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这么轻易的让她进去。

    温栀趾高气扬的走进门,忽然意识到要装柔弱,转头靠在门口柜子上,偏了下头,天真无邪的看沈明恒,“沈教授,你在做饭?”

    沈明恒整了下衬衣,扣上袖扣。温栀的按门铃方式都跟别人不一样,她是拎着刀在按门铃。沈明恒换套衣服,他的房子都要炸了。

    “眼睛不舒服?”

    温栀:“……”

    她向瞎子抛媚眼,死直男。

    温栀揉了下眼,站直,“我可以借你手机打个电话吗?”

    沈明恒走回客厅拿起手机解锁递给温栀,温栀唇角上翘保持着完美的甜笑,“谢谢沈教授。”

    沈明恒注视温栀片刻,走进厨房。

    温栀拿到手机若无其事的打开通讯录,通讯录一片空白。新手机?温栀翻到通话记录页面,依旧是一片空白。这个人是有多谨慎?他要是去干间谍绝对非常成功。

    温栀打开沈明恒的微信,一共两个好友。

    看名字,一个是美院校长。

    另一个,备注:温孔雀。

    温栀:“……”

    不用看,是她自己。

    沈明恒还会背后给人取外号。

    两个好友的微信,沈明恒有什么申请的必要?他注销得了。

    “你没有存唐钰的电话?”温栀划开正在运行APP,把微信划掉,若无其事的拿着手机走向厨房。

    沈明恒的厨房是开放式,视野开阔,所有的厨具归类整齐,一丝不苟,跟他这个人一样。

    “没有。”沈明恒把白色砂锅端到餐厅,浓密睫毛动了下,“吃饭吗?”

    “谢谢沈教授。”温栀立刻把手机放到柜子上,目的达到,走到餐厅拉开椅子坐下,“麻烦沈教授了。”

    “收费。”

    温栀:“……”

    沈明恒是来卖饭的吧?

    糖醋小排色泽恰到好处,清炒蔬菜鲜嫩,砂锅里是鸭汤。鲜香,鸭汤清澈,闻起来就很好喝,沈明恒厨艺看起来很好。

    两份米饭放到桌上,沈明恒拉开椅子坐下。

    “我晚上不吃碳水。”温栀拒绝吃饭,虽然米饭很香。

    沈明恒看她一眼,回去又取了一个空碗放到她面前,“门锁由物业统一负责,吃完饭你去找物业。”

    温栀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糖醋排骨,猪肉脂肪含量过高,容易被身体吸收。糖的摄入也容易发胖,浓油赤酱的东西不会出现在她的食谱里,更不会出现在晚餐。

    “你一个人住?”温栀咬了一丢丢的糖醋排骨,好吃的快哭了,酸甜酥软。

    对不起,她破戒了。

    “嗯。”

    “你爷爷不住这边?”温栀吃完一块排骨,夹第二块。

    沈明恒看了眼温栀,“查户口呢?”

    温栀吃完第二块排骨才开口,“不能问吗?”

    “他住郊区。”沈明恒嗓音很淡,显然不想多谈。

    “他生病好了?”

    “嗯。”沈明恒盛了两份汤,递给温栀一份。

    鸭汤实在太容易发胖了,温栀盯着鸭汤几秒,就喝一小口,喝完立刻放下。她回过神时,一碗汤已经喝完。

    “还要喝吗?”沈明恒问。

    温栀放下勺子,看着空碗简直想尖叫,她会胖死的吧!

    她摇头拒绝了沈明恒,倒了一杯水。

    沈明恒吃东西很安静,几乎没有声音。他很安静,很有修养。其实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温栀就知道他是个很安全的人。

    空气中弥漫着米饭的香气,那是久违的家的味道。

    突如其来的难过,她试探母亲,母亲没有让她失望。

    顾林朝说的话之所以扎心,是她清楚的知道那是真的。很早之前,她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爱她。

    父母想把她卖出一个高价,男人觊觎她的美色。

    每个人都给温栀贴上标签,温栀不过是商品。她完美无瑕价值连城时,她是父母的宝贝女儿。但凡她出现一点瑕疵,她就会被抛弃。

    所有的感情都是明码标价。

    “你谈过几个女朋友?”温栀突然开口问。

    “食不言寝不语。”

    “我没食。”沈明恒就比她大四岁,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温栀道,“我可以言,你谈过几次恋爱?”

    沈明恒吃完饭,起身收拾碗筷,没有回答温栀这个问题。

    “沈教授。”温栀放下手起身,跟着沈明恒进厨房,靠在橱柜边缘,“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话少的。”沈明恒打开洗碗机,有条不紊的把碗筷放进去。

    沈明恒把锅碗全部放进去,启动洗碗机才走到水池边洗手。水流划过他清冷修长的手指,房间寂静无声,沈明恒回头看到温栀站在厨房门口,她站的笔直,目光专注。她卸妆了,素着一张脸,纤长的睫毛湿漉漉的。

    沈明恒抽纸擦干手,走向温栀。

    “你的话已经很少了,你还喜欢话少的女人,你找个女朋友在家演默剧吗?你跟你前女友怎么相处?她就完全不说话?”

    好好的女人偏偏长了一张嘴。

    沈明恒停到温栀面前,微倾身长手落到温栀身后的柜子上。注视着她,嗓音沉下去,“我没有前女友。”

    空气骤然稀薄,沈明恒就那么支在她上方。厨房只有洗碗机的声音,水流注入,水声不算特别大,但房间很安静,一切都清晰起来。

    他的双眼皮很深,又深又暗。

    “满意吗?”沈明恒的嗓音低沉。

    温栀唇角上扬,扬起尖俏的下巴,“满意。”

    沈明恒睫毛动了下,收回手站直,清了清嗓子,走向客厅,“你该去物业了。”

    唐钰说不定已经到家,温栀下楼就能回家,不需要找物业。

    她就是上来勾引沈明恒的。

    “你很忙?”温栀把手背在身后,昂着下巴往客厅走,“这么着急赶我走?”

    沈明恒走到客厅坐下,客厅里的灯全部亮了起来,他坐到白色沙发里,长腿微敞,手肘压在膝盖上注视温栀,嗓音沉缓,“深夜留在独居男人的家里,并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是喜欢的人,就是好事,我喜欢沈教授。”温栀走过去在对面坐下,她再次长到了沈明恒黑白的家里,“沈教授,你明天有时间吗?”

    “你的喜欢是随手拈来?能随便对任何人说?”沈明恒盯着她。

    “只有你。”温栀直视他的眼睛,“沈明恒,只有你,我喜欢你,你爱信不信。”

    沈明恒手指交拢,沉沉的压着。

    温栀观察着他的表情,没看出所以然。

    “你喝酒吗?”

    “不喝。”沈明恒开口,嗓音沉哑。他的黑眸里仿佛盛着山海,又沉又重。

    不喝酒没有前女友不去外面吃饭在家做饭的沈明恒真的是个无敌好男人呢!就是格外无趣。

    她说喜欢,沈明恒居然这么平静!

    居然可以这么平静!

    “你平时都做什么?”

    沈明恒的电话在餐厅响了起来,他的目光从温栀身上移开。起身桌子下面抽出一盒巧克力拆开放到桌子上,还是上次给温栀吃的那个牌子,他又深深看了温栀一眼,才走向餐厅去拿手机。

    谁要在深夜吃巧克力!

    她会吃成胖子。

    温栀很轻的往后挪了一些,把笔直的脊背贴在柔软的沙发上。

    沈明恒在餐厅接起电话,拿着手机走回了卧室。

    空旷的客厅还残留着饭菜的气息,温栀整个后背都靠在沙发上。勾搭沈明恒很不容易,希望他不要让自己失望。

    沈明恒接了个漫长的电话,美术馆想展出他的梦系列,一开始是通过助手找的他,被拒绝后,又找到他的私人电话。这个系列除了《光》,其他的没有参加过任何展出。卖出去的《光》在他跟当时的公司解约后,就高价买了回来,珍藏在他的画室。

    沈明恒不喜欢让这系列作品带有任何商业成分。

    “这个展出影响力非常大,听说您想找画中那位姑娘,也许能靠着这个影响找到她。”

    “不用了,谢谢。”

    沈明恒挂断电话,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看外面江景。江上船只灯光闪烁,近处高楼林立。

    他把手机扔到桌子上,回头看了眼卧室占据一整面墙的油画,正是他那副《光》。

    沈明恒单手插兜看了许久,又想到温栀那句滚烫的喜欢。

    他拿起桌子上的烟盒,取了一支放到唇上,找到打火机。

    沈明恒不怎么抽烟,他也没有烟瘾。只是偶尔抽一支,蓝色火苗卷起香烟,白色的烟雾融入空气。

    一支烟抽完,沈明恒把烟摁灭在黑色烟灰缸里。

    他整了下衣服,把衬衣扣子扣好,才拉开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温栀趴在沙发扶手上,黑色长发如瀑,倾洒在沙发上。遮住了她漂亮的脸,她居然会趴在沙发上。

    温栀是个摔断腿都要挺直背的勇士,居然会这么没有形象的趴着睡觉。

    沈明恒走到客厅,“温栀?”

    她没有任何动静。

    沈明恒绕到温栀前面,倾身很轻的拨开她的长发,温栀睡的很安静,呼吸均匀,她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沈明恒坐在茶几上看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门铃声响,沈明恒才回神。

    他起身快步走到门口,按下静音看到屏幕上的唐钰。沈明恒关掉监控屏幕,拉开门。

    “沈教授,温栀来找你了吗?”唐钰跑的气喘吁吁,“我查了监控,她没出小区。”

    “在睡觉。”沈明恒靠在门边,握着门没有放唐钰进门的意思。清冷俊美的脸没有多余的情绪,说道,“刚睡着。”

    唐钰目瞪口呆。

    温栀那种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会跑别人家睡觉?

    不是,沈明恒不近女色的高岭之花会让温栀跑他家睡觉?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