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灵细致观察后发现周满身上的剑伤比较窄细,由此可知伤他的剑厚度比一般的薄。韩灵还特意拿自己腰间的天灵剑对比了一下,天灵剑就是正常的厚度,所形成的伤口要比周满身上的宽一些。

    对了,天灵剑是在今早由青城派的弟子发现并取回的,怎么会这么巧那些尸体刚好在第一时间被青城派的弟子发现?而且凶手怎么会那么粗心大意,居然连天灵剑都落下不拿?这好歹也算是在江湖上排名前二十的名剑。

    韩灵连忙离开尸房,想去找青城派弟子求证这件,谁知一开门往外走险些又撞到人。

    “怎么又一个眼睛瞎的,不会好好走路!”

    略熟悉的尖锐女声在耳畔响起。

    韩灵看清来人,直叹自己就是‘喝凉水卡了牙,放个屁扭了腰’的倒霉蛋,居然又撞见温别庄和孟少红。

    孟少红看清是韩灵,嗤笑道:“我就说么,原来是你啊,一如既往的瞎眼。”

    “大娘,是你们走路没声音,来了也不提前通报一声,怎么还怪起别人来了。”

    韩灵白一眼孟少红,便飞快地从二人身边走过,打算离开。

    温别庄就默然地站在旁侧,冷漠地看着韩灵。

    “你站住!”孟少红暴怒,捏着手里的鞭子拦住韩灵的去路。

    韩灵这回可带剑了,抄起天灵剑便举到孟少红面前,生怕孟少红看不清楚她手里的是什么剑。

    “要打架是么?”韩灵不输阵仗地叫板,实则她心里慌得很,她那两下比划在人家面前根本不够看。

    孟少红不负韩灵所望,眼珠子恨不得长在天灵剑上,惊讶地质问韩灵:“你居然拿着天灵剑!”

    “我为什么不能拿,这是掌门师父赠与我的。”韩灵显摆天灵剑的目的就是为了向孟少红和温别庄昭告,她在青城派的位置举足轻重,倘若他们敢对她怎么样,那就相当于得罪了整个青城派。虽然实际上她可能没那么重要,但不怕,他们又不知道。

    孟少红马上看向温别庄,温别庄此刻也在看韩灵手上的剑,似若有所思。

    剑挺沉的,总举着难受,韩灵就把手放了下来。温别庄的目光顺势转移,落在了韩灵的脸上。先前第一次见面,温别庄没有仔细端详韩灵的五官。此刻他的目光在韩灵的眉眼、鼻子和唇之间逡巡,像是把韩灵的脸当成了泥塑,在反复揉捏。

    “你——”

    “尸房里没人,如果你们要找齐玉,他刚去找齐县令了。”

    韩灵率先开口,打断了温别庄的话。

    “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二位了!”

    韩灵抱着剑便转身离开。

    温别庄本来已经打算收回目光,但见韩灵离开的背影,他忽然怔住了,五月前深刻印在他脑海的那一幕便在脑中重现。记忆里女子的背影,与刚刚眼前所见的似乎重合了。温别庄欲再确认,眼前却早没了韩灵的身影。

    “庄主?”孟少红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庄主出神,轻轻地再唤他一声。

    “查一下她。”

    温别庄话毕,就进了尸房,查看了周满等人的尸体。

    孟少红也跟着仔细观察了一遍,“这伤口……跟鬼门四怪的死法一样,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江湖上什么时候出了剑术这么高的人物,竟连我们风雪城都难以探知其踪影。这个人到底是谁,会不会是剑圣出山了?”

    温别庄冷淡地瞥一眼满身刀伤的周满,随即否决了孟少红的猜测。

    “剑圣杀人,向来一剑毙命,从不会废多余的工夫。”

    孟少红搓着下巴琢磨道:“能轻易杀鬼门四怪于无形,想来其剑术也不会比剑圣差多少。早年有传闻说剑圣收了一位徒弟,会不会是——”

    温别庄不悦地打断孟少红的话:“无实证的事,不要妄断。”

    风雪城最看重消息的真实可靠,若随便猜疑揣测即可,风雪城也不会有今天在江湖上的影响力。

    “是!”孟少红马上应承赔错。

    韩灵回到客栈,立刻找青城派的弟子求证。

    “是我们一早吃饭的时候,听进城的百姓说昨天见着有黑衣人骑马朝城南竹林去。我们怀疑是玄衣教的人,便追去查看。”

    玄衣教近一年来作恶多端,在江湖上可谓是臭名昭著。他们在哪里出现,哪里必然会有惨事发生,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无辜百姓受害。既然有玄衣教的人出没在青城派的地盘,青城派的弟子们岂能坐视不管。

    “那透露你们这消息的百姓呢?”韩灵见对方耸肩摇头,晓得他们根本没留意,这线索彻底断了。

    韩灵望向楼上殷恒的房间,出门左拐,买了两包点心就跑去敲殷恒的门。

    殷恒正在房间内打坐,应了声“进”,便还是端坐在榻上闭目打坐。

    韩灵进门后,将点心放在桌上,目光就四处搜寻,然后就在殷恒的身边找到了他的佩剑。

    韩灵瞄了那剑好几眼,琢磨着——

    “看什么呢?”殷恒突然睁眼,精准地锁定了韩灵的目光。

    韩灵吓了一跳,马上眨着眼睛嘿嘿笑起来。

    “大师兄,我给你带了点心来,以后早上去练武前,先吃两块,胃就不会空落落的了。”

    “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殷恒起身从榻上下来,提出问题的语调依旧温柔。

    “能不说么。”韩灵尴尬地垂着眼眸,不敢去看殷恒的眼睛。

    “怎么,跟大师兄还见外?”殷恒轻笑着问,“大师兄不是对你第三好的人了?”

    这厮倒挺会拿她曾经的话堵她的。

    “大师兄,我真没别的意思。”韩灵慌张摆手。

    “没什么意思?”

    “我没觉得大师兄长得好看就偷偷看了!”

    韩灵说完就惊讶地睁圆眼,懊恼地捂住自己的嘴。然后在殷恒的目光注视下,她窘迫地借口说有事,飞快地逃了。

    殷恒目光直直地盯着韩灵离开的地方,轻蹙眉头。

    傍晚的时候,衙门那边传来消息,钱员外的小儿子钱程被捕了。但钱程还不认罪,衙门的人正在搜集更多的证据。

    韩灵将醋蒸胡椒梨端到殷恒跟前后,跟殷恒好一顿解说这醋蒸胡椒梨的滋阴清热之功效,才聊闲话似得问殷恒可认识钱程。

    “有印象,不熟。”

    钱员外是本地有名的善人,喜捐钱物给青城派,殷恒和他打过几次交道。钱程每次确实都会跟在他父亲身边,但每次见面不过是寒暄两句罢了,没有额外的来往。

    “我打赌他肯定特别喜欢大师兄,只是在大师兄面前他没敢表现出来。”韩灵接着便夸赞殷恒神清骨秀,天下无双,故才会男女通杀。

    殷恒轻蹙眉,由‘男女通杀’不禁想起韩灵在白日时赞他长得好看的话来。

    “我一个碌碌无为的人,师父都送这么厉害的天灵剑。那大师兄较之我不知高才了多少倍,师父是不是也送了很厉害的宝剑给大师兄?”韩灵说罢,就将目光落在殷恒随身的佩剑上,询问殷恒能不能让她见识一下。

    “此剑并非师父所赠,不过给你看看也无妨。”殷恒倒是不会拒绝身边人提出的这类小要求。

    韩灵便高兴地接过剑,查看剑刃,这剑跟天灵剑一样,就是普通厚度的剑,并不薄。

    难道是她想多了?

    殷恒见韩灵捧着自己的剑半晌了还在出神,不禁笑问:“小师妹莫非是喜欢这把剑?那不然我将此剑送与你?”

    “那怎么好夺大师兄所爱呢!”韩灵笑了下,连忙把剑还给殷恒。她才不要,天天背一把天灵剑就够沉的了,再来一把剑岂不是更受罪。

    韩灵这就跟殷恒告辞,却被殷恒叫住了。

    “小师妹以后有事尽管找我,在大师兄眼里,自是把你当亲妹妹一般看。”

章节目录

逃婚后我靠追杀自己扬名立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鱼七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七彩并收藏逃婚后我靠追杀自己扬名立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