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恒握着房门看着温栀。

    她穿绿色大裙摆及膝裙,遮住了膝盖的伤疤,修长小腿露在外面,又直又细。明艳的像一朵绿玫瑰,招摇绽放。

    沈明恒好看的眉毛微动,清冷眸子注视着客厅里的女人,“我没有允许你进来。”

    温栀包养他?这是什么玩法?

    “不重要,我已经进来了。我是公众人物,你知道吧?”温栀坐在沈明恒黑白的客厅里,白色的沙发,黑灰色的背景墙,温栀像是开在黑白世界里最耀眼的玫瑰。

    她很懂得展现魅力。

    沈明恒反手关上门,把车钥匙撂到玄关入口的柜子上,抬起修长的手指解开一粒衬衣扣子,“找我什么事?”

    “这套房子是你租的?”温栀余光打量这套房子,客厅非常大,看起来比唐钰那套大。整体是黑白色,现代简风格的装修。客厅墙壁画着黑白的夜空,巨幅的黑白原本有些压抑,但中间部分有一片空白坐着一个女孩的背影,化解了夜空的压抑,“多少钱?”

    沈明恒:“……”

    “还是别的女人借你住?”

    沈明恒:“……”

    “我可以买下来送给你,另外再附加一份经纪合约。你是画画的——画家,我想每个画家都有誉满天下的梦想,作品被人欣赏,成为行业内顶流。这方面是我的长项,我是温色传媒的CEO温栀,我有能力捧红你,让你成为当代毕加索。”温栀坐姿端正,妆容明艳,注视着沈明恒,语调平缓字句清晰,“而你只需要跟我进行名义上的恋爱。”

    沈明恒走到客厅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审视温栀。

    “你不开价的话,我帮你开,如何?”温栀修长的手指抵着下巴,眸子浸着笑,凝视沈明恒。

    “你?包养我?一套房子加一份经纪合约?”

    “是。”

    沈明恒心情复杂,他睫毛动了下,“多久?”

    “你希望多久?”

    沈明恒抱臂靠到沙发上,长腿笔挺十分显著。

    “我不是一个麻烦的金主,我给你足够的自由。你跟我期间,只要不乱搞男女关系被媒体拍到,我都不会干涉。”

    沈明恒抬眼盯着温栀,“为什么是我?”

    “你同意?”

    “我想知道该怎么配合你?你花大价钱买我做什么?我知道这些才能决定同不同意。”

    “昨天我们被媒体拍到了,上了热搜,你应该也看到了。”温栀坦然,她不怕沈明恒说出去。沈明恒三十岁能升教授,他应该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只要温栀把他卖身的消息广而告之,沈明恒会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这种情况我不可能否认,毕竟我们也有着两百万的交易。”

    “然后?”沈明恒语气缓和下去,深邃黑眸凝视着温栀。

    温栀不喜欢他的说话态度,换了个姿势,“我需要一杯咖啡。”

    “收费。”

    小气!

    “一杯美式。”温栀注视着沈明恒,阳光从他身后巨大的落地玻璃照进来,他冷峻的脸逆着光,黑眸深邃凌厉。

    温栀坐的更直了,“为了不损害双方人设以及名誉,这个关系最好持续三个月到半年。”

    “你微博上公布的人是我?”沈明恒垂下浓密睫毛,睫毛映着他肃白的肌肤,他的手指缓缓叩了下,抬头直视,“嗯?”

    “原本是你,但工作人员失误,这也有你的原因,你的微博为什么不用真名?所以出现了一些小瑕疵。”温栀坚决不承认她的失误,她怎么会有错呢?

    沈明恒:“温总的意思,这是我的问题?”

    “我不会找你要损失,放心。”温栀说,“微博上的错误我的人会纠正,我们的关系需要继续。”

    沈明恒起身走向咖啡台,打开咖啡机,“一套房子加一份经纪合约,换我跟你恋爱半年。还有什么附加条件?既然要合作,也希望温总能坦言相告。”

    温栀唇角上扬,她就知道对沈明恒砸钱最有效,“不管记者问你什么,都要回答的模棱两可,不否认不承认。”

    “具体?”

    “如果有问你关于沈家那位方面的信息,你可以不谈。”

    “假装我是那个沈明恒?”沈明恒靠在咖啡桌上,单手插兜看温栀,“沈家不找你的麻烦?真正的沈公子若是知道了,你该怎么应对?你身败名裂,我也会名誉受损,这个合作对我来说不划算。”

    咖啡流入咖啡杯,水声潺潺。

    房间里寂静,空气中荡漾着咖啡的香气。

    “你是沈明恒,每个字都对的上,又不要你撒谎,沈家不会找你麻烦,也不会找我的麻烦,他们没必要。”温栀不喜欢沈明恒有这么多问题,“我让助理送合同过来?我们签订协议。”

    要李逵扮演李逵去碰瓷李逵?好想法。

    沈明恒一时间分不清温栀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他单手插兜,斜靠在黑色桌子上,长腿微屈,“这套房子在我名下,所以第一个条件不成立。”

    温栀:“!!!”

    “我不走商业路线,第二条对我也没用。”温栀的第二个条件有陷阱,奸商本商,是合约也是受制于人的枷锁。

    “你不想赚钱?不想走红?”

    “不想。”沈明恒淡淡道,“没兴趣。”

    温栀:“你想要现金?”

    温栀的信息有误,沈明恒买的了这里的房子,他不会穷到给爷爷看不起病,温栀需要再查一遍沈明恒的资料。

    “是。”沈明恒关掉咖啡机,端着咖啡过来放到温栀面前。

    温栀眯了眼,“多少?”

    “一个亿半年。”

    温栀直直看着他,随即目光下移到他腰,又缓缓往下

    沈明恒目光沉下去,交叠修长的两条腿靠坐在沙发上,蹙眉,“看什么?”

    看他是不是镶钻的,这么昂贵。温栀拎着包起身,她美的明艳端庄,微笑了大概一分钟,良好的修养让她没把手里的包砸到沈明恒的脑袋上。没有任何实质行为的恋爱合约半年,他敢要一亿,这么好的事麻烦给温栀来一份,“我需要考虑,明天给你答复。”

    在她这里,沈明恒的价格绝对不会超过五千万。

    沈明恒狮子大开口啊!

    还坐地起价!这是要上天吗?和太阳比肩去吧!

    “你出不起?”沈明恒修长的手指叩了下白瓷咖啡杯轻飘飘的抬眼。

    “不存在,我有的是钱,但我今天时间不够,我九点有会议。我说了明天给你答复。”温栀瘸着一条腿,但丝毫不影响她走出女王的步伐,往门口走,“我先走了。”

    她在门口处停住脚步转头,唇角翘起,漂亮的大眼睛弯着,绽放出完美的微笑,“我们的谈话希望沈教授保密,以及接下来如果有记者找到你,沈教授请注意言辞,我会付你一笔劳务费。”

    “封口费?”

    “你想这么理解,我也没办法。”温栀笑的像一株罂粟,“合作不成情意在,双赢比双输好。”

    沈明恒端起咖啡杯,黑眸落到温栀身上。

    温栀拉开门,长发飘扬,她嫣然一笑,“再见。”

    温栀带上门走了出去,表情恢复冰冷,嗤了一声。

    沈明恒是在敲诈么?一亿,想得美!

    电梯还停在三十七楼,她走进了电梯按下一楼。陈昭的电话打了过来,温栀接通电话。

    “温总,进不去地下室,正门口接您可以吗?”

    “嗯。”温栀挂断电话,面对电梯壁整理了长发,她就不应该在沈明恒身上浪费时间,反正都是被嘲。

    温栀发信息给沈明恒,“把账号给我。”

    发完信息,温栀打开微博。

    她刚刚发的那条微博评论已经过万,网友的八卦热情很高。温栀没有看内容,她沉思片刻,打开重新编辑把最后一段删除。

    连沈明恒这三个字都不要,她只回应第一句。这是最安全的回应方式,若是有人要过度解读,她也没办法。

    温栀修好微博,重新发送。不管网友怎么嘲,与她无关了。

    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是温铖。

    温栀看着手机片刻,才抬起手接通,“爸?”

    “你跟沈明恒在谈恋爱?”

    温栀眯了眼,沈明恒刚上热搜,她爸就跳出来了。那昨天一整天都在装死了?假装看不到,把她赶出门拉黑所有联系方式,就离谱!

    “没有。”

    “你们什么时候联系上的?”

    “没有联系。”温栀冷冷道。

    “还在闹别扭?前天我只是太生气了,你不通知我们便做决定。订婚是大事,需要商量着来。我们家的颜面,你的名声,你什么都不管。你是成年人,你需要考虑这些东西,你长大了。”

    “还有事吗?”温栀冷冷道。

    “你跟沈明恒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们已经断绝关系,温先生,没什么事的话请你把我继续放进黑名单里吧。”

    “温栀!经过了这么多的事,你还不能懂事吗?”温铖提高了声音,但并没有勃然大怒,“我是为了你好!你不要再耍性子了。”

    “黑名单见。”温栀挂断电话。

    温栀握着手机,抿了下唇,温铖竟然相信她真的攀上了沈明恒,还因此把她放出了黑名单。

    非常有趣。

    父母现实的让她无言以对,没用就扔,有用就捡起来。

    如果父母知道她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沈明恒,会是什么表情呢?

    沈大佬的名字这么好用?

    如果温栀把微博名字改成沈明恒的老婆,会不会融资十亿?从此一飞冲天,飞黄腾达,走上人生巅峰?

    温栀走出小区,公司的黑色奔驰商务车便开了过来。陈昭从车上下来,她穿着干练的套装,踩着高跟鞋过来拉开车门,“你的脚还好吗?”

    温栀上车,点头,“没事了。”

    陈昭把车门关上,绕到副驾驶坐进去,关上门打开水递给温栀,“温总,你重新编辑微博了?”

    “嗯。”温栀系上安全带,喝了一口水。打开微信,微信整齐的一排未读信息,来自四面八方的亲切问候。

    这场乌龙太检测人性了。

    温栀翻看着微信,这些人都是川剧演员吧?变脸飞快。

    “红果和米迦打电话给我们,说解约往后推,想看看我们的新项目。”

    红果和米迦都是《宫墙》的广告商,《宫墙》主演爆出丑闻,项目面临流产,这些人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温栀,拿解除合约警告温栀。

    温栀抬了下眼,唇角上扬,“通知项目部,找几个本子过来,我们选一个对外宣布自己开项目,把来套近乎的人都拉上。”

    有韭菜赶紧割赶紧变现,这个时代节奏太快了,流量非常短暂,没有什么永恒的巅峰。所有人都有机会,所有人都不可能长久,机会稍纵即逝。

    这个世界太奇妙了。

    “温色传媒开剧?”

    温色传媒虽然去年有爆款,但绝对没到独立开发项目的地步,温色传媒成立至今只有两年。时间太短了,根基也浅。这一步跨的太大,很容易翻车。

    “温总,我们开不起吧?而且这个东西。”陈昭顾及到司机,话说的很含蓄,“一旦戳穿,我们可能会很尴尬。”

    “资金到位就能开,不用担心戳穿,我们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做。”温栀翻看着微信上来搭讪她的客户发言,一条条的看,她下巴微抬唇角上扬,带着嘲讽,“有人入场,就有人帮我们圆谎。”

    读未-修改内容请到:醋#溜#儿#文#学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