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我说,兄弟,我面前二十米的地上有一支加长弹夹的9毫米自动手枪。”

    “看到了。”

    “很好,把枪捡起来,

    上膛,关保险,弹夹里有二十五发子弹,就算你枪法再差,也足够你把面包车里的混蛋们全都给毙了,干完活儿,你就可以拿上六万块钱走人。”

    罗伊看看地上的钱,咽了口唾沫,

    六万泰拉联邦通用货币,厚厚的六大叠钞票,

    对于上层人来说算不得什么,只是一件奢侈品的价格,可对于底层人的意义可就完全不同了。

    这笔钱,他要不吃不喝在工厂拼命干上三年才能挣到,在泰拉,底层工人的薪水仅够日常花销,想要储蓄很难。

    事实上,像罗伊这种连新鲜蔬菜和天然肉都吃不起的穷鬼,也许这辈子都见不到这么多钱,随便生一场病都没钱医治。

    突然,吱嘎一声,面包车被撞烂的破门被人推开了,驾驶席上掉出来个瘦弱的老头子,

    这可怜的老头儿大腿被撞骨折了,身上呼呼冒血,也不知中了几枪,他挣扎着抬起胳膊,对着罗伊张开手掌:

    “我出十万,帮我宰了那家伙!”

    “我出十五万!”

    “二十万!”

    “他妈的老不死的!你搁这竞拍呢?”纹身汉子骂道,随即转向罗伊;“你就放心吧,兄弟,我箱子里全是钱,咱们价格好商量,而他那边空口无凭。”

    老头子听了喊道;“别上他的当!这家伙是个可耻的江湖骗子!当时说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看到货却又他妈的开始讲价,拿这儿当菜市场了!”

    “胡扯!”纹身汉子骂道:“滚你妈的蛋!老家伙,你卖的芯片都是些劣质的烂货,从旧设备上拆下来的二手芯片,根本不值那个价!

    哥们儿,快捡起枪,崩了这老头子,拿上钱走吧!”

    “小伙子,听我一句劝,这家伙说话就像放屁一样,你拿了他的钱肯定活不久,不如杀了他,咱俩合作!从此吃香的喝辣的!”

    纹身大汉和老头儿,两个重伤垂死的人隔着空气破口大骂起来,罗伊被夹在中间很是尴尬。

    实际上他随时可以离开。

    他很害怕,

    想跑,却又贪恋金钱,大脑好像被劈成两半似的,陷入矛盾的深渊,一条腿想动,另一条不肯动。

    猛然间,他想到了今天下午因为事故而死的那个工人,眼前闪过的景象是遭受过量辐射的恐怖残躯、病房监护设备的滴滴声、医生摇摇头说,没救了,送太平间吧。

    这幻觉太真实了,像是某种寓言,吓得罗伊浑身冷汗。

    (不行,绝对不行!

    我不能继续这样浑浑噩噩地混日子了……得赶紧做出改变,不然下一个出事故的没准就是安娜或者我自己!)

    这是改变命运的好机会,一旦错过,没准儿一辈子都没法儿翻身了!

    该死……罗伊,你这个胆小鬼,勇敢起来啊!

    拼一把!这辈子就拼命这一把!)

    罗伊咬紧牙齿,一步……两步,朝着前方迈步,然后弯下腰,捡起那支沾满露水,冰冷无比的武器。

    这时候,垂死挣扎的二人都已经没了声响,也不知道是失去意识还是死了。

    只听得头顶高架桥上一辆辆车驶过的声音;罗伊抬起头环顾四方:

    (这地方没信号,摄像头也都被枪打坏了,没有目击者,太好了,完美。

    我化身为裁决者,能够轻易裁决两个人的命运,

    不对,是三个人,还包括我自己,这种掌控一切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在工厂,随便一个小组长或者工程师都能随意把我喊出来骂一顿,我都不敢还嘴,而现在,我却能决定生与死。)

    罗伊低下头,抚摸掌中冰冷的铁块,

    这是一支格瑞姆1971型9毫米自动手枪,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他玩过枪,但不是面前这个型号,

    无所谓,反正原理都是一样,拔出弹匣确认弹药,然后插进去拉动枪栓,关上保险,罗伊需要进行抉择;

    左边,还是右边?

    老头子,还是纹身大汉?

    这太难了。

    罗伊经常打架,身手不俗,他用拳头或者棍子斗殴,但最严重的结果也就是轻伤,至于取人性命,从来没敢想过。

    不知怎么的,他脱口而出:“我不会开枪。”

    老头子暂时陷入昏迷,纹身大汉朝他喊道;“没关系,把枪给我就行。”

    “好吧。”罗伊点点头,那纹身大汉笑了,他太过高兴,以至于咳嗦起来,仿佛他已经赢得了整个世界。

    不到二十米距离,罗伊感觉自己走了整整一辈子那么久。

    “哥们儿,把枪给我。”纹身汉子朝他深出染血的手掌。

    “然后呢?”

    “我来打死老头子,你帮我脱离困境,然后拿钱走人。”

    一瞬间,罗伊观察到纹身汉子狡黠的目光,

    对于长年混迹于酒吧的他来说,察言观色已经是必备的技能,罗伊很确信,把枪交出去,第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于是他长长舒了一口气,用不着纠结了,举枪朝着纹身汉子的秃脑袋扣动扳机。

    “呯!”鲜血伴着脑浆以及头骨碎片,喷溅得到处都是,随后是金属弹壳落地的清脆声响。

    (太简单了,这么轻易就杀了一个人,

    我不该有任何心理负担,这帮社会的渣滓,他们无恶不作,我这是在为民除害。)罗伊如此安慰自己,心情很快平复下来。

    枪声惊醒了面包车旁晕厥的老头子,他狂喜地朝着罗伊喊道:

    “干得好!小伙子,你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您承诺的钱呢?”

    “放心,二十万,一分钱也少不了你的!

    过来,我给你个地址,你帮我叫来人收拾这个烂摊子,好多尸体需要处理,其他的你都不用管,拿钱走人就行!”

    “听起来不错嘛。”罗伊朝着面包车走过去。

    老头子面色惨白,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罗伊很快意识到,一般人中了这么多枪早就死翘翘了,这老头儿一定接受过义体改造,植入了人造器官和全自动强心泵。

    相比那纹身汉子,老头子显得圆滑世故许多,

    他没有朝罗伊索要手枪,眼神中也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染血的名片;

    “小伙子,去找名片上的地址,敲门进去,就说老瓦德遇到麻烦了,需要医疗救助。”

    罗伊没有接过名片:“钱呢?”

    “就在你刚刚打死那个人身旁的手提箱里,

    那笔钱是用来购买我的芯片的,价格谈不拢,这笔买卖谈砸了,所以才有了刚刚的枪战。

    现在我赢了,那就变成了我的钱,我分二十万……哦不,分一半给你。”

    “很抱歉,老先生,我改主意了。”

    “等等!咱们可以商量!”

    “没必要了,晚安。”

    “呯呯!”罗伊照着老头子的脖子和脑袋连开两枪,脸上浮现出贪婪的表情:

    “对不起,我全都要。”

章节目录

赛博朋克1986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天魔劫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魔劫火并收藏赛博朋克1986最新章节