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花粉过敏?刚刚在电梯里他正面对着鲜花有两分钟。

    “那你。”温栀没有关心过人,站的笔直,僵硬的道,“需要去医院吗?”

    “不用。”沈明恒单手插兜走在温栀身侧,黑眸沉了下去。

    让他过来接人,还带着别人的花。

    有趣。

    温栀和沈明恒并排走出大厦,滚热的气息直扑过来,地面温度绝对超过五十度。下午的阳光依旧毒辣,温栀停住脚步迟疑片刻,从包中拿出墨镜戴到了脸上。

    黑色莱斯莱斯开了过来,顿时周围有不少目光聚集到温栀身上。

    沈明恒长腿先落下台阶,伸手到温栀面前。

    他换了一只手表,墨黑表面镶着低调的钻,沉稳但不失时尚精致。沈明恒的手很好看,修长骨节分明,犹如艺术品。

    温栀把手放到他的手心,沈明恒身材高大挺拔,挡住了大半的烈阳。

    “谢谢。”温栀坐到车上,沈明恒关上车门又抬手整了下西装,才迈开长腿凛步走到另一边上车,吩咐司机开车。

    后车厢与前排挡板升起,沈明恒扯掉了领带,他没有戴领带的习惯。沈明恒随手把领带扔到一边,接触到温栀的眼。沈明恒把眼镜也拿掉,单手合上装进了西装裤口袋。

    温栀拿下了墨镜,清澈的眼如同冬日清泉,水上蒙着一层薄冰,凌冽又锐利。

    “车以及我身上这套衣服配饰租赁费用你负责。”沈明恒拿起一瓶水打开,喝了一口,冰冷的水顺着他冷肃的喉咙滚动,他的嗓音缓了下来,“你前男友的医药费你负责。”

    温栀点头,唇角扬了下还看着沈明恒,“你——多少钱?”

    水瓶冰凉,她攥在手心,躁动的情绪缓缓沉了下去。她更加确认,沈明恒就是沈家那位,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套路自己。

    沈明恒移开眼,又喝了一口水,他浓密睫毛动了下。车调转方向,夕阳光从窗外斜着打进来,落到沈明恒纤长的睫毛上,他的睫毛被映成了金色。

    “租金一天一百万,给你打一折,十万。车衣服手表,租赁费用是一万八,四舍五入,你给我两万,这部分费用有成本不能打折,一共十二万。”

    温栀看着沈明恒的喉结,优雅的开着水瓶。一分钟后,她理直气壮把水瓶递给沈明恒。

    她打不开。

    “这是另外的服务项目,需要加钱。”沈明恒打开水递给她,抽纸擦手上潮湿,他的手指上沾染了水瓶外侧冰冷的寒珠,指尖清冷。

    温栀唇角翘起,眼睛就弯了起来,她笑的格外好看。

    沈明恒动作顿住,温栀坐姿永远端正没有丝毫松懈,她的脖颈在光下十分好看,光洁修长线条流畅。

    “笑什么?”沈明恒开口。

    “怎么支付?”温栀嗓音低了下去,她的声音其实很好听,只不过平时过于冰冷,喜欢命令别人,以至于很多人忽略了她的这个优点。

    沈明恒打开手机把收款页面递到温栀面前,温栀拿出手机扫码支付。随即当着沈明恒的面,又扫了一次。

    温栀输入520,附文:开瓶费。

    点击发送。

    沈明恒:“……”

    “请你吃晚饭。”温栀收回手机,唇角的笑还漾着。她打开微信看到陈昭发来的信息,说顾林朝被送进医院了,“想吃什么?”

    陈昭:“沈教授看起来斯斯文文,打架有点猛,顾总鼻梁骨可能骨折了。”

    “医药费我付,需要多少赔偿我给他。”温栀按着手机回复,“送顾林朝一句话:好自为之。”

    “不用。”沈明恒语调平静,拒绝了温栀晚饭的邀请,“把您送到家我的服务结束。”

    无情的男人。

    拒绝的这么彻底,沈公子果然是见多识广,是个经过大风大浪的男人,对她的美貌攻击视而不见。

    “今天谢谢你帮我。”温栀说,“不能吃饭很遗憾。”

    沈明恒缓缓抬眼看向温栀,黑眸深邃。

    不能一起吃饭很遗憾吗?

    温栀说完便转头看向窗外,点到即止,不跟沈明恒对视也不多聊,各自都留出空间。

    沈明恒如果对她有兴趣,会思考这个拒绝。如果没有兴趣,温栀也给自己留一个下次进攻的空间。

    片刻后,温栀把墨镜拿出来戴上。

    六点十分,车到了观江一号。温栀率先下车,拎着包快步走向电梯间。

    她尽管瘸着一条腿,依旧走的飞快。细腰长腿大波浪长发,性感又妖娆,温栀的美貌就是核武器。

    沈明恒整理衬衣领口,抬腿下车。

    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才接通电话。

    公寓地下停车场冷气十足,沈明恒单手插兜往电梯间走。

    “温小姐对你这套造型满意吧?据我了解,温小姐就喜欢斯文温和的男人。”董哲恩的声音落过来,“我帮你们订了江边情侣餐厅,清场了,你找个理由带她过去吃饭——”

    “结束了。”沈明恒嗓音淡漠,“我已经到家。”

    董哲恩:“……”

    “少爷?”

    沈明恒大费周折就过去接人下班?连晚饭都没有吃。

    他有事儿吗?

    “温小姐拒绝了你?”

    “以后不要干涉我的事,也不要再跟温栀接触。”沈明恒中午才知道,早上那个热搜是家里人买的,他们迫不及待,没有问沈明恒直接把消息放出去了。

    电梯间空无一人,温栀早就上楼了。

    沈明恒按下电梯,敞着长腿站在电梯间门口等待。旁边的金属条倒影出他笔挺身影,做作的西装。

    沈明恒又解开一粒衬衣扣子。

    “那顾家我们也不敲打了?”

    沈明恒抬眼,黑眸深沉,这回声音是完全的冷,“顾林朝被我送进了医院,你看着办。”

    ——————

    温栀等电梯门关上,迅速取下墨镜对着金属反光镜面照自己的脸。妆容精致,除了腿上结痂丑陋之外,浑身上下每个地方都是美的。

    沈明恒居然不为所动!

    拒绝她的晚餐邀请!

    温栀深吸气三次才平缓情绪,怀疑沈明恒不行。

    电梯停到了三十六楼,温栀把面部表情调整到最佳,整理裙摆,优雅而高傲的走出电梯。

    “栀栀。”

    温栀脚步停住,心脏猛烈的跳动,有几分眩晕。

    母亲林洁穿着高定的及膝裙子,脚下是高跟鞋。头发高高盘起,脖颈修长。四十六岁,美貌犹在。

    端庄又美丽,温栀像她,极其的像。

    “你今天还在上班?”林洁问道。

    早上得到消息,下午赶到唐钰家,能这么快赶到他们根本没去美国,只是想避开温栀,不跟温栀见面不被温栀拖累。

    温栀沉默着走过去开门,包放到门口柜子上,换上拖鞋走向客厅。

    “在小钰这里住的怎么样?还好吗?”

    好的很呢。

    温栀倒了一杯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洁也进门,她关上了房门环视四周,说道,“妈妈接你回去住,等会儿搬家公司的人就过来。这么小怎么住人?这么乱的地方。”

    “我认识的沈明恒根本就不是沈家的那位。”温栀突然抬眼,笑着看向林洁,“他是S大的教授,教画画的,年收入不到两百万。”

    林洁停住脚步。

    “我是为了气顾林朝,才找他扮演沈家那位。”温栀的笑更灿烂,“沈毅文的儿子儿媳还有小孙子死的不明不白,他怎么敢把独孙推到台面上?他们不会回应,我蹭完热度便删微博,这热度白蹭。沈毅文那么要面子的人,他不会回应这些微博。顾家服软只是因为跟沈家的项目利益更大,他们要跟沈家合作新城你知道吧?这关系到巨威能存活多久,他们格外谨慎。”

    温栀打开手机微博,删除了最新发布的微博。

    “好了,你有什么事?说吧。”温栀把手机撂到桌子上,看着林洁。

    从早上吵到现在的新闻事件是一个弥天大谎,非常荒唐,更荒唐的是所有人都在配合她炒作。

    林洁看着温栀,血压有些高,“你说的是真的?”

    “他是唐钰的同事。”温栀微笑,笑却不达眼底。

    “你怎么敢的?”林洁提高了声音,“温栀!你知道这样闹一旦被揭穿会得罪多少人吗?我们家会落到什么下场吗?你做事考虑过后果吗?”

    “我们已经断绝了关系,我做事考不考虑后果与你们有什么关系?”温栀语调平静,没有任何波澜,“什么时候搬?我这就去收拾东西。”

    “你太荒唐了!”林洁原地走了两圈,脸上早没了刚开始的慈母微笑,只剩下冰冷,“温栀!你永远都是这样,只考虑自己!”

    “我也是为了生存,没办法,我不走这一步,我的公司就没了。”温栀笑着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们不帮我,我只能自救。”

    “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林洁看着温栀,觉得她很陌生,不再是听话乖巧的女儿。也许更早之前温栀就变了,生小儿子那天,温栀就跟他们不亲了。温栀是自私的孩子,她只索取,从不回报,“你太自私了!”

    林洁摔门而去。

    温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挺久了脊背,也会觉得累。她低下头把脸埋在腿上,许久后,唐钰发信息说堵车了,可能会晚点回来。

    温栀蜷缩在地毯上,紧紧抱着腿。

    天光坠入城市边际,夜幕降临,工业化城市,灯光冉冉升起,照亮了黑暗。客厅没有开灯,家具都变成了可以吞噬人的怪兽。

    温栀坐到了八点,唐钰还没有回来。

    她起身打开灯走到洗手间,撑到洗手台上。温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孤独苍白,温栀眨眨眼,让目光更哀伤。

    镜子里的女人柔软美丽,我见犹怜。温栀被自己的美貌感动了,看了几秒,直起身快步回房间。

    她卸妆重新化了个黛玉妆,长发散着,从鲜艳的衣服里找到一条淡蓝色长裙。她的衣服全是大红大紫,浅色非常少。

    温栀再次照镜子,为自己精湛的化妆手法惊艳。

    她没有穿高跟鞋,特意换了一双柔软的拖鞋,温栀用粉底遮住了膝盖黑色血痂,又给漂亮的小腿打了高光。

    心满意足的出门按电梯,上了三十七楼。

    停在3706房门前,温栀做作的按了一下门铃,站在门口凹造型。

    没有人应,温栀眯了眼,又按,依旧没有人开门。

    沈明恒没在家?

    温栀的手抵在门铃声,门铃声持续的响。拿出手机找沈明恒的号码,房门忽然被拉开,挺拔高挑的男人站在门口,他换了件白衬衣黑色长裤,清冽又干净,居高临下的看她。

    饭菜的香气从房间里飘了出来,有糖醋的香,酸酸甜甜。

    “有事?”沈明恒的黑眸很深。

    “我家密码锁坏了,开不了门,我的手机没带。”温栀收回手,随口扯谎,“唐钰还没回来——”

    “进来。”沈明恒让开门,“吃饭了吗?”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