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伤害,非法拍摄。”沈明恒跟那边报完地址,握着手机垂到身侧,黑眸凌冽,“以工作之名对她施暴。”

    “这位先生,你是谁?”其中一个媒体人环视四周,觉得这依旧是个大新闻,“公众需要真相,误伤温小姐是意外。”

    “真相?”沈明恒嗓音冷沉,“不如说群体施暴。”

    ‘媒体人’还欲解释,保安已经跑了过来。保安终于是反应过来,全部人赶往南门。

    温栀长发散开倾落在肩头,她垂着头,墨镜掉到了地上,她死死抓着沈明恒的衬衣,压抑因为愤怒而颤抖的手。

    知道唐钰的住处,知道能拿什么轻而易举的击溃她,知道她无家可归。知道这些人的是谁?顾林朝啊,顾林朝与温栀差点走入婚姻。

    十五岁那年,父母以温栀有心理问题,在没有任何一家医院任何鉴定机构证明的情况下,把她送进了特殊学校。只是父母认为,温栀便在那里关了九十天。

    订婚前,她把一切都告诉了顾林朝,她不想隐瞒,她不是完美的女神,她有弱点。她把弱点告诉了顾林朝,顾林朝一刀捅了上来。

    她以为顾林朝是可以停靠的岸,她用尽全力把自己推过去,才发现只是海市蜃楼。

    她的世界根本就没有岸。

    大批保安跑了过来把媒体人团团围住,警察出警非常快,不到五分钟就赶到了。分别问话,又调监控。

    “身份证。”

    “在车上。”

    沈明恒松开温栀的手腕,路边停着他的车,车门敞着车灯大亮。手腕被抓住,沈明恒回头,温栀低着头嗓音压的很低,“别走。”

    傲娇温孔雀此时威风不在,她的妆容凌乱,漂亮的凤眸里盈满了泪,高跟鞋被踩上了污渍,苍白纤细的手指修长,扣着沈明恒的手腕。

    她看起来十分孱弱。

    “路边那辆XC40是我的,身份证在车里,能帮我拿一下吗?”沈明恒停住了脚步,对要证件的警察说道,“她状况不太好。”

    “需要鉴伤吗?”

    “需要。”沈明恒看温栀没有反应,大小姐很脆弱。

    警察道,“那先带她去医院吧。”

    “谢谢。”

    温栀不愿意承认这个世界没有人爱她,她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被抛弃的,一旦低头去看真相,她会失去全部活的动力。她必须像个永动机麻木的往前走,不知疲倦的走。脚下荆棘有着尖利的刺,温栀满脚鲜血,但仍是往前走着。

    有荆棘便有鲜花,哪怕不是她的鲜花。

    她在温家全部的价值是能为温家换取一份不错的合同,得到不菲的价值,绑定温家和顾家的利益。如今她的价值没了,毫不犹豫的被抛弃。

    温栀的脚踝尖锐的疼,她忍着疼走到车上,拉上了安全带。

    有人给她递纸巾,温栀沉默了一会儿才接过来,她擦掉花掉的眼妆。攥着泛潮的纸巾转头看窗外,城市高楼林立,灯光璀璨,她只觉得冷。

    一件外套递了过来,带着清冽的薄荷香。

    温栀抬眼看过去,沈明恒坐在驾驶座上,一只手落在方向盘上,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虚虚的拢着,另一只手拿着件黑色衬衣递给温栀,他没有看温栀,只看着前方,“需要披吗?”

    温栀垂眼看自己的裙子,一边肩带滑落。再昂贵的衣服,也会出错。

    温栀把肩带拉回去,摇头,“不用。”

    衬衣又放了回去,沈明恒发动引擎把车开出去,他开车很稳。

    灯光掠进车厢,落到温栀冰肌玉骨上,她坐的笔直,单薄的脊背也挺的笔直。

    “你需要跟公司联系吗?”

    需要,但温栀暂时不想动,她什么都不想做。她拿不起大刀,不骑不上战马,不能冲出去杀敌。

    温栀保持着沉默,红唇紧抿。

    沈明恒看了一眼,收回视线。

    温栀除了脚踝崴伤再没有其他问题,医生给上了弹力绷带,看温栀脚上的高跟鞋,“我建议你去给她买双拖鞋,不然,她这脚是出不去医院,还会再崴。”

    沈明恒的目光下移落到她的脚踝上,十厘米的鞋跟细而直,看起来异常风险。这女人能走出如履平地,还能跟人嚣张跋扈,也是优秀。

    温栀打开被踩变性的包,取出手机递给沈明恒,“密码两个214,支付密码一样,我穿三十七码。”

    这是请人帮忙的态度?

    沈明恒没接手机转身便走,温栀的手停在空中没有人接,她蹙眉面色难看,但很快就冷静下来。把手机装回背包,起身朝医生点了下头,踢掉高跟鞋赤脚打算走出治疗室。

    治疗室的门又被推开,沈明恒大步而来。温栀抬了下眼,沈明恒走到她面前,略一停顿,打横抱起她走出治疗室。

    温栀身体失重,抓住沈明恒的肩膀稳住自己。沈明恒睫毛颤了下,冷峻的脸还保持着面无表情,穿过人多的走廊找了僻静的地方把温栀放到长椅上。

    他敞着长腿站在温栀面前抬手表看时间,“五分钟我会回来。”

    温栀叠起修长的腿,往后靠在长椅上,抬起精致瘦俏的下巴平静的看沈明恒。脊背挺的笔直,手肘抵着长椅扶手,“嗯。”

    温某人活过来了。

    沈明恒整了下衬衣袖子,转身凛步走向电梯。

    温栀垂下浓密睫毛,手机在包中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接通放到耳朵边,依旧保持着笔挺优雅的坐姿。

    “温总,您怎么被媒体围攻了?您没事吧?你在什么地方,我过去找你。”

    “在医院做伤情鉴定,通知律师,过来一趟。有人要搞我,他们有备而来。蹲我那些媒体人我全不认识。周怡和顾林朝是不是发声明了?应该是他们做的。利用媒体人攻击我的弱点,让我失控,把脏水泼到我身上,他们就摘出去了。很漂亮,也很了解我。”

    “七点发的声明,两个人各出了一份。”

    果然是他们,有备而来。

    七点发声明,七点半记者恰好蹲到温栀,他们在温栀身边安插了不少人啊。

    他们笃定温栀手里没有实质证据,事实上温栀确实没有太直接的证据,毕竟这种事的证据太直接就涉嫌YHSQ。所以才兵行险招,赌一把翻身战。

    巨威如今旗下最赚钱的是周怡,他们不想放弃周怡。想让周怡翻身只能踩死温栀,温栀跌入地狱,周怡就爬起来了。

    温栀没有抓到周怡和顾林朝在床上运动进行时,记者也没有拍到,这些就算拍到也不能发,这属于违法。这中间存在漏洞,随时会变成“反转”。只要他们矢口否认,坚决不承认,再荒唐的理由都有人信。

    没有周怡明确的污点证据,即便周怡不能回到曾经流量巅峰,至少不会在娱乐圈死亡,不会成为劣迹艺人被封杀,顾林朝也就不用赔偿了。

    “找警察拿监控备份,必要时公布监控。无良媒体欺辱独身女性,我绝望反击。让舆论飞,明天早上八点发通稿,就叫:——绝望的女人被逼死了吗?”

    “好。”

    “小区监控应该带录音,尽可能放大沈明恒后面那段话,来做文章。”

    电话那头默了几秒,“谁是沈明恒?”

    “跟我在一起那个男人。”陈昭打电话过来是已经看到了新闻,温栀不信媒体不拍沈明恒,“A大教授,其他你自己发挥。”

    沈明恒很懂公关,这出乎温栀的意料。他在第一时间把锅甩了出去,而且甩的相当自然,转移了目标和重点。他这段话是铺垫,用来给温栀打人做翻盘点。

    “你们是朋友关系?”

    两分钟关系。

    “朋友。”温栀道,“还有一件事,去林溪度假村拿一下停车场的监控,越快越好,有顾林朝承认跟周怡在一起六年的证据。”

    “他们在一起六年?”

    “嗯。”温栀嗤笑,带着嘲讽,“要美色要温柔,也要门当户对,端庄的女神,顾公子想要‘两全其美’呢。”

    “恶心的男人果然没有底线。”陈昭说,“我知道了。”

    “我手里的证据等会儿发给你。”

    挂断电话,温栀把邮件转发给了陈昭。电话再次响起,这回来电是唐钰。

    温栀接通,唐钰咆哮直冲过来,“狗比顾林朝贱不贱呐!他脑子是不是有坑?他死不死呀!这还要洗白,你等会儿,我把录音发给你,今儿不锤死他我就不姓唐。”

    唐钰的父亲是北方人,她一急口音都出来了。

    温栀垂下睫毛,“什么录音?”

    “他承认出轨的录音,我本来怕他动手,想录音做证据就录到了他承认出轨的证据。我本来想你发完微博彻底结清这件事,录音删除算了,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翻脸不认。”

    “那正好,明天早上一起澄清,你发给我。”

    微信响了一声,唐钰把录音发过来。温栀听了一遍,录的特别清楚,她把录音转发给陈昭。

    “你受伤了吗?”

    “不严重。”温栀说,“在医院做伤情鉴定,打算起诉用。”

    “我现在回去?”

    “不用,沈教授在这里。”

    唐钰停顿片刻,早上沈明恒帮温栀她就觉得很奇怪,沈明恒那种不爱搭理人的高岭之花,在学校除了上课内容,几乎不跟人交流。视频里沈明恒把温栀护在怀里,还送温栀去医院,“那他人还挺好,你这两天先别出门注意安全。如果有陌生人在门口蹲你,你就去找沈教授,他住我们楼上,他应该会帮你。”

    “嗯。”

    “温栀。”

    “你没有任何错,病态的是他们。”

    温栀扬了下唇,转头看医院走廊尽头的落地窗。穿过高楼的缝隙能看到暗沉的天空,没有星子没有月光,沉的看不到尽头。

    “谢谢。”

    “为什么突然这么客气?今天你说了两次谢谢。”

    “唐钰。”温栀沉默许久,道,“我是不是怪物?”

    “你不是,你是最优秀的温栀。”

    电话挂断,手机屏幕返回主页面,温栀把手机抵在眉心。冰冷的玻璃贴着眉心,她的心脏也有些疼,抽着疼。

    她很累,她很想找个地方睡一觉。不管任何事,不管任何人。

    电梯门打开叮的一声响,温栀放下手机抬眼。挺拔修长的男人穿着白衬衣,他的衬衣领口解开了一粒扣子,小领白色衬衣,领口松松散散的贴着肃白的肌肤。他拎着白色手提袋,是个大众平价品牌。

    沈明恒把袋子递给温栀,他长得高,站在面前很有存在感,挡住了大半的灯光。逆光下,俊美五官深邃,嗓音依旧冷沉,“需要作证可以让唐老师联系我,我先走了。”

    “鞋多少钱?”

    “不用。”沈明恒单手插兜,黑眸掠过温栀肿的巨大的脚踝,不想在这里多停留。

    温栀打开袋子取出鞋盒,翻开盖子猛地把盖子盖回去,看向自己的脚。

    穿高跟鞋可不可以蹦回去?

    如果摔了,明天会不会上热搜:温大小姐失恋后失智单脚穿十厘米高跟鞋摔伤脸自毁容貌?

    温栀重新打开盒子,粉色大蝴蝶拖鞋,俗艳的粉色让温栀眼前一黑,再次把盒子盖上,迅速装回手提袋放到一边。

    穿了这双拖鞋,温栀会当场暴毙。

    温栀费力把受伤的脚塞进高跟鞋,宁死不丑,叫住已经走到电梯口的沈明恒,“沈教授。”

    沈明恒停住脚步回头,温栀坐在长椅上,深色裙子衬的她肤白如雪,如羽睫毛遮住了凤眸中的凌厉,她声音偏沉,“能再抱我一次吗?”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