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鞭成影,携裹着巨大的力道,直接织成了密密麻麻的网,将容靖完全笼在其中。

    而在这细密的“网”中,又有尖细锐利的竹签射来,每一根竹签之中都蕴含着一团妖力,就像是小炸弹,一碰到人那团妖力就会炸开。

    而且,这些竹签来的方向也极为阴损,专挑容靖的弱点来,再加上一旁还有那几乎织成蛛网的竹鞭,一时间,容靖的身影几乎完全陷在了里边,从外边看,只能看见那密密麻麻的竹鞭身影。

    风渊站在角落里,目光落在那道灵活的身影之中,嘴角扬起一抹兴味的笑来。

    那些从地底里钻出来,宛若游蛇一般的竹鞭,还没有触及他的身体,便已经被粉碎开来,纷纷扬扬的落在地上。

    不知道,这伞妖,能不能将这个人类给杀了。

    啊,怕是不能了,这人类虽然弱得很,但是再怎么弱小,却也是山海录的继承者。山海录的继承者,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庸碌之辈?就这么一个妖力即将散尽,消失在人世间的妖怪,怎么可能杀得了她?

    果然,他才这么想着,便见在那细密的竹影之中,有一道庞然的灵力冲天而起——灵力化作雪白的利刃,纷纷将四周的竹鞭砍断。

    那细密的竹影立刻粉碎,只剩下一截截竹鞭砸在地上,再没有了刚才攻击的那股劲。

    容靖手握着山海笔所化的长刀,以软劲将这些竹签拨开,改了它们的攻击的途径,一把竹签纷纷扎进了一旁的墙壁之中,而后便听砰砰砰的几声,那道墙直接被炸出一道缺口来。

    就在竹签炸开的一瞬间,一道长鞭,却是破空而出,角度刁钻,直接朝着容靖的脑门狠狠打来。

    容靖神色一凛,反应极快,她生来运动细胞就极强,在这危急关头,硬生生身子一扭,手中长刀横在肩上,那柄敲下来的“棍子”,直接砸在刀身上,两者相碰,发出金石相击的声音,恍惚间似乎有火花迸溅。

    那“棍子”携裹着的巨大力道,压得容靖双膝微微一弯,整个人险些被这一棍给砸在地上去。

    容靖抬起头来,目光明亮,眼里似乎藏着两团火,映出那张破碎不堪的“脸”来。

    妖力溃散,这只妖几乎已经维持不住人形,逐渐显露出妖身来,斑驳风化的伞面,从那风化暗淡的图案可以看出,它完好的时候,该是如何的精美。

    只是,人会死,修行之人会身死道消,而妖,自然也有溃散的一天,这是天定,也是天道,更是大自然循环,是人力、妖力,皆不可违的。

    所以,眼前的这妖,才会如此狼狈,狼狈得,露出底下丑陋的姿态来。

    破碎的伞面,裂开的伞骨,她这整把伞,都已经摇摇欲碎。

    容靖咬牙,体内灵力涌动,双手用力,硬生生将砸在刀上的“棍子”给掀开去,而后一脚往前,整个人以前脚为中心旋转一圈,长刀顺势狠狠的往前一划,刀身灵力闪动。

    砰!

    一刀一“棍”相碰,容靖只觉得长刀像是砍在什么极其坚硬的金石之物上,长刀颤动,她的双手也传来隐隐的疼痛。

    只是细看,你才会发现,那哪里是“棍子”,分明就是一根细长的竹竿,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一根细长的“伞柄”。

    这伞柄明显是由竹子所做的,但是上边却隐隐有金色流光闪动,倒像是某种特殊的金属,而在这伞柄上,一股疯狂而强大的妖力不断的翻涌着,掀起女妖赤红的双眼。

    她尖声啸道:“我要剥了你皮……我要拿你的皮来修补我的伞面!我要抽你的骨,用你的骨头,做我的伞柄!”

    这伞柄,倒是比这世上最锋利、最尖锐的刀剑还要锋利,还要尖锐,仅仅只是从容靖脸侧划过,她的脸仍然被那伞柄所携带的力量刮得生疼,似乎要被它狠狠的刮下一层皮来。

    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庞大的灵力和同样庞然的妖力相互碰撞着,两只赤鸟根本插不进去,把妖怪烧到倒是无所谓,要是把容靖给烧到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因此,两只小鸟只能在一旁掠阵,用大火将四周的竹鞭给烧了,不一会儿,这巷子里的竹鞭就被烧成灰烬,地面上铺了一层黑色的灰烬。

    容靖的刀法并不算好,但是她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她体内灵力纯净而磅礴,若说一般的修行之人体内灵力宛若一条潺潺小溪,那么她体内的灵力,就是一个湖泊,如今湖泊涌动,灵力注入长刀,那刀也被她舞得虎虎生威,竟是挡住了伞妖疯狂攻来的妖力。

    砰!

    伞柄与刀又是一次相撞,容靖往后退了两步,握着刀的右手虎口开裂,鲜血从手指上蜿蜒流下,啪嗒砸落在地上。

    虎口刺痛。

    只是容靖却像是感觉不到一样,倒是越战越勇,整个人身上都涌动着一种如刀般锋锐的战意,一双眼贼亮,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伞妖。

    相比之下,那伞妖的情况可比她严重多了,她本身就濒临妖力溃散之境,如今再和容靖一番纠缠,整个妖看上去气势减弱了不少,甚至隐隐要变回原形了。

    若是真的变回原形,那就代表着,她彻底从这世上消失了,这世上不会再有那么一个伞妖存在,可能只会有一把破破烂烂的伞流下来。

    不行!她不能再这这里,和这个人类继续纠缠下去!她必须快速的去补充妖力,甚至修补自己的原形,不然她真的就要彻底消失了。

    伞妖咬牙,恨恨的看了容靖一眼,已然心生退意。

    “啧!”风渊轻啧一声,已经看出了这伞妖的退缩之意,“没用的东西。”

    还以为,这家伙最起码能把那人类的小丫头给伤到一丁半点,没想到,竟然一点用都没有。

    两千多年过去,妖怪也如此堕落了吗?

    嗯……

    风渊的目光落在容靖那开裂的虎口上——勉强也算是,有一丁半点的伤吧。

    伞妖既然想跑,就不会和容靖多纠缠,甩出一把竹签朝着容靖打去,她立刻化作一缕青烟,直接就想跑。

    意识到这妖怪想跑,容靖长刀一划,将飞来的竹签打掉,忙喊道:“赤鸟!揽住她!”

    两只赤鸟化作两团火球飞去,一左一右,周身火焰大涨,径直拦住那伞妖的去路,直接将她给拦在火圈里。

    伞妖再次化为人形,气急败坏的尖声喊道:“人类!”

    她猛的扭头看向容靖,眼见逃不掉,她眼中神色变为疯狂,竟是玉石俱焚一般的,朝着容靖扑来。

    轰!

    庞然的妖力炸开,容靖没料到她竟然会自爆妖力,一时不察,竟是被那炸开的力量给掀飞了出去,即使她反射性的举起长刀挡在身前,身体也受到了重创,经受不住,半跪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咕咕咕!”

    两只赤鸟飞过来,着急的绕着她飞来飞去的,一只还拿自己毛茸茸的身体去蹭她的脸颊,一团热气,暖烘烘的。

    这赤鸟收敛周身火焰的时候,看上去就像是一团火红色的肥啾,圆滚滚的,还毛茸茸的,只在那火红色的羽毛中,夹杂着两颗黑色的豆豆眼。

    容靖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血,道:“我没事,你们别担心。”

    “咕!”两只赤鸟立刻又叫了一声。

    容靖失笑,伸手摸了摸它们的小脑袋:“以后别学王大爷他家的鸽子叫,咕咕咕……鸽子才会这么叫了。”

    大概是和隔壁王大爷家的鸽子们相处久了,这两小只叫起来,都变成了咕咕咕的叫声了。

    用长刀撑着身子,容靖抬起头,看见一道纤细的身影站在不远处。此时她脸上“皮肤”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了,就像是脱落的墙皮一样,一块一块的脱落下来,只剩下伞骨一样的东西,支撑着她的身体。

    她定定的看着容靖,似乎有些不甘心,却又像是解脱,身体轰然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彻底的变回了原形。

    那是一把破烂的竹伞。

    容靖走过去,伸手将伞拿起来。

    这把伞几乎只剩下伞骨了,伞面也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原本伞面应该是用纸做的,上边画着花纹,只是如今岁月流逝,伞面风化粉碎,只剩下斑驳的几片纸还沾在伞骨上。

    而伞骨与伞柄,上边也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容靖拿在手里没多久,便见整把伞在她手中彻底粉碎,只剩下一些碎屑簌簌落在地上。

    妖力彻底溃散,妖便会消散在这天地间。

    容靖看着地上的残渣,低声道:“老头说,妖怪大多数都没有坏心眼,就和人类一样,人心本善……你肯定也和那些的妖怪一样,有着痛苦的过去,这才变坏了。”

    所以,要是有下辈子,一定要做个没有坏心眼的好妖怪啊!

    嗤!

    听到她碎碎念的风渊忍不住在心底嗤笑了一声。

    他不知道那个教导容靖的老头是哪里有毛病,妖怪和人类一样,人心本善?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妖怪和人类可不一样,妖怪更崇拜强者为尊,更甚,还有很多妖怪,是以人类为食的。

    所以,这人类丫头到底是从哪里得出来的结论,大多数妖怪是没有坏心眼的?

    还真看不出来,这人类的小丫头,竟然是个心慈手软的大善人。

    这可真是无趣。

    风渊撇了撇嘴——原以为,她是和自己一样的。

    容靖轻咳一声,从地上站起身来,目光扫向四周。

    此时巷子里已经是一片狼藉,竹鞭从地底下钻出,早就将路上石板全部掀翻,打得粉碎,而两边的建筑物,更是东塌西倒的。

    容靖身后,是那伞妖的那家竹伞店,此时伞店已经彻底的烧了起来,能听见里边房梁烧断,砸在地上的声音。

    一切,那么安静,看不见任何的人影。

    “前辈竟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的,不如出来一见?”

    容靖朗声喊道。

章节目录

妖怪能有什么坏心眼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月照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照溪并收藏妖怪能有什么坏心眼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