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节做了文字替换,_读_未_修_改_内_容_请_到_醋###溜###儿###文###学

    温栀的困被工作打断,陈昭打电话过来问她项目进展。

    温栀一时间怀疑陈昭才是真正的老板,而她是个打工人。

    “看起来都是一脸扑相。”温栀刚刚看那些内容都看困了,可见质量有多一般。

    “你想拍什么样的?”

    温栀走到落地窗前,脊背挺的笔直,看向窗外。光芒拨开了浓雾,洒进了房间,温栀转头看到沈明恒进门。

    他穿着白色衬衣气质冷肃干净,一尘不染。长眉下黑眸深邃寂静,高挺鼻梁陡直,斯文俊美。

    沈明恒这张脸出道怎么都能大红大火。

    “有没有――主角是画家的题材?”

    “有。”

    “发来给我看看。”温栀注视着进门的沈明恒,沈明恒换上烟灰色拖鞋,迈开长腿进门。一米八六的身高,窄腰修长的腿,身材比例十分优越。

    “纯言情,没有任何悬疑成分。”

    “可以。”

    “校园纯爱,你要接触?”

    “好。”

    “那我发给你了。”

    温栀挂断电话,看到沈明恒在开放式厨房洗手。温栀撂下手机走到餐厅,说道,“有水吗?”

    沈明恒抽纸擦手,扔掉纸巾抬手拉开柜子,取出玻璃杯。抬起浓密睫毛看温栀,道,“还睡觉吗?”

    “不睡了。”温栀抱臂站的笔直,“得去公司。”

    沈明恒取了两片新鲜的薄荷叶放进玻璃杯,清水注入杯中,透亮的薄荷叶随着水流翻动浮沉,最后飘在一尘不染的玻璃杯中,薄荷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清冽的寒很像沈明恒身上的味道。

    玻璃杯推到温栀面前。

    “谢谢。”

    温栀接过玻璃杯喝了一口水,目光落到沈明恒的手腕上。他的腕骨修长,轮廓清晰,黑色手表戴在他的手上格外好看。

    沈明恒又倒了一杯薄荷水,加了双倍的薄荷。他喝了一口,喉结滑动,他的下颚线格外好看,延伸到脖颈处。

    他咽下水,深邃黑眸落过来,“温总。”

    温栀上前,抬手到他的衬衣领口上,解开他一粒衬衣扣子。

    忽然房间寂静起来,沈明恒望着温栀。

    昨晚沈明恒把手表给她,她笑着把手表还了回来。她近在咫尺,皙白肌肤如玉,漂亮的眸子倒映着沈明恒。

    她的指尖柔软,贴着沈明恒的手腕内侧。

    “做什么?”沈明恒的嗓音低的发沉。

    “无领衬衣扣齐好看,这样的衬衣如果不系领带,散一粒扣子比较舒服。”温栀退回去,拿起薄荷水喝了一口,漂亮的眼凝视着他,唇角翘起,“你要说什么?沈教授。”

    房间里温度开的很低,金色光芒从落地窗照进黑白的房间里,世界大亮。

    沈明恒目光还在温栀身上,片刻,他握着杯子把薄荷水一饮而尽,剩余的薄荷贴在玻璃上,他攥紧玻璃杯搁到大理石的桌面上。

    玻璃碰触大理石,发出清脆声响。

    “租赁合同。”沈明恒垂了下睫毛,依旧站的笔直,脊背轮廓在衬衣下格外清晰。他侧身拿起大理石台面上的文件袋递给温栀,“没问题的话,在下面签字,以及一份身份证复印件。”

    “好。”温栀接过文件袋。

    沈明恒越过温栀往门口走,他腿长步子大,但姿态还是闲适,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拿起车钥匙,嗓音淡而沉,“你的东西已经搬完,搬家费用微信上发给你。”

    温栀点头,“谢谢。”

    “我先走了。”

    温栀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目送沈明恒出门。

    房门阖上,房间恢复安静。

    温栀撂下文件袋抬手捧住滚烫的脸,她在原地急促的走了两步。

    突然房门再次打开,温栀迅速放下手若无其事抬眼,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平静的眼神中又多了一丝迷茫,注视着门口,“沈教授,还有事?”

    沈明恒拿起玄关处的外套,很轻的朝温栀颔首,转身出了门。

    温栀攥着文件袋。

    缓慢的深呼吸,空气中弥漫着薄荷的气息。

    清寒静静的浮在空气中。

    肺里的空气倾尽,温栀大力的呼吸,打开了文件袋。

    两份合同,一份租赁合同,一份作品约合同。

    半年租赁合同,没有押金,但需要她提前支付三个月房租。合同最后面附着房产证复印件和身份证复印件,仿佛沈明恒就冲着赚她租金来的。

    温栀继续往后看,沈明恒的房子是他回国那年购买。身份证号码是S市的人,九零年十一月十一号出生。

    温栀扬眉,光棍节出生的男人,够光棍。

    温栀在租赁合同上签字,写上身份信息。

    她是租房方,身份信息在沈明恒的信息下面,正对着的身份证号。

    温栀在中间写了个般配,潇洒收起合同。

    温栀比较好奇作品约合同,包养不合法,合同无效。沈明恒倒是会玩,竟然写的是作品约,他是作品吗?

    温栀翻开合同。

    甲方温栀,乙方沈明恒。

    沈明恒用了画来代替合作内容,温栀支付沈明恒两千万定金预订他的画,个人对个人的购买。为期半年,半年后沈明恒交作品,温栀结余款。

    这份合约从书面来看是合法的,合法合规具有法律效益。沈明恒算计的很深,细节都考虑到了。卖身契不合法,换成作品购买就合法了。

    无论沈明恒是谁,温栀这一亿都必须支付。

    后面的内容就是正常的合同条款,违约付三倍。

    温栀翻到后面,还有一份文件,是附加条款。

    合约男友。

    这份是之前的口头约定,把昨晚温栀提的几条都写上去了,手写字体。沈明恒的字很漂亮,笔力险劲,有锋芒感。

    后面留了空白让温栀补充。

    沈明恒已经签完乙方的名字,写下了日期。

    她原本想拖一下,有几成把握再跟沈明恒谈。她常年玩合同,也知道恋爱合同很难生效,口头约定有很多变故。

    说是合同,不过是换一种玩法。

    但沈明恒不跟她拖,直接把合同甩了过来。而且沈明恒算的很细,没有直接跟她要全款。温栀手里没有那么多钱,一亿几乎是她目前不卖公司的全部身家。沈明恒真要一亿,她绝对会拖。他来了个定金,定金和订金不一样,定金不会退。

    这两千万,温栀得先给他。

    沈明恒真的缺钱?

    沈明恒为了表示诚意,特意在这个合同的后面,放了很大一片空白出来让温栀补充条款,他似乎只对钱感兴趣,除了钱随便温栀填什么,他都行。

    温栀还能添加什么?

    温栀眯了下眼,提起笔在后面附加条款:

    若沈明恒爱上温栀,让温栀产生情感上的困扰,需要赔偿。

    沈明恒对温栀有不轨行为(例如:接吻、拥抱、非合作外的牵手、抵墙)要扣除相应的金额,金额具体由甲方温栀决定,这条对乙方不限制。

    双方送出的礼物属赠与行为,不予退还。

    作品合约条款,温栀需要添加作品若是不能让甲方满意,甲方可以单方面毁约,最终解释权归甲方所有。

    沈明恒的扮演任务失败,合约结束。乙方不退定金,甲方不补余款。所造成的的名誉损失双方承担。对外透露合约内容违背保密协议属于违约,损失自己承担。

    温栀审视合同,她很客气,写的也不过分。

    温栀在下面龙飞凤舞的签下名字,撂下笔。

    拍照发给沈明恒。

    ――――

    沈明恒出小区便接到了董哲恩的电话,董哲恩已经带人过来接他了。

    沈明恒抬手碰触到温栀碰过的地方,眉头蹙的很深,随即把手放下去落到方向盘上,“不用接,也不用大肆宣传,我不见媒体。我在学校的工作没有结束,这半年我不会面对媒体。”

    “明白,我们会保护你的隐私。”

    沈明恒的手机响了一声,昨晚回去他就把微信消息设置成了弹窗加声音。他没有看微信和短信的习惯,他工作时需要沉浸,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要打电话。

    可温栀就喜欢发信息,沈明恒已经好几次错过了温栀的信息。

    来自温孔雀的微信。

    前方红灯,沈明恒拿起手机下拉划开微信。

    温栀发过来一张图片,沈明恒点击放大。

    “那我等你。”

    “等一下。”沈明恒拿起手机看文字,随口问道,“穿衬衣扣子扣到最后一颗,不好看吗?”

    “什么衬衣?”董哲恩被他问的一愣。

    “普通衬衣。”

    “打领带吗?”

    “不打。”

    “是有点刻板。”董哲恩说,“需要我帮你找造型团队吗?”

    “不是我。”沈明恒当场拒绝,董哲恩安排的造型团队太浮夸了。

    “明白,你朋友是吧?”董哲恩很懂无中生友,“看颜值,长的好看穿什么都好,不过有的女生要求就比较高,像温总那种,她接触的都是圈内的俊男美女。自然跟普通女生眼光不一样,要求更高。这方面你就得相信造型团队的专业,我给你安排上?”

    “不是我,不用。”沈明恒毫不留情的拒绝,挂断了电话。

    仔细的看温栀发来的图片,看清楚全部内容。沈明恒放下手机发动引擎把车开出去。目视前方,深邃黑眸沉静。

    第一条沈明恒很不满意。

    第二条温栀的想象力是不是过于局限?

    第三条,他同意。

    沈明恒看了眼手腕上的黑色手表,这块手表换下了他戴了快十年的手表,温栀送的。沈明恒唇角扬了下,黑眸中闪过其他的情绪。

    他不会摘下来还回去。

    第四条纯属霸王条款,能直接推翻他前面的合同。

    温栀霸道的都不讲究合同法了。

    第五条温栀在试探他。

    沈明恒开过第一个路口,被卡在第二个红灯前。他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回复温栀:除了第五条,其他的都同意。你把需要加的条款写到合同上,我回去修改。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