上,浓烈的鸢尾花香极具侵略性。温栀趴在沈明恒的肩膀上,大长卷发遮住她的半边脸,她贴着沈明恒的耳朵,吐气如兰,“我付你精神损失费,一百万两分钟。”

    沈明恒避她的动作一顿,浓密睫毛微动,随即抬眼。

    “有事?”他嗓音低沉冷淡,本就比顾林朝高,这么看着尽管他什么表情都没有,依旧有几分居高临下。

    对,就这个感觉。

    沈教授很上道。

    金钱果然是万能的,沈教授也不例外。

    “你是沈明恒?”顾林朝抬手狠狠搓了一把脸,泛着红血丝的眼盯着沈明恒,喉结滚动。温栀一夜过后就有了新男友,还是沈家那位。

    “你耳朵有问题的话去医院挂个耳科。”唐钰毫不客气的说,“我们没有继续聊下去的必要了吧?你和温栀各走各路。”

    刚刚顾林朝气势汹汹一副谁也别想走的模样,唐钰手里的报警电话都快拨出去,他川剧变脸。

    顾林朝往后退了一步,还盯着温栀,寻求最后的生机,“温栀,你在报复我?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不会说没就没的。”

    温栀摇头,她抱着沈明恒的手臂十分亲密,她穿上高跟鞋接近一米八,抱着一米八六的沈明恒,鼻尖几乎抵到了沈明恒的脸上,亲密无间,“我找到我喜欢的人了,一见钟情,他就是我在寻找的理想型。我跟你不一样,我对爱情忠一不二,我只会感情在一起。微博我一会儿删掉,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温栀拖着沈明恒转身看到自己的小跑车,三个人也坐不下吧?

    唐钰迅速从包里拿出车钥匙,不远处白色宝马X7就响了一声,唐钰把包背到肩膀上,清了清嗓子道,“走吧。”

    温栀紧紧抓着沈明恒的手,车门打开,她上了车,麻木的看着前方露天停车场,高大树木被映照出整齐的阴影,太阳被分割开。

    “谢谢沈教授!”唐钰锁上车门转身面向沈明恒,“抱歉,打扰你了,中午请你吃饭?你今天早上有其他行程安排吗?”

    “有纸吗?”沈明恒眉头还锁着。

    “有。”唐钰连忙把抽纸递给他,说道,“我妹妹状态不太好,希望你不要介意——”

    “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温栀转头面对沈明恒,声音平静,“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我有钱。”

    沈明恒抽纸擦手,冷峻一张脸没有任何变化,嗓音也平静,“不愿意。”

    温栀盯着他,又想杀他灭口。短暂的沉默,她打开银色手包取出一张卡放到座位中间,“这里有一百万,密码是两个二一四,这次的酬金。”

    沈明恒看着卡,浓密睫毛微垂,在冷峻脸上拓出阴影。他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那张卡端详片刻,装进黑色长裤口袋,“前面找个地方把我放下来。”

    唐钰目瞪口呆。

    温栀靠在座位上,说道,“好啊,唐钰,开车,找个人少的地方放沈教授下车。”

    唐钰皱了下眉才把车开出去,不知道后排两个人怎么回事,从后视镜看了眼。他们各坐一边,都坐的笔直,车厢沉默。唐钰也就没有多说,出景区又开了一段路在人少的路段停车放沈明恒下车,说道,“沈教授,我帮你叫车吧?”

    “不用。”沈明恒关上车门迈开长腿上了台阶,头也没回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开车,回家。”温栀第一次被人拒绝的这么彻底。

    “你跟沈教授——什么时候认识的?”唐钰从后视镜里看温栀,隔着宽大的墨镜,唐钰看不到她的表情,“A大高岭之花居然会配合你。”

    “他的工资有多高?配合我两分钟一百万。”温栀生在商人之家,相信金钱的力量,“很划算的买卖,他为什么不做?”

    “别人做很正常,但沈教授不是那种人。”唐钰摇头轻笑,无法想象高冷的沈教授被金钱腐蚀的模样,“沈教授若是为了钱,他就不会回国,也不会放弃作品的商业化,他更不会被叫A大高岭之花了。姐妹,他那座高峰也有有钱人爬。”

    “其他有钱人有我这么美吗?”温栀摘下墨镜,嫣然一笑,自信又张狂,“我不单有钱,我还好看。”

    温栀的美不可否认,若是没有足够的美貌,她这个性格早从神坛上跌下来了。

    “你喜欢沈教授吗?”

    “我需要一个男人,沈教授张教授赵教授,随便是谁,恰好他出现在我面前。”温栀重新把墨镜戴回去,“找个地方买手机。”

    温栀在商场买了新的手机,登录微博想把骂人微博删除。

    微博已经被转了一百万,网友大混战,有骂她蹭热度也有人浑水摸鱼两边骂,更多的支持温栀锤这对狗男女,千万不要学有些女人发现出轨怒火冲天要跟狗男人划清界限。狗男人一求情,立刻删微博回头吃烂草,恩恩爱爱过起了小日子。

    温栀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扫了一遍没按下删除键,酒精是魔鬼,如今删与不删都尴尬。

    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是她的秘书,温栀接通电话。

    “温总!”秘书的声音落了过来,“您的电话终于通了!”

    “有事?”

    “合作方要把我们的电话打爆了,询问怎么回事。您看我们该怎么回复?我们跟巨威的合作怎么办?”

    “解除合约。”温栀抬起完美无瑕的美甲,端详着自己的手指,“让巨威去死。”

    “热搜已经被巨威那边压了下去,锁了词条,我们用不用加码?”

    老板被绿,昨天公关部跟打了鸡血似的等待冲锋。结果一晚上手机安静如鸡,温栀关机从人间消失。公关部刚叹一口气,老板也会跟那些女人一样忍气吞声了。凌晨时分,温栀重锤出击,亲自上场,把顾林朝和周怡锤的灰飞烟灭。

    “不用。”温栀语气未改,道,“不要在垃圾上浪费钱与精力。”

    挂断电话,温栀返回微博,删除了昨晚那条骂人微博重新编辑一条:再无瓜葛,各走各路。

    温栀优雅的形象决不能毁在顾林朝身上,顾林朝不配。

    发完不管评论区什么反应,返回热搜。果然没有了周怡和顾林朝,温栀的词条也锁了,搜索之下是空白,顾林朝愿意花钱去公关,随他,反正温栀也不损失什么。

    “公司没问题吧?”唐钰问道,“你们跟巨威还有合作,合作怎么办?”

    “中止,几个亿而已。”温栀划着手机,翻着温氏集团官博,蓝V底下一片平静,她换了个坐姿,淡淡道,“我不缺这点钱。”

    温家住在S市有名的富人区,玫瑰公馆。树荫环绕,喷泉水声潺潺。玫瑰花开的秾艳,香气萦绕花园。白色SUV穿过花丛深处的道路,开往温家公馆。

    “顾林朝今天那么轻易的停止了纠缠,会不会在别的地方等着?”今天顾林朝退的很突然,唐钰没弄明白。顾林朝暴露本性后性格很差,蛮横无理,昨天晚上她叫了保安才把顾林朝赶出去。

    温栀握着最新款的手机在手心里转了下,重新打开微信。微信上除了名媛圈塑料闺蜜发来的慰问,再没有其他信息。这些塑料闺蜜的慰问明捧暗讽,一副要看她笑话的嘴脸遮都遮不住。

    父母都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发微信,不知道他们在憋什么招,温栀冷道,“他不敢,除非他想死。”

    唐钰的车没能进去她家的车库,唐钰的车牌号一直有绑定温家的车库,居然没能进去。

    “我下去刷脸吧。”温栀下车,炽热滚烫的热浪直冲而来,她拂过耳边头发走到车库前的智能识别系统前,滴的一声警报,识别错误。

    怎么回事?

    “你在车里等着,我进去给你开车库门。”温栀跨过栅栏,想从侧门进门,刷脸再次失败。

    她家的锁全是智能,以往刷脸或刷指纹就能进,她手里并没有备用钥匙。

    温栀一边按门铃一边打给母亲,温柔的女声在电话里响了起来:“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门铃迟迟没有反应,温栀摘下墨镜又打给父亲,同样的温柔女声:“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温栀正要打家里,门铃里响起保姆的声音,“大小姐,您有事吗?”

    这是什么话?她回家,她有事儿吗?

    “给我开门,我爸妈呢?他们的电话怎么打不通?为什么家里的门锁系统全部坏了?我进不去门。”

    “太太和先生带小少爷去美国了,今天早上走的。”

    温栀:“……”

    小少爷是温栀的弟弟叫温兆,今年九岁,跟温栀有着十七岁的年龄差。感情十分的不好,可以说是水火不容。温栀的脾气也是随着温兆的出生,日益剧增的差。

    “先生说与你断绝了父女关系,不允许你进家门,门锁信息已经全部更换,小区大门的信息明天早上更换。你的东西已经全部打包好了,你看是现在拿走还是你留个地址一会儿我给你送过去?”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