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门合上,缓缓往下。温栀看向一尘不染的电梯壁,沈明恒也在看前方,目光对上。

    温栀抱臂站的笔直,她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与沈明恒比肩。下巴微抬,唇角漾着自信张扬的笑。她直勾勾看沈明恒,沈明恒移开眼,往旁边移了一步。

    温栀也往旁边移了一步,依旧与沈明恒并肩。她穿着黑色复古V领高腰裙子,像一只优雅美丽的黑天鹅,骄傲的昂着脖颈,她肤色白的泛光,红唇明艳。

    美貌和金钱都是大杀器,没有人例外,沈明恒也是被杀的那个。

    电梯停到了负二层,沈明恒迈开长腿先出了电梯,温栀紧跟其后。她放下手,拎着全球限量的黑色手袋,“沈教授。”

    沈明恒停住脚步整了下衬衣袖扣,抬眼看她。

    沈明恒的睫毛格外的长,浓密纤长,地下停车场的灯光落到他的睫毛上拓出浓重的阴影。温栀的目光下移,他的腿笔挺修长,衬衣下摆被收入其中,腰际线恰到好处,身材非常的棒。

    “我去中山路。”

    沈明恒长眉微蹙,审视温栀片刻,转身迈开长腿朝自己的车走去。

    温栀笑着啧了一声,也朝他的车走去。沈明恒的车在寂静的地下停车场亮了起来,温栀踩着高跟鞋优雅而不失强势的走过去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把包放到腿上,拉过安全带,“你等了我很久?”

    “我没有等你。”沈明恒握着车门,“下车。”

    温栀偏了下头,面对沈明恒,唇角扬起笑有几分轻佻,“是吗?那是巧合了?”

    温栀修长漂亮的手指抵着下巴,坐的笔直,脊背到后颈线条十分的漂亮,唇角的笑不减,反而更加嚣张,声线低下去缓慢道,“沈教授,我们好有缘分哦。我住这里,恰好你也住这里。”

    “我确实住在这里。”沈明恒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摊开,挂在车钥匙上的观江一号门禁卡显露出来,黑眸清冷,“三十七楼,3706。”

    “今天搬过来?”温栀的手落到手袋上,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年。”沈明恒冷道,“温小姐。”

    温栀纤长的睫毛动了下,凝视着沈明恒,大约有半分钟,她拿出手机打开支付页面。

    “送我去中山路,一般打车费用多少?我付你十倍。”

    “温——”

    “二十倍,中山东路。”温栀抱臂直视前方,已经没了刚刚的娇艳,脸上全然是冷漠,“我付你钱,我要去中山路,现在立刻马上。”

    沈明恒的手机响了一声,他皱眉拿起手机看到对方发来的地址,中山东路。又看车上坐的端正的女人,没有丝毫下车的意思。沈明恒收起手机抬腿上车,拉上安全带把车倒出了停车场。

    黑色沃尔沃飞驰出停车场,融入车流之中。

    金色的夕阳穿过挡风玻璃落入车厢,沈明恒英俊的脸冷沉。他没有看身边的人,只是专注的看路。

    两分钟后车载音乐响了起来,沈明恒按下关闭,片刻后又响。前方红灯沈明恒踩下刹车转头看温栀。

    温栀白皙的手指戳在音量键上,她无疑是明艳漂亮的,只是此刻冷漠。大墨镜盖住了明媚勾人的眼,红唇抿出高傲的姿态,霸道又张狂。

    温栀凝视着沈明恒,把音量键拉到了底。

    “不碰别人的东西是基本礼仪。”沈明恒冷下了脸。

    “我付了钱雇你的车,租赁期间,你的车并不属于你。”温栀靠回座位,看着窗外。夕阳西斜,金色的光穿过车玻璃照进车厢,“我享受我的权利,沈先生,有什么问题?”

    沈明恒一把方向,车稳稳的停在路边,他关掉音乐转头注视着温栀,“下车,我不接受你的雇佣。”

    “要加码?加多少?”温栀抬起下巴,向来只有她指挥别人,她不喜欢被指挥,“坐地起价虽然违背了市场管理条例,但我有素质好说话,我原谅你的行为,”

    沈明恒解开安全带下车迈开长腿绕到副驾驶,拉开副驾驶车门。温栀冷冷看他,道,“沈教授,你做什么?”

    沈明恒俯身进车厢,温栀当场就炸毛了,“沈教授,为人师表,育德树人,不要为教师团体抹黑——”

    温栀被打横抱出了车厢,温栀生平第一次被非她爹的异性抱,怒火直窜脑门,他怎么敢这么做?他怎么敢的?早上拒绝她,又来她眼前晃,故意让她出糗,现在又抱她,玩她呢?

    温栀深吸气猛地直起上身,攀住沈明恒的脖子,扬起下巴,红唇诱惑,“沈教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沈明恒长腿跨过路边的栏杆,走到人行道上把温栀放到地上。扯开脖子上的手臂,看她一眼,转身迈开长腿跨过路边栅栏径直上了车。

    十分没有素质。

    温栀穿着裙子站在人行道上,不可能毫无形象的翻栏杆,眼看着沈明恒的车扬长而去。

    温栀站的笔直,抱臂冷嗤,一分钟后他肯定会回来。

    一分钟后,温栀后背薄汗泌出。燥热的夏天午后,风都炽热。温栀头晕的厉害,接近四十度的高温,她很快就会中暑而亡。

    沈明恒一去不复返,真的走了。

    如果沈明恒要玩欲擒故纵,这是放虎归山。

    温栀拎着包抱臂片刻,地表炽热滚烫,燥闷的空气让她快喘不过气。她走到路边打车,她已经很多年没打过车,路上出租车并不多。等了半天没有一辆空车,她拿出手机打给唐钰。那边也没人接,温栀把手机装回去,低血糖加燥热让她烦躁到了极点。

    温栀等了十分钟才打到出租车,出租车里气味复杂,有烟味还有莫名的臭味,她捂着鼻子快要臭晕过去。她不再是精致的温大小姐,而是被腌出味的大白菜。

    她为拒绝唐钰的车后悔,当事人非常后悔。

    五分钟的车程,那是温栀这辈子最漫长的五分钟。复杂的气味侵蚀着她的每一个细胞,她的包她的衣服饰品全部毁于一旦,她觉得自己活在垃圾里,与垃圾为伍。

    车停下,温栀付完钱走出出租车。对吃饭这件事没有丝毫的兴趣,她像是蔫了白菜。她站在路边,觉得所有人都在看她,有嘲讽有鄙夷。

    电话响了起来,温栀从包里取出手机接通。

    “怎么了?”唐钰的声音落了过来,“刚刚在忙没听到手机响。”

    温栀站在路口,路边的灯已经升了起来,风格各异的江边古建筑在路灯下泛起了灰黄。温栀环视四周,江上鸣笛声响,路上车水马龙。

    “没事,提醒你记得吃晚饭,别忘记了。”

    “好,你那边东西搬完了?晚饭吃的什么?”

    温栀抬眼,对面西班牙风小楼五楼靠窗位置坐着个熟悉的身影,清风霁月,人模人样。对面坐着个女人,摆件遮挡,只能看清女人是短发。

    难怪这人突然翻脸,毫无职业道德、毫无公德心、毫无人性把她扔在路边,原来是搭上新人了。

    “搬完了,晚上吃西班牙大餐。”温栀握着手机走向餐厅,谁也别想好过。

    “那还没吃?赶快去吃饭,中午是不是也没吃?”

    “这就去。”

    “那我去忙了,有事打电话。”

    温栀挂断电话,抬腿迈入餐厅。这家餐厅是会员制,恰好,温栀有这家餐厅的会员。唐钰喜欢这家的菜,温栀偶尔会陪她来吃,顺手办了个至尊VIP。她的卡可以去任何一个楼层吃饭,她随着服务生上五楼,五楼只有一桌客人,靠窗的位置一男一女对坐。

    还没点餐,沈明恒摘掉了口罩。眼眸清冷,姿态疏离。

    对面女人气质成熟,手腕上戴着GrandmasterChime,穿着深蓝色深V裙子,短发利落。这条裙子是L家的高定款,手边一只银色中号包。

    她保养的非常好,皮肤好到看不出年龄。但气质稳重,从她穿搭风格来看,她不会太年轻。

    沈明恒在泡富婆?温栀没她有钱?

    呵,男人!

    “沈教授,这么巧?”温栀拎着包走过去,保持着完美的微笑,“你也在这里吃饭?”

    女人看了过来,她不算大美人的长相,但身上有着岁月沉淀的优雅。温栀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但一时间想不起来,她保持着完美的微笑朝女人点头致意。

    “这位是?”女人最后一个音温婉,看向沈明恒。

    “温栀。”沈明恒坐的笔直,面无表情的说完温栀两个字就没了下文。他惜字如金,显然没有继续介绍的意思。

    “前女友。”温栀敛起了笑,换了个表情,“你不会介意吧?”

    两分钟前女友,温栀可没有说谎。

    “当然不。”女人唇角笑意更深,“一起吃饭?”

    成熟的女人果然豁达,跟小女生不一样。

    “吃饭就不用了。”温栀不会跟沈明恒吃饭,他已经错过了机会。她也不会跟面前的女人吃饭,没什么意思,“打个招呼就走,我更喜欢六楼的空气,你们慢慢吃。”

    六楼非普通会员区。

    沈明恒转头深邃黑眸落到温栀身上,“我们,”他顿了下,嗓音依旧沉冷,“什么时候分手的?我怎么不知道?”

    啊?什么东西?

    温栀转身的动作一顿,依旧保持着优雅大小姐的姿态,“沈教授?”

    他这是跟富婆翻脸了还是回头是岸?发现温金主更加美艳?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

    沈明恒起身离开座位,面向女人,温文尔雅的颔首,“我先走了,转告——他,我暂时不会回去,也不会跟那位乔小姐见面。再见。”

    读未修改内容请到:醋/溜/儿/文/学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