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栀走进办公室关上门打电话给唐钰,她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看着窗外,高耸入云的办公楼整个外墙全部是平面玻璃,在阳光下反射出光芒。

    所有人的变化是从她发出那个乌龙微博开始,可乌龙微博是站不住脚的,沈明恒再神秘也有人见过他,打听便知道真假。顾林朝主动出来道歉,放弃巨威娱乐总经理职务,尽管是暂时避锋芒,这个行为也几乎断送了他站在台前的可能。这么大的让步,只是为了‘温栀可能跟沈明恒在一起’。

    现实吗?

    不现实。

    除非,顾林朝知道什么内幕。他这个急于求和的态度,十分耐人寻味。

    “温栀,怎么了?”

    “沈明恒有父母吗?”

    “没有,怎么了?”

    “对他感兴趣。”温栀微笑,纤长睫毛动了下,“想追求他。”

    “你们差距有些大,他没有父母,家境太普通,你爸妈不会同意。”

    “他是哪里人?”

    “S市人。”

    温栀蹙眉,沈家早年移居澳洲,八十年代才把生意往内地发展,沈明恒是九零初的人,国籍很难落内地。

    “楼上他的房子是买的?”

    “应该是买的,他早年作品很值钱,买套房没问题。”

    “他跟谁长大?”

    “应该是爷爷。”

    敲门声响,秘书声音在外面响起来,“温总。”

    “进来。”温栀转身坐到宽大的白色椅子中间,打开了电脑,“他爷爷叫什么?你知道吗?”

    “不清楚,沈教授很高冷,也不怎么跟我们聊天。我知道这些还是上次负责统计老师资料时,顺便看了眼。我看顾林朝和周怡都道歉了,这两个人不结婚都很难收场。”

    陈昭进门把手里文件和笔记本电脑放到办公桌上,又给温栀倒了一杯水,才过来坐在对面。

    “你晚上几点回来?”温栀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五点。”

    温栀又跟唐钰聊了几句才挂断电话,把手机撂到桌子上,抬眼看陈昭。

    “你怎么看?”

    陈昭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他们有这个默契,“顾林朝道歉了,良心发现还是真诚悔过?”

    “狼向幼羊忏悔?”温栀唇角上扬,“你信吗?”

    陈昭摇头,“他好像是怕损失更大的利益。”

    温栀的电脑已经开机,她搜索沈明恒。

    “怕谁呢?”

    非常意外,沈明恒居然有完整的资料。

    沈明恒:三十岁,画家。十七岁考入佛罗伦萨皇家美术学院,十八岁因作品《子夜》一举成名,这幅画在业内评价非常高。

    温栀滑着电脑屏幕看《子夜》获奖项目,全是业内权威的奖项,这是沈明恒的封神之作,二零一二年这幅作品在巴黎拍出五百六十万美金。

    他不穷。

    陈昭问道,“温总,你这两天真的没做什么?温氏集团那边有动静吗?”

    “不知道。”温栀继续往下翻,“尽快让项目部送选题过来,越快越好。”

    沈明恒的十八岁是作品迸发期,子夜之后又创作了梦系列。但这个系列,全部没有拍卖纪录。

    温栀以行外人看热闹的态度看这些画,非常具有美感。《光》整体是金色的光芒,女孩的背影轮廓在漫天金色光影中,如梦如幻,那是个极美的女孩,即便只有背影。可以看得出来,画家用珍惜的笔触在画光中人。

    这个人是谁?

    沈明恒的作品在十八岁后戛然而止。

    他在美术学院读硕期间担任过助教,之后留在美术学院任教。去年被邀请到S大,任职S大油画系副教授。

    温栀返回搜索《光》的网络图,收了一张放进手机。思索片刻,设置成微信朋友圈背景。

    “温总,你真的要执导?”

    “嗯。”温栀说,“我能拍出第一部就能拍出第二部。”

    “我不建议你来执导。”陈昭坦言,“这部作品是填档剧,是为了短期内回血,肯定上不了星。你从高逼格拿奖导演落到拍剧已是降咖,再拍网剧。项目能不能赚钱是未知数,你一定会降身价。”

    “你觉得换哪个导演能没有成本的拉巨额资金进场?能让温色传媒快速回血,在业内立住?”

    陈昭更担心的还是温栀拍不出来的问题,六年前她能成功是温家投入颇多资源,三位执行导演为她保驾护航。

    温家当时为了打造温家大小姐的才女人设,做了十足的准备。

    可如今不一样了,温栀单枪匹马。

    “能拉资本进场得下猛药,谁拍的不重要,作品内容也不重要,噱头最重要。”温栀说,“对外只宣传温栀导演复出,具体拍什么不用公布。”

    “你倾向于什么题材?悬疑?犯罪?不过这类有审核风险。”

    “多送些选题过来,暂时不要公布题材。”温栀关掉页面,说道,“尽快安排人去查沈明恒。”

    沈明恒如果不赌的话,确实不会缺钱。那套房子是他买的,不是假话。

    “沈家我们查不了。”

    “A大教授沈明恒。”温栀把水喝完,看陈昭,“你觉得他们是一个人的概率有多高?”

    陈昭傻了。

    温栀修长的手指搭在杯子上,敲了下,往后靠在椅子上,“值不值得赌一个亿。”

    温栀也不是要陈昭的答案,自顾自说完,松开杯子拿起文件翻看,“你去忙吧。”

    “那微博还删吗?”

    “不删,我等他们来找我。”温栀横起来六亲不认,她天不怕地不怕,“不要控制舆论,不要干涉热搜,不要让我们的人下场。”

    陈昭点头。

    “你去忙吧。”

    温栀手里根本就没有一个亿,她的钱全砸在公司。就算有一个亿,她也不想拿一亿包养男人。

    中午十二点,温栀打开微信输入沈明恒的手机号。

    沈明恒果然是用微信,他的微信名叫沈明恒,头像是那副《光》。

    一股子老干部风。

    温栀添加好友申请,点击发送,把手机放回去。

    陈昭送午餐进来,温栀优雅的坐到办公室的就餐区打开饭盒,注意力全在手机上。她有设定微信提示音,提示音迟迟没有香。

    “红果的周总想约你明天晚上吃饭,你要去吗?”

    “可以。”温栀又抬头看桌子上的手机,依旧没有动静,怀疑手机设置出了问题,“帮我把手机拿过来。”

    陈昭拿过温栀的手机过来递给她,温栀打开微信,空空如也。

    敢不加她。

    温栀重新输入沈明恒的电话号码,这回验证信息换成了:“加我。”

    她刚要退出微信,便看到了沈明恒的拒绝信息。

    很狗!

    温栀把手机重重放到桌子上,低头吃饭。

    “巨威同意解约,下周三双方到场正式解约,所有的损失由巨威负责。”

    “嗯。”

    温栀又看手机,一潭死水。

    大约有一分钟,温栀放下筷子拿起手机打给沈明恒,她的表情已经冷了下去,沈明恒拒绝了她两次,挂断了她一次电话。

    手机响到第四声,沈明恒冷沉嗓音落过来,“有事?”

    “加我微信。”

    “你不是没有微信?”沈明恒嗓音很淡,带着冷质。

    温栀坐直,尖俏的下巴抬起来,“我刚刚注册申请,沈教授,你是我好友列表里的第一个男人。”

    “是吗?”

    温栀尽可能压下脾气,她唇角上扬,微笑,“你再拒绝我一次,你就不是了。”

    温栀的手机响了一声,她拿起来看到微信上弹出消息:你和沈明恒已成为好友。

    “你刚刚注册申请?”沈明恒嗓音低沉,缓慢,“最早的朋友圈一四年。”

    温栀:“……”

    “温小姐穿越了?”

    “你是我好友列表里唯一一个男人。”

    “你到底有什么事?”

    “晚上来接我。”

    电话那头沉默,随即干脆利落的被挂断。

    温栀咬牙切齿,沈明恒真的敢!

    温栀再次拨号过去,这回响到第五声他才接通。

    温栀示意陈昭出去,办公室门被带上,温栀才开口,“五十万,来我公司楼下接我。”

    “没兴趣。”

    “一百万。”温栀说,“巨威娱乐和温色传媒在一栋楼,我不希望热恋期间,我的‘男朋友’对我冷淡,不接上下班。”

    “你应该去找个真正的男朋友。”

    “可我喜欢的人是你。”温栀停顿,“怎么办?”

    电话那头沉默,大约有一分钟,沈明恒冷冷道,“温小姐,这个玩笑不好笑。”

    “你可以去打听打听,我温栀是什么人,玩笑?我倒贴过男人?我追过男人?你是第一个,是不是很荣幸?是不是飘起来了?是不是可以到处吹嘘我温栀对你一见钟情求而不得?”温栀的语气沉了下去,“你如果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在林溪那晚上你就不该吻我。你吻了我,你让我去找别的男人,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玩笑。我该去找谁?沈教授给我介绍一个和你一样会接吻的男人!”

    最后一声,温栀拔高了音调。

    “沈明恒,你是渣男。”

    电话里寂静无声,温栀坐到沙发上静静的呼吸,手指动了下,又落回膝盖。浓密漆黑的睫毛动了下,看着头顶的空调。

    漫长的沉默,沈明恒嗓音清冷道,“几点下班?只接一次。不收费,送你。”

    那天晚上真的亲了?

    沈明恒这个默认的态度,温栀有一段似梦的记忆,她攀着沈明恒的脖子,看到他浓密的睫毛,之后就彻底断片了。

    狗男人趁她醉酒时亲她,还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呵,他再装。

    “世纪大厦,五点。”温栀叠着修长的腿坐在沙发上,红唇上翘与眼角的弧度一致,她像一只心满意足的美猫,语调优美,“我等你。”

    沈大公子屈尊纡贵来套路她,温栀不回敬到让沈公子刻骨铭心实属不够尊重。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