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教授——”

    沈明恒攥她的手腕,把她往外面带,“六楼在装修,需要换一家餐厅吗?”

    六楼在装修?沈明恒又拆台。

    温栀踩着十厘米高跟鞋,被沈明恒拉着走。为了不失态维持高贵冷艳,背抵着沈明恒的手臂,“沈教授,我不吃回头草,你已经失去了机会。”

    风停了雨歇了知道讨好了?没用了。

    沈明恒的目光沉了下去。

    电梯恰好到五楼,服务生抬手挡着电梯门让两位进去。沈明恒长腿落入电梯,道,“别跟进来,我们需要私人空间。”

    认错吗?沈明恒还挺会见风使舵。

    服务生又退了出去,电梯门合上,沈明恒松开温栀站到另一端,跟她保持着清清白白的距离。抬起手腕看手腕上的银灰色金属手臂,他的手修长好看,手背上筋骨清晰,瘦而有力量,他看着手表等了两秒。

    “两分钟。”沈明恒从口袋里取出钱包,抽出之前温栀给的那张卡递了过来,“一百万。”

    温栀直直看着沈明恒,墨镜下的眼全然是冷。

    沈明恒摆了她一道,他很敢,非常敢。

    很好,很优秀。

    “沈明恒。”温栀越生气时越冷静,她抱臂直视沈明恒,凤眸里没有任何情绪,“你在挑衅?”

    沈明恒:“……”

    “我们互不相欠。”沈明恒浓密睫毛动了下,清冷眸子黑的纯粹,没有多余的情绪,“互相被占两分钟,你的钱还给你。”

    “我的两分钟不是你的两分钟。”温栀的手指上勾着限量款的包,气场十足,冷冷看着沈明恒,“我的价格你付不起!”

    他们永远不会再见面了。

    “一百万赏你了。”电梯停到了一楼,温栀没看他手上的卡,抬腿走了出去。她穿高腰裙子,细腰婀娜,脊背挺的笔直,高跟鞋落到地面上踩出节点,几步路走出了女王的气势。

    沈明恒蹙眉收回视线,整了下衬衣袖口。随手把卡扔进电梯垃圾桶,迈开长腿走出电梯,钱包装回口袋,他走出餐厅。

    手机响了起来,沈明恒的车停在马路对面的地下停车场,他站在斑马线前等车辆通过,面无表情的接通电话。

    “温栀是温铖的女儿?温顾两家联姻,她好像是主角吧?”女人的声音落过来,“我需要如实跟董事长汇报吗?”

    “昨天解除了婚约。”沈明恒单手插兜,浓密睫毛垂下。

    电话那头默了几秒,“所以,你不谈恋爱是在等她分手?”

    沈明恒:“……”

    ————

    顶楼餐厅,四面落地玻璃,金色的夕阳余晖照进餐厅。临窗位置坐着戴墨镜的美艳女人,她坐姿端正,拿刀叉的姿势极近优雅。

    她面前摞着一叠生牛排,血水染红了洁白的餐盘。她切到第六块才放下刀叉,端坐回去静静看着面前的肌红蛋白。

    陈昭进门便看到他们老板在发疯,相当刺激。温栀包下了餐厅,整个餐厅只有温栀一个人静静的切牛肉。

    陈昭是温栀的秘书,今年二十五岁,在温色传媒工作两年。毕业签进温色,再也没换过工作。

    “温总。”陈昭拉开椅子在对面坐下,说道,“您没事吧?”

    温栀放下刀叉,发泄完毕。拿起白色餐布慢条斯理的擦手,抬眼看着陈昭,“我像有事的样子吗?我为什么要有事?”

    服务员上前,低声询问,“需要撤走吗?”

    这位客人非常奇葩,居然包下他们餐厅——切肉!

    陈昭点头,“拿下去给我打包,我一会儿带走。”

    别浪费,回家还能炒菜。

    温栀放下餐巾布,端起红酒杯喝了一口,抬眼落到陈昭身上,“我美吗?”

    “美!温总,您最美了。”陈昭这话不是完全的吹捧,温栀确实非常美。她的脸没话说,绝巘的美貌,走到哪里都是艳压,“只要有眼睛有审美的人都会认定您最美。”

    就是脾气真的很差!非常差,差到经常让人想打她。不过她出手大方,作为老板还是很优秀的,陈昭对收入满意,也就很爱护老板。

    “你很有眼光。”温栀把酒喝完,抬了下皙白的手指,服务员连忙给她倒上红酒。

    “我要橙汁,谢谢。”陈昭说,“这边都点了什么?”

    “只有牛排。”服务员道,“已经给你打包好了。”

    陈昭又点了几个正常的菜,把菜单还回去,喝了一口橙汁观察对面的温栀,“我们跟巨威联系了,巨威那边暂时没有回应。这次巨威的损失更大,他们大概是在想对策。”

    温栀漫不经心的点头,继续喝酒。

    “今天有很多家媒体联系我们,想采访您,要接待吗?”

    “不要,全拒了,他们应该去采访顾林朝。”温栀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面对媒体,“我不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温栀随便找的餐厅,味道意外的可以。她慢悠悠的吃着东西,热量的摄入让她跌入谷地的心情渐渐回温。

    “温总。”陈昭吃饭很快,也没有温栀那么讲究,她吃完餐后甜点便放下了刀叉,“这次损失数目有些大,您有个心理准备。我中午接到张秘书的电话,他说温氏集团不会再投资温色。”

    “我知道,损失做出汇总了吗?”温栀的表情和缓下来,但还是没有摘墨镜,宽大的墨镜罩住了半边脸。还在吃东西,吃的非常专注。

    “暂时没有,大概明天能做出来,我给你送过来?”

    “后天早上九点开会。”温栀要休息一天,休养生息,她把最后一块丝绒蛋糕送到嘴里,感受到了饱,非常饱。她握着勺子看桌子上的空盘,她吃了一份牛排一碗汤一碟虾球一块红丝绒蛋糕。远远超过了她正常的晚餐量,温栀一直严苛的控制着饮食,她绝不允许自己的身材走形,“所有的问题在会议上一块提,以及巨威的索赔。”

    “好。”

    温栀放下勺子,又看了白色盘子里残留的蛋糕。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过甜食了,丝滑的甜在口腔里溢开,带给人的满足感无可比拟。温栀强行移开眼,拿餐巾擦干净唇角,才从包中取出口红补妆。

    红唇精致一丝不苟,温栀才起身离开餐厅。

    陈昭的车是奔驰商务,进公司第三个月温栀给她配的,只要陈昭不离职就可以一直用。陈昭先一步走到车前,拉开车门让温栀上车,“回家吗?”

    “去观江一号,我搬到了观江一号。”

    陈昭关上车门绕到驾驶座坐进去,从玫瑰公馆搬到观江一号,温栀这生活水平下降的是不是过于快了?

    接到张秘书的电话,陈昭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温家不会是放弃温栀了吧?

    夜幕降临,城市的灯光冉冉升起,夜被照的通明。钢筋混泥土的城市,永远看不到星空,温栀坐姿端正,“对了,还有一件事。”

    “您说。”

    “帮我在观江一号找一套房子。”

    “买?”陈昭问。

    “租。”很现实的问题,温栀手里能用的资金不足以买观江一号的房子,她很多投资不能套现,“要两百平以上。”

    “好的。”

    陈昭的车进不去地下停车场,只能把温栀送到正门口。

    “我送你进去吧?”

    “不用。”温栀拒绝。

    “周一需要来接你吗?”陈昭问道。

    “不需要。”温栀推开车门下去,戴好墨镜,“我的车明天会送过来,走吧。”

    “温总再见。”

    走出车厢,炽热的空气直扑过来,温栀皱眉关上车门。从包中取出门禁卡快步往入口走,奔驰商务离开了观江一号,驶进车流之中。

    温栀来唐钰这里次数有限,小区正门口更是陌生。她过来时走的另一道门,直接进地下停车场。温栀环视四周,她不愿意张口问人怎么进门,观察出入行人。恰好有一个人拿卡出门,温栀连忙走过去刷卡。

    刷卡机附近站了几个扛摄像机的人,温栀看了一眼,收回视线绕过他们打算去刷卡。

    “温栀?”

    温栀抬头看过去,拿着门卡的手按到刷卡处。

    “真的是温栀!”

    滴的一声,小区的门打开,温栀刚要进门就被冲过来的摄像机怼到了脸上,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小记者径直撞了过来,温栀重重的撞到门卡的桩子上。

    温栀抬眼,冷静道,“我不接受采访。”

    不对劲,她混迹这个圈子也有几年,大多媒体都混个熟面孔,这些人她全不认识。

    她今天中午搬过来,知道她住在这里还能精准蹲到她的是什么人?有人设套坑她。

    “温栀,昨天泼顾林朝油漆的人是你吗?你怎么断定顾林朝出轨呢?”

    “你跟顾林朝在一起多久?能不能谈谈具体?”

    “顾林朝和周怡什么时候在一起?你什么时候发现的?你有什么证据?周怡和顾林朝都发出声明澄清。你有没有直接证据?你在微博上骂的是周怡和顾林朝吗?为什么又删除了呢?”

    “温色跟巨威共同投资的《宫墙》还拍吗?”

    没有人在意温栀的话,她的声音被淹没。

    “有人爆料说你有心理疾病,是不是真的吗?”

    温栀的耳朵嗡的一声,盯着面前那个人张合的嘴,凤眸里是全然冷了下去。她环视四周,摄像机仿佛怪兽,张着血盆大口怼到她的脸上,似乎要撕碎她的骄傲她的自尊,撕碎她这个人。

    那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再次涌了上来,几乎要吞噬她,温栀的胸膛起伏,她丢开手袋往前一步一把抓住对方的脖子递到了旁边的栏杆上。哐当一声巨响,温栀冰冷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如果你有病,那你看到的听到的并非真实的,你拿什么证明你说的那些东西不是你幻想出来的?”被她抓住的人已经喘不过气,还是尖锐反击,“温栀你是不是犯病了?你为什么掐我脖子?救命!”

    温栀一直用冷静美丽优雅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她神秘低调,她是完美的女神。如今公然失态,当着镜头实施暴力。

    记者朝四周散去,举着摄像机拍温栀。

    温栀的视线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她用力抓着面前的人,她就是要杀人,怎么了?

    手腕突然被握住,熟悉的清冽笼了上来。很干净的气息,非常干净。仿佛一望无际的苍茫雪原,除了碧蓝的天空便是晶莹的白。

    “松手。”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温栀。”

    温栀的手指被一根根掰开,她转头冷漠的看着沈明恒,“沈教授,我不喜欢别人动我。”

    沈明恒凭什么敢拦她?他以为他是谁?

    沈明恒似没听见,掰开温栀的手,把她推到身后。被掐的人终于得到解脱,顺着栏杆滑坐到了地上,惊恐的盯着温栀,急促的喘息。

    沈明恒把温栀的手翻过来,她手上的纱布早就撕掉了,伤口泛白此刻裂开有血渗出,惨不忍睹。沈明恒拿出手机拨报警电话,黑眸环视四周,道,“我已经报警,你们攻击温小姐的行为涉嫌违法。我看,你们要的不是流量,而是人命。”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