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栀醒来在白光中,她蹙眉抬手盖上眼。

    不消一刻,又放下手去摸枕边的手机,摸了个空。

    敲门声响,温栀坐起来才看清楚满屋子杂物,她仿佛睡在垃圾堆里。她什么时候睡着的?怎么在这里?

    “温栀,醒了吗?”唐钰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嗯。”温栀起床去找手机。

    唐钰推门进来,倚在门边,“找什么呢?”

    “手机。”温栀披头散发坐在床上,她只是睡过去了,怎么感觉跟死过去似的?

    唐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递给温栀,“手机不在床上,你掘地三尺也找不到。”

    温栀接过手机,睡前记忆席卷而来,“我怎么下来的?”

    “沈教授抱你下来。”唐钰笑道,“公主抱。”

    “你找上去了?”温栀的谎话应该被揭穿了。

    “你怎么会去他家?什么关系?”唐钰穿白色衬衣黑色长裤,抱臂笑着看温栀,“在一起了?”

    “你今天不上课?”温栀翻看陈昭的信息,陈昭发信息过来说顾林朝鼻梁骨骨折,但顾家没有追究责任,也没有报警。

    “周六,我休息。”唐钰找到遥控器打开窗帘,看着衣服山,“你这房间是怎么回事?垃圾场?”

    温栀回复收到,陈昭下一个信息过来,“美院的沈明恒跟沈家没有关系,沈家那位是美国国籍,国籍都对不上。不过你昨天删微博的时机恰好,所有人都以为是沈家低调,你也不愿意高调才删掉微博。”

    “确定没有关系吗?”温栀面色沉了下去,按着手机发信息,“把他的资料发过来。”

    陈昭把文件发过来,说道,“晚上的饭局你别忘了。”

    “房间太小,东西放不下,还有一部分堆在杂物间。”温栀目光凝重,沈明恒不是那个人,“我这两天会找房子,找到就搬走。”

    “你爸妈还不让你回家?”

    “我不会回去。”温栀停顿片刻,道,“我没有家。”

    温栀接收文件,查看沈明恒的信息。沈明恒是土生土长的S市人,十岁才去美国读书,十四岁父母空难去世,除了父母去世时间跟沈家那位一致,其他的信息全对不上。

    沈明恒的爷爷叫沈度,是退休大学老师。沈明恒的私生活很干净,没有乱七八糟的关系,那个泡富婆可能确实是误会。

    他朝九晚五,出了学校就是家,偶尔去看爷爷。

    不泡吧不喝酒不谈恋爱不参加应酬。

    唐钰问道,“我看沈教授对你的态度不一般,昨天抱你时,特别珍惜。”

    温栀仰面倒到了床上,头疼欲裂。

    如果沈明恒不是沈家那位,顾林朝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在微博道歉?理由是什么?父母的转变显然是来自沈明恒。

    “是吗?”温栀放下手机,盯着唐钰,“他怎么珍惜的?”

    “你等会儿去找他,看他怎么珍惜你的。看不出来,那么高冷的沈教授竟然喜欢你这种火辣妖女。”

    “什么火辣妖女?”温栀下床穿上拖鞋,脚踝还有些疼,她走进洗手间,“我是人间富贵花!”

    温栀走进洗手间,搜索当年那场空难名单,搜了个寂寞,词条空白,没有任何信息。

    温栀发信息给陈昭:我们没有查过他,他就是沈家那位公子。

    不管他是不是,都必须是。

    温栀把资料删除清空记录。

    陈昭回信息:明白。

    温栀洗了个澡,出门吹头发,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是沈明恒。

    关掉吹风机,温栀清了清嗓子保持着面上的冷艳才接通电话。

    “醒了?”沈明恒嗓音沉缓。

    “嗯。”沈明恒怎么会打电话?

    “我今天有工作,晚上有时间。你昨天说谈什么?我晚上去找你。”

    “我晚上有饭局。”昨天谈什么?温栀忘的一干二净。

    “几点结束?”

    温栀酒量很差,三杯倒,所有合作公司都知道,她的饭局不会超过晚上十点,不喝酒干坐也无聊。

    “十点。”温栀唇角上扬,“你要来接我?”

    “发位置给我。”

    “好。”温栀转念一想,问道,“沈教授,你昨天租手表是哪家?你昨天的手表很好看,我也想租那款。”

    沈明恒报过来一家表行,“男款,你戴?”

    温栀拿着眉笔在纸上写下表行,“那款是斯利姆私人订制,想感受下古董的魅力。”

    “你喜欢古董手表?”

    温栀想看看哪家表行敢租斯利姆定制款古董表。

    “嗯。”

    “我知道了。”

    沈明恒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还这么温和,也不冷言冷语了,昨晚他们做了什么?

    温栀挂断电话,搜索表行。

    这是一家古董表行,S市只有一家,在寸土寸金的金融中心。温栀打电话过去询问斯利姆手表,被无情的拒绝了。

    非会员概不接待。

    “吹好头发了吗?过来吃东西。”唐钰煮了面端到餐厅,说道,“谁的电话?”

    “沈明恒。”温栀放下手机,走到客厅拉开椅子,“你们今天又不上课,他去忙什么?”

    “他带的工作室下个月有画展。”

    温栀吃了一口面,差点吐出来。唐钰的厨艺只能满足生存,吃过沈明恒做的饭,她对这碗面难以下咽。

    “你真打算跟他在一起?沈教授的职业说穷谈不上,但绝不会大富不贵,你想清楚了。”

    “谈恋爱想那么多干什么?”温栀喝了一口汤,她跟沈明恒根本就没有谈恋爱,他们只谈钱,但这种事她连唐钰都不能说,她丢不起这个人,“人生在世,及时行乐。喜欢就上,不喜欢就撤。”

    “他有没有钱不重要,我有钱。”温栀再次想到沈明恒的态度,开始复盘昨晚发生的事,“昨晚,我对沈明恒做什么了吗?”

    “不知道,你只是睡着了,你又不是喝多了,你能做什么?你要做什么也是睡前的事。”

    做什么?温栀说喜欢他。

    喜欢他?

    难道一句喜欢比一亿管用?现实吗?

    周末去公司也没用,温栀也不想去公司,她的问题不是去公司能解决的。吃完饭,她便和唐钰出门做头发做美容。温栀把头发拉直,换了条紫色复古高腰长裙,明艳的像一朵绽放的紫罗兰。

    这是她跟顾林朝分手后,第一次高调露面,必须从头精致到尾。

    温栀对着镜子化妆,如凝脂的白皙肌肤,细嫩没有丝毫瑕疵。涂上红唇,温栀对着镜子微笑,美的明明白白。

    她拿出手机拍了张自拍,调色加滤镜美颜修肤色,调出完美的一张照片发给沈明恒。放下手机,温栀起身在原地转了个圈,才把脚伸进了高跟鞋中。

    顿时疼的面目全非,温栀好看的眉毛一抬,面无表情把脚塞了进去。头可断,血可流,她绝不能丑,高跟鞋一定要穿。

    顾林朝劈腿闹的满城风雨,傲娇大小姐温栀终于被打脸了一次。所有人都等着看温栀的笑话,没想到,她那么快就搭上了沈家那位。

    红果属于投资公司,他们之前看好过温色传媒,温栀这个人有点手段,后来也硬,当时差点就投了温色传媒,可温色传媒要价太高。赶上疫情,投资方案就延后。今年他们先投了巨威和温色合作的项目,打算根据项目进度再谈合作。

    温栀毁掉项目,温家放弃了温栀。温家跟顾家有合作,他们依靠顾家,温栀就是弃子。他们在第一时间就上了顾林朝的船,没想到这事儿会反转。

    温栀搭上了沈家那位,峰回路转。

    做投资这行,更想搭沈家。沈家资本雄厚,背景庞大。

    红果副总周非在南国餐厅门口等了五分钟,一辆银色跑车开了过来,身穿紫色长裙的女人女人下了车。

    温栀所到之处,她永远是焦点。其他人都成了背景,黯淡无色。

    温栀穿着高跟鞋,脚疼丝毫不影响她的气场。

    “周总。”温栀上前微笑着跟周非握手,“是我来迟了。”

    “我来早了。”周非笑着握了下温栀的手就松开,十分尊重。

    有些花再美也不能随便碰。

    温栀的气质很好,站姿永远是笔挺。完美的背部线条在日光下白的高洁,五厘米的高跟鞋虽然不算高,但温栀本身就高,腿又直又长。

    “没带沈公子过来?”

    “他不太喜欢热闹。”温栀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我们吃饭,不理他,吃完他就来了。”

    来干什么?接温栀。

    “那我很荣幸了,能一睹沈先生真容。”周非笑着打趣,抬手示意温栀进餐厅。

    温栀笑的妖娆,笑是缓慢的溢开。她握着铂金包,明艳华丽,二十六岁的年纪在生意场过于稚嫩。但温栀,似乎从来都没有稚嫩过,她是个气场两米八的女人,“周总是约我吃饭还是想约沈先生?怎么只谈他?难道我不重要吗?”

    “温总当然重要。”

    温栀跟着周非往里面走,盲发信息给沈明恒:换一辆车,记的戴口罩,过来不要说太多话,接了我就走。

    点击发送,顺便附送位置。

    “我看我在周总这里好像没那么重要。”温栀的姿态不能放的太低,沈家长孙媳需要在谁面前放低身段?适当的狂能完整这套身份,她笑着兴师问罪,“听说,周总都不打算再跟我合作了。”

    “谁胡说八道?”周非推开门让温栀进去,能狂成这样的乙方也就温栀了。

    “那是还想跟我们合作了?”

    “看看项目再吧,温色传媒最近有什么动向?”

    周非恭敬的把温栀请到了餐厅房间,他还带了秘书。

    温栀发信息让陈昭送计划书过来,周非敢在这个时候提项目,她就敢拉周非下水。

    温栀迅速的掌握了主动权,她要了一瓶红酒。她不怎么喝,让陈昭陪着周非喝。温栀坐在旁边慢悠悠的喝茶,观察局势。

    周非在试探她,如果沈明恒是真的,他抢先一步从温栀这里捞到好处。沈明恒是假的,他好撤。

    温栀眯了眼。

    来都来了,不投点钱,能让他撤吗?

    晚上十点,外面变天了。房间里杯觥交错,温栀喝着茶看雨水划过落地窗,被灯映的晶莹剔透。

    她发完信息犹如石沉海底,沈明恒没有回信息。

    他竟然敢不回信息。

    温大小姐没有被这么冷落过,很是不爽。

    温栀面上不露分毫,心里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重新发信息给沈明恒,这回发的是房间的地址。

    不管沈明恒是不真正的沈明恒,温栀坐在这里,他就必须是真正的沈明恒。

    不能出一丁点差错。

    今晚他要过来露个脸。

    十点二十分,眼看着饭局就要结束。能熬到现在,所有人都在等沈明恒。

    温栀没有起身,周非在观察温栀。

    温栀脑筋转的飞快,得再找个理由,她若无其事的把水喝完。转了下头,从这个位置能看到餐厅一楼停车场。

    黑色宾利缓缓开了进来,停在正门口,刹车灯在雨中连成一片红。暴雨击打地面,地面的水倒映着灯。后排车门打开,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长腿跨出车门落到了地上,黑色雨伞在他头顶撑开。

    他抬起头,往这边看了眼。夜色下,他冷峻面容深沉,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稳稳的握着黑色雨伞,迈开长腿走进了餐厅。

    温栀一颗心落到原处,稳如泰山。

    往后靠在椅子上,心情舒爽。

    “温总笑什么?”周非抬眼便撞上温栀的笑,十分灿烂,晃了下神,温栀真是好看。

    房门被敲响。

    随即房门打开,高大英俊的男人推门进来,浓密睫毛微抬,眼眸黑深,“堵车,来迟了。”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