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栀五点起床,化妆半个小时,开车一个小时到机场。走错入口转了半个小时才找到这里,火冒三丈。

    她发誓,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接人,也是最后一次。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沈明恒说七点到S市,温栀查了航班,这个时间从B市到S市的航班只有一个。没有延误,六点五十落到了S市。

    七点他肯定能出来。

    已经七点五分,依旧没看到人。

    温栀不耐烦的转头跟沈明恒对上视线。

    沈明恒穿着烟灰色无领衬衣,扣子扣到最后一颗,衬衣下摆被规规矩矩的收入黑色长裤,腰身恰到好处,线条延伸下去,修长的腿笔直挺拔。

    他深邃的眼偏冷,恰好在看温栀。

    清晨的机场喧嚣,人群涌动,他静静的站着。

    温栀不由自主的翘起唇角,下巴微抬:“早上好,沈先生。”

    沈明恒黑眸沉静冷冽,迈开长腿走了过来。他的腿真长真好看,步伐沉稳。

    温栀放下手,保持着最自以为最漂亮的微笑,“惊不惊喜?”

    沈明恒目光下移到温栀的脚上。

    温栀穿着暗色亮片水晶高跟鞋,脚踝线条修长好看。绷带已经拆掉,肿胀也消褪。

    “脚好了?”沈明恒对温栀脚上的高跟鞋没什么好感,全是凶器,“可以穿高跟鞋?”

    “好了。”温栀抬起下巴,“医生批准的痊愈,沈先生有什么意见?”

    “口罩呢?”沈明恒注视着温栀,嗓音沉下去。

    清晨的早安,归来时的等在原地的人,都格外动人。尽管一切带着利益,他依旧心动。

    温栀当着沈明恒的面优雅的打开包取出新的口罩,“不会戴呀,沈教授给我戴。”

    沈明恒黑眸微动,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接过口罩,打开外包装,把耳绳挂到她的耳朵上。他修长的手指停在温栀的耳畔,抵着她细嫩的肌肤,短暂的停顿。

    周遭的一切都静了下来。

    温栀的香水是微甜的花香,有种春日的气息,风和日丽,草长莺飞。

    沈明恒收回手,往后退了一步。手垂入口袋,浓密的睫毛也垂下,在眼下拓出浓重的阴影,“怎么会过来?有事?”

    “请你吃早餐。”温栀把口罩往下拉了几分,露出好看的眼。她的睫毛根根分明,眼眸如春水灵动,“作为甲方,达成协议后理应一起吃饭以表诚意,你前两天没时间。我只好今天来接你了,有诚意吗?”

    沈明恒两只手都落入裤兜,手背上清晰分明的筋骨也落入了阴影中,长久的注视温栀,“想吃什么?”

    温栀被沈明恒看的有几分不自在,转身移开了眼往外面走,“你一般早餐吃什么?”

    “豆浆包子。”

    过于接地气,没有参考价值。

    “S市有没有好看的早餐餐厅?”温栀不追求味道,只追求颜值,她要拍照用。

    “学校附近有一家不错的粤式茶餐厅。”沈明恒抬起手腕看时间,道,“直接过去,吃完饭我去学校。”

    “不需要回家?”温栀回头看他。

    沈明恒忽然上前,拉过温栀的手腕,拉到自己的右侧。一个旅客推着行李车,呼啸而过,为了抢电梯,对方推的非常快。

    沈明恒松开温栀,“看路。”

    温栀顺势挽住沈明恒的手腕,“借用一下。”

    沈明恒回头睨视,温栀挽着沈明恒,划开手机翻找图片,“这个位置,在什么地方?”

    她在停车场差点迷路,这该死的停车场。

    沈明恒尽可能忽视手臂上的女人,接过手机看位置,确定之后,把手机还给温栀,“你开车过来的?”

    “这个时间点,司机也不会上班。”温栀把手机装回手袋中,取出车钥匙递给沈明恒,“回去你开。”

    沈明恒看她一眼,温栀大大方方挽着他的手,没有松的意思,“五点起床,过来接你,感动吗?”

    沈明恒不敢动。

    动了,就是违法。

    温栀上楼时用了半个小时,下楼跟着沈明恒,只走了十分钟。

    上车后,温栀拉上安全带看到沈明恒在试档位。她拿下口罩装进垃圾袋密封好,支着下巴看他。沈明恒的腿很长,座椅往后调了一些。他非常认真,像是真的没有接触过超跑。

    他试了五分钟,才把车开出去。

    “看什么?”沈明恒还戴着口罩,高挺鼻梁把口罩撑出弧度。

    看他演技真好。

    “看最严谨最冷漠最无情最会防疫的男人没有喷消毒喷雾,上了我的车,摸着我的方向盘。”温栀找到消毒喷雾喷了下手指,慢条斯理的擦。

    沈明恒单手扶着方向盘,伸手过来。

    沈明恒的手指瘦长,节骨分明,中指连接手背的筋骨清晰。

    温栀握住他的手指,沈明恒踩下了刹车,非常急的急刹。

    “怎么了?”温栀被安全带勒了一下,尽可能维持着优雅。

    沈明恒拿走温栀手中的消毒喷雾,迅速喷了两下,快速揉接触到的肌肤,抽纸擦干净,把喷雾放回去重新把车开出去。

    温栀勾了下唇角,但面上没有显露分毫。

    据说,没有男人能扛得住被女人抹护手霜。喷雾也一样吧,沈明恒反应这么大。

    男人。

    “修改好的合同,我已经放到你的房间。两千万今天八点会到账,你注意查看。”温栀音调没有丝毫变化,靠回去,继续看沈明恒。“房租一共六万,我微信上转给你了,我租六个月。”

    “嗯。”沈明恒的嗓音低的有几分哑。

    “沈教授。”温栀盯着他的侧脸,他是冷白肌,脸上清冷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你喜欢过人吗?”

    沈明恒沉默。

    “你喜欢人时是什么模样?”温栀很想知道,他这座冰山融化会不会喷岩浆。

    沸腾的那种。

    什么模样?无限纵容。

    “你的问题怎么这么多?”

    “我最近接了个剧本。”温栀往后靠在座位上,跟沈明恒在一起,她会不由自主的放松,“男主是画家,性格跟你差不多。”

    沈明恒修长的手指握紧方向盘。

    “爱情题材,我想知道,现实中这种性格的人遇到感情会是什么反应。”温栀观察着沈明恒,说道,“影视作品想要观众买单,得拍的深入人心。这个深入人心,需要靠现实细节来填充,不然就悬浮,绝不会好。”

    “感情方面我给不了你太多意见。”

    “我知道,沈教授没谈过恋爱。”温栀说,“可每个人都会有喜欢这种心情吧?你产生这个心情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现?”

    “你的喜欢是什么?”沈明恒反问。

    “买回家。”温栀毫不犹豫。

    温栀的喜欢简单粗暴,买回家,高价买回家珍藏。她在感情上控制欲很强,她需要绝对掌控,买下来最安全。

    “你呢?”

    沈明恒抬手解开一粒衬衣扣子,“你要拍的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穿越时空,遇到失去的爱人。拯救爱人,两个人一起走向希望。”温栀放出几个标签,抬头,被眼前金色的阳光震撼到了。

    车开上高架桥,清晨第一束金色阳光从地平线升起,照耀在大地上,金光粼粼。温栀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早晨的阳光,她唇角上扬,眼眸弯着,“太阳真好。”

    沈明恒也抬眼,金色光芒照亮了整个城市。

    城市被金色笼罩。

    阳光落到银色的车引擎盖上,折射出光芒。

    “他会守护。”

    “什么?”温栀转头看沈明恒。

    “没什么。”沈明恒道,“公司的问题解决了?”

    “解决了,我爸给我投资两亿。”温栀扬了下唇角,漂亮的眸子闪过几分落寞,“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沈明恒看着温栀的笑,忽然想到十二年前。

    他跟温栀认识在飞往冰岛的飞机上,那年,他刚满十八岁。

    从父母弟弟去世他便有了精神问题,十八岁,他濒临临界点。他的作品越来越可怕,越来越恐怖,外界开始质疑他。他很清楚自己的问题,可是没办法控制。精神类药物让他沉睡的时间变长,噩梦一个接一个。

    他恐惧睡觉,也恐惧不睡。他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他甚至拒绝心理医生,拒绝吃药。

    过完十八岁生日,爷爷把一张地图放到他面前,让他选一个地方。

    没有人干涉他,给他一周绝对的自由。

    一周结束,他接受安排去住院。

    沈明恒选择了最恐惧的飞机以及世界之端冰岛,那一趟旅行,他没打算回来。

    他在最恐惧的时候,求生欲让他拉住了身边人,而那个人回应了他。

    沈明恒在思维混乱中,听到女孩的声音。

    她的英语并不标准,还有很多单词错误。但她的吐字清楚,语调自信,让所有人信服,她不是错,而是另一种语言。

    十四岁的温栀不高,很瘦,尖下巴大眼睛,黑色长发披散着。皮肤雪白,洋娃娃似的。俨然成了沈明恒的监护人,她指挥空乘做急救措施,确认沈明恒只是因为恐惧,她又捧住沈明恒的脸。

    “看着我,不要想其他的,就不会害怕。”

    沈明恒没有开口,只是挣脱了她的手,没人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捏他的脸。

    温栀似乎不知道什么叫距离,她跟沈明恒并不熟,她用蹩脚的英语跟他聊了五个小时。

    十个小时的飞机,温栀睡了五个小时,剩余的时间都在说话。温栀的话真的非常多,沈明恒不说话,她能一个人讲,仿佛脱口秀演员。

    中英日韩混杂的语言,不知道温栀哪里来的自信,认为这是正常的语言。

    她是离家出走,伪造了一份委托书上了飞机。

    十四岁在任何地方,没有监护人都寸步难行。

    飞机落到雷克雅未克,温栀就跟上了沈明恒,不管不顾的跟沈明恒捆绑。

    沈明恒已满十八岁,可以暂时充当她的监护人,能住酒店能去车站。

    沈明恒从父母弟弟去世之后,再也没有跟爷爷和心理医生之外的人说话,也没有独自出过门。

    他不知道是温栀跟着他,还是他跟着温栀。

    他们去看了令人震撼的蓝冰洞,他们去了万里冰川,天地雪白,冰面圣洁。温栀站在冰上让他拍照,她笑起来十分灿烂。

    他们去看极光,等了两天才看到。

    波光诡谲的天空,温栀在他耳边尖叫,沈明恒很多年没感受过这种吵,隔着厚重的帽子,耳朵快被震穿。

    绚丽的天空,五彩斑斓的世界。

    他转头看身边的小姑娘,看到了希望。

    一周结束,他们返程。

    温栀在飞机上信誓旦旦跟他说,她爸妈一定会在机场接她,一定会惊慌失措,哭的声嘶力竭。

    下飞机,温栀哭的声嘶力竭。那是温栀七天来第一次哭,她之前一直笑着。

    没有人找她,她是被抛弃的小孩。

    沈明恒很想抱她一下,告诉她,她还有朋友。

    沈明恒可以做她的朋友。

    可沈明恒太久没说话,他几乎丧失了语言系统,他也太久没有跟人交流过。七天时间,他没问温栀的名字,没问她的联系方式,没有留任何有效信息。

    爷爷用力抱住他。

    他再回头,温栀已经不见了。

    “你跟父母关系怎么样?”沈明恒开口,修长手指摩挲过方向盘。

    “很好。”温栀死鸭子嘴硬,她不会对外承认父母不爱她,“不好,他们也不会给我投――”

    温栀的声音顿住,她的手指落在手机屏幕上。屏幕上穿黑色套装的短发女人,一身干练。温栀见过她,上次在餐厅,温栀搅沈明恒的饭局,她和沈明恒在吃饭。

    温栀一直觉得她眼熟,恒融集团董秘,能不熟么!

    新闻标题:恒融集团董事长秘书董哲恩接受采访称,沈明恒将回集团,继承家业。

    温栀缓缓抬眼看向驾驶座上的沈明恒,恒融集团总部在B市。

    他回B市两天。

章节目录

他很有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周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沅并收藏他很有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