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栀看着这条信息,足足沉默了五分钟。

    除了第五条,全部同意。

    温栀没有魅力?让沈明恒这么自信不会过界?不会产生爱情?不会有肢体接触?半年合约,结束走人。

    温栀能容忍别人质疑她的人品,不能容忍别人质疑她的魅力。

    沈明恒有拒绝,温栀能理解,本身这几条也是在试探沈明恒的底线。她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没想到沈明恒不同意的只有这一条。

    而不是第一条。

    温栀面无表情的把第四条补充到作品协议里,撂下笔,她站的笔直,长发披肩,皙白肌肤偏冷白,长睫毛动了下。走到客厅拨通沈明恒的手机,她抱臂站在客厅那副巨大的黑白油画前。

    响到第二声,沈明恒接通,“有事?”

    温栀唇角上扬,绽放出完美的微笑,嗓音也温柔起来,“沈教授,条款你都看清楚了?”

    “嗯。”

    沈明恒的嗓音偏沉,落入耳畔。

    温栀耳朵有些痒,但还是站的笔直,贴着漂亮美甲的手指敲了下手机背面,“除了最后一条,你都同意?”

    “同意。”

    沈明恒应该在一个很放松的环境,他的尾音沉缓,有点意义不明的灼烧。温栀把手机开了免提,拿离耳朵。

    “你周二几点到S市?”温栀盯着沈明恒家黑白的墙壁,他家没有放电视,一整面墙都是那副画。画中女孩是他喜欢的人?他的光系列好像都是这个人。

    “有事?”

    “大概几点?哪个机场?”

    “做什么?”

    “我又不会炸飞机。”温栀尾音往下拖,悠悠扬扬的,“你不敢跟我说行程?这么不信任我?我们是不是合作伙伴?”

    “七点,浦东。”

    “OK!”温栀得到了答案,“再见。”

    “房门密码是081202。”沈明恒道,“我回去给你输指纹。”

    温栀才想起来这个事儿,沈明恒居然没给她输指纹,这个男人!“081202,是什么数字?谁的生日?零八年十二月二号?”

    数字怎么有几分熟悉?

    “不是,随便组的。”沈明恒嗓音沉了下去,“再见。”

    电话被挂断。

    温栀眯了漂亮的眸子,站在客厅看那副画。她像个蛰伏在沙发后面的美猫,蓄势待发,待时机成熟冲出去挠沈明恒一把。

    应该不是生日,零八年十二月二号如果是生日,那个人才十二岁。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呢?让沈明恒设成房门密码。

    温栀没想明白,唐钰打电话过来,温栀走到落地窗前接通电话。

    “你搬走了?这么早?”

    “沈明恒正好有时间,早上帮我搬了。”

    天放晴了,一缕光穿过浓厚的乌云照射到玻璃上,玻璃折射出光芒。

    “起床了吗?中午一起吃饭?”

    “你爸妈过来了。”唐钰说,“在客厅。”

    温栀目光沉了下去,静静看着对面玻璃,大约有一分钟,温栀说,“我下去,别告诉他们我在楼上住。”

    “我知道。”

    温栀握着手机许久,屏幕早就返回到屏保,随即又暗了下去。温栀原本想回房间换衣服,走进衣帽间脚步又停住,转身出了门。

    没有穿巨高的高跟鞋没有换上华丽的裙子,温栀是个不精致的布娃娃。

    调整情绪,温栀面无表情走出三十六楼电梯,走到唐钰家门口。她抿了下唇,才抬手拉开门。

    “谢谢你这几天照顾栀栀。”母亲温柔到机械的声音在客厅响起。

    他们又得到了什么风声?这么快?

    温栀拉上门,房门发出声响。林柔转头看来,微笑着,“栀栀,我们来接你回家。”

    父亲温铖端坐在沙发的另一端,抬了下眼,还在维持他的父权威严。看到温栀穿着朴素,顿时蹙了浓眉,“你穿的什么东西?”

    “你们想把我赶出来就赶出来,想让我回去我就得回去?那我算什么?”温栀抬了下眼,唇角扬起冷笑,“工具人吗?”

    “让你出来是让你冷静冷静,以后做事不要那么不管不顾,有点脑子。”温铖小时候也曾宠爱过这个女儿,只是这个女儿越长越没有脑子,永远跟他对着干,“你已经长大了,不是三岁小孩。”

    “你们觉得理智有脑子,就是忍辱负重,为父母为家族利益义无反顾的出卖自己,是吗?那这种理智有脑子,我不会做。”温栀压下所有愤怒,走过去端坐在沙发中间,抱臂往后靠,姿态犹如女王,“我建议你们再生一个。”

    她睥睨着两个人,“你们的年龄努努力还是有机会的,实在生不出来呢,可以找外人生,年轻男人年轻女人――”

    温铖霍然起身,勃然大怒的指着温栀,“温栀!你再说一句!”

    唐钰端茶到客厅,立刻站起来挡在温栀面前,“舅舅――”

    “你要打我?”温栀笑了,她抬了下眼皮,面上没有任何波动,“那沈公子可是会生气的,他很护短,想清楚。”

    林柔站起来拦住温铖,假模假样的把温铖推到沙发上。

    唐钰回头看温栀,温栀下巴点了下对面,示意她坐。

    唐钰环视四周,坐到温栀那边,静观其变。

    温栀保持着冷傲,像个高傲的孔雀端坐在沙发上。

    “爸爸也是为了你好,怎么跟爸爸说话的?”林柔坐过来,试图握温栀的手。

    温栀避开,冷冷的坐在沙发的另一端,“对外宣称跟温色传媒没有任何关系,落井下石,置我于死地。为我好?我可太好了,这几天非常好。”

    “一时气话,怎么能真的不要你呢?”林柔还是温温柔柔的说话,“你的公司需要多少钱?新项目怎么样?你爸爸会给你投钱。嫌温色规模小的话,你回温氏集团?”

    回温氏集团多大的诱惑。

    这么多年父母都没说过让她进温氏集团,毕业后,他们这一批的富二代大多数都是进公司继承家业。

    温铖始终没有松口,温栀怕跌面子才出去创业。每次聚会,她嘲讽别人靠家里算个什么,靠自己才是真本事。

    其实内心早就酸成了一颗脆弱的柠檬。

    有人靠,谁想白手起家?

    明明家里有位置,却不让她去。父母不给权利,只给珠宝华服,让她做一只漂亮的花瓶。

    温铖最坐了回去,面色肃然,“你的东西都在这里?我让人过来给你搬家。先搬回去,进温氏集团也可以,只要你有能力――”

    “我已经搬到了别的地方,不会回去。”温栀说,“我也不想回温氏集团,我的温色传媒发展很好。沈先生会给我投资,不需要你们。”

    温铖难得的没有立刻发脾气彰显他的位高权重,阴沉沉的坐在对面。

    林柔看看丈夫又看女儿,最后往温栀那边又坐了一些,“你们――现在发展到什么地步?怎么认识的?你昨天说的话是气妈妈的对吧?”

    温栀抬起下巴,手臂抱的更紧。

    “妈妈跟你道歉,对不起,我不该不信你。顾林朝不是个好孩子,妈妈看走眼了。”林柔温柔起来简直是慈母,“你原谅我吗?”

    每个人眼中都写满了利益,每一份感情都标上了价格。温栀看着她,曾几何时,她多么渴望亲情,但此刻她只觉得可笑。

    “我不会回去。”温栀坚持。

    “你一个人在外面怎么生活?我们多担心?”

    “他会照顾我。”温栀说。

    林柔的声音戛然而止,停顿片刻,说道,“公司暂时先让你爸爸给你投钱,这点小事用不着沈家人。”

    温栀不说话。

    “你住在哪里?跟他住在一起?”

    温栀依旧没有说话。

    “沈公子倒是个良人,你这选择没有错,什么时候安排我们见个面?”林柔没有再说什么同居掉价论,一反常态,“我们也好放心。”

    什么良人?不过是有用人。父母恨不得把她打包好,送到沈公子的床上。

    “等我心情好了再说。”温栀油盐不进。

    温栀怎么样才能心情好?给她投钱。

    “温栀――”母亲还想再劝。

    “我现在心情非常不好,看到你们,我就不由自主的想到我被拒之门外,被所有人欺负。”

    温铖再次起身,他非常不喜欢温栀,这个女儿养废了。

    “那我们先回去了,你爸爸给你打了一笔钱,你在外面也不要委屈自己。”林柔挽住丈夫的手臂,拿起桌子上的爱马仕,“你和沈公子刚认识就用人家的钱不合适,我们会给你的公司投资,需要多少,你送个报表过去。”

    温栀端端正正的坐着,直到父母出了门,房门被关上。

    唐钰飞奔进客厅,扑到沙发上撑着扶手直视温栀,“怎么回事?你在说什么?”

    温栀端起桌子上的花茶喝了一口,唇角上扬,笑的有几分讽刺,“他们以为沈明恒是沈家那个沈明恒,你知道恒融集团吧?恒融集团的继承人也叫沈明恒,没露过面。”

    唐钰倒吸一口气。

    “你知道我的微博乌龙吧?”温栀慢悠悠的喝着茶,“所有人都以为那是真的,我要艾特的就是沈家那位。”

    唐钰惊的头皮发麻,“你后来不是删了吗?这太荒谬了。”

    “他们以为沈家低调,沈家孙媳妇也低调,暴露太多容易被暗杀,删掉就更真实了。”温栀把茶水喝完,抬眼,“有趣吗?”

    世界之大,没温栀的胆子大。

    “舅舅舅妈也被骗了?他们居然能信这么荒唐的谎言?”唐钰目瞪口呆,“你要做第二个伊丽莎白吗?能瞒多久?沈教授的资料随便查查就清楚了。”

    “沈家那位的资料也能随便清楚吗?只要那位不清楚,他这边再清楚都在局里。”温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说道,“伊丽莎白不是第一个,我也不是最后一个。”

    “要是拆穿了怎么办?”唐钰傻的很彻底,“沈教授配合你?”

    “我又没有承认什么,他们愿意付钱入场,我就会卖票。这个世界本身就荒谬,习惯就好。去换衣服,请你吃大餐。”

    父母的钱很快就打过来了,五千万零花钱,两亿投资。当初温栀创业,对外宣传父亲给了一亿,实际上一毛钱都没给。温色传媒跟温氏集团只有名义上的合作,没有签任何有效合同。这次居然这么大方,拿出两亿真金白银。

    温栀从零花钱里抽出两千万转给了沈明恒,让陈昭去跟温氏集团送PPT。PPT内容是什么没有人关心,他们在乎的是温栀背后的男人。

    温氏集团的投资消息传出去的同时,周非那边也给了答案,他们答应投资温栀的新项目。

    温栀不会错过任何宣传的机会,她迅速的把自己推了出去。

    沈明恒上飞机时,温色传媒的签约艺人魏哲义在热搜二十四,下飞机时,魏哲义被推到了热搜第二。

    魏哲义要出演《时光机》的男主,时光机是温栀导演的新项目。宣传的是温栀导演沉淀六年打造的剧本,大IP,大制作。魏哲义得到了大饼,要一飞冲天。

    沈明恒翻看新闻,赌温栀这项目筹备不到一周。

    温栀是真敢说。

    沈明恒把手机装进裤子口袋,整了下黑色口罩,扫码走出航站楼,大步往出口走去。突然停住脚步,身后的保镖也刹住,“先生?”

    “离我远点,越远越好。”沈明恒没回头,站的笔挺,只看着出口处高挑明艳的女人,嗓音低沉,“不要跟我。”

    温栀穿黑色v领长裙,长发挽起,白皙修长的脖颈在灯下显得冷白。她没有戴口罩抱臂站在出口处,手指上勾着银色的包。一张脸美的明明白白,是出口处最亮丽的风景线。周围游客纷纷往她那边看,温栀目不斜视,清冷明艳。

    沈明恒迈开长腿往前走,温栀忽然看了过来,她漂亮的眼微弯,红唇上扬翘起唇角,下巴微抬,口型道,“早上好,沈先生。”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