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栀发完微博又打给陈昭,等待接通的时间,她抬腿下床看到地上的男式拖鞋。

    丑死了。

    温栀把拖鞋踢开,赤脚拉开门走出去。客厅大亮,阳光从落地窗洒进来,整个世界洋溢在白色的光芒中。

    “温总,你发微博了?”陈昭接通了电话,“你艾特没出错吧?”

    “为什么会出错?”温栀穿过客厅到玄关打开鞋柜,一整面墙的鞋柜放满了精致的高跟鞋,温栀取出一双银色拖鞋穿上,走向浴室。

    “你艾特了沈明恒。”

    “嗯?”温栀扬眉,沈明恒不能艾特?他是什么人物?

    “照片上那个人是沈家那位少爷?”

    温栀脚步顿住,“什么沈家?”

    “恒融集团太子爷,沈毅文的独孙。微博认证是恒融投资证券公司董事,沈家那位神秘的少爷。”

    温栀:“……”

    温栀立刻拿下手机返回微博,翻到刚刚发的那条微博上。评论区整齐的问号,温栀现在也成了大写的问号。

    她眯了下眼,打开艾特的沈明恒。

    黄V用户,一百万粉丝。微博只有一条,两年前转发的公益活动,微博头像是恒融投资。

    从里到外透露着陈年僵尸号的气息。

    温栀艾特错了。

    她以为沈明恒好歹是有作品的画家,至少有微博号。

    草率了。

    温栀沉默着搜索沈明恒。

    跳出不少信息,但没有画家沈明恒。

    她又精准搜索A大沈明恒,立刻跳出一条微博用户关联。

    Spike,认证画家,粉丝十五万。

    微博上有几张采风的照片,其中就有沈明恒授课的照片,一股子老干部风。每条微博都有一百多个评论,里面学生叫他沈教授。

    这才是沈明恒的微博,温栀艾特错了。

    “温总?你还在吗?温总?”

    同名同姓。

    沈家这位是真大佬,高不可攀悬在云顶那种。沈家算是排的上号的隐形富豪,资产千亿。沈毅文只有一个儿子,很不幸,他中年丧子。一直传闻他没有下一代,直到五年前沈毅文宣布继承人,才公布了沈明恒的存在。沈毅文的孙子,沈家唯一的继承人。沈家对他保护的特别好,一直没有露面。

    据说如今在恒融投资。

    网友天天嚷嚷嫁给沈明恒便是拿到了财富密码,可至今没有人知道沈明恒长什么样多大年纪结没结婚。

    “我要艾特的人恰好同名同姓,艾特错了。”

    “啊?”陈昭惊了。

    温栀惊了,也凉了。

    她又想弄死顾林朝了,如果不是顾林朝搞事,她不会暴怒失态,没睡醒就发微博。

    “网友认为那个人是大佬沈明恒,舆论发酵方向已经偏离轨道了。你看下评论,沈大佬不可能是小三,他不会有错,错的一定是别人。”只怪平时温栀白富美人设立的太好,她说新欢是沈明恒,没有人怀疑真实性,“不然,我们等半个小时再编辑微博,删除最后一段。没有人问,我们可以蹭沈大佬的热度,沈大佬总不会出来锤我们。”

    若对方追究,那温栀大可以推到艾特出错上。

    温栀若有所思,“十五分钟,这期间我们工作室不要做任何事。你找个人去林溪一趟,停车场南门有个监控,昨天一整天的全部拿回来。”

    “重要吗?”

    “顾林朝承认出轨的证据。”

    “好,我这就安排人去做。”

    温栀手里没有直接锤顾林朝的证据,毕竟没有什么比捉奸在床更直接。可没想到,顾林朝不要脸到连捉奸在床都能洗。

    温栀高估了顾林朝的底线,过去十几年仿佛白过了,她到这一刻看到的才是顾林朝的真面目。

    挂断电话,温栀走进洗手间。她原本想让公司公关配合炒一波人设,顺便把顾林朝锤死,但艾特错比一切都大。

    温栀掐着时间点,十五分钟顶着湿淋淋的头发从浴室出来,划开手机。

    热搜第一,#沈明恒#。

    温栀张了张嘴,满脑子都是完蛋了,谁在拱火?怎么推上热搜了?

    温栀点进去,第一条微博是个吃瓜路人。

    “温栀跟沈公子在一起,那我真是要拍手称赞了。教科书般的遇渣处理方式,干脆利落踢掉渣男,转手泡上最‘昂贵’的男人。伤心?难过?留恋渣男?不存在的,姐就是宇宙第一女王!”

    下面有一千条评论,一千条评论能推到热搜第一?还有个鲜红的爆,逗呢?

    温栀继续往下翻,下面是营销号。

    “温栀新男友疑似融恒集团继承人沈明恒,温大小姐这是人生赢家的教科书版本吗?果然不负名媛第一大小姐称号。”

    手机响了起来,温栀接通电话,打开免提放到桌子上。

    “温总,你安排人买热搜了吗?”

    “你觉得可能吗?”温栀涂着基础护肤,她冷静下来,这个热搜肯定是有人买来坑她,温栀现在进退两难。删微博就打脸了,不删微博沈家可能会出来打脸。

    十五分钟就算了,这直接热搜第一,还是买上去的。

    沈家再低调,也容不得温栀这么放肆。

    “肯定不是巨威那边的人,买这个热搜的同时黑你那些热搜全部不见了。黑你那些账号中热度最高骂的最凶八卦鸡,一分钟前涉嫌违规被封了。”陈昭说,“难道是温氏集团那边的人?”

    父母?

    温栀蹙眉,“那这是置我于死地啊!”

    “确实,这个热搜买的不太明智,这看上去太像我们买的了。我们蹭了沈家的热度,又买热搜,稍微有一丢丢放肆。”

    温栀把护肤品一层层涂到脸上,精致皙白的肌肤没有丝毫瑕疵。

    “容不容得本宫放肆,也放肆几回了。”温栀破罐子破摔,“给我安排一辆车,我脚伤了不能开车,过来接我。”

    “你的脚真受伤了?”

    “不然呢?”她正常情况下会穿那么丑的男人拖鞋吗?温栀向来是精致高贵,媒体拍到她丑死了。

    “我以为你故意气顾林朝。”

    又一个电话进来,温栀挂断了陈昭的电话,接通唐钰。

    “我这边有顾林朝承认出轨的录音,你用吗?”

    “什么内容?”

    “昨天在停车场,我原本怕他闹起来,我想作为证据报警就录到了他承认出轨的录音。刚看到微博热搜,顾林朝怎么敢的?那么笃定你手里没证据?”

    “已经换了热搜,我们相关的人就别发这个录音。”

    “那我删了?”

    “你发给我,我找人处理下,发给周怡的粉丝。”

    损!

    微信弹出消息,温栀返回微信接收唐钰发来的文件,“你把沈明恒的电话号码给我。”

    “他不是沈家那个沈,温栀,我刚想说,你是不是弄错了?”

    “微博艾特错了,被人架到了火上。”温栀往脸上拍底妆,她已经麻木了,反正不会有什么比现在更差,“不过媒体没拍到沈明恒的正脸,有狡辩空间。我联系下沈教授,跟他提前打个招呼。”

    “昨天你跟沈教授在一起?”

    “恰好遇上。”

    “腿受伤了?你怎么没跟我说?”

    “崴伤,小事。”

    “注意安全,不要穿那么高的鞋。”唐钰说,“他只有电话,我把电话发给你。”

    温栀拿到沈明恒的电话,又跟唐钰聊了两句,才挂断电话。

    开弓没有回头箭,这场戏温栀得演下去。

    她化好妆,选出一条绿色及膝裙子穿上,能露出脚踝的伤。温栀对着镜子照了照,绿色衬的肤色更加白皙,温栀非常满意自己的容貌。换上了平跟鞋拿起手袋走出门,她按了上楼键。

    电梯停到了三十七楼。

    温栀走出电梯找到3706,抱臂站在门口按门铃。

    按了两声没有人回应,温栀换了个姿势,按着门铃不松。持续了一分钟,依旧没有人回应。

    沈明恒家没有人?

    他昨天说爷爷生病,回家去了,那晚上没有回来?他爷爷不住这里?

    温栀一只手抵着门铃,另一手拿出手机拨沈明恒的号。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随之而来的还有电话铃声。温栀松手抬眼,沈明恒穿黑色衬衣长腿迈出电梯,拿出手机径直挂断,抬头跟温栀四目相对。

    当面挂她的电话。

    沈明恒有她的电话号码,肯定知道是她打的,居然挂的这么干脆。

    沈明恒停住脚步抬头楼层,确认是三十七楼,才迈开修长的腿走向了3706。

    昨天的偶遇像是精心策划的算计,也可能是真的算计。

    温栀二十岁拍电影,投资八百万赚了一个亿,这个人设她立住了。用这个人设在开新公司时拉来一个亿的投资,大肆炒作宣传,温色传媒又用这一个亿的影响力,去年跟人成功合作了三个影视项目。温栀找的全是有影响力的合作方,产品质量过硬,一年时间温色传媒的市值就达到了二十亿。如果不是今年的疫情,温栀这个时间点可能在忙上市,温色传媒变现。

    最初的一亿是温氏集团旗下的分公司投资,这一亿存不存在都是个问题,温栀是纯空手套白狼。

    沈明恒怎么能相信温栀是傻白甜?什么样的傻白甜能空手套二十亿?什么样的傻白甜能玩他两天?还让他深信不疑。

    温栀早就知道他是谁,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在他面前表演。

    温栀有备而来。

    温栀收起手机,抱臂站在门口,她没戴墨镜。睫毛刷的又黑又浓,眼尾上扬,跋扈味是一点都没少,“谈个合作。”

    沈明恒绕开温栀,刷指纹推开门。

    温栀一低头穿过沈明恒的手跨进了门,瘸着一条腿却丝毫不影响她走出女王步伐。她走进房子,仿佛走进她家,穿过餐厅走到客厅叠着腿端坐到白色沙发上,脊背挺的笔直手臂交叠,手指上挂着新的限量款手袋,看着门口的沈明恒,“我想包养你,开个价吧。”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